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异界召唤之千古群雄 > 第七百九十章 八位神皇降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伏羲氏?

    诸神王疑惑,这是什么存在,难道是前古纪元的无上至尊?

    洛书,就是这位至尊所留吗?

    而眼前的袁天罡,难道是这位至尊的后裔?

    那么洛书世家呢?

    难道袁天罡,实际上与洛书世家同源?

    众人心中一道道念头急速掠过,但却没有人敢出言说话。

    之前石龟的可怕,让众人早已胆寒,谁也不想,被当成蝼蚁随手抹杀!

    “伏羲氏的血脉!”

    洛家主猛然抬头,脸色都在瞬间大变,惊疑不定的看着袁天罡。

    这位怎么可能是伏羲氏的血脉!

    此时,洛家禁地,身穿七色长袍的七位老者,听到石龟的话,也都满是惊讶的看着袁天罡。

    老祖的血脉?

    难道除了他们这一支,诸天万界,老祖还留有另外的血脉后裔?

    此事,对于他们洛族来说,可是惊天大事!

    “大兄!既是老祖后裔,也当为吾洛族之人,岂可参与夺书?”

    白元眉头紧皱,洛家祖训,不可违背!

    其余几位老者,也都凝重点头。

    “不过龟祖却又为何说,此人有资格得到洛书?”

    紫袍老者紧接着,又皱了皱眉,不解的说道。

    几人一惊。

    老祖定下的祖训,龟祖绝不可能违背!

    “静观!”

    “龟祖行事,自有道理。”

    青袍老者冷漠道,顿时诸人沉默,禁地再次陷入了寂静。

    不过青袍老者看着袁天罡的目光,却露出了丝丝异色。

    他为洛族真正的掌舵者。

    洛族最为重要的隐秘,都为他所掌。

    甚至他们一族的来历,老祖的来历,龟祖的来历,他都清楚!

    袁天罡的身份,他也隐隐有了猜测!

    “吾知你有太多的疑问。”

    “但这些疑问,你还没有资格知晓,知晓太多,不是好事。”

    “你应为伏羲氏血脉中,对于篡命一道最有天资的后裔之一了,记住,不要埋没了洛书。”

    沧桑的话语从石龟口中说出,悠远而深邃,充满了古老的意味。

    “前辈谬赞了,论篡命之术,我虽不妄自菲薄,但吾族之中,却还有一尊经天纬地的绝世人杰,与之相比,在下自愧不如,甚至相差甚远!”

    袁天罡郑重道。

    洛书,是华夏传说中的至宝,他虽然想要得到,但却觉得,那一位绝代人杰,才更有资格得到!

    论篡命一道的造诣,古往今来,除却伏羲氏和周文王外,还有谁能堪比?

    绝无仅有!

    在那一位的手里,洛书才能绽放绝世无双的光华,照耀古今,震颤天地!

    “哦?”

    “没想到,伏羲氏的后裔,居然还有对于篡命之道如此惊艳之人!”

    石龟微微惊讶。

    他自然能够看出,袁天罡是发自心底的敬佩那一位存在!

    而在他看来,袁天罡在篡命一道的造诣,已经不可小视。

    能让他敬服的存在,篡命一道,有多强?

    石龟心里,都升起了一丝好奇。

    “那位是真正的惊天大才,数学星纬、兵学韬略、游学势理、养性舍身、纵横捭阖、风水堪舆、篡命相术,无一不通,无一不精!”

    “其通天之智,在下差之远矣!”

    “前辈可否,等待那位前来取走洛书?”

    袁天罡看着石龟,极为郑重的说道。

    “你不取洛书?”

    “洛书是何物,你应该一清二楚,如此至宝,你甘愿放弃?”

    石龟有些惊讶。

    洛书,那可是篡命一道最顶级的至宝!

    不要说这方世界,就是他原来的世界,也没有哪件至宝,在篡命一道上,能比洛书更强!

    河图长于风水,其内蕴含山川河流,地脉走势。

    洛书长于推算,内蕴先天八卦!

    如此至宝,却有人愿意拱手让人?

    他哪怕活了无尽岁月,见过不知多少逆天妖孽,但这样的人物,依旧少见!

    “正因清楚洛书是何物,在下才认为,那一位,才最有资格拥有,在那位的手中,洛书才能不坠威名,照耀古今!”

    袁天罡肃然道。

    河图洛书,这不仅仅是一件至宝。

    这是华夏文明的起始!

    是华夏文明的发源!

    如何慎重待之,都不为过。

    “哈哈,那位若果真有你说的如此绝世,洛书于他,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用处不大。”

    “反而对你,帮助最大。”

    石龟摇头,沧桑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

    袁天罡微微一愣,确实,那一位若是出世,该是何等境界?

    手中又怎么可能没有至宝?

    “多谢前辈!”

    他郑重行礼。

    此时,诸神王都目瞪口呆,极为傻眼的看着袁天罡。

    洛书,这是至尊都可望而不可及的无上至宝,他居然还推三阻四?

    众人无言,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

    人比人,果真气死人!

    诸人长叹,羡慕嫉妒,恨不得自己化身为袁天罡,一把取走洛书。

    轰!

    轰!

    ……

    不过就在此时,天穹之上,一道道轰鸣声响起,随后数道可怕的气势冲霄,如同太古神山,盖压天地,乾坤为之颠倒,日月为之溃灭!

    星辰斗转,虚空破灭,一切的一切,都好似已经消失!

    长空之上,仅有八道顶天立地的神柱,光辉耀世,璀璨到了极点!

    八尊伟岸的身影屹立在神柱之中,神辉闪耀,仿若琉璃,又好似天空之中,多出了八轮绚烂的骄阳,照耀古今!

    可怕的威势镇下,顿时露台之上,一名名神王脸色大变,身躯都为之颤抖,神魂都为之颤栗!

    八尊神皇!

    诸人震颤,脸色苍白。

    “嗯?时运神王呢?”

    陡然间,其中一尊神皇冰冷开口,目光如神岳,扫视下方。

    顿时,诸神王头皮发麻,不过听到这尊神皇的问话,面上情不自禁的,都露出一丝古怪之色。

    时运神王?

    早已经化作了一缕清风!

    “诸位,这是挑衅吾族吗?”

    洛家主冷漠的说道。

    八尊神皇,傲立洛城上空,神皇气势,毫不掩饰的爆发,群山震颤,万壑轰鸣,若不是此时乃是夺书大会期间,他早就一巴掌统统拍死!

    “哈哈,洛家主勿要误会!”

    “吾等此来,对洛书世家没有任何敌意,只为夺取洛书!”

    一尊神皇开口笑道,只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笑意,目光扫视下方,同样没有发现族中的神王。

    刷!

    八尊神皇,尽皆收敛气势,踏步走下,站在露台。

    此时诸神王才恍惚,不知何时,洛水居然早已消失,他们已经从岛屿之上,再次回到了洛城露台中央!

    洛家主没有再说话,冷漠的看着。

    只要不破坏洛城,不伤及洛族血脉,夺书大会期间,洛族概不参与!

    这是祖训。

    显然,几位神皇都清楚这点,要不然,他们也不可能堂而皇之的前来夺取洛书。

    呼!

    一尊神皇眉头紧皱,陡然踏步,瞬间出现在一位神王的面前,淡漠的目光直视着他:“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怕的神皇威压镇下,这尊神王脸色惨白,没有了丝毫血色。

    神皇与神王之间,相差太大了!

    一尊神皇,轻而易举就能斩灭神王,甚至根本不用费多少力量。

    神王,掌控空间。

    而神皇,却掌控了时空!

    “大人,之前……”

    这尊神王不敢有任何迟疑,直接开口述说。

    “混账!一句话出,全部化为清风,消散在天地?”

    “满口胡言,找死!”

    神皇大怒,目中射出璀璨的神光,如同两柄神枪,一瞬间就将眼前的神王洞穿,神王之血洒落大地!

    “啊……”

    神王惨叫,神躯剧烈颤抖,目露恐惧,神皇目光,蕴含着时空法则,他感觉自己的身躯,好似都要被分裂,每一丝血肉,都仿佛已经处于不同的时空!

    洛家主冷漠的看着,这些神王,就是全部死绝,又与他有何关系?

    呼!

    “你说!”

    神皇冷漠,再次来到一尊神王面前,冷冷的开口。

    “大人!他所说之言,确实属实!”

    这尊神王沉声道。

    “嗯?”

    神皇眼睛眯起,扫视其余神王。

    顿时间,所有神王都连忙点头,表示之前那位神王所言,句句属实!

    “阁下为何对吾等后辈出手?!”

    八尊神皇踏步,缓缓的向着石龟走去,汹涌而可怕的压力,向着石龟镇压而去!

    他们看着石龟背上的洛书,无不露出一丝精光以及激动。

    无上至宝,洛书!

    “取洛书吧。”

    石龟根本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带着一丝郑重的向着袁天罡说道。

    “是,前辈!”

    袁天罡点头,向着石龟深深一礼,随后直接伸手,向着石龟背上的洛书取去。

    洛书,必须亲自取!

    这一幕,让石龟目中,出现了一丝感概。

    恍惚间,他仿若看到了无数载之前,伏羲氏伸手,从他背上取下洛书的一幕!

    “洛书,天地生成,为妖族帝俊伴生至宝,凭之执掌洪荒,威临亿万大千界……”

    “伏羲氏凭之,教化人族,成天地主角,与天斗,与妖斗,与巫斗,功德无量……”

    “汝为洛书第三位执掌者,莫要妄自菲薄!”

    石龟的声音,悠远而沧桑,古老而莫测,好似远古的仙人,在幽幽长吟。

    袁天罡神色凝重,洛书,不仅是至宝,这也是一份重如山岳的传承!

    华夏的传承!

    “放下洛书!”

    不过就在此时,八尊神皇却猛然爆喝,声音如雷,震慑诸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