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核爆中走出的强者 > 第六十一章 态度转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维听得李求仙的询问,小声解释了一声:“安老正是逐浪门大长老,而逐浪门则是夏尔市本土顶尖势力之一,门中有弟子上百人,修成暗劲的也有十几个,而且宗门和武馆不同,宗门弟子向来团结一心,荣辱与共,不像我们武馆,哪怕坐镇武师,甚至外勤武师都未必愿意替武馆抛头颅洒热血。”

    李求仙刚才开口想要问的并非这个问题……

    而是……

    地下世界一个悬赏任务。

    悬赏任务的目标,就是当着众多武者的面,击败逐浪门大长老。

    李求仙当时接下这个任务只是为了寻一个合适的化劲大师交手了解一下自己所处的层次,任务能不能够完成并不在乎。

    不想事情居然如此巧合……

    逐浪门大长老居然是安道生。

    这个时候,和安道生、欧毕王一道出来的杜医师已经来到了安奥罗身边,仔细检查着他的伤势。

    好一会儿,才有些震惊的看了李求仙一眼。

    李求仙同样留意到了这位杜医师……

    他……

    赫然就是李求仙第一次来到夏尔市时求助其医治手臂之伤的杜门。

    当下,他对着杜门点了点头。

    而杜门也不敢怠慢,特意打了个招呼:“李武师。”

    当初他受凯兵委托接见李求仙,就是觉得像他这样的年轻武者必然前程广大,未来夏尔市武者圈中会有他一席之地,他想要趁机结个善缘,只是由于李求仙伤势太重,残废在即,他诊断了一番惋惜的放弃在他身上花费心思。

    不想眼下几个月过去,李求仙不止治好了自己的伤势,反而在夏尔市中闯荡出了偌大的名头,连带着夏亚武者圈中其他人都听说过“李求仙”这个名号,此时此刻,他更是和安奥罗一位化劲大师正面比武将其击败……

    这等年轻俊彦……

    将来抱气成丹,成就宗师都绝非奢望。

    早知他有如此成就……

    当初他即便舍去面子,去荆棘山庄替他求来一份兰荧膏花费上千万,他也在所不惜。

    一个未来宗师的救命恩情……

    足以让杜家在夏尔市……乃至于整个夏亚王国武者圈中自此飞黄腾达,高枕无忧了。

    想到这,他心中不禁颇为懊恼。

    “杜医师,罗儿怎么样了?”

    安道生问道。

    “伤势有些严重,需要好好修养一番,但不会危及性命。”

    杜门有心修复和李求仙的关系,这个时候尽量捡好的说。

    实际上以安奥罗的伤势……

    一两个月休想下床,要恢复过来,至少三四个月。

    听到不会危机生命,安道生松了一口气,但脸色仍不好看,可由于李求仙和安奥罗确实是正式切磋,事先都有弟子和他汇报过,他也是同意过的,眼下安奥罗被击败,只能怪他技不如人,除非安道生不依不饶将李求仙彻底得罪,否则想要追究都无从下手。

    可是……

    一个不到二十,就有化劲实力的年轻武师……

    将来怕是宗师有望……

    就为了龙泉武馆的事,他就要强出头结下这么一尊大敌?

    早过了意气之争年龄的他,强行的将不悦的势头压了下来。

    可就在此时,眼前的李求仙却开口了。

    “安道生老先生若是想替你义子找回颜面,我接着便是,用武者的话说,不必讲太多道理,强者为尊。”

    此话一出,安道生、欧毕王、杜门、李维、金利、付伊等人同时变了脸色。

    “李武师……”

    李维正要阻止,李求仙却是再度扫了几人一眼,漠然道:“未免有人说我欺凌老弱,你和你的弟子可以一起出手。”

    “李武师,不得无礼!”

    李维心中一颤。

    安道生和逐浪门可是夏尔市武者圈中的地头蛇,长空武馆虽然家大业大,可却讲究和气生财,如何都不希望和这种地头蛇撕破脸面,当下连忙解释道:“安老,诸位同道,李武师这段时间是受了委屈,这才心怀怨气,诸位有所不知,根据我的了解,今日之事归根结底,责任在龙泉武馆身上,我们已然在安老和欧老的见证下化干戈为玉帛,可龙泉武馆却是不依不饶,不断挑衅,正因如此才有李武师打上龙泉武馆,打伤墨飞馆长及一干坐镇武师之事,李武师也是太过气氛,才会出言不逊,还请诸位多多包涵。”

    “不错不错,据我所知,在我们双方和解后,贾斯馆长对李武师仍然穷追不舍,甚至在黑榜挂上悬赏,请来当年曾狙杀过化劲大师的天狼小队前来暗杀李武师,李武师遭到暗杀,险些身死,在逼问出贾斯馆长才是罪魁祸首后雷霆震怒,这才打上龙泉武馆想要寻贾斯馆长报仇,不想报仇不成,龙泉武馆的付伊馆长反而倒打一耙,诬陷是李武师挑衅在先,惊动安老、欧老质问李武师!”

    金利这个时候亦站了出来,一副义愤填膺的语气道:“李武师只是一个年龄不到二十的年轻武师,本就年轻气盛,试问他遭了这么大的委屈,还被人诬陷,岂能再保持平常之心?”

    说完,他还放低自己的姿态,对着安道生、欧毕王两人恭敬的行了一礼:“安老、欧老,两位都是我们夏尔市德高望重的武林宿老,还请两位无论如何要替我们长空武馆,替李武师主持公道,洗涮他身上的冤屈!”

    李维、金利两人都已经这么说了,再加上金利重点点出了李求仙的年轻……

    二十岁不到的年轻武师……

    更是让安道生、欧毕王忌惮。

    本就无心追究下去的安道生这个时候也借坡下驴,语气稍稍平缓了一些:“竟有此事?如果事情真如你们说的那样,那么,李武师的所作所为倒情有可原,李武师你也且先将心放下,我既然做了你和龙泉武馆之战的公证人,就绝对不会让任何一方言而无信。”

    “李武师,还请冷静下来,我们要对安老、欧老有信心。”

    李维笑着道了一句,可望向李求仙的目光却带着一丝焦急。

    李求仙看了安道生一眼……

    一个连安奥罗都不如的老头子,欺凌这种老弱对他本人武道修炼没有任何意义……

    黑榜那个任务他也不过为了找一个化劲大师练手罢了。

    眼下李维出面求情,安道生示弱,他不再咄咄相逼,点了点头:“那我就等待你们的答案。”

    一旁的付伊在李求仙击败安奥罗表现出不逊色于化劲大师的可怕战力时就知道事情要糟糕。

    果然,接下来局势急转直下,安道生根本不愿再得罪年纪轻轻拥有化劲战力的李求仙,连自己的义子被人打趴下,并且对方都出言挑衅了这种耻辱都能忍下去,一时间,他已经不敢再奢求安道生、欧毕王能主持公道了。

    当下他对着李维、金利强行反驳道:“李馆长,你口口声声说我们贾斯馆长挑衅在先,不惜出钱在黑榜悬赏请天狼小队的人狙杀李武师,不知可有证据?”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么。”

    向来做和事佬的李维这个时候为了李求仙也坚决了自己的态度:“黑榜上的悬赏可是明明白白挂着,诸位都可以去查看,而李求仙原本游离在武者圈外,并没有得罪什么人,唯一称得上仇人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贾斯馆长,那悬赏不是贾斯下的还能是谁?”

    “你胡说,李求仙和我们龙泉武馆之间的恩怨源于他和我们龙泉武馆的冲突,贾斯馆长和他能有什么仇,哪用的着自己出钱前去黑榜悬赏?”

    一位跟随着付伊到来的龙泉武馆坐镇武师反驳道。

    “有什么仇?”

    李维嘴角边挂着一丝讽刺的笑容:“有什么仇我相信付伊馆长应该比我更清楚吧?当初李武师上龙泉武馆挑战,在击败铁塔时贾斯馆长曾偷袭出手,妄图救下铁塔,却遭了李武师的拼命反击,那个时候的他已经被重创,只是强撑着不让人看出来罢了,直到后来,伤势恶化,撑不下去了才去医院检查,最终发现心脏损伤,从今往后都不得再做剧烈运动,一位化劲大师,等于废了,这等大仇,值不值得贾斯倾家荡产在黑榜挂下悬赏请天狼小队出手?可怜一位堂堂化劲大师从旁偷袭的情况下居然落得这种下场,这不得不让我怀疑龙泉武馆到底有没有真本事。”

    李维话一说完,顿时在人群中引得一片哗然。

    “什么?贾斯馆长居然被废了?”

    “这……不可能吧,李求仙和龙泉武馆那一战我就在现场,贾斯馆长为救铁塔突然出手一事虽然违背规矩,有些令人不耻,但他离开时不像是受伤了的样子啊?难道真如李维馆长所说,是强撑着,还导致伤势恶化了?”

    “这种事只需要稍微调查一下就能判断真伪,李维馆长不至于拿来开玩笑……十有八九,贾斯当时真被废掉了……嘶,那岂不是说早在几个月前,李求仙就有化劲大师的战力了?后生可畏啊。”

    种种议论声不断响起。

    诸位围观的武者们目光在李求仙身上打量着,惊叹不已。

    而在惊叹之余,众人的眼中亦是带着淡淡的敬畏……

    二十不到,年纪轻轻……

    居然就能拼出这等战绩……

    假以时日再让他练个十年八年……

    必然是一个少年宗师。

    甚至……

    哪怕在宗师的基础上再度向前迈出一步,达到武道之巅……

    也绝非奢望。

    “怎么回事?付伊馆长,李维馆长说的可是真的?”

    安道生目光严厉的落到了付伊身上。

    “安老,欧老,事情都是他们的猜测,李求仙遭人刺杀一事怎能一股脑的推到贾斯馆长身上?且不说贾斯馆长和李求仙间是否存在着深仇大恨,即便两者间有私怨,也不见得黑榜悬赏是贾斯馆长出的价格……据我所知,在李求仙尚未来到夏尔市前,曾伙同其父,斩杀赤海集团董事长一家,霸占赤海集团,说不定这是赤海集团有人心生报复在黑榜悬赏,请黑榜高人出手。”

    付伊自然不肯承认。

    “究竟是不是贾斯馆长买凶杀人很简单,我们动用一下银行渠道,借银行查一下贾斯馆长以及贾斯馆长相关至亲的银行流水就能猜出来了,三千万对贾斯馆长而言,可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一查估计就能查出来了。”

    金利咄咄相逼道。

    “这……”

    付伊身为龙泉武馆的副馆长自然知道贾斯馆长心脏重创不能行武一事,骤然遭到这等打击,贾斯馆长心生怨恨花巨债在黑榜悬赏李求仙性命,请人出手狙杀李求仙倒也很有可能。

    只是站在龙泉武馆的立场上他自然不能承认这一点。

    “贾斯馆长的经济流动属于他的隐私,你们又有何资格调查?况且,凭借银行流水,如何能够当作指控证据?你们这般血口喷人,我龙泉武馆必然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付伊色厉内荏道。

    “贾斯呢,他人在哪里,让他亲自前来解释。”

    安道生喝道。

    “贾斯馆长这段时间不在夏尔市中……”

    付伊道了一声,心中埋怨贾斯的同时,跟着补充道:“不过我会传讯贾斯馆长,让贾斯馆长过来亲自解释,还请安老、欧老稍稍等待片刻。”

    显然,他也不想管贾斯这档子事了。

    “好,我就等着贾斯的答复,希望他,以及你们龙泉武馆不会让我失望!”

    安道生冷哼一声,同时转向李求仙和李维二人,语气客气了不少:“李维馆长、李武师,今日之事是我孟浪了,不过你放心,李武师和龙泉武馆一战既是由我出面作保,那么,我自会将事情调查个水落石出,给李武师,给你们长空武馆一个交代。”

    “对于安老、欧老的人品我们自然信得过,这件事情就有劳安老、欧老了。”

    李维连忙道。

    同时看着并未再度发难的李求仙,他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生怕李求仙不给面子,不顾长空武馆的立场将安道生等人彻底得罪……

    到时候李求仙身为化劲大师,自然没人能够轻易奈何得了他,甚至他拍拍手直接走人天下也尽可去得,可还要在夏尔市做生意的长空武馆处境就糟糕了,得罪了夏尔市本土的地头蛇,他们往后的日子必然不会好过。

    好在……

    李求仙给了他这个面子。

    事情解决了,李求仙不再逗留,在狄杰陪同下转身离去。

    倒是李维却留了下来。

    他打算借助李求仙击败安奥罗一战的战绩继续开拓长空武馆的市场……

    若是顺利……

    长空武馆一口气压下日耀武馆、龙泉武馆等其他几家武馆,成为夏尔市第一武馆也不是没有希望。

    ——————————

    (四千多字,这一章总不是短小无力了吧?推荐票可以上了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