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核爆中走出的强者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妥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

    李求仙不在乎柯金等人究竟能不能够看透他的真正意图。

    眼前的事是是离火宗师已经离开夏亚,红龙宗师身受重创,如同被废,柯家先驱者队伍若要维持下去,只能依仗于他。

    再加上他有对红龙宗师一枚会心果的许诺,他相信即便红龙宗师心中有些怀疑,为了这枚会心果也会选择站在他的立场上替他说话。

    李求仙的探望和许诺……

    可以说是一次报恩,也可以说是一场交易。

    虚虚实实,却又带着一种煌煌堂堂的阳谋。

    不过这种交易都是在无声无息中完成,除了当事人心知肚明外,其他人一无所知。

    接下来他所需要做的……

    就是练劲!

    真正的练出丹劲!

    当他抱气成丹练就丹劲的那一刻,再出言反对柯莱儿和肖勒间的联姻,一切都将水到渠成。

    因为那个时候的他不再是一个小小的化劲武者,而是一股能够左右柯家四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势力格局的力量。

    甚至……

    为了稳妥起见……

    还能借墨家招揽向柯家施压。

    脑海当中转过诸多念头后,李求仙重新闭上了眼睛。

    他一直明白自己真正追求的是什么。

    这些东西,他不愿去想,想多了,会破坏自己武道的纯粹,从而被拉入芸芸众生组成的名利潭中沉沉浮浮,等到有朝一日他彻底醒来后也会因无法自拔而永久沉沦。

    柯莱儿这个人情……

    是第一次。

    也是最后一次。

    ……

    接下来三天,李求仙仍将全部心力投注到调理伤势中。

    而这一天一早,柯兹拉、柯维奇两位柯家顶梁柱,带着担当润滑剂的柯克同时前来拜访,带来的还有诸多珍贵的药材,其中一些药材在调理伤势上价值勉强比得上天地灵物。

    有这些药材,李求仙不止能将伤势恢复的时间再度缩短,神罡霸体都能朝着大成阶段再迈出一小步。

    “有劳诸位了,这份赤参对我不论疗伤还是修炼很有帮助。”

    李求仙这份勉强称得上天地奇珍的参药道。

    “呵呵,这份赤参可是我父亲的六大藏品之一,一直舍不得使用,听闻李大师的伤势后第一时间让我们送了过来,李大师能够用得上自然最好不过。”

    李求仙微微一颔首,慎重道了一声:“老爷子的心意我明白了,你大可请老爷子放心,柯克应该知道,我欠下柯莱儿一个人情,这也是我当年答应愿意加入柯家先驱者队伍的目的,不然以我此刻的身家没必要再为了他人出生入死,因此,只要柯家不负我,我必不负柯家。”

    “好,好,我明白李大师必是重情重义之人,请李大师放心,李大师如此信任我们柯家,我们柯家绝对不会做出什么背信弃义之事。”

    柯兹拉笑着道。

    “甚好。”

    李求仙点了点头。

    当下,双方再闲聊了两句,柯兹拉、柯维奇以李求仙尚需养伤为由告辞。

    离开李求仙居住的院子后,柯维奇、柯兹拉几人对视了一眼,其中柯维奇直接转向柯克:“柯克,李求仙是你招揽来的,并且你和柯莱儿关系也不错,你觉得……李大师和柯莱儿是否……”

    柯克反应极快,听得柯维奇所言,很快知道他想问什么。

    若是论及远近,肖勒自然比不过李求仙,毕竟李求仙可是他招揽到肖家的,这就是他将来问鼎肖家第一继承人的最大筹码,眼下他应该关系,就是将李求仙死死的绑在柯家的战车上,柯维奇的询问,无疑给了他一个极佳的契机。

    李求仙和柯莱儿间有什么吗?

    或许有,或许没有,在自己的前程面前这都不重要。

    想到这,柯克连忙道:“父亲、大伯……具体如何,我拿不出足够的证据,但根据我的观察,李求仙至今为止,仍是单身一人……并且……根据我的调查……他在高中时期……暗恋过柯莱儿妹妹……”

    柯维奇听了已经明白了什么,当下看了柯兹拉一眼:“这段时间里,我仔细调查了一下东盟所有练气成罡的大宗师级强者……居然没有一个,在二十岁就突破到了宗师境界……”

    他没有细说,但柯兹拉也明白了什么。

    他稍稍沉吟了片刻,好一会儿才缓缓道:“这件事……我会和父亲提一下,我们柯家虽然属于肖家阵营,但并不意味着柯家就要讨好肖家、依附肖家……再则,肖勒是肖家二少不假,可离第一继承人却还差了点火候……一个未来家主都算不上的肖家子弟和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少年宗师……孰轻孰重……我相信父亲还是会分得清楚。”

    柯维奇点了点头。

    二十岁不到的少年宗师……

    而且还是现在柯家所能依仗的唯一宗师,可不能再像先前那般等闲视之了,哪怕李求仙并未提及自己和柯莱儿之事,可为了让这位少年宗师收心,未免双方将来因此事生出间隙,他们必须帮李求仙考虑妥当,将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降到最低。

    ……

    李求仙在柯家修养了一段时间,回到了自己家中。

    外面再好,终究无法和自己的住处相比。

    此时的他正在书房中翻阅着从红龙宗师那里带来的书籍。

    这些书籍不止详细讲解了红龙宗师抱气成丹的点点滴滴,还包括一门打磨劲力用以抱气成丹的法门。

    只不过红龙宗师本身不是什么名门子弟,所学的抱丹法门也是平平无奇,成功率并不算高,且在打磨劲力上所需花费的时间太过长久、繁琐,以李求仙悟得丹劲运转的玄妙后要按照他的方式抱气成丹都得四五个月,慢一点的话大半年都有可能,因此这一法门他看了片刻,很快舍弃,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碎星剑术上。

    碎星剑术说是剑术,现在已经被他当作一种爆发秘法在使用。

    原本他打算以碎星剑术为根基,在体内凝聚出一百零八颗相当于血丹的气血星辰,不过在真真了解到丹劲的玄妙变化后这种念头却被他压了下来。

    丹劲……

    最重要的一点在于浑圆如一。

    所谓的“丹”劲并非丹田之劲,而是一种象声词,意为劲道如丹,而丹,则为圆,圆便是浑圆。

    这一法门最大的特点在于以血丹为基,在体内构建成一个内循环。

    而所谓的血丹,实际上也并非固体或者液体,而是一个漩涡。

    一个完全由凝练而成的气血组建的漩涡。

    所以这颗血丹,不应该用一颗来形容,而是一团。

    若他用凝聚气血星辰的方法抱气成丹,丹劲就将失去浑圆一体的特性,至于接下来所谓的内循环自然也无从谈起。

    得知这一变化,李求仙思量许久,打算以血丹为根基,再将血丹凝练之法融入碎星剑术的气血星辰,凝一百零八颗气血星辰环绕于血丹四周,组成大周天阵势,兼具两者优点。

    那一百零八颗气血星辰并不会影响到血丹的正常运转,只是在血丹爆发后继无力后,能够补充到血丹当中,使得血丹的爆发时间更为持久。

    换句话说……

    别人血丹爆发,需得修养好几个月才能重新抱丹,而他……

    完全可以将血丹爆发作为一个常态技能。

    而且,如果有需要,他也可以将气血星辰额外使用,并不会影响到血丹的正常运转。

    李求仙一边调理着自身伤势,一边揣摩着丹劲时,手机响了起来。

    随着李求仙将电话接通,很快,里面传来了李维的声音:“李求仙,李大师,我在你门外了。”

    李求仙来到客厅,往屏幕上看了一眼,看到等在铁门外的一辆轿车。

    开了门,很快,李维已经入了院子,不多时下车过来。

    “咦?你还没收拾好?”

    “收拾?”

    “我不是发了一条信息给你么?罗浮山的武者交流会啊,我们应该出发了。”

    李求仙一听,这段时间里忙着柯莱儿一事,又先后挑战了两位宗师强者,使得他都忘记了罗浮山武者交流会一事。

    不过……

    在和红龙宗师交谈后他虽然又调理了六天,但身上的伤势尚未完全恢复……

    片刻后,他还是问了一声:“交流会今天举行么?”

    “倒不是,真正举行时间是后天,交流会一般持续一周,不过路上需要花费不少时间,到了还要调养一下精神,一般我们会提前一两天出发……”

    李维声音一顿:“你……有事?”

    “没事。”

    宗师肯定最后时刻出场,也就是八九天后,那个时候他的伤势肯定已经恢复,说不准丹劲都练了出来,正好找一个宗师来试试自己的丹劲如何。

    “等我十分钟。”

    “没问题。”

    李维痛快应着。

    十分钟很快过去。

    李维载着李求仙很快来到了火车站,经过整整十六个小时的火车,于第二天上午,二人顺利来到了夏亚王国首都亚京市。

    武者交流会的举办地点就是亚京市外罗浮山,乃是首都亚京市范围内极其有名的一个五星级景点。

    当二人下了火车时,火车站外,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的秘书长金利已经开着车在那里等候了。

    “呵呵,让金利秘书长亲自接车,这可是我以前从来没有享受过的待遇,看样子这一次十有八九是沾了李大师的光。”

    李维和金利关系不错,见面开着玩笑。

    “李维,我看到你提交的卸职申请了,舍得从副馆长位置上挪开了,看样子你是真有把握突破化劲了,等你什么时候突破到化劲再来亚京,我必然扫榻相迎。”

    金利道。

    李求仙看了李维一眼。

    当年第一次见到李维时,李维的精气神已经蕴养到了暗劲巅峰,接下来一段时间服用了不少暴熊精肉,又和凶兽赤血虎进行了一番惨烈搏杀,再加上李求仙有意无意闲聊时和他提及到的一些劲力运转,使得他的积累确实达至巅峰,在他心目中应该已经有了劲力入化的把握,此番前来参加这次武者交流会,应该是想见到更多的化劲大师,相互验证,以确保万无一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