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核爆中走出的强者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明哲保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嘭!”

    当浮妙宗师的身形倒下,砸在地上时,全场所有人同时一颤。

    所有的议论声、分析声、叫喊声、推测声,在这一刻统统消失。

    院子里里外外,三百多人,犹如同时中了禁音术般,无比安静。

    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落在李求仙身上,一脸惊骇……

    不……

    并不是所有人。

    有很多人甚至不敢去看李求仙,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凶煞之气,镇压全场,将全场所有人的气息统统压制,以至于在这一刻没有任何人胆敢开口。

    “结束了。”

    李求仙道了一声。

    这个声音,打破了院中死寂般的沉闷气氛。

    “不好意思,拳脚无眼,浮妙宗师实力惊人,全力搏杀下我未能收得住手。”

    李求仙不认得罗浮宫的高层,只得将目光落到虚游大师身上,认证道:“不过我在最后也给予了浮妙宗师武者的死法,他是死在和我正式比武上,我相信,这能够保全他的尊严。”

    虚游听得李求仙提及“尊严”二字,直感觉心中被狠狠剁了一刀。

    什么叫浮妙宗师实力惊人全力搏杀下未能收的住手?

    你那叫收不住手?

    还有……

    后面那话怎么回事?

    按他这一说法……

    浮妙宗师本来不会死,就因为他虚游说过,武者的尊严至关生死,所以……为了让浮妙宗师战败后不至于狼狈求饶而丧失尊严,他才打死了浮妙宗师!?

    为了保全浮妙宗师的尊严?

    为了罗浮宫武者的颜面?

    一种完全不知怎么反驳的理由让虚游有种哔了狗的感觉。

    他从今往后还怎么在罗浮宫待下去?

    他从今往后还如何在武者圈里做人?

    李求仙并未理会虚游,只是将目光转向梵:“我们还是先将场地让出来,一会儿还有藏归海宗师和荆棘山庄莫二宗主的交手,我可以上楼观看吗?”

    末了,他语气一顿,再度对虚游道了一句:“我应该可以上楼观看吧,一些明劲武者都能上楼,我身为宗师,若罗浮宫不允许我上楼,我是不是可以认为罗浮宫侮辱了一位宗师的尊严,进而对罗浮宫发起尊严之战?”

    “可……可以,李宗师自然可以上楼观看,请……请……”

    虚游尚未回话,一个和虚游同辈的化劲大师已经紧跟着开口,同时微微弯腰,做出请的手势。

    李求仙见了点了点头,带着梵一干人等朝楼上行去。

    而此时……

    御剑门众人还是一副恍然如梦之感,都没有自刚才那一系列的变化当中反应过来,哪怕身为化劲大师的梵也不例外。

    实际上不止御剑门一行人,罗浮宫上下,以及所有围观的武者何尝不是如此?

    看了看被李求仙当场击毙的浮妙宗师、浮游上人、持游大师,众人沉默了片刻,待得李求仙消失在楼梯拐角后,议论轰然爆发,前一秒还无比平静、死寂的院落下一刻已经变成了人流巨大的菜市场,各种各样的声音不绝于耳。

    “李大师……不,是李宗师……李宗师几个月前不是还是化劲修为吗?这才多久,居然突破了?而且,一突破,居然展现出了如此凶残的实力,不爆发血丹,竟打死了罗浮宫的浮妙宗师?若他爆发了血丹……那实力将会强横到何等程度?”

    “罗浮宫这一下简直踢到铁板了,事情的过程我看得清清楚楚,分明是罗浮宫图谋御剑门的修炼典籍,从而咄咄相逼,迫使御剑门反击……本来他们设下这个套是为了让御剑门入网,不想网入御剑门之余,还网中了一头绝世凶兽,使得罗浮宫连太上长老、宫主都赔了进去……这一下罗浮宫麻烦大了……他们上百年时间里得罪的势力可不在少数……”

    “我听说李宗师今年才十九岁,虚岁二十,这是真的吗?二十岁的宗师!?我的天哪……我听长辈们说过,抱气成丹乃是武者道路上最大的关卡,往上的练气成罡只要法门正确,无非是水磨工夫罢了,那岂不是说,李宗师将来有望再进一步……”

    种种议论声不断在人群中响起。

    御剑门的众人听得这些声音一个个骄傲的昂首挺胸,与有荣焉。

    而罗浮宫上下所有人,全是一脸黯然,垂头丧气,浑然不复先前武者交流会东道主的威风。

    “虚游,擅自挑起两位宗师生死相斗……这件事情你必须给我们罗浮宫上下所有人一个解释!”

    剩下的化劲大师、暗劲武师在看到李求仙上楼,目光顿时落到了虚游身上,一个个眼中冒火,恨不得将惹下这等大祸的虚游生吞。

    “我……”

    “我什么我,你知不知道,我们整个罗浮宫都可能因为你的愚蠢行为而陪葬,没有了太上长老坐镇,又折损了两位化劲师兄……我们罗浮宫如何应对其他武者的虎视眈眈!?”

    “好了,一会儿我们自当请宗规审判虚游,而现在,就不要让武者界的同道们看笑话了。”

    一个在罗浮宫中有些声望的化劲大师沉声道。

    听得他所言,其他人亦是不想让自己变得如同跳梁小丑般,纷纷沉默了下来。

    虚游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之色,他知道……

    接下来等待他的必然不会什么好下场。

    紧接着,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一转,猛然落到了早已气绝身亡的风别游以及吓傻了般的欧烨和另一男子身上。

    搬弄是非的不止他一个!

    他要付出代价,这些人,统统不能放过,只有牵扯的人够多了,他才能在接下来的审判中争得一线生机。

    ……

    藏归海、离尘宗师就在罗浮宫中,并且刻意派人前去打探李求仙、浮妙宗师一战的进程,因此当李求仙打死浮妙宗师后不到一分钟,消息已然送到了这两位宗师手上。

    “怎么可能……”

    藏归海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归云……你……你没有看错?浮妙宗师真的死了?被李求仙一个抱气成丹练就丹劲不过数月的年轻人打死?你确信没有看错?”

    藏归云知道师傅再三询问的原因,脸色有些发白的苦笑一声:“众目睽睽,即便我看错了,全场其他人总不会看错吧?浮妙宗师颅骨都被打碎……这种伤,我不觉得还有谁能够活得下来。”

    “这……罗浮宫可是我们武者协会有力的支持者……这个李求仙……怎能下此杀手……”

    藏归海有些愤恨。

    “师傅……他们两个终究是公平比武,我们没有介入其中的理由……”

    藏归云说着,脸上的苍白之色未散,眼中隐隐带着一丝心悸:“而且……这个李求仙……太过可怕……若无必要,我们……不应招惹……”

    “嗯!?”

    藏归海眉头一扬,但是片刻,他还是想到了什么,叹息了一声:“每一位宗师都是我们武者协会最宝贵的财富,都是武者界最坚实的顶梁柱,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才能有我们武者界现今的繁荣……我们已经折损了浮妙宗师一位宗师强者,实在不好再对李求仙过多苛责了……但还是得让他明白我们武者协会的立场,以免让其他人心寒……”

    “师傅……我建议最好不要。”

    藏归云有些小心翼翼道。

    藏归海不满道:“为何?说说你的理由。”

    “理由有二……一方面,李求仙实力凶悍,他击败浮妙宗师只用了几个刹那不说,甚至不曾爆发血丹之力。”

    “不曾爆发血丹!?”

    藏归海顿时动容。

    即便他也无法在不爆发血丹的情况下击败浮妙宗师。

    “还有第二点……师傅,你忘了李求仙的年龄了……他将来……怕是有望迈出那一步……”

    “年龄……”

    藏归海眼瞳猛然一缩,忍不住张开嘴……

    某些话似乎要遏制不住的脱口而出。

    好一会儿,他才渐渐压下了心中的骇然、震撼,最终一声长叹。

    “虚岁二十的宗师啊……”

    ……

    “该死……你确认,他不曾爆发血丹就击败了浮妙宗师?我曾和浮妙搭过手,他在宗师中虽称不上强者,但也颇有盛名……那个叫李求仙的新晋宗师,没有爆发血丹就将他击败了?”

    离尘宗师此刻同样询问着打探消息的弟子顾屑。

    神色震惊中带着一丝骇然。

    “是师傅,李求仙并未爆发血丹。”

    离尘宗师的脸色一阵变幻。

    好一会儿他才道:“这一次交流会中,梵代表御剑门替李求仙申请了和我之间的对战?”

    “是……时间就安排在明天……”

    离尘宗师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心痛道:“罗浮宫上下发生这种事,连浮妙宗师都不幸遇难,我们实在不宜再将武者交流会举办下去……反正武者交流会举办至今已有六天,该举行的活动都举行过了,活动到现在,应该结束了……我且返回离玉门,你就替我向藏归海宗师说一句吧……”

    “返回离玉门……”

    顾屑隐隐明白,师傅应该是没有必胜李求仙的把握,所以选择了暂避锋芒。

    “我这就转告罗浮宫和藏归海宗师。”

    “就这样吧。”

    离尘宗师说着,朝房内走去收拾东西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