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鬼差直播升职记 > 番外篇之颜池道空篇(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随着拾一的话语落下,颜池原本急走的步伐突然一滞,然后不可思议的转过身看向拾一。

    拾一见此,眼睛更加亮了,连忙指自己的脸。

    “你是,你是小苹果?”颜池试探道。

    没想到拾一在听闻后,竟然连连点头:“是我是我,你看!”

    拾一连忙抹起衣袖,原本光滑的手臂上渐渐出现了三颗红色的点,和颜池脸上的一模一样,不过数量太少了。

    两人就这么看着,最后同时笑了。

    多年前,师尊阳秋道人带着两个小徒弟前往太阴宗拜访,那个时候的颜池脑袋特别大,因为他很调皮,在来的路上为了吃甜甜的蜂蜜,被韩瑾给哄骗的当了诱饵,被叮的‘肥头大耳’。

    拜见了李修远后,许多人对着他指指点点,掩嘴轻笑时,他就偷偷离开了,一个人到外面玩,不知不觉到了一片树林的小溪里,拿石头打着水。

    那个时候他就碰见了另外一个女孩,她的脸蛋红扑扑的,像个苹果似的,两人都是偷偷跑出来的,没有人约束他们,玩的很开心。

    事实上,小孩子似乎都与水和泥巴有着情有独钟,两人从边上一直玩到水里,她叫他大头娃,他叫她小苹果。

    只是在玩到开心的时候,两人搬开了一块石头,原本石头底下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滩清水,只是瞬间,那清水就凝成了一条黑色的怪鱼,向着两人吐墨而来。

    颜池当时候下意识的推开了拾一,最后一脸的墨水,拾一反倒只是手臂上溅了两三滴,

    然后,那黑鱼再次化为一滩水,似乎也受了惊吓,消失不见。

    两个孩子很害怕,拼命的洗脸,想把脸上的墨水洗掉,却反倒越来越红,最后都吓哭了,拾一哭泣着,说去找爹爹,然后等来的时候颜池已经不见了,因为他跟着返回的队伍往回走了。

    面对颜池脸上的一大片跟胎记似的红点,韩瑾当时笑的差点气上不来,阳秋道人也没当回事,说回去擦擦就行了。

    然后,擦不掉了,无论阳秋用了什么方法都不行,最后询问了一下,总结了一个结论,他是被梦獏鱼给吐到了,一时夸赞他好机缘,只可惜,位置不太对。

    就这样,颜池慢慢变得不再说话,人也有些木讷,自卑,不喜欢群处,而阳秋道人让他别介怀,说等有朝一日修炼到了主神境界,你就偷着乐吧。

    只不过,当时对于一个几岁的小孩子,说着几十年后你有大作为,能感应星辰之力这样的事,未免太过遥远了些。

    而当时的拾一也被李修远暗自送往了别出的宗门修炼,一直是这一年才回归。

    两人坐在山顶上,笑着说着小时候的事,没想到那个时候两人就认识了,这也是两人为何都能牵引星辰的原因了,那梦獏鱼,是多少人想见都见不到的东西。

    “谢谢你啊,如果当年不是你,那些红点就在我脸上了,想想都可怕,你说这是不是缘分?”拾一显得心情极为好。

    颜池也是点点头:“那个时候,随着长大,我其实后悔来着,不知道在多少人的嘲讽下长大的,那个时就在想,如果能再来一次的话,绝对不会了,不过看你今天的样子,如果真被这些红点放在脸上,反倒不美,还是留在我脸上吧。”

    拾一顿时噗嗤笑了:“你这个人真是有意思,说话也太直白了吧,讨女孩喜欢都不会,嘴笨!”

    颜池脸顿时一红。

    “你知道我那个时候在被送到海外秘岛修炼时整天在想什么吗?”拾一看向颜池。

    颜池摇摇头。

    “那个时候,我感觉胳膊上的红点好丑啊,怎么弄也弄不掉,一想到你那日满脸都是,以后一定会变成一个丑八怪,那该多可怜啊,本来我的脸上最起码有一半的。

    所以我想着,等以后长大,可以出去了,一定要找到你,然后嫁给你,因为你丑的没人喜欢你。”拾一说道最后,颜池的脸更红了。

    “瞧你这样子,果然被我猜中了,很少与女孩子接触吧,别担心,那时候小,瞎想呢。”拾一顿时咯咯笑了起来,让的颜池尴尬的摸着后脑勺,有些不知所措。

    自此,拾一便是经常来往太阳宗,和颜池韩瑾两兄弟玩的不亦乐乎,两宗人都是乐见其成。

    阳秋道人看上了拾一这位大小姐,李修远则看重了颜池,因为目前只有他们两个宗主知道,拾一和颜池当年多么幸运遇到了梦獏鱼,尤其是颜池,日后的成就不低于月神级别,甚至有往突破到一星阳神的级别。

    要知道,一星阳神只有当初大阴阳宗还在时才有的盛况,如今,四星月神才勉强是两宗的宗主,万载岁月,他们已经大不如从前了。

    就这样,三人彼此学习,切磋,游玩,共同进步,就这样,一晃十几年的时间悄然而过,三人之间的关系也是越来越微妙起来。

    韩瑾喜欢拾一,拾一却喜欢颜池,而颜池明白一切,却不敢喜欢,因为他怕大师兄伤心难过。

    这十几年来,他看的见,韩瑾师兄是真的想法设法想让拾一师妹开心,她喜欢什么衣服,喜欢玩什么,吃什么,讨厌什么,想要什么……

    他放下了高高在上的的太阳宗所有弟子大师兄的身份,竭尽全力去满足拾一,生怕她有半点不喜。

    起先的颜池觉得大师兄变了,变得体贴入微,像一个男人一样,不再是之前的嘻嘻哈哈,甚至身上原本的一些缺点似乎也不知不觉荡然无存起来。

    这样的师兄,应该是所有人的榜样。

    直至,一些开始明目张胆追求拾一的其他宗派的天才俊秀,开始被打的轻则骨折,重则殒命时,他有些看不透大师兄了。

    三人之间的关系似乎没什么变化,但每次看着师兄看向拾一的眼神,以及拾一看自己,他就知道,师兄喜欢拾一师妹是喜欢到骨子里了。

    这种喜欢不掺杂任何的利益,是彻底的单纯喜欢。

    但师兄不是傻子,他能看出来,拾一喜欢自己,但却依旧奔跑在这条路上,甚至有时候自己准备向师兄请教修炼困惑时,韩瑾都有些紧张,岔开话题离开。

    颜池知道,他害怕自己捅破这层窗户纸。

    颜池有时候一个人时,都不敢想象,假如有一天,拾一师妹真的拒绝师兄时,他会不会疯掉?

    所以,每次拾一师妹有话想单独跟他说时,他都选择了离开。

    一时之间,三者之间的关系就这般的持续着,一直到了今天。

    颜池在这十几年来,修为也从一星主神晋升到了六星主神,韩瑾师兄由三星上升到七星,拾一更是达到了八星主神。

    三人却被困在了一处上古遗迹里,任何的求救消息也发布不出去,原本以为只是一处探险,但没想到会成今天这般的样子。

    三人就这样一直被困遗迹七年,想法设法的都出不去,只恨当初走的时候没留下什么线索。

    绝望之气弥漫,三人甚至有可能真的死在这里,再三犹豫后,颜池开始了修炼,修炼一种之前在这遗迹里得到的一门秘术,秘术一旦修炼成功,可有一炷香的时间达到一星月神的境界,到时候便可打开此阵,让大家离开。

    但是,后果就是你所有的寿元,一句话,以生命为代价,开启生命的通道。

    或许,这是最好的结果,自己死了,师兄和师妹就没有什么隔阂了,再也不用有这样尴尬的局面了。

    他怕师兄伤心,也怕拾一师妹难过。

    但他不知道的是,韩瑾也得到了此秘法,同样不着痕迹的开始了修炼,每天也和大家找寻着不存在的出路,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

    就这样,又是一年的时间而过,他也已经将这秘法修炼了六成左右,直至这天,拾一走了过来,看着虚弱的两兄弟,最后将目光看向颜池。

    “我知道你在干什么。”

    颜池心里一揪。

    拾一又将目光看向韩瑾:“你也一样,这辈子能遇到你们,是我的幸运。”

    “拾一,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韩瑾慌忙起身,装着无辜的样子。

    拾一摇摇头,眼睛有些泛红:“你们都给我好好活着,我用不着你们这样去成全,我有自己的思想,不是一件让你们可以让来让去的东西。

    韩瑾师兄,你人很好,真的真的很好,这辈子除了我爹对我这么好外,你就是第二个。”

    韩瑾露出微笑:“我……”

    “可我一直把你当做最好的兄弟,最好的哥哥,我也想着尝试去喜欢你,可是,可是我真的做不到,我对你的感觉,就像,就像兄妹一一样,你,明白吗?”

    韩瑾身形一个踉跄,脸色苍白,他害怕这句话已经十几年了,总是想法设法的去逃避,但今天,还是听到了。

    “那么,颜池,我喜欢你,我知道你也喜欢我,但是你这个人最大的无能就是太善良,你害怕让韩瑾师兄伤心,所以对我的感觉,你总是在回避,你考虑别人的感受,可考虑过我了吗?”拾一猛的看向颜池,声音哭泣道。

    颜池看着拾一,眼泪也是流了下来,颤抖着嘴唇,几次张嘴,终究说不出一句话。

    见着颜池如此的样子,拾一顿时惨笑起来,踉跄后退:“我明白了,我都明白了。”

    最后,她走到韩瑾面前:“你愿意帮我吗?”

    韩瑾一擦眼睛:“愿意。”

    话语刚落,拾一就将手点在了韩瑾的眉心,顿时,一圈复杂的光华在她周身形成,更有一轮轮特殊的符号,猛的自遗迹底下不断涌出,进入到拾一的身体之中。

    “你,你在干什么?”两人近乎同时喊了起来,颜池想要去阻止,却瞬间被弹飞了出去,撞在石壁上。

    韩瑾想要挣脱,身体竟然一动不动。

    拾一看着还在奔赴过来,却不断撞飞的颜池,以及哭泣着的韩瑾,眼泪更是泪流不已,哽咽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偷偷在干什么,我也得到了一门秘术,叫《太上忘情》,想要修炼成功,必须要有一个非常喜欢你的人,而你,也非常喜欢别人,想要忘情,须得有情。

    韩瑾师兄,谢谢你的爱,我能感觉到,颜池,如果有下辈子,我不喜欢你了,太累了。

    《太上忘情》,可让我直接晋升到三星月神,但从此以后,就彻底变成了一个无情无义的人,没有亲情、友情、爱情,甚至没有情感。

    秘法所言,在打开禁制后,我会忘记你们,因为你们只是我曾经记忆力的一个匆匆过客,甚至我会出手再杀掉你们。

    所以,我还启动了另外一处阵法,会将我传送到太上忘情宫,只有修炼了《太上忘情》的人才能进去的地方。

    我不会让你们任何一个人死的,无论是谁,就算另外两人得救了,你以为以后就真的会开开心心一辈子吗。

    不,只会愧疚自责一辈子,生不如死,既如此,不如让我成全你们,好好活着,别来找我,因为我,已经忘了你们,再见,韩瑾师兄,再见,颜池!”

    拾一说道最后,整片遗迹竟然下起了冰冷的雪花,连着拾一原本乌黑的秀发也成了冰蓝色,然后是眼眸,是声音。

    直至下一刻,她放开了韩瑾,眼神变得冰冷而又陌生,似乎突然换了一个人一样。

    而她的气势,飞速的增长,只是瞬间,就突破了七星主神,然后是八星、九星,直至九颗星化为了一枚月亮,这还不止,很快又有两枚月亮而出。

    拾一,彻底成为了一个三星月神。

    “不,不,是假的,一定是假的,”韩瑾不相信,连忙向着拾一而来:“拾一师妹,你一定是在骗我对不对?”

    韩瑾刚要去拉拾一的手,正在疑惑打量四周的拾一一掌就将韩瑾拍飞了出去,一时鲜血狂涌,绝对的没留手。

    “找死!”拾一声音说不出的陌生,颜池颤抖着身子看着拾一,只感觉脑袋一阵发晕。

    “怎么会变成这样,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拾一,拾一……”

    拾一却是没有理会颜池,而是看着此地的禁制,似乎困住了自己,只是一拳,就将围困了他们多年的禁制给轰碎,露出了外面的空气。

    刚要离开,突然,地面涌现出了一个巨大的法阵,然后直接将拾一吸纳了进去,再然后,一切归于平静。

    颜池哭嚎着扑在阵法刚才显现的地方用手刨着,哭喊着,他后悔了,他真的后悔了。

    韩瑾一步步而来,轻轻闭上了眼,最后选择了离去。

    他会找到太上忘情宫的,他要将拾一找回来。

    回到宗门,两宗的人立马而来,问他们这几年去了哪里,拾一呢?

    颜池流着泪向大家讲述了这几年所发生的事,两宗的人立马去寻找这太上忘情宫,但却从来没人听说过。

    但所有人都不会放弃的。

    而韩瑾,自此再也没跟颜池说过话,他恨颜池,甚至恨所有的人,他,已经入魔了。

    多年后,颜池一边在找寻,一边突破到了八星主神,同样,韩瑾也是到了八星,更是结识了一帮危险之徒,位列十大恶人第八,更是打响了道空的法号,所谓猫有猫路鼠有鼠道,借助他们广泛的信息,寻找有关太上忘情宫的线索,甚至是那门功法。

    或许自己也修炼了,就可以进入到那里面,去找拾一了。

    只是,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

    直至有一天,有一个人前来,说自己知道有关太上的事,并给了他一张纸,上面绘画者一些奇怪的符号,甚至修炼者的体质变化。

    那些符号他见识过,拾一变化时就从遗迹深处涌现了很多这样的,顿时他就激动了。

    但那人想要一样东西来换取,便是阳秋道人的灵魂,因为昔日他和阳秋有仇。

    韩瑾在矛盾了一个月后,终究还是向他的师尊下手了,一个是将他抚养长大的人,另一个是自己爱了一辈子的人,如今,找寻拾一已经成了他的执念。

    用颜池的话来说,就是韩瑾入魔了,病了。

    不,此刻应该叫道空了,韩瑾这个名字,他已经很久没用了,因为他已经与过去除了拾一的一切,都告别了。

    谁也不会相信,堂堂太阳宗宗主的大弟子,整个太阳宗日后的继承人,会对自己的师尊动手,而且还是那么的猝不及防,没人去防,也没人去敢想,可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韩瑾带着阳秋道人的魂魄逃了,去换取自己想要的线索,率先发现情况不对的颜池,看着师尊的尸体,便连忙带上去抓道空。

    两人在途中相遇,大打出手,从南打到北,直至到了一片星空时,双双陷入了进去。

    “我要找到她,我一定要找到她,我日后会成为沙界的主宰,然后堂堂正正的追求她,给她所有的一切!”

    “你就是个疯子!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竟然对师尊下手,简直就是禽兽不如!”颜池怒吼道。

    “我早就疯了,这些,都是你害的,颜池,我亲爱的小师弟,我到底哪点比你弱了,拾一为什么就喜欢你而不喜欢我?你知道吗,我在变,我放弃了自己,每天观察你,变得想要和你一样,甚至化身你自己,就是希望拾一哪怕能多看我一眼也行,哪怕是一个笑容。

    可你呢,什么也不做,凭什么让人家高看你一眼,上天是多么的不公平啊,为什么看不见努力的人。

    就像拾一失踪,我在干什么,你又在干什么?

    你以为你现在能和我分庭抗争了吗,如果不是我将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找寻太上忘情宫上,你的修为能追上我?

    而如今,线索就在眼前,只要我将师尊灵魂带给他,我就能找到了,拾一忘情了,认不出你我,那我就让他有情,总有办法的。

    到时候,我不会再让她认识你,再也不会了,你阻止不了我,阻止不了的。”

    道空嘶吼着,彻底陷入了癫狂,怒吼着拍着胸部,整个人的身形不断变大,化身成了一个顶级巨人。

    “你在我跟前还差的远,就让我用最近所创的八神之法,彻底灭杀了你吧,反正都欺师灭祖了,也不怕多你一个!”道空踏着巨大的步伐,向着颜池而来。

    颜池也是化身巨人,两个人开始了最蛮横的撞击拼搏。

    直至各自拼尽全力,在一次对抗后,颜池竟然以自己重伤抢到了师尊阳秋道人的魂魄。

    “不用白费时间了,就算抢到又如何,我能拿到一次,就能拿到两次,有本事你杀了我啊,杀了我,一切都结束了,否则,我还是会抢的,不择手段的抢,哈哈~~,”道空癫狂的笑着。

    颜池吐着血,看着道空,猛的取出阳秋道人的尸体,然后将魂魄打入其中,最后拼尽全力将他送了出去,最后施展禁术,彻底关闭此界。

    阳秋道人送了出去,想必会慢慢苏醒的,只是在关闭此界的一刻,又一道光芒爆射进来,那是一条黄龙,抱着一个婴儿。

    此刻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因为道空想要冲出去,他赶紧抓住,界面也在这一刻关闭。

    道空疯了,怒吼着冲向颜池,颜池重伤连连,最后选择了自爆眉心八颗蕴含着庞大能量的星辰,就算死,也要将他留在这里,不能出去危害宗门,危害师尊了。

    颜池死了,道空也爆炸的不成样子,意识差点消散。

    “你们为什么都这么狠,为什么,我会回来的,我一定还会回来的,你杀不了我,杀不了我,哈哈~~”

    一切,终归平静。

    孰对孰又错,一个情字活一生,又难倒了多少人。

    《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