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修真小说 > 神话原生种 > 第十五章真的绿了(求收藏,求推荐)
    大太监曹斌把持朝纲,老板娘的心上人,盗圣白崇光被南山党人利用,前去刺杀曹斌。

    曹斌虽死,白崇光潜逃之夜,却遭到了南山党人的千里追杀,一路血战,最后消失在了孤云崖边。

    而后南山党人扶植新皇上位,大肆镇压、屠戮江湖中人。

    一时间整个江湖的光芒,都开始黯淡,显得尤为平淡,仿佛再无波澜。

    老板娘也曾去过孤云崖苦苦搜寻三月,却一无所获。

    或许,她之所以特别瞧得上白小松,甚至将白崇光留下的宝藏地址,告诉白小松也是因为他与盗圣都姓白?

    而白小松这个初出茅庐的少年,因为过于天真和大意,走漏了自己知晓盗圣宝藏的秘密。这才引来了整个江湖,乃至朝廷的追杀和堵截。

    白崇光虽死,但是他作为盗圣,不仅收藏了天下江湖门派过半的传承宝物,更曾经找到过前朝复起宝藏,还拥有许多门独门武学秘典。而这些···都与传说中的盗圣宝藏有关。

    事实上,盗圣白崇光最喜欢待的琼云山,风波庄等处,早就被各路人马翻了个底朝天。

    只是他们却都不会想到,白崇光的宝藏,藏在了他明面上,一生都不曾到过的燕山苦寒之地。

    此乃前言,眼前、当下,封林晩不过是将‘结论’用一种比较委婉的方式,告诉了老板娘。

    毕竟···就资料上记载显示,白崇光是真的死了。

    他被血剑罗修,用淬毒的利剑刺穿了大腿,打下了孤云崖。

    虽然没有当场死亡,却掉在了悬崖半中央的一处石台上,上不接天,下不着地。再加上他腿脚不便,身中剧毒,一身独步天下的轻功也无法施展,便也只能等死。

    作为这个轮回性世界的上一任主角,白崇光的运气到此为止。

    最后也只是在石台上,留下了毕生的绝学,还有护身的兵刃和一些独门暗器。

    在白小松退出江湖三十年后,才有一位少年,因为仇家追杀,掉落至此,得到了白崇光的遗赠。

    对于什么武功、绝学···封林晩通通不感兴趣。

    这是一个被开发完全的世界,整个世界就像是一个被封闭在玻璃水晶球里一样,任由原生种们观赏和把玩。

    他即便是得到了这个世界,所谓最顶级的绝世神功···那也没半点用处。

    他既不能自己修行,也不能上缴给罗天殿,换来源能点。

    既然如此,何必去浪费时间,寻找白崇光?

    面对封林晩给出的答案,老板娘踉跄退后两步,面色猛然一变,红光暴起,那原本紧贴大腿的弯刀,不知何时已经出鞘,然后架在了封林晩的脖子上。

    “你在说谎···我杀了你!”老板娘红着眼珠子盯着封林晩,那看似坚硬的外壳低下,隐藏的却是无法逃避的软弱。

    她虽然把刀架在了封林晩的脖子上。

    但却像是在哀求。

    她乞求着封林晩,用一些谎言来欺骗她。

    告诉她,白崇光还活着,是封林晩的算卦有误。

    但是,封林晩现在作为一个质朴少年,当然是选择···拒绝了。

    手指轻轻的搭在略为颤抖的刀脊上,然后轻易的便将刀锋挪开。

    摸了摸被擦伤的一点油皮,封林晩苦笑着说道:“小弟占卜算卦之能,师承定陶先生,生死是小,师门之名不可辱。铁口已下,定无断错之理!”

    定陶先生之名,老板娘也曾耳闻过,传言中这位定陶先生,仿佛神仙中人,其博古通今的能耐,即便是过了数十年,依旧为江湖中人津津乐道。

    哐当当···!

    弯刀落地。

    一滴晶莹溅落,下一刻仿佛从未来过。

    老板娘抄起桌上的酒壶,直接掀开盖子,然后大口将酒水灌入喉中。

    直到饮酒过急,呛到了气管,这才将手中的酒壶递给封林晩。

    “喝!”

    封林晩很想说一句‘您这酒有毒,还是算了吧!’。

    却又想了想,觉得也罢。

    作为原生种,他的基因里早就被写入了大量的对毒素的抵抗密码,那是自多少辈前起,就遗传下来的能力。应该是源于基因时代,人类为了适应宇宙中,各种各样的生存环境,而对自身做出的一点点调整和改变。

    倒也不是说,毒素对封林晩无用。

    而是像这种低等武侠世界的原始毒素,对封林晩来说···和糖浆没什么区别。

    所以,封林晩接过了酒壶,然后任由烈酒灌入口中。

    原始工艺酿造的酒浆,落到封林晩的嘴里,还真令他觉得有点难受。

    不过燕山之地苦寒,喝一口烈酒,倒是也能令身子暖和几分。

    就在封林晩这般想着之时。

    却突然感觉到,一个真正滚烫的身子,已经钻入了自己怀中,那诱人的红唇,已经越来越近,朝着他的嘴唇靠拢。看着近在咫尺的俏丽面容,看着那迷醉朦胧中,暗吐的芬芳。

    封林晩即便是久经沙场,此刻也难免心猿意马,吞了吞唾沫。

    “我凸···还有这福利待遇?我怎么不知道?为什么资料上不记载?”封林晩有些懵,不过作为原始的本能,他不会推开送上门的美味,而是顺势揽住了纤腰。显然封林晩是忘了,他下载的资料,全民化资料。也就是说···十八岁以下的青少年,也可以选择下载。

    这种不分级的资料,那当然···会依照联邦大剪刀的惯例,将某些开荤的东西给剪掉了。

    什么?

    她不爱封林晩?

    这是毒的作用?

    嗯!

    封林晩是一个很坦白的人。

    他现在只想要身体,不想要灵魂。

    作为一个好男人,他只会玩弄女人的柰子,毕竟那宝贝,她们有两个,而心只有一个,可不能瞎玩。

    依旧迫于联盟大剪刀的压力,此处被大剪刀剪去三万字。

    待到愉,梦醒之时。

    老板娘复杂的睁开尚未散去旖旎之色的眸子,眼中闪烁着挣扎之色。

    扬起的玉手,在封林晩的额头前,三番五次想要落下,最终却只化作一身叹息。

    如瀑布般洒下来的黑色秀发,暂时化作衣物,遮挡住雪白肌肤上的重点部位。

    老板娘独自起身,穿戴好衣物,然后趴在桌上,写下一封书信,放入封林晩的怀中。

    然后这才悄然打开房门,默默离去。

    直到老板娘消失不见,封林晩这才睁开眼。

    紧握的拳头中,暗藏着的是一根带有强烈麻痹毒素的毒针。

    如果刚才老板娘真打算不顾往‘日’之情,封林晩也只能选择用毒针让她清醒一下。

    拆开怀里的信。

    封林晩眼中闪烁着的精光暴涨。

    扬名所需的关键物品···齐活了!

    燕山深处盗圣宝藏在什么地方,封林晩当然知道。

    但是月弯刀徐九娘的亲笔信,才是关键。

    作为一个无名小辈,他即使是满江湖宣扬,自己知道盗圣宝藏的下落,只怕也无人相信,这是缺乏公信力的问题。

    而徐九娘虽然退出江湖,当年却也名满江湖,是赫赫有名的女侠。更何况,多少有一些人知道,她与白崇光之间的暧昧。若是有她的手书为证,那么事情的真实性,就高达百分之八十,足够让各路人马,为之冒险。

    这样,就可以令原本如一潭死水般的江湖再掀起滔天巨浪,波澜翻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