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当异形参加逃生游戏 > 24.Chapter 2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4章

    一股凉意直窜上脊柱, 小异形被吓得打了一个大大的哆嗦, 而后伸手就往那人头漂浮的管道下够去。

    这回可不能再让鬼跑了!

    小异形一边害怕一边愤愤的想到, 右手异化成黑色细丝,灵巧的穿过黑洞洞的下水道,一把抓住了那只鬼!而后使劲往上一提……

    那颗皮球大小的鬼头啪的一声卡在了只有小腿粗细的下水管末端, 无论男孩怎么使劲都提不上来。

    就这么维持这尴尬的姿势僵持在了那里,小异形嗅了嗅鼻子, 令人诧异的没有闻到任何不适的气味,仿佛自己并没有双膝跪在厕所蹲坑的两侧,而是在一节普通的车厢里一般。

    难道这些只是恐惧带来的假象?小异形迷惑了, 凭着自己这半吊子的精神系异能, 根本分辨不出眼前的东西究竟是实体、还是公交车演化出来的东西……

    于是,没什么人类自觉的小异形默念着‘我的人类保姆一定看不见!’,偷偷分出一根黑色的细丝,吸收了一下池底的不明液体。

    什么都没有吸收到……就连水分也是假的。

    那根手指尖分化出来的细丝, 再接再厉的搭上了那颗提不上来的鬼头, 尝试着吸收了一点点, 而后……小异形猛地松开了手连接在右手上的黑色细丝,一跃而起,使劲的甩着手!

    整个手臂上半米多长的黑色细丝就像海带精一样,随着小主人的手臂的挥动漫天飞舞起来。

    “啊!!!那为什么是个真的……”

    半分钟后。

    车厢里的试炼者们,看着小男孩一脸做错事的样子, 怯生生的从车厢连接处的黑暗中走了出来。男孩不安的绞着白皙的小手, 抬头问道:

    “咱们中间没有少人吗?可我在厕所的下水道里看到了一颗人头……”

    本来瘫坐在公交椅上休息的试炼者们, 蹭的一下全都跳了起来!在慌乱的左右张望数够8个人后,才渐渐镇定了下来,七嘴八舌的安慰道:

    “孩子,是不是你害怕看错了?”

    “对,那里面那么黑……”

    “孩子别怕,那应该是你的恐惧吧?”

    黑发男孩摇摇头,十分肯定的说道:“不,那真的是一个人类的脑袋。”

    因为我一不小心用黑丝吸收了一点点下去!根据我两年来被人类关在实验舱的搏斗和吞噬经验……这就是一颗死亡时间不超过20分钟的新鲜肢体。

    小异形默默的想着,小步蹭回了自己人类保姆的身边,拽着他年轻大学生的胳膊不说话了。

    “先去看看。”年轻大学生一锤定音,而后安抚的拍了拍不知道因为什么蔫儿了的小异形,挥手让他们先去。

    而后大学生抱起小异形,柔声问道:“小异,你怎么了?”

    小异形绞着手指,低着头小声坦白道:“我以为那是只恐惧才抓的,没想到那真的是一个人头!”

    霍离刚要开口,最先进厕所查看的两个试炼者踉踉跄跄的跑了出来,脸色异常的难看:

    “霍哥,是真的!厕所的蹲坑底下,确实有颗……万峥他们正在撬铁板,直接捞取不出来。”

    “知道了,我马上过去。”年轻大学生高声答道,而后转头看向自己怀里的小家伙:“那么深的位置……你是怎么够着的?”

    看着垂头不语的男孩,年轻大学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沉默了足足十几秒钟才决定放过这个显而易见的话题,温声问道:“洗手了吗?”

    这一句话可点燃了小炮仗,小异形简直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没有洗……可是那个厕所是假的,里面的水也是假的,下水道里的脏东西也是假的!我特意闻了闻没有闻到异味才蹲下的,那时候我就猜测那是个假厕所,所以根本不脏。就算我右手的黑色细丝碰到了那颗真的人头……”

    小异形的声音心虚了几分,但依旧倔强道:“我就是一只有寄生兽血统的异形呀!我平时的进食方式就是这样的,除了我的本体之外任何其他的东西都沾不到黑丝上面,一个分子都沾不上……否则我整个变成黑色细丝,在泥地里打个滚后变回人类,岂不是要凭空胖10斤?”

    “行了,行了。”年轻大学生伸手抚了一下男孩脑袋上的碎发,安抚着炸毛的小家伙:

    “下次在真的厕所不许往地上趴,知道么?而且,现在你已经要学着做一个小人类了,要用嘴吃东西,而不是用肢体的末端……”

    年轻大学生抱着小异形来到了车厢最前面的位置,那里几个试炼者已经七手八脚的拆了整个厕所,把底下漂浮着的那颗人头捞了出来。

    “这地下应该还有东西,”万峥满头大汗的说道,借着那仍然连接在电线上的厕所灯,捂着鼻子在池子里面打捞着什么。

    不一会儿便捞出来一堆细碎的肉块,和被外力扯烂成布条的脏污衣物。

    年轻大学生放下男孩,自己上前一步,用精神力检查着这具人类的残骸,片刻之后得出了和小异形一样的结论:

    “死亡时间不超过20分钟,”年轻大学生说道,目光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我对时间估计的还是比较准确的,我们大约在40分钟之前来到了这节车厢,25分钟前万峥第一个开始去上厕所……直到小异最后一个去。”

    每个人的脸色都难看至极。

    “也就是说,我们之间的一个人死在了厕所里,问题是……”年轻大学生接着说道:“我们的人数并没有少。”

    “这不可能!”一个满身脏污的试炼者失声喊道:“如果死了谁我们怎么可能不知道?也许是别的车厢……”

    “是我们的人。”另一个跪在尸骸旁查看的试炼者说道,从那破破烂烂的衣物中,挑出了一小块塑料纸——这赫然是清醒者们每人都得到过的饼干袋!

    “霍哥,你是说……”最先提出搜车的试炼者的表情惊恐的环视着四周,最后看着站立在中间的年轻大学生:

    “那个杀了人的‘恐惧’变成了被害人的模样,混入了我们当中!”

    年轻大学生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现在唯一没有嫌疑的是小异,因为体型和死者的残骸完全对不上,但剩下的人,谁都有可能是‘恐惧’在伪装。

    “您也不是,”一个试炼者开口:“您没去过厕所,没有被掉包的机会。”

    一时间,车厢里的空气仿佛凝结在了一起,所有人都有些忌惮着看着周围的同伴。也有胆大的试炼者,强忍着不适把目光投向地上的人头,试图从那没有表皮的粉色骨架上看出些什么……

    “也许,那个恐惧把尸体破坏成这样,就是害怕万一被我们发现而暴露他自己?”万峥一边用袖口擦着冷汗,一边艰难的开口:“可是……恐惧,有这么聪明么?”

    你如果害怕聪明人,恐惧自然有这么聪明!小异形想道,但是没敢把这句话说出来,万一这些胆小的人类把各自的恐惧都改成这样,那就太可怕了……

    “我们得赶紧回去!”一个试炼者开口,目光如惊弓之鸟一样扫视着四周:“也许头儿有办法,我们不能在这里等死。”

    “不能把恐惧带回去!”提出搜车的试炼者斩钉截铁的说道:“要是让他混入整个清醒者基底……那后果绝不是我们能承担的。”

    “那我们也不能……”另一个拔高声音反驳道。

    “我们8个人就待在车厢里,所有人的动作都在大家的监视之下!”提出搜车的试炼者打断道:

    “先休息4、5个小时,我们再来想办法……如果就这么冒冒失失的往回赶,路上再饿晕几个,那个‘恐惧’恐怕用不了伪装就能干掉我们这一群!”

    每个人的脑海里都涌现出这样一幅画面:在半路上,根本不怕饥饿和劳累的恐惧手起刀落,挨个屠宰累瘫了的试炼者的……

    于是,在被公认为唯一可信的成年人——年轻大学生的组织下,8个人在车厢中间的那一条被车灯照亮的位置席地而坐,各自休息。

    这样就算那个潜伏着的恐惧动手,其他试炼者也能够立刻发现。

    胆大的小异形和默认为最强者的霍离,一起坐在了离厕所凶案现场最近的过道,离其他人有几米的距离。

    小异形看着一个个魂不守舍一脸惊惧的试炼者,在年轻大学生耳边悄悄自告奋勇道:

    “其实,我在每个人身上用黑丝吸收一下就行,只要能被吃掉的就是人类,吃不掉的就是‘恐惧’。”

    “别人知道你是异形了怎么办?”霍离故意吓唬着小家伙:“到时候所有人类都联合起来要杀死你。”

    “那我就把欢乐城里的所有人类先杀掉!”小异形兴致勃勃的畅想着自己的计划:“然后整座欢乐城就只剩下我和NPC啦,我要把所有逃生试炼都闯一遍,想用什么样的身体形态就用什么!”

    霍离:“……”忘了这时候小异才2岁,是非观念还很随性。

    小异形看着年轻大学生僵硬的表情,总算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免费保姆,连忙小声找补道:“当然我也会留你一命……咱们两个一起闯关!”

    年轻大学生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小异形的肩膀。

    “不用了。”他顿了顿,决定从萌芽掐断这个可能性:“我是说你不用挨个把他们吃一口尝尝……”

    “原来……你早就知道谁是恐惧的伪装对不对?”小异形在这时也不忘把声音压得低低的:“你的精神系异能可以读出他们的想法,那你怎么不把恐惧揪出来?”

    “只要那个害怕有杀人犯存在的试炼者还在,这个恐惧就永远不会消失。”年轻大学生搂过小异形,在他耳边轻声解释道:

    “与其说让这个恐惧再次改换身份,还不如把它放在我们的监视之下,至少此时此刻它是害不了人的。所以你一定要小心……”

    年轻大学生还没念出来名字,就被小异形一把捂住了嘴巴:“你别告诉我是谁!我要自己练习一下我的精神系异能。”

    年轻大学生无奈的点点头,再次嘱咐道:“一定要小心些,知道么?”

    尽管被吓得够呛,但是车厢里其他几个试炼者一连多天都没有真正吃过饭,现在正处于极度劳累饥饿带来的困乏当中,这时也已经迷迷瞪瞪的半睡半醒了。

    小异形也懂事的自己缩到一边:“霍离,你好像已经几天没睡觉了,对于一个人类来说是个相当长的时间……你快睡吧!我自己可以睡。”

    年轻大学生欣慰的捏了捏男孩的脸颊,自己合上双眼,开始闭目养神。

    20分钟之后,装睡的小异形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浅眠的人群,之后又不安分的把目光投向了黑漆漆的车厢连接处。

    半分钟之后,终究是抵御不了贪玩的诱惑,小异形下定决心,开始集中精神心里默念着:“你们谁都看不到我,尤其是总管着我的人类保姆绝对发现不了我……”

    而后小心的从年轻大学生身边绕了过去,蹑手蹑脚的迈进了车厢连接处的黑暗。

    右手边,铁皮厕所里面虽然被拆的不成样子,但那个厕所墙上的小电灯依旧顽强的亮着。在这惨淡的白光的照射下,厕所里被掀开的蹲坑底下暗色的池水显得更加幽深恐怖。

    就在这浑浊的液体中,至少有一半细碎的人肉残骸没有被打捞出来……

    小异形看了看厕所外光溜溜墙壁,撇了撇嘴。

    这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厕所,连欢乐城盖了红章的通知都没贴上。况且哪个公交车里会准备底下附带这么大个池子的厕所?还不得连车底一起凿漏了拖在马路上……

    就连下水道的设计也不对,这么直上直下的仿佛就是故意让人看清底下的东西,然后让臭气畅通无阻的上来!

    小异形挑剔的想到,也不知道这是哪个厕所恐惧症试炼者的恐惧,整个想象都这么敷衍……还让那么多进来如厕的试炼者信以为真。

    当然,没准成功如厕的这个行为也是一种假象。

    随着脑内的自言自语,在小异形眼中,这间原先看起来天衣无缝的列车厕所也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

    渐渐的整座厕所的铁皮墙壁越变越淡,最终彻底消失不见了……原本像是被一层看不见的屏障阻隔了的车厢光线也隐隐的透了进来,隐约照亮了车厢连接处的黑暗。

    厕所里之前蹲坑的位置,整个消失不见了。只有一滩试炼者的残骸,孤零零的堆在地板上。

    很难想象之前撬厕所的那几个人,是如何满头大汗的站在这堆血肉旁边,努力的去撬着这并不存在的蹲坑,而后打捞本就和他们近在咫尺的尸骸的。

    小异形学着人类的样子向那堆血肉鞠了个躬,喃喃自语道:“我对不小心把你当成了恐惧并吸收了一点点的行为,表示诚挚的歉意!”

    而后小异形对这车厢连接处毫无秘密的区域彻底失去了兴趣,他这时正背对着左边的空间,全部注意力都转移到了自己看不见的未知的后方。

    如果想象出来的恐惧在这辆公交车上可以变为真实。那么,只要自己相信身后还有另外一间厕所……

    小异形干脆闭上了眼睛,努力去想象着身后的情景。

    这是一间列车上的老式厕所,一直静静的伫立在车厢连接处左侧的黑暗中……

    小异形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四周已经恢复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仿佛刚刚车厢里透过的灯光只是一场幻觉。伸手向左边慢慢摸索着,几秒之后小异形触到了一个冰凉的门把手。

    用力往下一按,男孩吱嘎一声打开了门,昏黄的灯光无声的从门内倾泻而出。潮湿的混合着排泄物异味的闷气刺激着小异形的鼻子,他抬脚迈入了这间厕隔间。

    金属抽水马桶和铁皮墙上凸出的洗手池的紧紧挤在一起,制造出了幽深黑暗的缝隙,似乎有什么东西躲藏在里面。

    小异形啪嗒一声合上了马桶盖,转身坐了上去,晃荡着两条挨不着地小短腿,静静的等待着。

    “只说过不能揭穿那个恐惧,但偷偷见一面总可以吧?我还想知道他是怎么悄无声息的,分尸掉一个异能等级不低的试炼者的呢……”小异形想着:

    “这下我又是一个人呆在厕所里了,那张脸呢?总可以悄悄出来了吧?”

    在这个相似的铁皮厕所里,小异形托着下巴,盯着前方合拢的厕所门,有些耐心的数着上面凝结出来的水滴。

    几分钟之后,小异形百无聊赖的垂下头,看着脚边厕所地面锃亮得反光的金属地面。地表防滑凸起把它映射出来的倒置的厕所画面,扭曲成了哈哈镜的效果。

    小异形盯着地面上映照出来的身后扭曲了的厕所看了一会儿,然后闭上了眼睛。

    也许再次睁眼的时候,地上走了形的画面中,一张狒狒似的狰狞的人脸会在自己头顶静静的俯视着……也许只要自己一睁眼,那张咧开的大嘴就会出现在自己眼前,对着自己的鼻尖……

    小异形开动自己的想象力,把一幅幅画面想象的极其逼真!连他自己都感到有些发渗,浑身都紧张了起来,就好像那个在不久前杀人分尸的恐惧已经贴在了自己身侧……

    也许是真实,也许是幻觉,小感到在这密闭潮湿的厕所里,一阵轻微的气流缓缓吹拂过自己的手臂,就像有什么未知的东西不期而至……

    一股危险迫近的压抑感狠狠地攫住了心脏。

    小异形猛然睁开双眼!

    眼前并没有什么东西,视线直直的落向铜镜般的地面,男孩仔细辨别着那歪斜了的画面……里面一个小男孩俯身坐在马桶盖上,在他身后是被扭曲成弧形的洗手池,模模糊糊的水缸,在灯泡光晕中的厕所顶盖……

    小异形舒了一口气,抬起头来。

    但这个动作刚开了个头,小异动作突然一僵,冰冷的寒意毒蛇一样攀上了脊柱!小异形僵持在目光斜着朝下的姿势……眼前三十公分处,不是本该合拢的厕所门的,两条穿着皮鞋长裤的人腿!

    小异形缓缓的抬起头,眼睛正对上一把闪着寒光的刀尖,和一张从前上方俯身过来的狰狞的狒狒一样的笑脸!

    猛地一闪身,眼睛和脸颊堪堪避过,而后那锋利的尖刀噗嗤一下扎进了小异形的脖子……

    深红色的鲜血喷洒而出,顺着小异形白皙的脖子浸透了小熊帽衫,流淌到了马桶和地板上,与潮湿的水汽混杂着晕染开来。

    小异形猛地向前扑倒下去,跌下了马桶。

    就在男孩的跌倒在地面的那一刹,突然伸出双手,紧紧的抱住了那狒狒脸的右腿:“哈!我抓住你了。”

    小异形的声音透着无比的喜悦。

    下一秒,随着噗嗤一声轻响,小异形双手搂了一个空,恐惧就这么再一次消失了……

    男孩气呼呼的维持着五体投地的姿势,咣的踹了一脚身后想象出来的厕所墙面,而后捂着脖子站了起来。

    那本来骇人的脖颈伤口飞快的异化成了黑丝,自动合拢了起来,同时一部分黑色细丝从男孩的右手出发,斗志昂扬的涌向衣服和地面上的鲜血,努力开始吸收……

    2分钟之后,重新收回自身体各部分的小异形,怒气冲冲的站在厕所里,小声嘟囔道:“我都挨了一刀了,你干嘛要跑!作为一个恐惧你一点都不称职……”

    “别人都有自己的恐惧,我为什么不能拐回来一个把它当成自己的!”

    小异形重新坐回了马桶盖,撑着下巴愤愤的想着:“为什么我什么都不怕……这不公平!如果我有一个自己的恐惧,我一定好好对它,每天都努力定时害怕它几次,让它拥有作为一个恐惧的尊严和我价值。”

    “比如说是一个狰狞的狒狒笑脸……”小异形皱着眉头努力把它想成一个很可怕的东西,而后脑海里情不自禁的蹦出了一只红屁股狒狒,嗷嗷嗷的捶胸口的画面。

    “哈……”小异形捂住嘴使劲忍笑,但肩膀还在不停的抖动。

    就在这时,一只略微苍白的手,缓缓地搭在了小异形的肩膀上。

    小异形的小声戛然而止,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随后也顾不上那手后连着怎样的一个躯体,这沉迷于抓恐惧的倒霉孩子就这么,反身一扑,死死地抱住了这只苍白的手!

    而后兴高采烈的抬头看去,对上了年轻大学生那双隐隐愠怒的眼眸。

    “小异,你……”年轻大学生看着和树袋熊一样挂在自胳膊上的男孩,缓缓松了一口气,但心底的火气还是噌噌往上冒:

    “谁让你自己出来的?”

    小异形连忙松手,放开了那只自己跟按耗子一样按住的胳膊,张开双手表示自己很无辜:“我就是来看一眼厕所……一点都不危险!”

    小异形睁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的人类保姆,信誓旦旦的保证道:“真的!”

    年轻大学生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男孩,而后伸出手缓缓的挑起男孩额头上的一缕碎发:“这上面的血是怎么回事?”

    小异形卡壳了,如果被自己的人类保姆知道……刚刚自己被一刀捅了脖子……

    年轻大学生板着脸,伸手抱起来正准备开口瞎编的小家伙,开口说道:“你知道我刚才在那恐惧思维中看到你浑身是血,从马桶上摔下来的画面……”

    即使是现在回想起来,霍离的感到一阵不寒而栗的后怕。他认真的看着小家伙的双眼,一字一句的说道:“不许有下次。”

    看在自己人类保姆这么担心的份上,小异形贴心的做出一副认错的样子,十分郑重的点了点头。

    “你还是觉得无所谓,是不是?”年轻大学生一眼看穿了小家伙的敷衍:“觉得人类中间,没有人能伤害的了你?”

    小异形犹豫了一下,而后很是勇敢的和自己的人类保姆唱了反调,点了点小脑袋。

    年轻大学生压低的声音也掩盖不了其中的急促:“如果你被人类用几顿□□炸成碎片了呢?如果你被人类困在绵延几公里的大火中被烧成灰烬了呢?如果……”

    “你怎么不说,如果太阳爆炸了把欢乐城所在的星球炸得灰飞烟灭了呢?”小异形不以为意。

    而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人类保姆眼中的怒火逐渐升级!

    “如果有顶级的精神系异能者直接把你分成碎末,你还能活么?”

    “这怎么可能……”

    然而,下一秒,小异形右臂连接的白皙的小手瞬间异化成了黑丝,而后四散蠕动着爬走消失不见了……

    小异形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消失的右手:“哈?!”

    而年轻大学生却是有几分颓然和懊丧的埋下头,把额角磕在了小异形的肩膀上冷静了足足好几秒,而后缓缓地抬头看着男孩:“对不起,我不应该在你没有允许的状态下控制……”

    “你是怎么做到的!!!”小异形用一种绝对低分贝,但音调高的险些只有蝙蝠能听见的声音,惊喜的喊道:

    “这样我就是脑子被炸飞了,你也能控制着我其他身体部分的碎末重新拼回来呀!现在我连爆炸都不怕!你刚才举的是什么鬼例子……”

    年轻大学生被小异形莫名其妙的惊喜反应,弄得有几分茫然无措:“你就这么信任我?”

    小异形眨眨大眼睛:“咱们以前不是好朋友么?再说了……”

    四散的黑色细丝自己飞速的爬了回来,众志成城的爬上了年轻大学生的胳膊,化成一张黑色的网,裹住了大学生略微苍白的右手。

    片刻之后,黑丝散开。

    黑丝小分队顺着霍离的裤腿爬回了小异形的胳膊,重新变回了白皙的小手。

    年轻大学生的右臂上,只剩下一只毛茸茸的粉色肉垫猫爪子。

    小异形:“看,我要杀你也是轻而易举。”

    年轻大学生愣愣的伸了伸自己的猫爪子,小异形也忍不住捏了捏大爪子软软的肉垫,之后便爱不释手的把霍离的爪子抱进了自己怀里,当成毛绒玩具一样捏来捏去。

    “你可以隔空用精神力控制自己的肢体了?”年轻大学生感受着自己爪子上传来的痒痒的触感,不受控制的张开小肉垫露出了爪子尖儿。

    “我的进步可是很快的,”小异形得意的说道:“自从我刚刚凭空变出来一个厕所之后,我感觉我的精神力上升了一大截!”

    “你再多练习练习,因为在这世界上总有你意想不到的危险。”年轻大学生再次不由自主的化身为家长版担忧模式:

    “你和我有一模一样的精神系异能,按理说你也可以控制其他人……甚至是我的身体活动才对。这样你就算碰上其他精神系异能者,或者打不败的危险敌人……”

    下一秒,年轻大学生左腿绊右腿一个踉跄向前摔去,啪的一下猫爪子撑地,才避免了带着小异形一起狗吃屎的命运。

    小异形自觉地从行走不稳的座驾怀里爬了下来:“控制你走路真的好难啊。”

    两人回到了车厢里,悄悄回到自己的位置坐好,意犹未尽的小异形这才不情不愿的用黑丝把猫爪子重组回了人手。

    “我能不能去其他车厢看一看别人的恐惧?”小异形看着消失了的猫爪,意犹未尽的耳语道,这‘看一看’的语气就像是再说‘抓一只’……

    “不行,我们明天就回去。”年轻大学生说道,想起小异形浑身是血的场景,语气带上了一丝冰冷:“既然消灭不了这个持刀伤人的恐惧,那就回去处理掉那个制造恐惧的人吧!”

    而其他的6个异能者,似乎都在沉沉的熟睡,谁也不像那个刚刚还杀人未遂的伪装……

    .

    5个小时之后,异能者们从睡梦中醒来,比起之前的半死不活总算是有几分人气儿了。

    而后年轻大学生提出了集体返回。

    “可如果我们把那个伪装的恐惧一起带回基底……而且,我们现在根本分不清到底那边才是正确的方向。”一个试炼者迟疑道。

    “其实,就现在的情况而言,谁是恐惧的伪装已经并不是十分紧要了。”年轻大学生说道,让剩下的几个试炼者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下一句话就像是滴进油锅里的一滴水,引起了轩然大波:“因为,咱们所有人距离幸存者基底,仅仅只有三列车厢而已。”

    “什么……您的话什么意思?”

    “三列车厢!您刚才说三列……”

    年轻大学生抱起小异形,率先穿过一边的车厢连接处大步向前走去。后面摸不着头脑的试炼者也只得硬着头皮跟上。

    半分钟过后,当车厢连接处的黑暗再度散去,几个准备着再经历一场长途跋涉的试炼者就这么直接撞进了卓凝所在的车厢!

    “头儿,我们怎么就……”

    “这怎么可能!!!”

    卓凝看着这群试炼者奇异的神色,也有些迷惑,她利落的从座位上站起身,开口道:“怎么?搜车的路上遇见什么了?”

    她话刚说到一半,便对上了年轻大学生的目光,锐利的几乎要刺穿一切的眼神让她心中一悸!卓凝急忙隐晦的朝身后的两个护卫使了个眼色。

    随后,那两个护卫应声而上,齐刷刷的掏出了腰间的短刀,架在了卓凝的脖子上。

    “你们两个干啥呢?”

    “李哥张哥……你们疯了吗?这可是卓姐!”

    几个本就一头雾水的试炼者看到这一幕,纷纷大喊着上前阻止,但是看着卓凝脖子上陡然收紧的短刀,也只得投鼠忌器的和他们保持着距离。

    只有万峥还算聪明,他抬头看着卓凝身后的护卫木然的眼神,再望向表情带着一丝冷峻但没有丝毫惊讶的年轻大学生……万峥一个转身就冲向了后面的车厢,显然是把霍离当成了忘恩负义的篡权者,急着跑去寻找增援!

    卓凝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身后两个‘突然叛变’的叛徒,而是尖锐的刺向了年轻大学生:“霍先生,你这是何意?”

    这时万峥带着另两个车厢里的试炼者也赶了过来,20多个人挤在中间这个对峙焦点的外围,到真把在这车厢装点得有几分公交车的样子。

    与此同时,一个脸色木然的试炼者,背上背着个破布一样的人形,独树一帜的穿过人群走到了小圈子内,把依旧昏迷的独臂安放在了大学生身边的椅子上。

    “这个姓霍的是个精神系异能者,他试图叛变,还控制了张哥和李哥!”最先提出搜车的那个试炼者反应也不慢,看着还有些迷茫的其他人,连忙高声大喊道。

    清醒者闻言,再看向刀尖下的首领,无不气得咬牙切齿!

    “怎么会有这么无耻之人!”

    “我们现在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破坏了清醒者的联盟,在这辆鬼车上你也只能变成疯子!”

    当然也有那思维活泛的:“……也许他就是想抢走大家的食物,把我们的吃的都抢走,也许能让他们三个坚持到公交车到站,然后让我们所有人都活活饿死!卑鄙!”

    “不能让他得逞!”

    同时又极少数声音在唱着反调,小声质疑着:“张哥李哥是不是和他们勾结在一起了?再厉害的精神系异能者,也不能同时控制两个不同的异能者的神志吧……”

    这时,卓凝低头轻笑了一声,目光充满讽刺的看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尖刀:“霍先生,我们邀请你加入清醒者,在这个恐惧车厢里为你们三人提供庇护、饮水和食物。你就这样恩将仇报吗?”

    “你也知道饮水是你们‘提供’的?”年轻大学生语气平静的反问道:“而不是任何一个车厢连接处都可以接到的,对么?”

    其他试炼者一愣,没明白这劫匪的思维跳跃度。

    而卓凝却是脸色大变!脱口而出的喊道:“你住嘴!”

    而年轻大学生却仍旧自顾自的缓缓说了下去:“从刚刚来到这节车厢的时候,我就在思索,到底是什么样的异能才能同时抑制住这么多人的恐惧?究竟是多强大的力量,才能让几十人一起违反这试炼场中最不可撼动的规则?”

    “你别说出来!”卓凝尖声喊道。

    “我花了好几分钟才想明白,原来你并不是抑制住了恐惧,而是制造出了一个新的。用这一个新型的恐惧,把所有神志还清醒的人牢牢聚拢在这三节车厢里,并且放进了一个身为恐惧的杀人犯,你到底想干什么呢?”

    杀人犯三个字就像一柄重锤,狠狠地敲碎了卓凝摇摇欲坠的外壳!她脸上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坚毅,而是整个人的精神都瞬间垮掉了一样:“不!我不是……”

    她腿一软,差点自己撞上了脖颈旁的尖刀。

    要不是那两个张哥和李哥被操纵着猛地向旁边一躲,这位人质很可能就当场意外自裁了。

    就连霍离也被卓凝这机械的反应吓了一跳,神色中露出一丝不解……

    其他试炼者却慌了神。

    “什么新的恐惧?”

    “我们没有在害怕啊,怎么会……”

    年轻大学生怀里的小异形再次憋不住了,看着这帮智商有待提高的人类在这里拉锯战实在是一种心灵上的折磨!

    “你们不是天天害怕被饿死,随时随地觉得自己要低血糖么?”黑发男孩靠在年轻大学生的怀里,指着那些清醒者说道:

    “你们看看人家沉浸在自己恐惧里的试炼者,那里有精力去担心饼干呐,厕所啊……人家在自己的座位上一缩就是好几个月,除了被吓疯了之外什么事儿也没有。”

    小异形看着仍然没跟上节奏的清醒者,只得学着人类的样子重重的叹了口气,而后说道:“按照公交车上的规则,在车上是不需要食水的,你们没感觉到么?”

    这二十几个试炼者有的惊慌失措的左右环顾着其他人,有的则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之前在车上待了也许有一个星期,确实没有上过厕所,好像也不饿,我那时以为这是我身体出了毛病,光顾着害怕了呢……”

    其他人也慢慢回想着之前的情景,纷纷露出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开始小声交流了起来。

    “我这么做确实是为了让所有人保持清醒,用一个笼统的对饿死的恐惧压下其它的东西!”卓凝这时强压着浑身的颤抖说道:“这只是一个方法而已,我并没有恶意。”

    “那你哆嗦什么?”年轻大学生客观的反问了一句:“只有不相信饥饿致死这个骗局的人,才能一直维持着杀人犯的恐惧,并且放任它流窜在清醒者当中,除了你,还能有谁呢?”

    “我、我……”大滴的眼泪从卓凝苍白的脸颊上淌了下来,她努力克制着哭腔说道:

    “我真的不知道!我在这之前真的不知道,我的那种隐隐的害怕竟然真的形成了新的恐惧……可、可是我是在有清醒者被谋杀之后,才开始害怕杀人犯的!”

    “什么?”就连霍离也是心中一惊。

    “我组建清醒者有半个多月的时间,想方设法让张斌和李成害怕上了饿死和在车厢中迷路,制造出了这么个基本能进不能出的车厢。但是这些天来这里陆陆续续的死了3个清醒者,所有痕迹都并不像是被恐惧所杀,而是被人……谋杀。”

    卓凝抽泣了一声,顿了几秒才重新找回自己的声音:

    “我这时候才越来越怕,害怕我组建清醒者反而害了大家,害怕那个暗中的杀人犯会再次动手。但是在昨天之前,我的恐惧还是从暗处伸出来的一双手!那双手在这一天才没有出现,也许、也许是变成了……杀人犯。”

    卓凝艰难的说出了随后三个字,踉跄的靠在了座椅上。

    “如果你说的是真话,”年轻大学生的脸色沉了下来,环顾着人挤人的车厢:“那么在我们当中不仅仅有一个可以伪装成任何人的恐惧,还有一个已经暗杀过三个人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