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北上伐清 > 第三十章 比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朱聿键身边的太监,只感觉到蹭的一声,那个略显疲态的皇帝陛下,已经窜到传令兵身边。

    晃着他的肩膀,高声问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可怜的小兵吓得六神无主,心中叫天屈,我明明报的是捷报,这是要干嘛啊?

    “回回陛下,苏州,苏州城被收复了。”

    朱聿键长叹一声,站起身来,说道:“朕一向看不起鲁王,没想到他有这个魄力和手段,过江和清兵决战。可惜朕想御驾亲征唉,不说也罢。既然苏州都已经收复,那杭州也光复了吧?嘿,这怎么也算是个好事,毕竟是我大明收复了故土,总好过大好江山被满人占据。”

    小兵愣了一愣,表情木木地开口说道:“陛下,收复苏州的是嘉定侯玄演,他已经派人和咱们联络,誓要效忠陛下。”

    这次换朱聿键愣在原地,双眼直勾勾盯着前方,嘴里嘀嘀咕咕:“一个人也能收复苏州?”

    他还在愣神,他身后的嘉定遗民已经欢呼起来,黄樱儿和他的两个侍女,更是激动地眼泛泪花。

    妙儿更是眼中泛泪,边笑边哭。“我就知道,候公子那样的大英雄,是要轰轰烈烈留名青史的。”

    巨大的欢呼声,将神游天外的朱聿键拉回现实,他马上意识到这是个多么重要的消息。

    “传旨吏部,重赏嘉定遗民,按军功封地赐官。然后传召大学士和文武百官,进殿议事。”

    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在鲁王的北边,出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如此一来,鲁王的小政权,已经在自己的包围之中。而且苏州的光复,绝非一城一地的得失,苏州是江南的中心,围绕着它,有松江府、应天府、扬州府江南的繁华州府尽在可以攻取的范围内。

    苏州城内,侯玄演丝毫不知整个南明都因为苏州的收复陷入了争吵。

    此刻他正在躺在精雕的黄花梨木床上,四肢摆开成一个“大”字,呼呼大睡。

    顾菱儿侧着身子,把小脑袋枕在他的肩膀,在床上又摆出一个小一号的“大”字。

    日上三竿,这两个人还在睡大觉。

    潇潇进来看到这一幕,掩嘴轻笑,说道:“起床吃饭啦。”

    两个人约好了一般同时抬起头来,揉了揉揉眼睛,睡眼朦胧地说道:“吃饭了么?”

    神同步

    两个侍女伺候两人洗漱之后,侯玄演带着顾菱儿面朝庭院,门外有石有水有花有树有阳光,眼前美景让人食欲大开。尤其是想到这处宅子,已经成了自己的财产,侯玄演更是喜笑颜开。信手夹了一道小菜,嗯,不错。小菜调得色香俱佳,虽说是以清淡为主的早餐,也做的令人食指大动。

    顾菱儿毕竟是大户人家的女儿,虽然年纪小,但是吃起饭来淑女的很。两个侍女左右伺候,夹菜盛汤,殷勤服侍。侯玄演拈起筷子,往桌上一顿,下筷如飞,风卷残云一般吃了个精光。

    小萝莉和两个御姐目瞪口呆,盯着他好像发现了一个怪物。

    侯玄演站起身来,一拍肚皮,形象要多差有多差。

    “哈哈,吃饱了,你们继续。”走到顾菱儿身边。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道:“媳妇,相公要出去干活了,你在家乖乖听话。”

    顾菱儿终于反应过来,小嘴一撅,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饭饭都没啦!”

    侯玄演一阵心虚,赶紧加快了脚步,溜了出来。

    来到外院,就看到徐元宝和洪一浊,带着一群青衣小帽的杂役等在那里。看到他出来,两个人站起身走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

    徐元宝瞥了一眼,说道:“侯少爷,这是顾府的老顾老爷子派来的下人。”

    “别叫什么侯大少,候公子了,以后叫大哥就行。”侯玄演觉得这些称谓太过生分,大家都是过命的交情,是时候改一改了。

    “嘿嘿,好的大哥。”

    侯玄演指着洪一浊,道:“还有你,也跟他一样。”

    洪一浊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走,去衙门。”

    苏州府知府衙门,大地主们又汇聚一堂,他们还是第一次站出来参与一次政变。说真的,以前他们都是幕后操作,谁赢了谁输了,在苏州都要仰仗他们。现在不同了,异族入侵,输了就是一个死。

    于是这些懒得出奇的大老爷们,一大早就光临此地,等待侯玄演多时了。

    “哈哈,诸位这么早啊?”

    大地主望了望屋外高悬的太阳,和一地的阳光,抿着嘴都不肯说话。

    好在侯玄演脸皮够厚,他轻咳一声,决定直奔主题。

    果然一聊正事,地主老爷们都活跃了起来。关键不活跃不行了,侯玄演明人不说暗话,直接开始要钱了。

    “诸位是知道的,我侯玄演来苏州,只带来了一颗赤胆,一颗忠心,和两袖的清风。”说完拍了拍胸脯,让自己更有气势一点。

    顾有德实在看不下去了,开口道:“玄演,你要说什么,直接说吧。”

    “诸位都是苏州的豪门士绅,家里都是有存粮的,我希望大家能拿出一部分,我们招募人马,训练新军,守卫城池。而且涌入的难民这么多,也需要粮食赈灾啊。”

    一说到难民,马上就有人出来诉苦:“这些难民涌进苏州,我看是时候管管了,越来越多的北方难民进城,苏州都快装不下了。”

    还有人生怕出血太多,问道:“我听说你在吴志葵军中,挥金如土,家产颇丰。想来侯家也是嘉定大户,玄演身上还有不少钱财吧?”

    侯玄演拉过一条椅子,索性坐在人的中央,端起茶碗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

    跟我哭穷比惨?我看过的真人秀比你们加起来都多,拿什么跟我比?

    “哎!嘉定城,惨啊。几万个乡民惨死刀下,满城的女人惨遭侮辱,李成栋用了三百艘船载不满抢夺的财物。”大家一听他说起嘉定来,都不忍心再插嘴。

    侯玄演话锋一转,说道:“各位不想苏州也成那个人家地狱,还请不要吝惜这一点半点的粮食,对你们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若是咱们败了,可就竹篮打水一场空啦。”

    至于说我还有余財,那更是无稽之谈。我们一路逃来,吃的是树皮野草,喝的是东南西北风。”

    侯玄演一指自己三人,惨然道:“你看看我们三个,都饿成什么样子了。”

    众人脸色古怪,侯玄演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指到了小胖子徐元宝身上。失误啊失误

    好在他随机应变,晃着手指道:“你看他,他都饿浮肿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