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北上伐清 > 第一恶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州知府衙门,如今的总督府,一应小吏、衙役簇拥着新任的总督大人侯玄演。

    他上任以来,极少来这里处理公务,更多时候都丢给了热衷此道的夏允彝。

    候玄演懒洋洋地坐在太师椅上,浑身乏力,一夜未睡又被博洛用二百门大炮进行了长期的噪音攻击。候玄演至今还感觉自己的脑子里嗡嗡作响,小吏们围着他一脸谄笑,陪着小心说几句应景的话。

    候玄演并不会因此看轻了他们一眼,这些人的生存之道就是如此。世道多艰,每个人都有自己活下去的方法,每个人也都有活下去的权利。他们此刻卑躬屈膝,可能只是为了养活一家老小。而他们钻营半生,在苏州的边边角角那些阴暗角落,有什么弯弯绕绕都瞒不过他们的眼睛。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一个身披重枷,身高八尺的魁梧汉子被押了上来。

    衙役们手执水火棍,一棍子捣在他的膝盖后面,双棍交叉让他不得不跪倒在地。

    刀笔吏指着他说道:“大人,这个就是人,堪称百年以来苏州第一恶人李天一。”

    候玄演好奇地打量起来,这个跪着的身披三十斤的重枷的犯人,据说徒手杀伤了近百条人命。而且奸1淫多名妇人,更加令人发指的是,还有许多面相清秀的男子,被他

    小吏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凑近了说道:“督帅,您别看他相貌奇伟,鼻高口阔,一副壮士模样。此人最是阴鸷毒辣,杀人必先折磨其半死,女子被他害过之后,尽数疯癫呆傻。那几个男人”说到这里,不知道想起什么恶心的事,见惯大风大浪的刀笔吏捂着嘴说不下去了。

    候玄演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可以不用再说了。然后对着这个恶汉问道:“听说你是个孝子?”

    恶汉目露鄙夷,嘴角一咧,直勾勾地盯着候玄演看。

    妈1的,这厮视奸我?

    捕快们惯会察言观色,看见候玄演一脸愤怒,操起棍子就要下手。

    “且慢,把他老娘带上来。”

    几个捕快押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走到公堂之上。这个老妇满脸褶子,黄到发黑的牙齿大半脱落,走起路来一癫一癫的,就像一个斗败的公鸡。

    见了跪在地上的儿子,她先是上前搂住,儿啊肉啊的呼嚎半天。然后行将就木的身体迸发出巨大的能量。跳脚大骂,指着众人簇拥的候玄演,一时间脏言秽语不停地喷出。

    “不是这样的极品,还真教不出这样的儿子。”

    衙役们作势要打,李天一怒吼一声,如同虎啸一般。候玄演吓了一跳,不过也看出来了,这个苏州有史以来最凶残的罪犯,竟然真的是个孝子。这简直让候玄演哭笑不得,尤其是他的老娘还是个这样的极品。

    候玄演示意捕快们放开他们母子,然后笑吟吟地说道:“好,恶狗虽凶,尚有一点孝道勉强证明了自己是个人。”

    站起身来,踱步到这个苏州第一恶人身边,捕快们生怕他暴起伤人,死命地用棍子压住。

    候玄演指着他说道:“李天一,本督帅有一件事要你为我卖命去做,你可愿意?”

    李天一,先是一脸懵逼,然后哈哈大笑,啐了一口道:“你是不是猪油蒙了心,竟然想指使你爷爷为你卖命?哈哈哈,快来看啊,这里有一个痴呆做了总督。”

    捕快们大怒,连骂带打,还是止不住这厮的狂笑。似乎棍棒打在他的身上,伤不到分毫。

    候玄演轻笑了一声,嘴角一勾,俊朗的脸庞上邪气凛然。

    “别打他了,先打他老娘,把这个老毒妇拔了舌头,砸去牙齿,割掉耳朵,截断四肢,吊在城头暴晒三日。”

    李天一脸上的嘲笑瞬间消失,吼道:“我娘无罪!我娘无罪!”

    “我没说她有罪啊,你们听到我说她有罪了?”

    捕快小吏们哄堂大笑起来,李天一更加惧怕,一边磕头一边道:“饶过我娘,我什么都替你做。”

    “好。把他老娘收押起来,等他做成后,给他娘一笔银子,放出牢去。”

    李天一抬起头来,额头处淤青一片,他的老娘将他抱在怀里,破口大骂。

    候玄演实在不想再看到这对母子,转身就要走,李天一大声问道:“我怎么才能信你?”

    候玄演头也不回,撂下一句:“你除了信我,还有别的路?”

    李天一脸色一黯,深深地低下了头颅。

    金乌沉落,皎月高升,夜半时分苏州牢门突然打开。

    几百个俘虏顺着牢门,鱼贯而出。

    耿万一马当先,瞧见了白天见到的中年人,脸色一喜。

    “先生真乃信人也,事成之后,我必报答先生,报答顾家。”

    这个中年人,正是顾家二子,立志守城的顾守正。

    他轻轻的点了点头,示意他们从东门出去。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赶着一架马车紧紧跟着。

    耿万疑道:“顾先生,这是什么人?”

    “这是我们顾家,为城外的天兵备的一份薄礼。耿将军你是清廷的将军,千万别忘了给我们顾家美言几句啊,我们阖家性命可就握在将军手里了。”

    耿万嘿嘿一笑,道:“好说,好说。”心里已经盘算着到时候怎么把这一车的财宝,给他截胡了。

    看这马车,比寻常的大出好几倍不止,看来顾家这次是下了血本了。也难怪,土巡抚就是被他们赶出的苏州,顾家老儿不怕才怪。

    到了东城门,顾守正悄然上前,跟早在那里等候的家丁护院们耳语一番,他们果然打开了城门。耿万大喜,看来这一次是真的逃出生天了。

    顾守正拉着耿万,语重心长地说道:“耿将军,一定要和城外的将军说好了,我们开的是东门。北门那里除了箭楼就是瓮城,打破了北门也进不了苏州的。”

    耿万守过苏州,知道他说的是实情,心里再没有半点怀疑。

    “顾先生放心,咱们改日在城中再聚,到时候我老耿做东,你可一定要赏脸啊。”

    顾守正重重地点了点头,一脸的向往,只是演技略微浮夸。好在夜色遮掩,耿万不觉有异。

    城门缓缓关闭,赶车的汉子回头朝衙门口方向深深望了一眼。

    “姓候的总督,希望你言而有信,不然我李天一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