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北上伐清 > 第八十二章 地方豪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爱好和平的常州人,第一次见识到了战争的可怖。

    昏惨惨的天空下,常州闹市口悬挂着几百颗头颅。这些人都是常州的上流,往日里吃个饭都要几十个人伺候的主,如今只消一根绳子拴着小辫,挂在木杆之上。

    在两旁,还有白缟黑字悬挂,上书:

    满洲衣冠满洲头,满面春风满面羞。满眼河山满眼血,满腔怒火满腔仇。

    闹市口张贴着除辫公告,写着顾炎武的一首诗:一旦持剪刀,剪我半头秃。华人髡为夷,苟活不如死。剪去鼠尾辫,重蓄发者,既往不咎。

    苏州乘船来的官员,络绎不绝,从北面逃来的大明官员,验明身份的都登记在册。他们中有多人这次就被派来常州,委任常州大小官职。这些人虽然没能抵抗清兵,但是责任其实不大,他们手里没兵没粮,选择南逃而不是投降,可见还是有点气节的。

    浙江各地的兵马,也都或多或少的开赴常州前线,侯玄演特意将朱大典调到常州,配合阎应元做好如今南明第一道防线。

    苏州的商税重新开收之后,首富顾有德率先支持。其他人虽然心怀不甘,但是有顾有德在前面,谁都不敢再做出头鸟。短短几天,苏州的府库银钱,已经充实许多。夏允彝等人忙着安置流民,恢复生产,也都有了起色。

    顾有德这次如此开明,侯玄演投桃报李,将顾守正提为常州知府。如今是乱世之秋,提拔人自然可以不拘一格,否则凭顾守正去科举举士,做到知府可就万难了。

    俗话说十分聪明用七分,剩下三分留子孙。顾有德这个老狐狸,精明一世却好像把子孙的聪明都用完了。三个儿子一个太俗,眼光短浅,只看得到小利。二儿子太不俗,品行端正,但是没有权谋。三儿子浑浑噩噩,吊儿郎当。

    他也看清了,没有人能将他的家业发扬光大,老二守正若是有贵人相助,可能还可以在官场发展。不然就凭那一身的书生气,早就被吃人的官场溶的骨头渣都不剩了。

    顾守正满腔热血,兴奋地奔赴常州,还没到衙门就看到了闹市的百余颗人头。他看了看两旁的“九满”诗,刚想叫好,却看到人头中还有不少幼童。

    顾守正默然无语,来到衙门,见到正在布置防务的侯玄演。

    侯玄演一看他来了,笑着将他迎到屋内。

    “二叔为何闷闷不乐?”

    “文渊呐,我看街上那些人头,还有几岁的孩童。他们能懂什么,父辈投敌就杀大人好了,这么小的孩提”

    侯玄演转过身去,说道:“他们享受着父辈投敌带来的优渥生活,就要承担这样的罪责。若是没有我侯玄演,这些人长大成人,自小就看着父辈跪在满人脚下,换来的锦衣玉食。他们也会成为常州下一批的汉奸,为虎作伥,欺压同胞。你见过几个包衣阿哈的后人,能够认祖归宗,为汉人而战的?

    等这些小崽子长大,那些不愿跪在异族脚下的汉人的后人,只能为他们剥削压迫,儿孙为他们做苦力,女儿给他们承欢为奴。二叔心地良善是好事,但是不能妇人之仁,要知道,如今要亡的不仅是大明江山,是我们汉人的血统啊。”

    顾守正脸色涨红,羞惭满面,低头说道:“你说得对”

    侯玄演哈哈一笑,说道:“你们从苏州远道而来,本该为你们设宴接风洗尘,但是如今诸事繁忙,还请各自尽快归位吧。”

    苏州来的官员都拱手称是,他们本以为绝望的局势,突然出现了转折,每个人都憋着一股劲,想要重整山河。

    ----------

    昆山县,一处清幽的宅院内,丝竹管弦奏乐声起。亭中叮叮咚咚的乐音如奏扬琴,旋律连绵不绝

    一个裸足的美人儿,纤腰款摆,蓦地足尖轻踮,柳腰一拧,竟然跳起舞来。

    只见她薄如蝉翼的裙下交错,修长的踮跳弹动,柔媚的腿部线条充满弹性,娇小的身影在亭中不住飞转,饱满的胸脯晃荡如浪。

    声乐伴随着美人儿一齐停下,亭子里爆出一声喝采声,一个目光阴柔的瘦削公子哥鼓掌叫好,举杯道:“好、好!云儿不愧是咱们昆山县勾栏里第一等的鸡,来来来,本公子赏酒!”

    美人虽然被他言语羞辱,却不敢露出愠色,只因这个人是昆山的地头蛇,叶家的年轻的家主。

    叶方厉天生一双桃花眼,他的兄长中了进士,去山东泰安府做了莱芜令。叶家就剩下了他一个,执掌家族产业。在他看来,在昆山做一个土皇帝,可比去做个小县令舒服多了。

    被叫做云儿的美人推托不得,趋前接过酒盅,却被叶方厉一把搂进怀里,溅得一头一脸全是酒水,连头发都湿了。

    叶方厉用手捏开她的樱桃小嘴,拿起酒壶就往里倒。云儿难受的紧,却不敢吞咽,叶方厉倒完之后,就这美人朱唇,将她嘴里的美酒啜饮而尽。

    这时候一个下人进来,看到这香艳的一幕,偷偷咽了口唾沫。

    叶方厉将她一推,调侃道:“怎么,你也想尝尝?”

    家丁嬉笑道:“小的不敢,小的哪有这个福气。”

    叶方厉用脚一踹,狞笑着说道:“我说你有,你就有。你们就在这亭里做,本公子要看个景。”

    云儿含羞忍垢,深知这个叶公子暴虐成性,在昆山树大根深,根本不是她一个欢场女子能违逆的。她轻解罗裳,含泪闭眼,家丁一看兴奋不已,丑态百出的窜上前,就要行之事。

    这时候叶方厉看得津津有味,张嘴问道:“你来找我什么事?别停,边做边说。”

    家丁舔了舔嘴唇,说道:“回公子,苏州来了一群税吏,在咱们各个店面里翻阅账本,说是要重收商税。”

    叶方厉脸色一变,暴起一脚将正在光着屁股耸动的家丁踹翻在地。

    “收商税?给我安排几个贱民,将他们做了。”

    家丁跪在地上,说道:“少爷,那可是苏州侯玄演的人,听说他现在风头正盛,连顾有德都听了他的话,乖乖交税了。”

    “在昆山,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侯玄演算什么?昆山这个地方,姓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