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北上伐清 > 第一百零八章 晋爵不加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夫之和黄宗羲是多年的好友,一听老友将被处以极刑,赶忙求情道:“小侯大人,黄宗羲虽然有错,但是罪不至此啊。还请大人念在他一心救国,是个反清义士的份上,饶过他这一次吧。”

    侯玄演将他按在椅子上,笑着道:“老王,你听我跟你解释,再来说他有没有罪。”

    他走到殿中,武将们纷纷收起手中武器,回到座位。这些人可不管你是什么士林领袖,文坛巨子。在他们眼里,侯玄演是带他们连战连捷的统帅,是全军的主心骨。

    侯玄演轻咳一声,看着殿中一些人焦急地神色,暗道这个黄宗羲声望不小啊。他小心谨慎的性格,终于有了作用,事先请示了隆武帝,说起话来就硬气多了。就算是天塌了,有皇帝在上面顶着,隆武帝没有实权,但却是海内公认的皇帝,这块招牌好使的很。

    “钱谦益、赵之龙、王铎这些人,献城投敌,将南京城拱手相送。可以说就是这群贰臣贼子,葬送了半壁江山。从此之后,江南常州、镇江、无锡、苏州、杭州,再没有人抵抗。这些人投敌前声望越高,起的反作用就越大,罪孽就越深重。

    本督诛杀这些贰臣家小,那是上奏过天子的,只为了警示世人,止住遇满而降的风气。这件事一来合法,二来合理。这个腐儒于闹市为汉奸张目,又来殿上辱骂国家大臣。不但是欺君罔上,置陛下旨意于不顾,更是破坏反清、阻挠北伐大计。这样的人,本该杀之以儆效尤,然而本督仁慈,念他尚有一丝气节,饶他狗命。只希望他能幡然悔悟,不要执迷不悔,今日权且寄下这颗人头,若是再有只言片语,扰乱我军民锄奸,必不轻饶。”

    众将士哄然叫好,王夫之长叹一声,坐到椅子上,默然无语。

    钱谦益、王铎等人在金陵树大根深,有很多故旧就在今天的宴席上。他们虽然畏惧侯玄演的权势,不敢和黄宗羲一样破口大骂,但是心底也存着不满。

    陪坐末席的屈静源,和王铎是挚交好友,听完侯玄演的话,冷哼一声。

    本来武将还在叫好,他冷哼一声应该没人发现,谁知道不凑巧的事正好大家都安静下来。这一声冷哼就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了。

    侯玄演一看,这个人本来一脸的怒容,他的座位几近门口角落,本来没人注意。现在大家都向他望来,屈静源有些发福的白胖脸面上,浮现出红色。

    侯玄演笑道:“这位大人有什么异议么?”

    屈静源的性格,一向是刻板守旧,在家中和家人都不苟言笑。妻妾稍有嬉笑俏皮的表现,就会被他一顿训斥。若是让他主动站出来,大声驳斥侯玄演,他是没有这个胆量的。但是入籍那侯玄演主动问他,一生好个名声,自认为是正人君子的屈静源万万不会认怂陪笑。他的身体里,就没有认错这个基因。

    屈静源极有骨气地又哼了一声,问道:“大人口口声声已经请奏过陛下,可有什么证明?”

    侯玄演笑吟吟地问道:“这位是?”

    专业旁白吴济坤马上站了出来,生怕别人抢了他的活,说道:“大人,这是应天府的屈静源,他家祖传的田产遍布应天。”

    侯玄演一拍桌子,突然翻脸,怒道:“老子一个封疆大吏,跟陛下的书信往来,都是国家机密大事。难道要和你一个地主汇报么?”

    屈静源脸上挂不住了,红的发紫,一直以来养成的倔强性子,让他不管不顾,声音紧张到尖细:“只怕你没有证明,在这里枉造圣意,陛下如此圣明,岂能容许你滥杀无辜。”

    侯玄演气极反笑,不怕死的人这么多,他刚想下令,一个亲兵不传而至,拱手道:“督帅,福州来了位小公公,要督帅出去接旨。”

    众人望向侯玄演的眼光,顿时多了些艳羡,他收回金陵,当今陛下为了笼络手握实权的大将,根本不吝惜自己的高官显爵。两广的丁魁楚、陈邦傅平定了靖江王僭越自立,都被封为伯爵。

    侯玄演压下心头的怒火,来到殿外,率众跪地接旨。

    旨意言简意赅,先是大肆表彰了侯玄演的功绩,然后加封他为吴越伯。

    小太监宣读完圣旨,一脸谄笑,道:“恭喜伯爷,贺喜伯爷,万岁爷亲自让小人带话给伯爷,望吴越伯去一趟福州,好与陛下一见。”

    侯玄演听完圣旨,心中万分不满,自己的爵位虽高,却没有见到官职提升。要知道他以前的官位是江浙剿恢总督,如今自己的地盘已经到了应天南直隶,早就超出了江浙一带。若是自己以江浙总督的身份雄踞金陵,就有点底气不足了。

    这里面八成是郑芝龙那个老王八在搞鬼,侯玄演心中恨得牙根痒痒,脸上却一点都看不出来。他笑道:“小公公带我回复陛下,就说微臣安顿好金陵防务,不日就将启程,前往福州面见陛下。一来共叙君臣情义,二来与陛下商讨北伐事宜。”

    小太监笑了笑,说道:“陛下除了圣旨,还有一道口谕,说:侯卿征战在外,不必事事向朕请示,特许侯卿家便宜行事,可任免防区官员,诛灭贰臣贼子。”

    此言一出,殿中惊呼一片,屈静源面如土色抖似筛糠,瘫坐在地上。其他人则满眼冒光,盯着侯玄演,希望能混个好的官位。

    侯玄演乜视着屈静源,冷笑一声,说道:“现在你可信了?”、

    屈静源不敢回话,也不想认怂,只是那副难堪畏惧的样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害怕了。听着周围窃窃私语,屈静源知道他好不容易半辈子积攒的名声,今天算是彻底崩溃了。

    侯玄演并不打算继续跟他为难,一个手里握有大片田产的士绅,将来自己施行“一体纳粮”的时候,有的是时间跟他斗。

    他的心思还在圣旨上,福州既然不给自己升官,那老子就自己给自己升。

    侯玄演打定主意,回到座位上,说道:“十三个狗汉奸被诛灭三族,是“罚奸佞”。诸位随我一路打来,功勋卓著,明日文武百官,齐聚旧王宫,咱们“赏有功”。”

    众官员尤其是苏州、常州来的,无不振奋。

    侯玄演心中暗道,你不升我官,我就把手下都升起来。水涨船高,还怕你架空老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