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北上伐清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毒蛇吐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州城内,一支仪仗队浩浩荡荡,从城中心的顾府,直达以前顾家的别院,现在的越国公府。三天后就是大婚的日子了,按照嫁娶风俗,新娘家要先送妆礼到夫君家中。

    靖国公死在战场,黄樱儿是从叛军围剿中拼死杀出来的,自然没有什么财力置办嫁妆。她所有的花销,甚至连养着靖国公原先亲兵的钱,都是侯玄演给的。靖国公是被叛徒出卖,在阵前被自己人射穿喉咙而死,他的手下其实还有不少忠心耿耿的军汉。这些人自然不肯跟着叛将降清,纷纷逃遁,如今听说黄樱儿下落,纷纷来投。

    这些人只会厮杀,不事生产,若不是侯玄演财大气粗,早就养不起了。

    街道上望不到头的这些妆奁都是顾有德亲自安排下去,顾家出钱置办的。别人家送嫁妆,都是挑选一些双亲、夫妻、子女俱全的有福之人伴随仪仗,偏偏黄樱儿的身边,一个人都不认识。他的送妆队伍,是几十条铁塔一般魁梧的汉子。

    领头的范雄一脸喜气,胸前挂着一个大红花绸子,头戴员外帽,身穿红色镶黑边的长衫。这些厮杀汉穿惯了甲胄,如今都打扮的文质彬彬,看上去很有喜感。苏州街头的小孩,都围着他们指指点点,掩嘴偷笑。

    范雄不以为意,自我感觉良好地领着几十个弟兄招摇过市,手里攥着一个大口袋,将一些红枣、松仁、糖果抛向两边。馋嘴的小孩一哄而上,抢个精光,就着衣领擦擦泥土就往嘴里塞。

    侯府里从上到下穿戴的也很喜庆,人人披红带彩,侯岐曾更是亲自操办,迎来送往好似一个大管家。而真正的大管家,杨恕则在院中的角落里,拿着一壶老酒,泪眼带笑地看着这一切。

    侯府双喜临门,侯玄演认下的妹妹前几天刚刚嫁出去,侯玄演就要大婚了。本来打算跟徐元宝一起举办的,但是这小子已经等不及了,只好匆匆完婚带着新娘,投奔自己的姐姐姐夫去了。

    大婚的新郎侯玄演,一下成了府里最清闲的人,整天躲在府里策划着扬州的防务。如今看来,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三藩根本无意南下,满清也印证了多尔衮那句名言:得寸则寸,得尺则尺而已。如今虽然僵持起来,但是各地的清兵,也就鳌拜和张献忠在汉中打得热闹。

    金陵的陈明遇忧心忡忡给自己写信,说道朝中文臣武将都有意偏安江南。尤其是两广总督丁魁楚,数次抗拒出兵北上,皇帝拿他也毫无办法。福建郑芝龙更是既不听调也不听宣,拿着福建当做自己的小王国,逍遥自在。闽系将领和福建百姓,也认同郑家胜过朝廷。四川巡抚马干,眼里只认张献忠是他们的最大敌人,时常想着偷袭成都。

    侯玄演心知肚明,甚至比陈明遇还要清楚。据潜象营回报,那个两广总督丁魁楚,不但不肯出兵北上,甚至在岑溪给自己经营后路。他把自己的岳父父钟鸣远任命为为岑溪县令,没日没夜地将搜刮的金银财宝,往那里搬运。更荒唐的的是,为了鼓励那些苦力干活,他竟然派出了十七个侍女,供那些苦力享用。

    侯玄演收起书信,望着书房的沙盘,莫名的想笑。从南到北,哪有一个像样的对手和队友。难怪有人说,明末就是个摆烂的时代。满清似乎也不是很强大,但是东南西南俱是隐患,北伐自己是拳头的话,这些人就像是双腿,要是不能除掉这些烂肉,就算上身再强壮,人也站不稳。

    明末人才济济,到了现在已经死的七七八八,剩下一群臭鱼烂虾,想要收拾他们还真是无从下手。自己地处江南腹心,北边是清兵,后面是军阀,若是先行北伐,就怕身后起火。若是攘外先安内,又怕满清乘机南下。

    就在侯玄演纠结的时候,书房想起了敲门声,并没有通报姓名。侯玄演知道这是潜象营的人到了,潜象营传递情报,一般都有固定的时间,这个时候来必定是非常紧要的消息。

    侯玄演喊了一声:“进来。”一个精瘦的少年进到房中,关住房门,拱手说道:“金陵传来消息,陛下重病卧床,御医李永义频繁和陈子龙府上的管家接触。赵统领认为此事蹊跷,特地派我前来告知督帅。”

    侯玄演眉头一紧,问道:“陛下为何重病,前番传旨的内官还告诉我,陛下身体不错呢。”

    “陈子龙举荐钱谦益入朝为官,别陛下严词拒绝,陈子龙殿前和陛下争论,气的陛下卧床不起。”

    侯玄演一脸的不可置信,说道:“钱谦益一个汉奸,不治他通敌叛国治罪,还要入朝为官?陈子龙看上去挺正常的一个人,什么时候疯了?”

    小兵传完话,转身就走。留下侯玄演沉思不已,这些人接触御医,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怕陛下病重,他们罪责难逃,所以询问御医;要不然

    侯玄演一拍桌子,失声道:“不好!”

    门外亲兵听到喊声,推门而入:“督帅,何事?”

    “备马,我要去金陵!”

    胡八万应诺一声,就要去马厩牵马,侯玄演突然喊到:“慢着。”胡八万愣在原地,问道:“督帅?”

    “水师停在什么地方?让他们登岸进驻苏州。”——

    金陵城中,陈子龙、钱谦益、金声桓、黄宗羲,共聚一室。

    陈子龙拿出侯玄演所上诏书,这是他从内阁处,临摹的一份。

    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让隆武帝先收江西兵马,再杀金声桓为赣州军民报仇。

    钱谦益笑道:“怎样,若非我等劝谏陛下,将军此时只怕已经遭了大难了。”

    钱谦益一个罪臣,那有什么机会劝谏皇帝,此时信口开河说的言辞凿凿。黄宗羲在一旁添油加醋,说的皇帝如何动心,已经安排好人手要杀金声桓。

    金声桓此人,本是流贼出身,对朝廷的制度不是很熟悉。回头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后的军师,这个军师原来也不过是个落魄文人,倒是认得几方印信,点了点头。

    金声桓勃然大怒,一拍桌子,怒道:“老子和侯玄演无冤无仇,他竟然敢害我,不杀了他全家,这件事不算完。”

    钱黄二人相视一笑,轻声说道:“将军,眼下就有个机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