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北上伐清 > 第二百零七章 前路漫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二月二,龙抬头,又叫春耕节、农事节。

    当地的官员士绅,纷纷举行敬龙祈雨,放生,以求一年吉祥丰收。

    荆襄大地上,百姓们在战后的土地上,辛勤地开始了新的一年的耕耘。

    侯玄演再到荆襄,心情比刚来时还要沉重,局势瞬息万变。只因为川系将领顾恋成都老家,违抗侯玄演的命令,强行袭取了成都。牵一发而动全身,导致大好的局面差点付诸东流。

    人在看到曙光后,被人活生生掐灭,甚至比当初奋斗时候还要心累。

    经过岳州府,侯玄演并没有进入巴陵,只是嘱托前来迎接的郑遵谦、顾炎武,让他们守好湖广。大别山里三头凶兽,舔舐着自己的尖牙利爪,随时都会出来伤人。尤其是现在川中生变,后方不稳,更要小心这三个人趁火打劫。

    越往西南走,道路就越崎岖,侯玄演的行进速度也慢了下来。看着亲兵们疲累的样子,侯玄演不禁暗暗抹汗,若非有张煌言的提醒,自己带着几万浙兵,来到西南,还没遇见敌人,实力先减一半。不过好消息就是,不管是鳌拜的正红旗满洲兵,还是吴三桂的辽东兵,在这种地方,也很难发挥全部实力。

    终于,在长达半个月的跋涉之后,侯玄演终于来到了重庆府。

    南平关,还没有被清兵攻下,此时夏完淳的人马就驻扎在此。夏完淳正在布置粮道,十三万大军每日耗费惊人,蜀中山路崎岖难行,粮草供应很是问题。

    一个小兵走过来,抱拳道:“将军,越国公已经到了关下,将军要不要亲自去迎接?”

    夏完淳早就料定侯玄演这些天能到,没想到还是比他想的早来了三四天,足见侯玄演心急如焚。

    贵州按察使张耀、布政使参议曾益、都指挥使陈瑞征齐来南平关,领着匆忙组织的一支武装,前来助战。他们三个自知重庆山路崎岖,唯独下贵州最为方便。不管是哪一路人马来犯,贵州军备松弛都无力抵抗,所以把希望寄托在侯玄演的大军身上。听到这话,张耀说道:“既然是国公到了,咱们理当一起前去迎接。”

    夏完淳点了点头,带着人来到关下。

    侯玄演勒马而立,腰板儿挺得笔直,望着前来迎接的人,指着马鞭问道:“怎么样,可曾与清兵交手?”

    夏完淳见他形容消瘦,往日白皙的脸上,胡茬历历,看上去风尘仆仆,弯腰道:“督帅,还是大帐里面再谈吧。”

    侯玄演跃下马背,张耀三人上前道:“下官见过越国公。”

    侯玄演一边走,一边听夏完淳跟他介绍三人。侯玄演甚为满意,夸赞道:“你们身为贵州一方牧守,倒是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不错不错。”

    张耀苦笑道:“可惜我们贵州兵马羸弱,是在帮不上什么忙。”

    侯玄演站住了身子,晃着手指道:“帮不上忙?那可不行。贵州地处西南,一直没有经历满清入侵,流贼也没有打进来过。安逸了这么久,是时候出点力气了。你们留在前线毫无用处,我还得分兵保护你们,不如回去贵州,征调百姓,保证我们的粮草能从湖广运到重庆前线。”

    张耀一听,面带喜色,说道:“若是能为前线做些事,我们就安心了。”侯玄演做事雷厉风行,接着就说到:“行了,事不宜迟,你们现在就走吧。”

    张耀三人明显楞了一下,面带尴尬,这毕竟是他们第一次相见。侯玄演拍着他的肩膀,咧着嘴笑道:“三位大人,军情紧急,这次就不跟你们深聊了。等哪天打完了仗,我邀请你们到重庆府,一起畅饮泸州美酒。”

    贵州三巨头只好匆忙离去,吩咐手下收拾行李,即刻动身赶回贵州,主持后方的辎重运输。

    夏完淳一直待在侯玄演身边,将他的习性学了个七七八八,大帐内和侯玄演的布置基本一样,中间一个沙盘占了很大的地方。

    侯玄演往上一看,就倒吸一口凉气,这他妈除了山还是山

    夏完淳看着他的脸色,就知道他的心思,苦笑道:“川蜀之地,名不虚传,幸亏我们的湘兵多擅长攀岩。”

    侯玄演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道:“湘西土兵,名头甚大,这次带来了么?”

    夏完淳知道他爱湖广时候,一直顶在荆襄前线,对湘兵建制不是很熟悉,解释道:“湘西永顺、保靖两土司的土兵,这一次带来了五千土兵战士。”

    这些湘西土兵和广西狼兵齐名,尤其擅长在山地作战,性质跟秦良玉的白杆兵差不多,都是属于土司的私兵。

    “可恨翟式耜这个蠢货,自以为忠义无双,外忧未平就在自家后院放火。要是咱们南方诸省齐心协力,广西狼兵也是一个好的帮手。这下倒好,自己人打的火热,白白便宜了吴三桂和鳌拜这两个王八蛋。”

    夏完淳眉头不经意地一皱,还是说道:“翟式耜被抓之后,关到铜人府大牢了。”

    侯玄演心中一想,就知道了夏完淳的心意,他们都是文人,彼此间或许有些“惜才”。人都是这样,侯玄演也没有打算,让所有人都跟他一样,能够通读历史。处在现在的环境中,不能从大的角度,用上帝视角去审视这段历史的话,功过是非,是根本说不清的。

    侯玄演拍了拍夏完淳的肩膀,说道:“端哥,你胞姐跟着我三叔,竟然逃得了性命,现在就在我的府上。打完了仗,我带你回去见他。”

    尽管夏完淳早就知道此事,听到侯玄演说起,还是露出了笑意。只是侯玄演说的打完了仗,他根本没报什么希望。

    小侯督帅从进入荆襄那天,就许诺了太多打完了仗会如何如何,结果七万浙兵至今还在湖广坚守、绕着湖广打了一圈,督帅也没能实现他的诺言,带着大家回家。

    这一仗,在所有将士心里,还是遥遥无期的。

    荆襄会战大胜至今,湖广之外的地方,一步都没能踏入,更别谈收复了。“建军北伐,所向无敌”是风字营人人会喊的一句话,北伐路漫漫,一眼望不到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