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北上伐清 > 第二百二十八章 真英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明末党争的顽疾,绝非杀光一党就能解决,也不是说一时之间就能根除。

    东林党、复社是党争的积极分子,但是以为除掉他们,朝野就没有党争了,那是痴人说梦。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解冻更加的难。

    官员结党,利益抱团,已经成为了一种官场文化。想要彻底改变这种现象,任重而道远。

    杨鼎卿和沈廷文俱是江南名门望族,失去了官位也各自不服,互相掐着架指指点点地走出摄政堂。

    侯玄演望着独自一人沙盘,心中久久不能平静,若是拖下去,自然是有利的。但是北方沦陷,自己抱着拖垮敌人的想法,对沦陷区的百姓,太过残忍了。

    任何一个新兴的王朝的军师实力,都会由盛转衰,满清尤其迅速。

    入关之初,他们真的是所向无敌的,不管是李自成还是明军,都被他们打得难以招架。这其中的原因有很多,但是若是说一支弱军,那给他再多的条件,也打不出入关初期的那种气势。

    但是满州建奴有一个先天不足,他们的兵员太少了,少到令人发指。入关时清兵才十万人,其中还有三顺王这样的汉八旗和蒙八旗。真正可以披甲出征的满八旗就几万人,几次战阵下来,战死病死的不在少数。

    入关之后,这些人以征服者、胜利者的姿态,进入了我们汉人的居住区,享受着或大或小的优待特权。神州大地的繁华和安逸,远远超过了这些人的想象。他们沉醉在领先自己几千年的各种享受中,无法自拔。再也没有入关时的剽悍嗜血、勇于用命。

    而且当时北方瘟疫横行,许多满清大将,死在了天花上。还有多尔衮等人,沉迷女色,渐渐地磨灭了雄心壮志。当初多铎打到江南,遍寻江南美貌女子,供他们兄弟二人享用。继承他们爵位的子弟,少不更事,缺乏战阵经验。多尔衮、多铎等人,十岁就跟着努尔哈赤战阵冲锋了,入关之后的贝勒们,却在几百个侍女的照顾下,享受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优渥生活。

    多尔衮等人也已经意识到了其中的危机,好在汉人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汉奸。

    以汉制汉的政策,正在悄无声息的进行,吴三桂屡败之将,却被任命为五省经略。总督陕西、甘肃、四川、湖广、河南军务。而且抽调张大元、王辅臣、李本深、刘忠等汉人大将,各自带领陕西、山西、辽东、河南、山东籍的精锐兵将,统一跟随济尔哈朗南下,以作长期剿抚南方的的兵马。话虽如此,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不过是防范明军北伐的自保之师。

    汉奸们人人用命,早就忘记了自己故国有明,铁了心为满清卖命。

    侯玄演自然是知道这些情况的,局势到了这个地步,每一个决定都显得至关重要。但是决定的正确与否,往往要实战过后,才能知晓。

    一场牵动全局的大战,一旦开打,整个江南都要行动起来。他需要先和三个大学士,以及户部商议一下,一旦开打,自己这边能打多久。

    想到这里,侯玄演骑马赶到文渊阁,金陵的春风分外撩人,空气中都带着花香。

    来到文渊阁,刚从摄政堂回来的三个大学士,以及一众官员齐聚在此。

    看到侯玄演的到来,都有些激动,还以为宣布结果了。

    侯玄演刚刚一通怒火,将他们统统赶了出来。现在又追着过来,要和别人商议,幸亏他脸皮奇厚,浑不在意。

    “你们说能不能打,能打多久,能打什么规模来来来,咱们畅所欲言。”

    百官看着没皮没脸的越国公,会心一笑,又开始热烈讨论计算起来——

    此时的襄阳府外,黄沙扑面,浓烟滚滚。

    郑遵谦被困在小城新野,危在旦夕,孔有德日夜不停地进攻,让这座残破的小城,千疮百孔。

    新野旁边和襄阳之间,有一个双沟口,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双沟口的兵马,是杭州城招募的浙兵,跟顾炎武合兵一处,总计五万人。

    副总兵张斌看着顾炎武,问道:“义兴伯被围困在新野,孔有德兵强马壮,我们若失去救,非但不一定能救出义兴伯,自己都有可能全部陷在城外。”

    顾炎武训练新兵很有一套,临阵谋断的天赋,还没有显现出来。副总兵张斌虽然钦佩他的才识,但是并不信任他的统兵才能。生怕他书生意气发作,葬送了五万大军的性命。

    顾炎武凝声道:“郑遵谦乃是督帅大将,江浙剿恢旧人,不能不救。而且新野一旦丢了,义兴伯全军覆灭,那么南阳就彻底成为一座孤城。忠贞营二十万大军因此成为孤军,万一不幸殁了,你我这些援兵,全为齑粉矣。”

    张斌抚掌抬脚,急的抓耳挠腮:“应该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救出义兴伯,又不至于和强敌血拼。敌我悬殊太大,硬拼无异于送死。”

    顾炎武面沉似水,看不出喜怒哀乐,轻声说道:“现在胜负,不是我们这几万人能左右的,我们的生死,全看堵胤锡堵巡抚的了。”

    “大人的意思是?”

    顾炎武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孤军深入,看似高歌猛进,实则步步惊心。如今的战局就六个字:退可生,进必死。”——

    新野城中,叶时茂已经战死,郑遵谦浑身是血,拄着一把钢刀,倚在城墙上歇息。

    小兵过来说道:“将军,外面的清兵又围上来了,我们被更多人包围了。”

    郑遵谦的眼突然睁开,疲惫之色一扫而空,高声道:“包围?就凭他们也想包围我郑遵谦,他们也配!点齐城中所有人马,跟我杀出城去。”

    小兵愕然道:“出城?”

    旁边的游击将军秦泽劝道:“将军,弃城而出,岂不是死得更快?”

    郑遵谦毫无惧色,朗声笑道:“城中军粮早已用尽,与其被窝窝囊囊困死在这里,不如出城杀一个赚一个。”

    见到主帅毫无遮掩,将粮尽的事坦诚相告,城头的明军反而豁达起来。心中的猜疑被证实,他们不但没有愤怒,反而看开了一般。

    被郑遵谦感染,疲惫至极的绍兴兵,重新焕发了斗志。

    “我们愿意追随将军,战死在城外,胜过饿死在城内。”

    秦泽挣扎着站起身来,强忍着身上的刀伤,刚想挥动令旗,只见北边一彪大军奔腾而来,旌旗遮天蔽日,扬起的黄土如同大潮涌来。新野城头,都感受到了地动山摇的晃动。

    秦泽脸色一苦,说道:“将军,这番我们连拼一下的资格都没有了。”

    郑遵谦身边的小兵眼尖,脸色潮红,语气尖脆:“将军!那是我们的忠贞营!哈哈,堵大人撤兵回来了。”

    英雄有补天之志,不逞匹夫之勇,不贪一城之功,不以意气用事。

    堵胤锡,真英雄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