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北上伐清 > 第二百五十章 有人骂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侯玄演苏州大婚,天下侧目,贺礼从四面八方送来。

    金陵城中,每天都有马车,匆忙赶往苏州。

    在秦淮河的楼船上,两个公子哥对坐而饮,在他们对面,是艳压整个江南的卞玉京。

    下面的来往的车辆,有一架马车装点的精致异常,但是却不是用来载人。

    其中一个坐在窗前,乌巾紫裘的打扮,一看就知道是富家子弟。他看着下面的马车,哂笑道:“国家养士二百年,积攒的文采风流,礼义廉耻,尽被嘉定小儿碾为齑粉矣。”

    卞玉京本来心不在焉,今天来她的楼船上的,是江南成名已久的冒襄和他的朋友。如皋城里的冒氏家族人才辈出,是当地的名门望族,虽然别弑君案牵连,死了不少人,但依然还是数得上的豪门。不然也绝难请得动卞玉京,亲自出来陪酒。

    耳听的冒襄说出这么一番言语,卞玉京吓得花容失色,嗔道:“你要说这些不要命的话,出了我的楼船再言语,没来由牵连我们可怜的人,跟着你刀头染血。”

    冒襄自知酒后失言,本来也颇为后悔,出来时自家的长辈千叮咛万嘱咐,如今不可给家族惹是生非。但是他看到卞玉京眉头紧蹙,不光是害怕,分明就是愠怒。不禁疑心大起,坊间传闻卞玉京的相好吴梅村,因为和侯玄演争风吃醋,被卷入弑君案,砍了脑袋。

    本来冒襄是不信的,侯玄演如今的权势,当朝内阁学士的女儿,都亲自送到他的府上为奴为婢,若是垂涎一个青楼女子,还不是一句话的事。甚至不用说话,只要他有这个意思,无数的人愿意为他来办此事。而且吴梅村和冒襄交好,深知吴梅村和弑君案几个主犯绝对脱不了干系。

    想到这里,看着卞玉京眉梢含怒,竟然也别有一种风情,果然是百年一出的尤物。冒襄心中嫉恨交加,借着酒意说道:“怕什么?世人都怕嘉定小儿,唯独我冒辟疆不怕。”

    卞玉京一听,不知怎的,心中莫名的火起,冷着脸说道:“冒公子这么厉害,当初多铎进城,怎么不见公子收复金陵?”

    冒襄的同伴,与他并称四公子之一的侯方域,替冒襄说道:“市井之间皆传,侯玄演一怒为红颜,冤杀了吴梅村。以前我等还不相信,今日看来,此事当不是妄言。只是姑娘你别忘了,你一个青楼女子,就算入了别人枕席,也不过是个玩物而已。侯玄演在苏州大婚,可没听说有侯家媒人,踏入你这楼船画舫的大门。”

    侯方域和冒襄一样,从心里恨透了侯玄演,不只是因为他大杀四方。更重要的是,在这些自诩风流的官宦世家子弟来说,侯玄演的所作所为,彻底击碎了他们眼中最好的时代。

    那个他们朝思暮想的,文人可以凌驾在皇权之上指手画脚的时代。

    卞玉京气的浑身发抖,柳眉竖起,杏眼圆瞪,心中又气又恨,起身拂袖而去。回到自己房中,伏案痛哭起来。那两个混账说的字字诛心,她心里自从上次回来,就有了侯玄演。但是彼此身份,何止相差万千重,简直就是无法逾越的鸿沟。

    侯玄演苏州大婚的消息传来,卞玉京已经倍感凄凉,没想到今日被人往心头又扎了一刀。

    马行无力皆因瘦,人不风流只为贫。侯方域和冒襄两个人,都是青楼常客,流连花丛这么久,哪里受过这种气。一向都是女人曲意逢迎他们,谁敢甩脸子给他们看。虽说卞玉京是花中魁首,在他们看来,高兴时将你捧为九天仙女,一旦惹怒了他们,抬手间就可以整治的一个青楼女子一文不值。

    就凭他们的家世以及在江南的人脉底蕴,就算是卞玉京,也可以被他们暗中出手,让她失去这花魁行首的风光。

    两个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恨意,携手离开楼船——

    几天之后,一首诗在江南悄然流传开来。

    江南三省九十州,断头台上人断头。

    千峦万嶂逐臣远,殿陛之间鳌蟹游。

    避席畏闻弑君案,趋鹜好为嘉定谋。

    但使侯黄今尚在,宗族谱上名不留。

    侯玄演一个肩膀高,一个肩膀低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只是很少有人知道,这是在荆襄会战,肩头中箭落水后,留下的毛病。一些阴损的文人,就将他比作张牙舞爪的鳌蟹,比喻他不周正,举止不端。

    这首诗最阴损的地方,就是最后一句。侯峒曾和黄淳耀,那似乎嘉定乡兵的统领,带领嘉定人抗拒剃发的民族英雄。作诗的人挖苦道,要是他们还在的话,也会看不惯侯玄演的所作所为,将他从族谱上除名。

    金陵郊外的官道上,两千人的仪仗,护卫着中间一架马车,车内设屏置榻,一应齐全,如同一座移动的小行宫一般。

    这是顾有德亲自吩咐下去,顾家送给侯玄演的贺礼之一,里面有书房卧榻,车上还有能工巧匠专门设计的减震装置,保证舒适安逸。

    侯玄演带着自己的两个媳妇,还有四个贴身丫鬟,从苏州回金陵。

    黄樱儿进了侯家第二天,就心不甘情不愿的去给自己的“大姐”敬茶。虽然她们是天下唯一的,嫁给同一个男人还地位相等的两个妻子,但是顾菱儿可是早就入门一年有余了。

    侯玄演只顾捂着肚子看热闹,每想到很快两个人就打成了一片,原因也很简单,他们没啥好争的。黄樱儿一看顾菱儿的小模样,就知道她毫无威胁,心中暗道:哼哼,等这个小妮子长大,老娘儿子都生了一堆了。

    顾菱儿也还没有到会吃醋的年纪,反倒是她的两个丫鬟,对隔壁一对双胞胎,满怀敌意。

    都是通房丫鬟,她们太不占优势了,因为她们的主子,根本还不能和老爷同房。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是要守活寡。

    没等霁儿和潇潇难过太长时间,善解人意的侯玄演就打消了她们的疑虑,拉着她们四个人来了一次大被同眠。

    现在侯玄演正在自己的豪华马车内,看着案上摆放的川蜀和汉中的地图,外面胡八万怒气冲冲,大声吵嚷。

    “大帅,有人骂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