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北上伐清 > 第二百三十五章 龙抬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二月初二,龙抬头。

    以龙为图腾的先民们,或许不会想到,他们的子孙后代以最强者的姿态屹立在世间,长达几千年。

    金陵岂是池中物,即便暂时搁浅,终有腾空之时。

    这一天,清流关持续的炮击终于结束,连日的炮击让清兵的防御工事不但无法继续修筑,以前修好的也炸的七七八八。山顶的炮声停了,清兵没有丝毫的懈怠,反而更加紧张起来。

    清流关上的厚土营将士,人人甲胄齐全,站立在山前。侯玄演腰杆笔直,斜侧着肩膀,看上去有些滑稽,扬声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你们的机会来了。奋勇杀敌者奖赏不缺,临阵退缩者立斩无赦,斩敌一人就是十两纹银,连杀十人擢为武官。行了,我也不废话了,今日是北伐军全军出击的日子,我们厚土营也不例外。”

    侯玄演拔出宝剑,往山下一指:“下山!杀尽了清兵,我们好论功行赏。”

    如同怪兽呜咽的号角声,在各个阵线响起,神州一片肃杀之气。

    清流关下,严阵以待的清兵,眼看着无数的人马翻下山来。黑漆漆的方阵排列,井然有序地冲下山来,就像是巨石一般撞向清兵的阵营。马蹄扬起嘶叫,嘴里喷吐着白色的雾气,大战一触即发。

    侯玄演远眺了一会,山下的大战虽然惨烈,但是却没能吸引他的全部注意。侯玄演的心神已经飞到了寥廓大地上,每一个战场。厚土营有阎应元指挥,这注定是一场持久的血战,下了清流关双方短兵相接,近在咫尺的距离没有什么计谋可以发挥。

    景祐元年二月初二,越国公侯玄演的厚土营与济尔哈朗的两蓝旗大战清流关。双方从清晨战到夜晚,尸横遍野血流漂杵,山川为之变色,天地一片腥膻。

    济尔哈朗最终退守凤阳,侯玄演入驻定远,北伐中路军持续推进。

    ------

    汉中府,硝烟弥漫,杀声震天,川兵和鳌拜的镶黄旗残兵,展开了最后的厮杀。踩着所谓满洲巴图鲁的肩膀,杨展和他的手下川兵已经名震天下。随着从湖广源源不断运到前线的盔甲和武器,川兵的战力与日俱增,到此时已经凭借着人数优势死死地压制住了镶黄旗。

    鳌拜的身躯比一般人粗壮许多,两条膀子如同寻常人的小腿一般,肩膀高高隆起,骑在马上如同一只凶兽。左冲右突杀伤无数,川兵在杨展的指挥下,慢慢地杀散他身边的清兵,用简易的绊马索将他和亲兵围在其中。清兵的人数越来越少,虽然看到自己的统领被围困,拼死想要杀进来营救鳌拜,但是却怎么都突不破川兵的人墙。

    杨展从远处纵马前来,手中的长枪一横,并不是上前厮杀,而是喊道:“火铳!”

    从川兵的身后,一支头戴白底红缨的帽子,身穿黑色布甲的火铳手,半蹲在地上举枪点火射击。鳌拜的亲兵将他围在中间,这些人肉盾很快就纷纷被射倒。鳌拜双眼充血,用蹩脚的汉语骂道:“懦夫汉狗,射人也不敢用弓箭么,有本事来厮杀啊。”

    杨展横着枪仰天大笑,只觉得胸中说不出的快意,他是武探花出身,一身技艺不俗弓马娴熟,但是却一点上前的意向都没有。笑完之后扬声道:“鳌拜,杀猪用刀,却从来没有听过猪抱怨屠夫为何不和他用牙来决胜负。我等汉人比之尔等,恰如人与猪狗,哪来的公平可言。”

    鳌拜气急败坏,怪叫一声拔开倒在他身上的亲兵尸体,手拿着一柄大刀向着杨展冲来。杨展轻飘飘地从亲兵手里,接过一支最新式的火铳,刚刚从湖广运来。举枪瞄准,扣动扳机,枪机上安有燧石,利用撞击时发出的火星点燃火药,砰地一声。

    这一枪打在鳌拜的肚子上,白花花的肠子流了出来,鳌拜低头一看捂着肚子继续往前冲。此时杨展才刚刚换好火药,好在鳌拜被绊马索阻挡,杨展举枪又射,正中他的脑门。鳌拜一身的武艺,没有一点施展的余地,就如同身负蛮力的野猪,在被宰时也只能叫唤两声一样。靠蛮力征服世界的时代,正在越走越远

    残存的清兵,一个个的减少,这是一场没有俘虏的厮杀。双方如同烈火碰到了燃油,烧不尽燃不完就不会停止。

    豪格当初征蜀留下的这一路人马,和他们的统领鳌拜一起尽数覆没。

    二月二当天,川兵杀尽镶黄旗留守兵马,取得川蜀的大门陕西汉中。

    ----

    山东济南,士卒们将全城所有的毒草、毒药甚至是泻药汇集到一处,用大铁锅熬制之后倾倒入濯缨湖引入德王府的小溪中。毒性被河水稀释,很难致死,但是喝了之后想要安然无事是不可能了。

    王府中的清兵,很快就出现了毒发的症状,有的肠穿肚烂,有的只是身体不适,还有的拉稀。被毒死的人虽然不多,但是巨大的恐慌开始在德王府蔓延,人不能不喝水,但是如今王府的水源已经被污染,这些人陷入到渴死或者中毒的艰难抉择中。

    铁杆汉奸,山东河南招抚使,总督王鳌永正在斗志昂扬地宣讲忠于大清,让将士们暂停饮水,等着清廷的援军到来。阿哈旦赞赏的目光,给了王鳌永一种视死如归的勇气。被满清主子欣赏,那是何等的荣耀啊,王鳌永的语调又上升了一些。

    突然天空中飞下许多圆滚滚的物体,王鳌永还以为是外面的北伐军在抛石,躲起来一看竟然是一颗颗的人头。

    原来是李好贤下令,将里面的汉奸家眷杀头之后,用抛石器将人头丢到王府中。

    王鳌永胸前接过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刚想丢掉,突然凝目一看,顿时晕死过去。这颗小小的头颅原本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王鳌永刚刚懂事的小儿子。

    王府内的清兵,经受着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打击,渐渐地失控起来。

    终于,陷入崩溃的清兵打开了王府大门,红着眼冲了出来找北伐军拼命。

    迎接他们的,不是持刀的战士,没有公平的厮杀。黑漆漆的炮管带着小一号的火铳,还有那漫天的箭雨。火力覆盖之下的王府大门,成了通往地狱的捷径。

    一轮射杀过后,困兽之斗的清兵最后的一口精气被耗尽,北伐军涌入王府,将里面的清兵围了起来。

    王鳌永梗着脖子,仰天怒骂,一身铮铮铁骨,看上去是个硬骨头。可惜他骨子里流的是汉家的血脉,这一腔的忠诚,却给了关外的建奴。浮来山的好汉刘勇,也十分敬佩这个满清的忠臣,于是和手下将他的遗体剁碎,丢到了茅厕当中。

    这一天,李好贤派兵仔细搜寻,将沿途一路屠杀的两万朝鲜鸟铳兵小心翼翼地一个个搜索出来,割下脑袋垒在济南城郊。李好贤亲自摆酒,祭奠被屠的同胞,也祭奠死去的将士。

    做完之后,李好贤沉声道:“传信与大帅,我已杀尽仇寇,幸不辱命。”

    火字营红色的旗帜上,一只浴火的朱雀怒目展翅,仿佛想要用烈火涤尽人间的罪恶。火,是天罚,上天的惩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