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北上伐清 > 第三百五十二章 花林出兵(第四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州潜象营衙门口,赵元华脸色阴沉,堂前站立着二十多个探子。

    “锦夫人的船在家门口,被人撞翻了,你们竟然一点头绪都没有。就给我拿回三具尸体,还是被同伙杀得,你们真给我长脸啊。说吧,还有什么情报,如果没有的话就下去吧,我不想和废物多说话。”

    “统领,那艘船的主人名叫金泉,祖籍常州,是最近江面上有了名的水棍。至于他为何发了疯撞夫人的船,小人推测他是常州人,当初督帅火烧常州城,可能让这厮心怀怨恨。那金泉跳江之后,有人见他往西边逃去,属下推测他可能是逃到了常州。”小探子侃侃而谈,赵元华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砰的一声,赵元华将手里的茶碗摔在地上,怒道:“蠢货,他要是因为常州的事迁怒督帅,那撞船事件的主谋就是他自己,何至于杀害同伙。必定是有不想供出的幕后人物,他才不惜杀了自己的手下。”

    探子们满面羞惭,说道:“统领英明。”

    赵元华哼道:“这厮上船前,有船家看到他们共有六个人。除了金泉和死掉的三个,应该还逃走了两个。给我彻查这个水棍的手下,然后翻遍江南也把人都给我抓起来。这件事摆明了有人指使,不揪出他来,我们全都没法跟督帅交待。”

    探子们转身离去,赵元华坐到椅子上,心中恨意冲天。

    他本是潜象营的两大统领之一,当初在福州亲手布置,将隆武帝从郑芝龙手里夺了出来。那时节正是风头无量,侯玄演也对他刮目相看,任命他为锦衣卫指挥使,暗中负责潜象营整个江南事务。赵元华也一跃成为朝中不可忽视的一员,说是春风得意并不过分。

    谁知道后来扬州出了个黄建岭,私通满清,暗中资敌,被侯玄演的心腹徐元宝无意中撞破。然后一查之下,扬州大盐商几乎全部勾结淮安盐商,暗中与满清交易。震怒之下的侯玄演将他一撸到底,彻底打回了原形。当是赵元华还不是很急,毕竟潜象营一半是他亲手带出来的,他的功劳不比洪一浊小。

    果然,过了没多久,侯玄演念着旧情,将他提到苏州。苏州是侯玄演的老巢,这说明了越国公对自己还是信任的,哪想到又出了这档子事。

    如今那锦夫人受了惊悸,肚中的胎儿能不能保住还在两可之间,所有北伐党翘首期盼的少主要是折在了苏州

    想到这里,赵元华一掌拍在太师椅上,扶手登时断裂。

    侯府内,匆匆赶来的杭州医学馆主杨文,悲戚戚地坐在女儿床边。

    杨符锦脸色惨白,往日灵动的眸子里空洞洞的,要不是旁边正好有船家跳下将她救了起来,她还真就葬身河底了。

    杨夫人拉着丈夫的衣袖,问道:“相公,我们锦儿怎么样了?”

    杨文厌恶地摒开衣袖,斥道:“妇道人家慌什么,锦儿不过是受了些惊吓,你在这里哭哭啼啼的惹人烦,她听了心情更差,什么时候才能恢复。你现在就去煨一罐浓浓的鸡汤,喂她吃了慢慢调养身体,回复元气,气血理顺了,身子自然就好了,腹中孩儿保住的几率才大。”

    杨夫人抹了抹眼泪,温驯地退了出去,寻摸着侯家的后厨就去。

    这话虽然是在说杨夫人,但是杨文的眼神一直留在女儿身上,显然是说给女儿听的。杨符锦懂得医理,听了阿爹的话,知道所言非虚。想到这些天做梦一样的经历,杨符锦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趴在杨文的袖子上泪珠滴答答地落。

    杨文眼中满是疼爱怜惜,说到底这才是个十六岁的少女,在家中天真烂漫的年纪,骤然经历这么多事,让她怎么承受。

    杨符锦抬起红肿的双眸,仰着脸声音又娇又哀道:“阿爹,什么时候桃花才开啊?”——

    云龙山上,已经是一片花海,三百多亩的芍药林前,侯玄演迎风而立。连日的暴雨,打落了不少的花瓣,铺在地上和泥土混在一起。空气中弥漫着水和泥土的气味,久违的太阳照射下,地面上仿佛有一层水雾弥漫。

    三军将士齐聚,旌旗遮天蔽日,枪口刀尖如林,蔚为壮观。刀剑与鲜花,在漫天的水雾中碰撞在一起,如同天兵下凡。

    “等了这么久,你们今天也请战,明天也请战,把老子烦的不行。现在好了,打仗的机会来了,连日暴雨冲断了三仙桥。洪水将徐州城环绕,隔断了里面鞑子出兵的路,我决定趁机取砀山、丰县、沛县,将徐州彻底围住。我倒要看看,你们有胆子请战,打得到底怎么样。我丑话说在头里,请战的是你们,打输了我把你们丢到河里喂鱼。”

    三军齐声高呼,北伐军战意昂扬,侯玄演满意地点了点头。令旗一挥,云龙山上的将士,终于如愿下山了。

    黄河古道两侧,暴雨冲刷的泥沙又黏又软,踩上去半个小腿都要陷在里面。列队行军的步兵,艰难地保持着协调的步伐。不远处好走的道路,已经让给了少数的骑兵和骡马拉动的车辆、火炮。

    夏完淳骑在马上,慢悠悠地走着,他们的目标明确,而且必须和大队人马同事赶到,所以他刻意地保持着这个速度。双手也没有拉着马缰,而是平捧着一幅地图低头看,那份悠闲不像是去打仗,倒像是信马由缰。

    “前面就是砀山了吧,还要走多久?”夏完淳抬起眼来,左右环视一圈,随口问道。

    身边一员部将回道:“将军,我们今夜之前肯定能到。”

    “好,那我们今夜在砀山歇脚。”

    周围的将士一个个神情踊跃,十分配合的叫好起来。

    砀山县有不少可战之兵,而且城池不算低矮,比一般的小县要大上不少。但是在夏完淳眼里,他们今夜之前到达,就一定能在今夜攻破砀山。理由很简单,不是敌人太弱,是己方太强了。

    自古北伐多强兵,也敢说此番是最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