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北上伐清 > 第三百七十九章 阅兵授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北京城的新春相较以往,显得格外清冷,连续四年的处在多尔衮的各种奴化政策下,让这里的百姓变得麻木起来。

    曾经大明帝国的中心,在新春这天连鞭炮声都听不到了,只有零零散散的声音,在巷口传出。

    与此同时,城中驻守的烈火营将士,都已经收拾好了行礼,这是他们在异乡的征途中渡过的又一个新年,不过所有人都知道,他们马上要回乡了。四年无休止的征战,终于要画上一个句号,很多人的疲惫甚至一扫而空,可以预想的是,这次行军的速度可能会超越以往任何一次。

    侯玄演一早起床,打了一套五禽戏之后,听到外面的喧闹,兴高采烈地走出府门,所有的将士见了他都拜年问好,侯玄演一一回复。整个军营杀猪宰羊,充满了年味。

    侯玄演干脆绕着军营走了一圈,慢慢的他的身后就跟上了一群武将,将侯玄演簇拥在中间,听他大吹法螺。

    慢慢的,侯玄演就感觉有些不对,他停住了脚步,站在高处往城中看,街道上冷冷清清,哪还有半点曾经的神京重地的模样。

    军乐民哀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侯玄演皱了皱眉,指着下面的城区说道:“这是赶走鞑子之后第一个新年,要重振民心才能发更好的恢复民生,像这般死气沉沉,什么时候才能重现当初的盛景。”

    李好贤的狗头军师白俊彦摇头说道:“国公有所不知,京城百姓在鞑子的铁骑下,多半人失去了至亲,北方有所谓大丧三年不过年的说法,这种情况也属于正常。”

    “说到底还是百姓苦难太深,这个年必须过起来,让大家知道自己人打回来了,跟流贼、鞑子、汉奸都不一样,这一次是自己人打回来了。”侯玄演抬起手,指向空荡荡的北京街道,语气坚定地说道。

    李好贤倒是无所谓,他都已经准备好回到金陵了,当初在山东的家室已经被清兵杀尽,受封齐国公的李好贤不准备在故乡孤零零地过下去,想要回金陵安家,如此一来和老部下亲近的机会也多了起来。

    有了这个想法,北伐战功第一的猛将李好贤,如今乐呵呵的很佛系,一听侯玄演的计划,乐呵呵地说道:“那就在神京办一场盛会吧。”

    侯玄演眼睛一亮,说道:“这个主意不错,用什么名目呢?”

    转眼环视一圈,见到营中将士欢庆的模样,一个想法跃上心头。

    北京街头张灯结彩,无数的将士走街串巷,张贴告示。

    在皇城前,将举行北伐军烈火营阅兵仪式,以表彰此次北伐的有功之臣。凡是京城百姓参加的,都可以领到米袋一个,每个孩童都有糖拿,京城中生意惨淡的各种小店,顿时忙碌起来。这些小店都接到了来自烈火营的订单,而且不用担心这群精兵猛将会赖账,别人都是先付款。当然,烈火营也不怕付了账你不好好干

    城中百姓从家中好奇地走了出来,看了告示之后将信将疑,但是皇城根外确实已经开始搭建台子了。

    除夕这天,烈火营中有功劳在身的,全都紧张起来。甚至比大战前夕还要紧张,有的营房中,被通知明天上台的,被整个帐中的弟兄围在当中,给他加油打气,替他擦亮武器和盔甲。

    白俊彦的身后,几个小兵各自拿着厚厚的一摞功劳本,兴冲冲地跟着白俊彦跑进李好贤的大帐,却发现李好贤也还没睡。

    李好贤精神抖擞,坐在火炉旁,擦拭着自己的鎏金护腕。见到白俊彦之后,李好贤憨笑一声,讪讪地说道:“哎呀,你看督帅,真是客气。没来由搞什么阅兵授勋,弄得人心惶惶的,就连本官,都还有些不好意思。”

    白俊彦心道你都乐的快把嘴咧开了,还不好意思呢?白老头深谙看破不说破的大道理,忍着笑说道:“这些都是四年来我们征战的功劳簿,其中一部分已经到了金陵讲武堂,还有一些被派到各地为官。”

    李好贤站起来,随手翻了翻,说道:“当时老子千挑细选,把功劳最大的都安排了出去,没成想到让他们错过了这次露脸的机会。不过总归是为官一任,光祖耀宗的差事,也不枉他们跟了我一场。行吧,就这样吧,可有一点说在头里,明天阅兵谁都不准给我掉链子,不然我就将他发派到徐州府,挖泥沙去。”

    侯玄演的北京府邸中,亲兵们围城一圈,守着个火盆。大家烧旧桃符,换新装,燃鞭炮,咬萝卜

    鞭炮声中,侯玄演瘫坐在床头,望着外面热热闹闹的一切,北伐成功的喜悦再次涌上心头。

    一阵敲门声响起,侯玄演应了一声,门外七八个心腹亲兵喜滋滋地说道:“大帅,弟兄们要给您拜年,我们这也算近水楼台,第一个给您拜年了。”说完纳头就拜,各种吉祥话七嘴八舌,吵嚷的半句也听不清。

    侯玄演站起身来,将温热的酒壶放下,说道:“走,出去和大家乐呵乐呵,过新年!”

    外面天寒地冻,室内温暖如春,陈圆圆隔着窗缝,看向外面。

    侯玄演在众人簇拥之中,眉飞色舞,所有人都围着他转。每说一句话,都能引起周围几百个厮杀汉的轰动。或轰然大笑,或捶胸顿足,他们的情绪随着中间的侯玄演而动。

    满地的大雪覆盖,燃起的篝火,魁梧的军汉,高亢的笑声,那里是男人的世界,而那个中间的身影,就是这个世界的王。

    一种难言的情绪涌上陈圆圆的心头,有暖意又羡慕甚至有些骄傲,艳压江南又能如何?终究是身世飘蓬的弱女子,需要依附一个强大的男人,保护自己。他足够强大,可是他是为了保护自己么?

    窗外的世界越喧嚣,就显得房内越冷清,陈圆圆拧着纤腰,将窗棂关上,噘着嘴来到床上,用软绵绵的被子,将自己裹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