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北上伐清 > 第三百八十三章 晋封越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天夜里,侯玄演将要带着两个夫人前往苏州的消息在府上传开,整个侯府都忙碌起来。

    在书房内,一杯清茶还没冷的功夫,来来往往五拨人,此时留在书房的是内阁学士马士英。

    马士英被女儿一提醒,主动请侯玄演晋越王,此举正合侯玄演的心意。来自后世遍观史书的侯玄演,深知一个道理,功劳到了他这一步,若不称帝不光他自己晚年下场悲惨,就连自己的心腹、子嗣,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但是称帝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侯玄演并不想再次大开杀戒,希望用最温和的方式一步步登上那个位置。而且抛开所有的因素,就为了自己,也要努力一把。有机会登顶,干嘛要位于人下。

    马士英还在喋喋不休一大堆,侯玄演头都听大了,左右不过是些繁文缛节。

    “这些事无关紧要,至于请晋王爵的人选,就从讲武堂开始好了。”侯玄演点了点桌子,沉吟道。他想了很久,讲武堂的人都是中下层将佐,是侯玄演的铁杆支持者,而且北伐刚刚成功,正是这些人炙手可热的时候。

    送走了马士英,侯玄演在桌案上拿着笔删删改改,都是些明日早朝要封赏的名单。

    夜深三更,书房的烛火仍未熄灭,都是有功之臣,功劳大小可全在自己一念之间。

    终于到了五更天,侯玄演在早期的丫鬟服侍下,沐浴更衣,忙完这一套,天色已经蒙蒙亮,这才登上马车赶赴紫禁城。

    大殿之中,群臣上首,摆了一张椅子。侯玄演坐在奉天殿的左侧,百官侧目。

    不一会,王祥年亲自抱着小皇帝上殿,如今她已经能坐到铺了裘绒的龙椅上。

    王祥年照例唱道:“有事上奏,无事退朝。”

    侯玄演从椅子上缓缓起身,出班说道:“崇祯十七年,满清入关,祸乱中原。先帝委任微臣为三军统帅,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今赖诸位同僚扶持,将士用命,北伐大计业已功成。今当策赏有功之士,追封战死英魂,以慰忠臣志士之心。”

    小皇帝自然只是个摆设,如今她还没有断奶,国家大事就算让她参与也是个吉祥物。

    殿中群臣自觉地把目光望向侯玄演,后者缓缓地从袖子中掏出一张绢帛,上面有早就写好了,昨夜又通宵删改的封赏名单。

    文武百官俱都竖起耳朵,聚精会神地听他宣读,大体的内容也没有出乎大家的预料。

    北伐成功,第一件大事当然是得封赏有功之人,否则如何服众。中下级武将的封赏早就已经完成,剩下的都是重头戏,朝野上下全都盯着侯玄演看。

    北伐军几个大将全部升为国公,李好贤为齐国公;阎应元封护国公;朱大典封卫国公;夏完淳年纪太小而且爵位在他爹之上也不好听,封为湘西侯,但是封他爹夏允彝为宁国公,将来承袭给他儿子。夏允彝虽无军功,但是在苏州调配辎重,是后勤保障,受封有些沾儿子的光不假,也算服众。锦江侯杨展攻取汉中,收复陕西,以军功晋封为蜀国公。

    堵胤锡封为九江侯;高一功为襄阳侯;湘西闹革命的彭柱泽为谭侯。

    除了朱大典继续率兵镇守福建,阎应元领命镇守北平,其他公侯皆回金陵。兵权下放,总归于朝廷,朝廷再任命总兵。所谓的兵不知将,将不知兵,在宋朝时是军队疲软的原因,但是如今讲武堂的兴起,弥补了这一点。

    中下级军官的正规化,可以使主将的意志被更好地贯彻,不需要用人情来维系主将和下属的关系。

    召还在外武将,郑遵谦升为兵部尚书原兵部尚书姜建勋为三边总督出镇陕甘,龚自方连升四级为户部尚书,松江水师提督张名振入朝为工部尚书。

    郑遵谦、顾炎武所率浙兵回原籍归当地总兵节制,松江水师副提督姚一耀转正,统领大明如今最强水师。

    一番封赏调动之后,朝中大臣渐渐发现,战后越国公的权势不降反增...

    兵马归于地方之后,除了浙兵大量南归,造成钱肃乐、孙嘉绩手中兵权暴涨之外,其他的大将都归于朝廷。当初浙兵是几个营的主力,在浙江募兵数量太多了。这些被人称为羸弱的浙兵,终于在侯玄演的带领下,打出了江东子弟的血气。上一个带他们颠覆大家认知的,还是戚继光。要知道,在春秋时期,吴越健儿向来是被认为勇武的代名词。

    侯玄演宣读完毕后,大臣们还没从中回味过来,马士英出列说道:“金陵讲武堂二千人,齐名上书请封越国公为越王。”

    话音刚落,大殿之上一片哗然。

    异姓封王已经很久之前的事来,只有开国的功勋大将,才有这样的封号。

    侯玄演的功劳之大,权柄之盛,比之开国时候的功勋也不遑多让。将一个烂泥一样的南明,从内忧外患中重新救了回来。经历了这几年动乱的文武大臣,也不像以前的大明官员一样了,所以尽管大家都很惊讶,但是反对声几乎没有。

    环视朝堂之上,侯玄演突然觉得有些可笑,升斗小民敬若神殿的朝会,其实就是一个不懂事的娃娃,带着一群人在这上演强者为王的戏码。所有的担心都是徒劳的,根本没有人会触他的霉头,至少当面没有。

    散朝之后走出大殿,侯玄演身边围着一群大臣,大多是他的亲信前来恭贺。

    侯玄演拉住了马士英,将他单独请上自己的马车,在众人羡艳的目光中缓缓驶回国公府。

    马士英笑道:“恭喜王爷,贺喜王爷,今日朝上竟无一人反对,王爷真乃海内人望所归。”

    侯玄演神色如常,说道:“虽无人反对,也没有几个人附议,何喜之有。”

    马士英讪笑一声,心道这事那些大臣不反对已经很不容易了,要是都跟我一样跳出来赞成,名声不就不要了么。谁跟我这么务实,视那些虚名如浮云一般呐。

    侯玄演接着说道:“今日把你叫来,不是因为此事,而是另有一件大事要你去做。”

    马士英马上收起谄笑,正色道:“王爷尽管吩咐!”

    “钱肃乐家中有一待嫁之女,和我情投意合,你去一趟杭州帮我将此事说成。”

    只见了一面,现在已经把侯玄演忘得差不多的钱家千金钱薇强行被情投意合,突然打了个喷嚏。

    马士英一听竟然是这么私人的事,足见王爷已经拿他当成心腹,喜滋滋地说道:“王爷放心,下官一定将此事办的漂漂亮亮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