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北上伐清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进了五月,苏州的天气一天热似一天,太湖上水汽氤氲,远远看去空气都扭曲了。

    湖中碧绿的荷叶丛丛中一个小洲上柳树遮阴,一艘不大不小的船只,停在洲边。

    侯玄演一手抱着一个娃娃,另一只手拿着根鱼竿,正在消暑纳凉。身边的水桶中空空如也,在水草丰美的太湖都能空手而归,足见侯玄演的钓术一般。在他身边还有十几个文武大员,都是他选出来,要派到草原上建立行都司的班底,此时规规矩矩地坐定,就属侯玄演坐相难看。

    这些官员马上就要出发了,他们的行礼就在岸边,随从三五成群都在太湖案上等着。

    “那察哈尔为何会输,你们可知道?”侯玄演声音有些大,惊醒了怀里的女儿,小家伙可不管你是什么场合,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马上有一个丫鬟出来,侯玄演小心翼翼地将孩子交给她,吩咐把他的女儿抱回船内,然后笑道:“八成是饿了,让张一筒送你们女眷回去,我还要和诸位同僚长谈。”

    小丫鬟抱着侯玄演长女,敛裾福礼而去,侯玄演继续问了一遍。

    “愿听王爷教诲。”

    侯玄演干脆将鱼竿一扔,拍了拍手,笑道:“五百年前,铁木真带着蒙古人纵横天下,所向披靡。然而五百年过去了,蒙古人还是当初的打法,还是骑着蒙古马拿着弯刀冲锋。从装备到战术,一成不变,守残抱缺不肯变通。你不变,我们变了,就像是两舟并行,我近就相当于他退。退,他便要落后于我们,落后就要挨打!”

    这些官员很多都是讲武堂或者匠学馆出来的,虽然也读书,但更多的是为了识字,没有抱着四书五经一顿研究,皓首穷经简直是浪费生命。

    去年的五月份,一场五月恩科,给八股取士一道沉重的打击。转眼今年五月又到了,侯玄演已经打算将五月恩科固态化,彻底取代八股取士的地位。考试内容从写那些死板的文章,变成经世致用的学问。

    这种级别的改革,当然是石破天惊的,要是搁在一般的时候,早就被文人骂化了。但是如今侯玄演对朝野的掌控力太强,尤其是前面三次清洗,估计这项功在千秋的改革一定能完成。

    一阵微风吹过,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清凉舒爽,侯玄演站起身来,继续给这群行将在大明新的行省就任的官员们上课。草原和内地不同,想在那里站稳脚跟,需要比内地的官吏有更强的能力。毕竟是开拓者,一切都没有先例,侯玄演也就格外耐心。

    “草原不比内地,虽然没有中原的、江南的富庶,但是也有自己的长处。切忌一味地模仿关内各地,你们都是我培养出来的,相信应该有这个能力,摸索出草原的治理发展之道。”

    下面的人无一例外,都是侯玄演的铁杆拥趸,一听这番话顿时精神百倍,斗志昂扬。

    侯玄演暗暗点了点头,大声笑道:“你们放心,我从不亏待有功之臣,凡是有人干出点名堂来的,重重有赏。察哈尔这个地方,我要封一个侯爵出来,不看官位大小,就看有没有能力招揽子民,发展什么都行,哪怕是放羊,只要能变富变强,变得稳定,都是政绩。”

    大明开国二百年,没有军功要封侯爵,就跟做梦一样。

    侯玄演慷他人之慨,一下子就激发了大家的斗志。

    “现在封妻荫子的目标就在眼前,还有什么好怕的。放开手脚在草原大干一场,这一次和北伐不同,不论胡汉,只要凝聚人心,就是我们的子民。蒙古这几番连遭重创,流落的失去庇护的人口不在少数,若是能归附,也要一视同仁。将来老子打仗,你们拉出一支蒙古兵来,也算是本事。但是有一点一定要记住,既然归附就要一视同仁,不光歧视打压不行,格外的宽容优待更是绝对不许。那样非但不会换来别人的归附,反而会制造隔阂,懂了么?只有所有人都拿他们当汉人看,久而久之,他们才会产生归属感。”

    说到底,侯玄演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汉人虽强从不主动灭番夷之族。而向来的丰功伟业、雄才大略的君主,也没有无故欺凌弱小的,这是我们和其他民族的不同。

    教化四方,才是王道。稍微变强就嚷着灭这个,诛那个,就跟明治维新之后的本子一样,那是典型的穷怕了弱惯了,穷人乍富小人得志的心态,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泱泱中华,就该有自己的气度。

    当然,那些自己先寻衅滋事的,也不能放过。比如说入关助战的蒙古十部和朝鲜。

    一个看上去有些精壮的年轻官员,虽然穿着文官服饰,但是很有一番武将的模样,起身问道:“王爷,那蒙古人入关助清之恨,徐州血战之仇,就不报了么?”

    他是烈火营选调进金陵讲武堂的第一批学员,徐州血站死了他几万个生死弟兄,听了侯玄演的话不禁站起身问道。

    其他人都为他捏了一把汗,侯玄演笑道:“怎么不报?察哈尔不是直接灭了么,我说的是草原上的流落胡人,而不是所有的蒙古人。蒙古四十九旗派兵入关的,一共十家,察哈尔已经荡平。你觉得其他的应该怎么办?”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当然是报仇雪恨,我们的北伐军兵强马壮,携胜之威,何愁不能荡平草原。”

    侯玄演脸色一变,斥道:“傻吊!你在讲武堂学了一年,就这点见识?”

    年轻的官员不服气,梗着脖子脸色通红。

    侯玄演骂道:“草原有多大,你知道么?老子派北伐军出关,难道去草原上捉迷藏?几十万人到了那里,辎重补给、武器钱粮、需要多少的人力物力,你有想过么?辽东的大敌如何,你有想过么?蠢货。”

    被训斥的官员这才低下头,说道:“王爷教训的是。”

    侯玄演脸色一缓,继续说道:“蒙古十部入关,虽然在徐州给我们造成了一些麻烦,但是对我们来说是天大的好事。何解?他只给了我们出兵的大义!你们只要在察哈尔站稳脚跟,我们就可以以此为借口,逐渐蚕食整个草原。而不是派大军去草原上闲逛一圈,他们真的逃起来,我们的几十万大军在骑兵后面追得上么?

    嘿嘿,只要我们逐渐蚕食草原,将他们的所有领地一点点地纳为己有,到时候还怕他们不急么?他们急了就会主动找我们,这样打起来才有主动权。或者你慢慢发展,发现自己的领地已经到了科布多,就可振臂一呼:科布多狗贼早年入关助清,一贯是我们的大敌,不能放过他们;灭了科布多,收拢被他们奴役的子民,然后继续埋头发展,有朝一日开疆拓土又遇到了唐努乌梁海,再拿出口号来,征伐一番。

    如此这般,将整个草原纳入我们的手中,才有了曙光。而且蒙古各部互相撕咬了这么多年,彼此间的仇恨比和我们要深,逐个击破他们很难放弃成见团结起来。要是跟你说的一样,带着几十万人一股脑钻进去北伐,肯定把他们逼得重新聚合起来,攻略草原不知道要多费多少心思。”

    侯玄演一席话说完,太湖上众官员若有所思,很快夕阳西下,我们的越王爷打道回府,这些人也踏上了北上草原的道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