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北上伐清 > 第四百零一章 一张科举零分卷的诞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侯玄演进了紫禁城,先是去文渊阁,与三位大学士见面。

    “恭喜王爷喜得千金。”

    “同喜同喜。”

    三个人先是恭喜一番,这才开始商量今天的大事,废除八股取士,将五月恩科常态化。陈明遇是典史出身,对官场上那些只知道死读书的官员深恶痛绝,侯玄演的改制他并不反对。

    张煌言先是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如今天下有许多的读书人,毕生精力用在钻研学问上,要是突然废黜了八股取士,对他们来说是不是太残忍了一些。”

    侯玄演笑道:“此论不甚高明,就算是八股取士,每年得中的读书人才有几何。再说了,我又不是不让他们钻研学问,不能做官和作学问之间没有什么冲突,难道不做官就不能作学问了么?那样的话,我只能说他们的目的就不是学问。

    我今虽然取缔了儒家作为科举的唯一通路,但是并没有禁儒,他们照样可以治学。”

    张煌言无言以对,谁都知道表面说的再冠冕堂皇,读书的最终目的还是做官。好在除了那些书呆子,真的有才学的人,学起其他的事物了,也比一般人快一些。像徐光启、宋应星之类的大才,也都是读书人出身。

    马士英随即说道:“此举关乎国家大计,须得好好筹划,尤其是确定科考的内容。”

    张煌言瞪了他一眼,马士英一句话,就将对这件事可行不可行的讨论,转移到如何施行上去了。侯玄演说道:“我已经想好了,这次的考题由我来出。”

    做官需要的东西有很多,才思敏捷、随机应变都是必不可少的,不管什么朝代,昏官都比贪官还可恨。万一遇事不用请示,自己能有所决断,才是基层真正需要的人才。侯玄演觉得后世的公务员考题,就很有借鉴的意义,至于做了官该怎么做,每个人都需要自己摸索。

    ------

    景祐二年五月下旬,金陵的外修好的官道上,许多骑士往四面八方而去。

    这一次的五月恩科与以往不同,不需要考生再花费昂贵的路费,来到金陵考试。话本里常见的,烟花之地的当红姑娘,为了穷书生资助路费,高中进士之后回来赎身迎娶或者狠心抛弃的桥段,彻底成为了历史。

    由军方带到各处,全国一十三省增设一百五十处考点,几乎是每个府内都有。而且为了防止当地的官员有私心,帮助当地的考生作弊,这次监考全是讲武堂的军官。获得资格的考生只需缴纳很少的报名费,大抵是试纸的钱,就可以参加。

    因为是第一年,拥有考试资格的人需要进行审查,北伐军有功之人家眷免检;沦陷期间家中有为清廷效力的一律不准参加;三代之内有作奸犯科杀人放火的,一律不许参加;若有不识字胡乱报名者,查到了严惩。这次审查之所以如此严格,是为了控制考试人数,毕竟第一次没有门槛。将来等教育机构铺设得差不多了,门槛就要变一变了。

    侯玄演已经着手在各个县开设公办学堂,让适龄幼童启蒙认字,文字是文化传承的纽带,不能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明朝学风虽盛,不识字的人却是极多,开民之智就要改变这种情况。反正现在许多秀才都没事可做了,给他们个工作岗位养家糊口,总好过天天在家中当个米虫掉书袋要好。

    将来就要公办学堂毕业,才能参加五月恩科,跟后世的高考一样。

    这次的试题也很特别,由侯玄演亲自出题,据传看过的大臣都连连摇头,不知所谓。

    五月天不冷不热,正好适合这样的考试,在浙江金华府,考场外早就人山人海。

    一青衫书生,摇着扇子笑道:“哈哈,吴兄乃是我辈浙东年轻读书人之首,天下谁人不知,这次定能折桂高中。”

    “刘兄客气客气,谁不知道你是松华书院第一才子。”

    “哈哈,吴兄,请!”

    “刘兄请。”

    刘守静和吴宪本来都是才气一般的士子,但是朝廷几次大的清剿,将那些名门望族出来的名头响的才子都挡在了门槛之外。矮子里面拔将军,没了上面的才子压着,两个人都自视甚高。

    两个长相颇为英俊的才子,手拉手走进考场,几个身穿军服的讲武堂将官面色威严,说道:“时辰差不多了,按各自报名时候的牌子做好,不可交头接耳;不可提前交卷;不可出声喧哗。”

    监考官在考场也很有军伍之风,让这些考生都有些畏惧,开始低着头等着发卷。

    刘守静自信满满地铺开卷子,第一道题就把他震住了:假设本朝越王爷侯玄演府上养有一鹤,仆役带鹤游街,为民犬所伤。王府仆役状告民夫,你若为当地知府,该如何写判词。

    刘守静晃了晃脑袋,将自己代入到知府的身份中,一想到这是当朝越王爷亲自出的题,不禁提笔写到:杀犬赔鹤。

    刘守静点了点头,十分满意自己的答案,言简意赅而且表达了对王爷的忠心。

    接下来第二题,又把他震的不行:

    赵三和李四乃好友,二人约定一起到南都经商。赵三之妻孙氏不想让丈夫离开,邻居有证言称当晚夫妻争吵不休。到了出发那天,李四到来,不见赵三,便让船夫王五前去催促。王五到赵家叩门,直呼“三娘子”,问赵三怎么这么久还不来?孙氏很惊讶,回答:他出门很长时间了,还没有上船?张潮回到河边,告诉李四,李四很惊异,急忙与孙氏分头寻找,找了三天不见踪迹。

    问此案有何疑点,谁人是真凶,点出凶手名字并陈述理由。

    刘守静揪了揪头发,写道:凶手乃是孙氏,与丈夫争吵杀人。

    刘守静感觉有理有据,继续往下看,第三道题彻底要了他的命:

    假设你为吴江县令,县中须为北伐军制盔甲。如果交给王掌柜和李掌柜共同来制,需要二十天。若王掌柜一家,则须五十天。王掌柜每日比李掌柜多制一百件,则北伐军需要盔甲多少副。

    刘守静看这道题后面,标着一个选做的小字,果断选择了放弃。

    一张新鲜出炉的零分卷,就这样被交了上去...

    这一天对于所有的考生来说,既过足了官瘾,在试卷上当了一天的官老爷。但是也揪心的很,不知道薅掉多少的头发,出题的侯玄演不知道挨了多少咒骂,一天都在打喷嚏。

    侯玄演老神在在地坐在院中,听着陈圆圆和卞玉京唱着金陵小曲,心里爽到不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