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北上伐清 > 第四百一十八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施琅自觉地和郑渡一道,接手了东番岛的事宜,有了郑渡的帮助,还真是如鱼得水。

    这种充满戏剧性的方式,也在最大程度上消除了岛上百姓的抵抗情绪,就算他们再爱戴郑芝龙,人家儿子杀了他投降,这些人还能怎么样

    大将统兵开疆扩土,自然要暂时负责起这里的管理,此时的东番岛只有两个比较大的城市,一个就是赤嵌城后世改名台南,一个就叫做台湾。

    施琅和郑渡坐镇赤嵌城,接受这里的汉民和土著的投诚,一时间封官晋爵,不在话下。

    只要前期来投诚的,几乎人人都有官做,迅速地将东番岛重新带入了正轨。后来的宝岛台湾,此时还是半开发状态,这里的物产丰饶,气候宜人,最妙的是地理位置。佛朗机人和荷兰人争破了脑袋的岛屿,偏偏大明朝以前弃之若敝。

    入夜时分,赤嵌城中,原荷兰总督的府邸内,施琅正在雄心勃勃地写着奏章,洋洋洒洒不下万言,全是陈述的治岛方略。

    一个短打衣装的汉人,在外面徘徊已久,暗夜中影子越拉越长。

    两个亲兵上前问道:“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再在提督大人的府前乱逛,就对你不客气了!”

    被训斥的人弯着腰,谄笑道:“小人乃是岛上的原荷兰通事,有事求见咱们的提督,施琅施大人。”

    亲兵脸色一缓,说道:“在这等着,我进去通报一声。”

    不一会,亲兵去而复返,带着他进到里面。

    施琅头也不抬,问道:“你来找我所为何事?”

    此人名叫何斌,长得尖嘴猴腮,闻言跪在地上,笑道:“大人,小人特意来送一场泼天的富贵与您。”

    施琅眉毛一动,脸上却不动声色,沉声问道:“有话就说,再敢故弄玄虚,信不信我让人把你拖出去痛责一顿。”

    何斌一听这话,语气虽然不善,但是他脸上却笑了起来。施琅这番话明明就是动了心,不然怎么会说‘有话就说’,何斌上前凑了几步,施琅也不怪罪,只听他说道:“大人,此岛沃野数千里,实霸王之区。若得此地,可以雄其国;使人耕种,可以足其食。上至基隆、淡水,硝磺有焉。且横绝大海,肆通外国,置船兴贩,桅舵铜铁不忧乏用。移诸镇兵士眷口其间,十年生聚,十年教养,而国可富,兵可强,进攻退守,真足与中国抗衡也。

    如今大人占据此岛,难道就没有这个心思么?称霸一方是何等的自在,何苦要受命与人呢。”

    施琅脸色大变,刷的一下变成了红脸的关公,站起身来怒斥道:“一派胡言,来人呐,给我拖出去打死。”

    何斌吓得面如土色,抖似筛糠,高声叫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呐。”

    施琅见两个水师士卒入内,愤然将何斌拖出,不一会就传来凄厉的惨叫。

    何斌说话的声音不小,外面的士卒都听得清清楚楚,施琅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大声说道:“我对王爷、对大明,赤胆忠心,这厮竟然前来挑拨,真是气煞我也!”

    外面的士卒一听,心中才放下心来,下手更加狠了。何斌的惨叫声一会就变得有气无力,眼看就要活不成了,正好被前来的郑渡看见,笑嘻嘻地上前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郑渡的恶名实在太响了,就算是水师的士卒也有些怕他,再加上他和提督大人的关系正好,士卒们也不想得罪他,抱拳道:“这人挑唆提督大人据岛自立,被大人下令杖毙。”

    郑渡一听,心头一动,暗忖此人实在是找死,这种事竟然明目张胆,连人都不避讳。他不知道,东番岛上的人,只知道施琅的厉害,全然不知福建水师掌握在谁的手里。郑渡挑着眉毛问道:“施琅大人现在何处?”

    “就在前面书房中。”

    郑渡迈步走进书房,推门见到施琅额头还有汗水,脸红耳赤,心中不禁道:看来此人未必没有此意,不然何至于如此做派,只是畏惧侯玄演的势力。

    郑渡弯腰道:“提督大人。”

    “二公子怎么来了?快快请坐。外面那个不开眼的东西,竟然想让我背叛王爷,气的我现在还有些头晕。”

    郑渡心底暗笑,嘴上却正色道:“提督大人对王爷一片忠心,实则是忠臣典范。”

    郑渡满嘴的忠臣,却不提大明朝廷,张嘴闭口都是王爷长,王爷短的,施琅的眼睛逐渐眯了起来。

    郑渡好似浑然未觉,继续说道:“说起来提督大人真乃王爷的心腹爱将,据传越王爷从不接受俘虏,但有降者,尽数被杀。先有洞庭湖沉船,杀了三百多个绿营清将,后有江浦城阵前杀降,两万人横死当场。唯独对大人,网开一面,非但没有动手,还将福建水师托付给大人,真乃前所未有的恩典啊。”

    施琅听得冷汗直流,这厮嘴里一套,心底一套。听起来好像是夸自己,实则警告自己很有可能会被清算。

    施琅仔细一想,还真是这样,侯玄演什么时候招降过人,而且还继续重用的。

    所谓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现在东番岛已经收复,郑家被剿灭,万里海面波涛已平,自己这个水师大将,是不是还有存在的价值。

    郑渡眯着眼,笑吟吟地看着他,心中得意万分。

    施琅想起刚才被打死的蠢人何斌的一番话,心中逐渐有了一条裂痕,贪婪和多疑像是无孔不入的藤蔓。

    金陵,紫禁城,坤宁宫中。

    黄花梨木的大长桌上堆满帐册、书卷、奏章,迭起来比一人还高,将桌后小人儿完全遮住,桌下只露出一抹月白色的白褶裙角。

    裙子的主人双腿慵懒地交迭,裙下里翘出一只小巧脚丫,未着罗袜的足背酥腻莹润浑不露骨,最难得的是雪白到耀眼;教人忍不住想把香喷喷的小脚捧在手里,轻轻握着揉着,恣意品尝。

    “喀”的一响,听声音应该是随手掷笔,小肉脚轻轻触地,主人站了起来,只是奏章太高,仍然看不见人影。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后,奏章堆中走出一名襦裙半袖、绣绫裹胸的幼稚少女,她个头不高,身段却颇为修长,胸脯更是鼓鼓的,划出一道和年龄不符的弧线,梳着蓬松俏皮的坠马髻,白皙的颈子上挂着一串雪白的珍珠,颗颗饱满。

    灵药气鼓鼓地望着眼前,只见侯玄演半躺在太师椅上,胯下周玉洁身披明黄色的薄纱,薄雾般的丝娟根本掩不住粉酥酥的娇嫩肌肤,一眼就可以看出胸前的滑润紧致,充满了傲人的弹性。此时正张着小嘴,卖力地吞吐。

    她胸前一对ru峰饱满柔软,被抹胸挤得得变了形状,在蜡烛下娇嫩的身子不堪烘热,雪白的。。上布着一大片晶莹的薄汗;随着嘴巴的动作,一滴汗珠便从下巴滑入了深沟。只可惜双峰被挤得太胀太满,中间无一丝的缝隙,汗珠竟然滑之不进,随着柔软的乳肉一阵晃荡,颤抖着滚到了抹胸边缘,“duang”的一下弹跳出去。

    “人家辛辛苦苦批奏章,老爷就知道在这里受用这个大奶贱妇”

    灵药嘟着嘴巴撒娇,周玉洁更加得意,侯玄演只觉得魂飞魄外,将灵药拽到怀里,问道:“朝野风传,外相马士英,内相马灵药,你可得好好努力,争取把你阿爹比下去。”

    灵药脸色一红,从手里递过一封奏章,说道:“老爷,你看这个。”

    侯玄演看了一半,气的站起身来,下身喷薄而出洒到了大nai贱妇的头上,嘴里骂道:“想在我的眼皮下偷鸡摸狗,这对王八蛋还差点火候!”

    ps:全订群今晚传个灵药番大概要凌晨以后能看到,欢迎来群里玩耍。裙号在简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