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北上伐清 > 第四百一十九章 置县狂魔侯玄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侯玄演掌权之前,东番岛在朝廷眼中就是个鸟不拉屎的荒郊野岭,白给都不要。

    所以大明朝击败了荷兰红毛之后,也没有驻守台湾,而是大大方方地将这个宝岛让给了红毛们。

    施琅拿下东番岛之后,先是将郑渡和所带的水师全部带回福建,然后留下了在自己的心腹,继续经营这座岛屿。

    福建水师吃的是朝廷的俸禄,中下级军官全是福州讲武堂出来的,施琅没有把握能够控制这支水师,尽管他是水师提督。

    但是被他留在岛上的,除了自己的亲眷和自己心腹的家族之外,就是郑家的旧部家臣。郑渡被自己带在身边,如此一来岛上还不就是施家的天下,只要悄悄摸摸地发展几年,施琅有信心能够恢复到郑芝龙时期的实力。

    回福州的船上,郑渡丝毫看不出有什么情绪,就好像眼前这个人一直就是他的上官,而不是他们家曾经的家将。

    倒了一杯葡萄酒在犀角杯中,郑渡恭恭敬敬地端到施琅身边,笑道:“大人,我看你似乎心事重重啊。”

    施琅也没有端着架子,郑渡这个小子心狠手毒,但是确实是有才能的。施琅自视甚高,觉得自己可以压住他,郑渡在他眼中就是个可用之才。

    “侯玄演和别人不同,颇有当年太祖之风,什么事都很难瞒过他的眼睛。这次回福州,我心里实在没底”施琅捏着酒杯,脸上愁容满面。

    “大人不必害怕,我们的计划是休养生息,就跟当年的努尔哈赤给李成梁当了多少年的走狗,后来还不是反客为主。既然我们是抱着这种目的回福州,又何必担心呢?”郑渡十分惬意地半躺在甲板的座椅上,悠然说道。

    施琅一听确实很有道理,但是心中还是空落落的,放下酒杯后,他站起身来踱步到船边,远眺着无垠的海面。只有浩渺的海洋,能够给他一丝安全感。

    此时金陵城中,潜象营将施琅在营中的一言一行,全部逐条加以分析备注,摆放在侯玄演的书案上。

    从当天夜里的郑渡、施琅对话,到现在撤军填民,在东番岛上圈了很大一块地,名曰“施侯租田园”,几乎占了台南已开垦土地的一半。别人要是想生存只能租用施侯家的地,而种地就要交租金。

    侯玄演冷笑一声,这厮是想学多尔衮啊,他把登岛当成入关了,还玩圈地。

    侯玄演不知道的是,在以前的历史上,他还真的瞒过了朝廷,施家在台湾收了两百年的租。施琅死了之后,台湾当地衙门负责收取这部分租金,然后运往北京交给施家每一代主人。凭着施琅攒下的这份家产,施家子弟从康熙朝起一直到光绪朝都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

    侯玄演不是康麻子,肯定不会容忍台湾这个要地变成施琅的聚宝盆,大航海时代这个岛屿抵得上千艘战舰。

    在福建,受命前去的正是刚刚立下汗马功劳的陈常之,这厮在西南杀得尸横遍野,杀出了十几个热情好客,遵纪守法的西南民族。

    侯玄演已经为他请功,升任潜象营南营统领,弥补了赵元华高升之后的空缺。

    福州港口,施琅的大船登陆的那一刻,港上照例是人山人海。

    福州有头有脸的士绅名流,全部都来迎接平定东番岛郑氏的英雄,从此之后可以预见的是,这片港口将为他们带来无穷的财富。

    施琅下船之后,收起心中的惶恐,笑吟吟地走向人群,突然他发现有一群人拨开了人群,越众而出。

    陈常之的手下太醒目了,潜象营有两套服饰,一套玄衣黑甲可以完美地融入到夜色中,要多低调有多低调。一套大红绚烂锦衣,真是鲜衣怒马人人侧目,一般是执行明面上的人物,震慑宵小耀武扬威时候的穿着。

    此时的陈常之带的人,就是后一套的服饰,在人群中如同万绿丛中一点红,好不刺眼。

    陈常之越众而出,来到施琅面前,他的官职比福建水师提督要大,笑着说道:“恭喜施提督立此大功,王爷在京城摆下庆功宴,特地吩咐我将你带去金陵,施提督,走吧?”

    施琅脸上阴晴不定,就连一向沉稳的郑渡手指也颤栗起来,周围喧闹的迎接人群,顿时鸦雀无声。

    施琅推诿道:“既然王爷有令,我不能不从,但是下官在东番岛上,还有一些书册和账目要交给王爷,本以为回京时候再带了去,这下可好了,我还是回去一趟吧。”

    陈常之心中更加笃定这厮有诈,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看就没有这个必要了,东番岛所有的账目王爷一清二楚,就连‘施候租田园’,王爷都了若指掌。施提督还是跟我走一趟吧。”

    施琅手握剑柄,退到甲板前,说道:“此事非同小可,我必须亲自交给王爷,等我回到岛上,自会前往金陵,大人先请回吧。”郑渡等人也跟着他退到港口边。

    施琅说完就要登船,两个水师小将却拦在甲板前,横眉冷对:“提督大人,王爷有令你岂能不从,还是先去金陵吧。”

    “你们两个要造反么?”施琅的语气已经有些急了,说话也口不择言。

    “造反?想造反的人确实有,不过不是他们,我看是另有其人吧。”陈常之一挥手,身后的探子一拥而上,拔刀在手就要杀人。

    施琅指挥千军万马,在海战中镇定从容,运筹调度丝毫是当世海战名将。陈常之若是与他对垒,恐怕少有胜算。但是若说起街头格杀,施琅的心腹和郑渡的心腹加起来,也不及潜象营的一个零头。

    嗖嗖嗖几支冷箭,将施琅身边的人尽数射倒,淬了毒后蓝汪汪的钢针,插进人身之后几秒钟就丧失了行动能力。

    陈常之悠然说道:“来啊,将施提督请到我们骄中,龚送到金陵。”

    潜象营的探子上前,几下就制服了心如死灰的施琅,至于郑渡等人早就被补了一刀丢进海中。

    周围的士绅名流,没有经历过北伐,第一次见到这么血腥的场面,都噤若寒蝉。

    陈常之的手下扶着施琅,架着他的胳膊,往前走。

    一根毒针,悄无声息地刺进他的身体。

    ------

    施琅死了,侯玄演没有追究任何人,只是把他的“施候田租园”收了回来,将施琅的家眷赶离东番岛。

    东番岛改名叫做“台湾府”,划归福建,首任知府由嘉定遗民,在松江立下功劳的范闲担任,实则是户部尚书龚自方亲自管理。

    在日本和台湾之间,有一个更小的岛国,名叫琉球。

    琉球本是大明朝的藩属国,实际上被日本霸占很多年了,侯玄演和日本的友好盟约中,第一约就是:日本国认定琉球国确为完全无缺之独立自主,故凡有亏损其独立自主体制,如该国向日本国请兵驻守、该国向日本国贡献典礼等,尽皆废除。

    当时所有人都知道琉球是日本抢夺的大明的藩属国,对这一条也没怎么在意,就当成是大明为了面子,折辱了日本一道。

    只有琉球王室大喜过望,日本萨摩藩被赶走之后,琉球国王天天上书,还派人到金陵朝贡,希望可以帮助他恢复王国。

    景祐二年十月,琉球世子尚质派遣王舅马宗毅率领庆贺使团前往金陵,使团除了携带给皇帝和侯玄演的礼物外,还携带了表文、奏疏及大明敕印。希望可以重新恢复自己在整个列岛的统治。

    侯玄演客客气气地说道:“琉球王室无力庇护子民,琉球人也不愿再奉尔等为王,今日起并入我大明版图,划归台湾府,为琉球县。”

    早在四十年前,日本萨摩藩率兵侵占琉球,逼迫琉球向日本进贡。琉球王国形成“两属”状态,他们后来逐渐被萨摩藩实际控制,成为萨摩藩的附庸。侯玄演当然没有什么兴趣,为了一群所谓的王室,大费周章给他们复国。

    马宗毅一个头磕在地上,哭诉着求侯玄演不可如此欺凌弱国,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正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侯玄演冷笑道:“以前你们琉球有三个小国,我太祖高皇帝遣行人杨载向你们琉球三国发布诏谕,你们来次朝贡。当初的三个小国都是我太祖高皇帝册封的,缘何被你们无故灭之?那时节你们可曾对那两个国家讲过仁义道德?说到底,还是你们尚家一脉,违背我太祖高皇帝的圣谕,取消你们的王室地位,已经是很大的恩德了,再敢纠缠不休,我把你们全部丢到海里喂鱼。”

    马宗毅这才不敢撒泼,呆呆地望着眼前年轻的王爷,心中五味杂陈。

    本来以为大明朝还是那个要面子不要里子的庞然大物,这次还准备来大明发一次小财,谁知道连国家都丢了。

    这些小国来大明朝贡,一向是盈利的,而且利润还不小。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讲,朝贡的事情大明是不吃亏的,那些朝贡的人,如果带着货物过来,首先要看你是大国还是小国,大国的话先抽一半,交给大明朝,然后剩下的那一半,再交给皇上。相当于大明来了个劫富济贫,因为一些小国家,他们带来的东西实在太少了,明朝为了彰显大度,也就不收你关税了,还送了不少好东西出去,但是明朝也知道,这买卖做的亏呀,于是就限制那些小国家朝贡的次数,比如说两年一次五年一次。

    对于那些大一点的国家来访使团,也是不亏的,他可能买了两万贯的货物。到了明朝要卖十万贯,而明朝回了两万货物,到了他们的国家也可以卖十万万贯,所以双方就各自赚了八万,这就是说两方的合作都是互惠互利合作共赢的,你经常来,我也经常送,这不挺好。

    所以每一个国家都喜欢来大明朝贡,大明历代皇帝也乐得宣扬自己“万国来朝”的功绩,实质上都是一场场的生意。

    日本是一个例外,因为倭寇的事,搞得双方关系很差。大明朝对日本的朝贡下手就格外的黑,因为砍的太狠了,结果那些日本使团实在受不了,于是要闹自杀,明朝政府只能是,给钱息事宁人了。后来更是发生了日本使节团纵兵劫掠浙江的事件,导致双方反目成仇。

    这一回侯玄演直接取消了琉球的王室,化国为县,比日本萨摩藩还要过分。

    朝中虽然有些异议,但是碍于他现在权势滔天,而且不断地开疆扩土,也就都默许了。

    就这样,存在了二百多年的琉球王国,彻底沦为一个县。在九州岛和台湾岛之间,成为了大明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马宗毅和所谓的琉球使团,准备随着大明琉球县令的船只,一起回岛上。

    做完了这一切,侯玄演畅快地躺在椅子上,闭上眼睛一个横跨整个东海岸的帝国,已经拥有了所有的出海港口。

    日本、大明、琉球、台湾,水师被彻底连接起来,什么佛朗机人、荷兰人休想再染指半分。东方的海域,是东方人的,具体点说,都是汉人的。

    侯玄演拥有后世的见识,还有堪比整个欧陆的海岸线,天下还有什么事是做不成的。等到征辽成功了,再往北打一打,把白令海峡拿到手美洲大陆就在眼前了。

    躺在太师椅上的侯玄演发着美梦的时候,外面的亲兵抱拳道:“王爷,又来了几个小国的使团。”

    侯玄演乐呵呵地问道:“又是谁送礼来了?我看看能不能再置一个县。”

    “是佛朗机人和红毛和荷兰人。”亲兵们都知道侯玄演的叫法,也就慢慢地摒弃了带有歧视性的词语,改叫荷兰人了。

    侯玄演一下站起身来,自言自语道:“我刚惩治了施琅,拿下台湾岛,这些人就跟苍蝇一样扑了过来,鼻子真够灵的。说起来,澳门还在葡萄牙人手里呢,是时候来个澳门县了。”

    想到这里,侯玄演站起身来,整理了下衣袍,威风八面地说道:“带他们来见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