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北上伐清 > 第四百八十章 赏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望着对面空空如也的军营,罗刹人终于从他们的石头城中走了出来,收拾那些挂着他们战友首级的长枪。

    图巴佐夫脸色沉郁,他本来准备趁着风寒,给与靖北军致命一击。毕竟他的战士有着充足的冰天雪地作战的经验,但是靖北军赖以成名的火炮却会在冬天的寒冷中出现各种问题。

    可惜的是,他们竟然就这样撤了

    就像是蓄谋已久的一记重拳,突然失去了目标,图巴佐夫心里窝囊到了极点。

    撤回乌梁府南边的靖北大军,在辽阔的草原上尽情地操练,陕甘新兵抚摸着自己的战马,爱不释手。

    侯玄演对这个地方的战争,已经有了一丝的厌倦,但是不打又不行。沙俄的脚伸的太长了,眼下正是他们疯狂往东方扩张的时候,不在这个时候遏制住这头熊,等他们站稳了脚跟,熊口夺食的难度将会大幅增加。

    西伯利亚的树木和矿产,迟早要成为重要的资源,这是一场为未来而打的战争。

    在徭役和农民赋税为主的朝廷统治下,对外扩张的战争是无法谋取到等同的利益的,只有商业发达、工业先进的国家,才能通过对外战争赚的盆满钵满。

    但是大漠的战争,无法为本国的商人带来市场,只是提供了一些毛皮、牲畜的原料地。

    如果不是国库充盈,仅仅漠北的战场就足以拖垮底蕴深厚的大明,侯玄演知道自己的帝国刚刚起步,经不起这么折腾,必须尽快找到新的财源,来供养这场战争。

    就在这种焦虑中,西南传来了利好消息,暹罗国王在荷兰人的支持下,悍然进攻安南。

    安南也就是后世的越南,这里其实名义上不是大明的属国,而是大明的属地。

    永乐帝期,朱棣派兵出师越南,推翻了胡朝,并在越南交阯布政使司地图设交趾布政使司,对越南进行直接统治。后来他的孙子朱瞻基撤了交趾,此举直接动摇了大明在南洋的震慑力,动摇了明朝的宗主国地位。从此这个地方的小国,都变得不再驯服。

    自从弃置交趾以后,安南的历代统治者都将大明视为敌人,彼此间摩擦不断。后来嘉靖帝下决心收复故土,当时的安南皇帝莫登庸吓得与大臣数十人自缚跪拜,入镇南关向明朝官员纳地请降,明朝将安南国降为安南都统使司,从一个属国降为属地,名义上纳入了大明的疆土,实际上还是别人自治。

    莫家的这次投降,也给大明留下了好的印象,朝廷对这个识时务的小子很满意。所以后来安南的黎朝重新复位,南方后黎朝复国后,黎朝得以中兴。黎世宗遣使赴大明,请求明廷恢复过往“安南国王”的册封,但是明廷以局势未定为由,暂时授予“安南都统使”头衔。按理说莫氏是造反的逆贼,黎氏推翻了莫氏,护犊子的大明就告诉黎氏,你们夺权可以,要割让高平、太原给莫氏子孙。

    形势比人强,黎氏虽然万分不愿意,也只好忍气吞声让宿敌莫氏子孙占据两个城池。

    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

    秋来江南风景异,总是一种别样的感觉,让人流连忘返。尤其是那满院的菊花,更是观赏性和采摘乐趣十足。

    此刻侯玄演就在御花园的亭子里和卞赛赛,赏玩菊花,累的满身是汗。

    卞赛赛双手撑地,玉腿高跷,蹲伏其上。侯玄演将双手枕在头下,仰面朝上,观其出入。

    “轻肌弱骨散幽葩,更将金蕊泛流霞。”

    侯玄演见她蹙眉隐忍,星眼朦胧,莺声哀鸣,柳腰款摆,一时间被这美景感染。双手扳其股,直没至根,抵于极深处,一xie如注。

    深秋赏菊花虽然是个雅事,可着实费力气,尤其是卞赛赛这样的弱质女流,当即被侯玄演揽在怀里,柔声安慰。

    正在这时候,外面传来的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吓得卞赛赛想要起身,侯玄演说道:“无妨,是灵药来了。”

    灵药在侯府的时候,还是一个少女,卞赛赛哪里想到侯玄演这么禽兽,还以为这两年过去了,灵药还是个懵懂的少女呢,吓得更加紧张起身穿衣。仓促间收拾一下,然后捂着屁股逃离现场。临走还不忘将侯玄演的袍子一撩,帮他盖上。

    灵药来了之后,琼鼻一吸,闻到了熟悉的味道,脸色顿时红了,小声道:“爷,交趾传来消息,缅甸国王进攻安南黎氏,他们正求救哩。”

    侯玄演神色一喜,只感觉比刚才还舒服,站起身来说道:“什么时候的事?”

    “消息传过来,已经是半个月了,估计此时暹罗人已经下很多地方了。”

    侯玄演笑道:“无妨,他就是全部被打下来,也是一个好事。我们伸向南洋这块地方的机会,终于来了。”

    灵药当然不知道侯玄演的打算,皱着鼻子说道:“爷,保护安南可以立威,毕竟他是我们的藩属,但是向其他地方出兵,好像没有什么好处。”

    “我的傻药儿,怎么没好处?整个南洋是我的粮仓和港口,不取下这个地方,我拿什么养着漠北的几十万大军。”

    侯玄演在北境绵长的国境线上,陈兵百万,良将千员,整个江南唯一成建制的兵马,就是湘兵营。正好此地距离安南比较近,这并不是偶然,侯玄演早就有所规划,若不是荷兰人率先动手,他也得着手找点缘由出兵了。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金陵讲武堂里,学子几千人,日夜研习兵法,操练骑射,教习火器。这一仗没有什么强敌,正好拉出来练练手。满剌加的驻军、福建水师,也可以支援参战,我们两面出击。”

    灵药目瞪口呆地看着意气风发的侯玄演,心中突然一哆嗦,这件事不会是老爷早就谋划好了的吧?

    侯玄演紧了紧腰带,拉着灵药的手说道:“走,我们去一趟讲武堂,给这群小子动员一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