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北上伐清 > 第五百四十一章 天之娇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文渊阁内其乐融融,侯玄演和;两个大学士在一派祥和的气氛中,相谈甚欢。

    这时候外面一个小太监,进来之后叫道:“陛下,齐国公在外求见。”

    侯玄演人逢喜事精神爽,脸上挂着和煦春风般的笑意,说道:“让老李进来,很久不见他了,不知道在家里做什么。”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侯玄演一听就知道是李好贤来了,笑道:“老李还是这个脾气,人没到脚步声先来了,走路都这么嚣张。”

    文渊阁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李好贤魁梧的身躯进到殿内,拿眼一扫就看到了坐在上首的侯玄演。

    “陛下!你可得给臣做主啊。”

    侯玄演见他一脸悲愤,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不禁好奇起来:“朕就纳闷了,这天下除了朕还有人能把你李好贤弄成这副样子?反了他了,你且说谁惹你了,朕给你撑腰。”

    四年北伐李好贤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战将,陷阵冲锋、破敌斩将、指挥着火字营南征北战,个人勇武未逢敌手,连个旗鼓相当的都没有。

    就是这样的将军,因为在河间一败,差点葬送全军,天下太平之后,沉迷苏州小调,金陵评弹,天天看戏听曲,十分风雅。

    要是有谁欺负自己的这个心腹,侯玄演还真得为他出头。

    “唉!”李好贤还没说话,先叹了口气,语气中流露出深深的无奈,说道:“还不是您的义女,李思琪那个混丫头。”

    侯玄演一听,脸色当即黑了起来,这个老封建又要来阻碍自己的妇女解放运动,简直是愚顽不灵。同样是流的李家血脉,李思琪怎么就这么懂事,知道替自己这个干爹做个表率呢。

    侯玄演眼皮一抹,端起茶杯来抿了一口,问道:“又怎么了?”

    “她...她跟着匠师馆那些王八蛋,偷偷摸摸地出海去西洋了!”

    噗~~侯玄演差点被呛死,擦了擦嘴问道:“你说什么?”

    “陛下,匠师馆那些贼人,不经过父母同意,擅自拐带别人女儿出海,简直是形同人贩。陛下在大名府曾经颁布严惩人贩的诏书,我看金陵匠师馆这些人,足够砍头了。我那可怜的女儿,跟着她娘受了多少苦...”说道情浓处,李好贤偌大一条汉子,眼睛红红的,十分可怜。

    侯玄演站起身来,说道:“这还了得?马上派船去接回思琪,然后去匠师馆把王照给朕押来!”

    拍着李好贤的肩膀,侯玄演安慰道:“放心吧,朕一定把女儿给你找回来。”

    李好贤人缘极好,他的军功和不馋和朝政,让他和谁都没有利益冲突,所以房内的人都一齐安慰起他来。

    不一会金陵匠师馆的王照被几个侍卫押着来到文渊阁,一看房内全是朝中大佬,慌忙跪倒。

    李好贤看到他就气不打一出来,要不是顾念华律,他早就率领家丁打进匠师馆了。

    “王照!李思琪是齐国公的女儿,你们匠师馆好大的胆子,就这么不把堂堂国公放在眼里么?”

    王照见龙颜大怒,吓得魂不附体,他平日里沉默寡言,根本不是个擅长言辞的人,这下一激动更是口不择言:“陛下,冤枉啊,臣不敢,臣哪里..哪能蔑视国公呢。”

    “那朕问你,秦国公主在你们匠师馆,随船一起去了西洋,这件事你这个馆长不知道?”侯玄演也是动了三分火气,这件事竟然不跟李好贤知会一声,将心比心要是小桃子侯婉殊一个人去茫茫大海漂泊这么久,自己杀人的心都有了。

    王照脸上汗水直流,情急之下竟然不结巴了,流利地说道:“陛下,这件事臣也是刚刚得知,还是从齐国公那里知道的,臣属实冤枉呐。匠师馆前去西洋的船只,是随前往英吉利番国的使团一起走的,臣多次清点人数,并无差错。至于秦国公主,先前以考察为由,带着几个学生前离京了,她的身份尊贵,我们匠师馆一向是不敢管理的。”

    侯玄演转头问道:“老李,他说的属实么?”

    李好贤吃了苍蝇一般,撇着头点了几下,侯玄演全明白了。

    原来是李思琪偷偷上船,她在匠师馆那群呆呆的木讷内秀的学生中,俨然仙子一般的存在,还是货真价实的公主,谁敢出卖她。

    如此一来,这个王照倒真的挺冤枉的,想到这里侯玄演为了打消李好贤的怒气,免得他日后寻匠师馆的麻烦,板着脸骂道:“你们这群人诞为匠师馆的主事,放任学生偷偷上船远渡,失职失察!扣除金陵匠师馆内所有官吏一年俸禄,滚蛋吧!”

    王照如蒙大赦,这里的气氛可太吓人了,比正常人高出一头的齐国公,站在那里跟座山一样,还杀气腾腾的。一向厚待匠师的陛下,也黑着脸龙颜大怒。

    至于扣除俸禄他并不担心,匠师馆的补贴极多,这里面的官吏都不缺钱。

    王照灰溜溜地落荒而逃,李好贤脸色更苦,侯玄演只得安慰道:“朕已经派人前去拦截,走,朕陪你喝酒...”

    阴沉沉的海面上,二十多艘大船破浪前行,这片区域有许多小岛,水手们担心附近暗礁太多,不得不格外小心。

    船头的风又急又大,船员们正在专注地驾驶着,经过贯通欧亚大陆的海洋远航的锤炼,这些水手对这样的风浪毫不在意,他们在意的只是水下的暗礁。

    李思琪站在船头,丝毫不畏惧这些海风吹着她娇嫩的皮肤,扶栏四顾,心里充满了欢喜。

    她是整个金陵命最好的女人,却不稀罕别人羡煞的生活,放弃了锦衣玉食的王侯小姐生活,投入到更新奇更广阔的天地中,才让她由衷的快乐。

    “大师姐,你说我们回去之后,会不会被砍头啊?”匠师馆的小师弟们个个面带愁容,他们可没有这么显赫的家世,可以让他们恣意妄为。

    “有师姐在,你们怕什么?”李思琪丝毫不在意,自己那两个爹,不管外界传的多么神勇无敌,只要使出撒娇神功,没有一个不是笑眯眯的予取予求。

    “师姐,放着公主不做,你怎么这么喜欢往外跑啊?”

    李思琪飒然一笑,抿了下被吹乱的青丝,英姿勃发十分帅气,说道:“没什么,就是喜欢喽。”

    身后的船上,汉密尔顿看着前面的这一幕,惊为天人。

    这位小姐身上有着无穷的魅力,她站在船头,就像是一颗会发光的明珠。

    这一年是天狩元年,西历1652年,两个暂时失去女儿的爹,在御花园相对饮苦酒。

    而对于李思琪来说,她的欧陆传奇才刚刚开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