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北上伐清 > 第五百五十章 我有特殊部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金陵的紫禁城中,侯玄演大手一挥,远在千里之外的准噶尔鄂毕河,一座新城拔地而起。

    城墙一律用整齐的石条、石板、石方、石柱等为基,墙体用“三合土”逐层垒成,外围再砌以青砖。

    各种原材料,从西北的新修的道路上源源不断地运抵鄂毕河,小冰河带来的天灾中流离失所的灾民们,成了这场造城计划的主力。他们扛着锄头,搭乘着顺风车,如同一群群辛勤的小蚂蚁,用双手换取全家的口粮。

    陕甘当地的官员,目送着百姓们远去,这些人不再毫无尊严地蹲在地上等赈灾粮,而是可以用双手换取活命的粮食。

    前去做工的人工钱分成两份,他们的家人都可以领到其中一份,陕甘总督田雄望着这些人的背影,由衷地赞叹道:“陛下说,做好的赈灾就是以工代赈。如今的灾情比往年还厉害,结果没想到几乎没有饿死的。”

    “唉关中三百里沃土,老秦人已经几年没见过下大雨了。赤地千里,遍地枯黄,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该死的旱情。”

    两个秦地的官吏讨论着旱情,目送自己的百姓离开,心里空落落的。

    虽然灾民的离开,缓解了他们的压力,但是这毕竟是自己治下之民,当地官员还是希望能够早日风调雨顺的。

    而那些坐在车上的百姓,可没有这些想法,对他们来说去准噶尔修城是件好事。只要保证自己的家人有粮食吃,自己出点力气不算什么,老秦人流血都不怕,还怕流汗?

    准噶尔的战事进入第二个相持阶段,不过这个阶段是沙俄和华朝的相持,准噶尔已经成了板上鱼肉。

    在南面的两个包围圈,失去了和巴图尔珲联系的原本的各个部落首领,已经生出了其他心思。

    巴图尔珲统一他们还不算长,一年不到的时间根本来不及更换当地骨干力量,进行换血。

    这些头领对于巴图尔珲的忠诚度十分有限,青藏高原上的抵抗力量,更多的是因为宗教信仰而悍不畏死的战士。

    对付这些人,可谓是伤透了脑筋,虽然杨展等人明确表示了,凡是不服管制的就是敌人,但还是经常传来当地百姓伤人事件。

    自古这片高原上,就是狠人辈出,侯玄演对此心知肚明。

    当然对付他们的办法,侯玄演也已经成竹在胸。

    一支特殊的兵马,正在组建,一旦他建成之后,就是一支让人闻风丧胆的正义之师。到时候正义的铁拳,将会击碎所有自认为坚定的顽固分子。

    在金陵城郊青龙山,早就已经高升为朝中刑部尚书的赵元华,亲自骑马充当领队,带着天子銮舆驾临潜象营总部。

    侯玄演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到了大门口之后,侯玄演掀开帘子,发现此地竟然不是想象中的阴森模样。

    宽阔整洁的前方广场,立着一个门,懒洋洋一只白猫趴在门框上,大大方方的一块牌子,写着潜象营三个大字。

    侯玄演认得那是自己的笔迹,天子到了潜象营,自然是全部出迎,当先几个面孔侯玄演几乎全部认识,就是这些人在北伐期间无数次的帮自己转败为胜,化险为夷。

    “参见吾皇。”所有人抱拳道。

    潜象营有一个特殊的地方,他们见到任何级别的官员,都无须跪拜,即使是皇帝。

    这一点是因为战时他们的身份保密,而且时间极短,必须马上叙述清楚情报的内容,所以侯玄演就规定所有潜象营的探子不得在繁文缛节上浪费时间,直入主题汇报完走人。久而久之,这一点就延续下来,到现在依然如是。

    侯玄演嗯了一声,大踏步走进营中,到处都是普通的军舍模样,甚至还有一些花草,颇为雅致。

    任谁第一眼,也不会把这个地方当成是十六世纪世界上最大的特务基地。实际上,在这些祥和的衙署下面,地下室内,你说它是九幽地狱,都没有人反对。

    刘廷引着皇帝来到室内,两个年轻的番子端上茶水,递给侯玄演和他身边的灵药。

    侯玄演抿了一口,淡香清新,笑道:“我看这两个年纪不超过十四五岁,潜象营招新是个什么路子?”

    “嗨,就是从讲武堂挑呗,有底子好的练一练,就得干活了。”

    侯玄演点了点头,这两个人有机会面圣,还给皇帝敬茶,必定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仔细一看,果然十分精神。

    “朕这次来,就是要挑一些顺手的人,带队前往准噶尔。”

    几乎是所有的番子,都眼前一亮,闻到了军功的味道。

    “陛下,什么要求?”

    “狠一点,机灵一点,要和刁民打交道,懂得自保的人。”

    刘廷和陈常之对视一眼,笑道:“陛下,从我们这里随便拉出几个,都符合您的要求。”

    赵元华是潜象营的两个创始人之一,当初落魄江湖,恰逢其会。若不是投奔了侯玄演,他可能还是一个江湖上的狠人,也能有点自己的势力,但是现在可是堂堂的六部尚书之一,庙堂之上的重臣,听了这番话赶紧说道:“就从潜字科挑几个。”

    潜象营分为潜字科和象门,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一个出门是便衣打扮,混在人群中比普通人还普通。象字门却是鲜衣怒马,大红色的军服,清一色的白马,腰悬流苏宝刀。

    挑选完潜象营的番子之后,侯玄演稍微逛了一下,发觉这里和普通衙署没什么两样。营内一个个的还都笑意盈盈的,看上去就是老实巴交的孩子,不得不说伪装的能力却是强,不愧是第一特务机构。

    登上回宫的马车,灵药掠了掠鬓额垂落的发丝,问道:“陛下,这么几个人能管好准噶尔那么大的地方么?”

    侯玄演得意洋洋笑道:“怎么可能就派这几个去,朕还有妙计。”

    灵药一听,心里跟猫爪挠的一样,追问道:“是什么人?”

    她越问,侯玄演越不说,逗着她玩,附在她耳朵上说道:“除非你”

    两刻钟之后

    马车已经到了宫内,陛下没有动弹,宦官宫女识趣地躲远些。

    马车内风光突变,小灵药衣衫不整,支起浑圆雪白的大腿,分跨扶手两侧,呼吸浓重,杏眼微眯,唇缝间迸出细细的呜咽,低沉的嗓音十分诱人。咬着红菱似的嘴唇,呢喃道:“陛下,现在可以告诉药儿了吧?”

    侯玄演将裤子一提,哈哈笑道:“你也不打听打听,朕说话什么时候算过,等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灵药气苦,一下瘫在车上,汗水打湿了鬓间青丝,刚想撒娇却发现自己皇帝老爷已经溜了,气的她银牙暗咬。

    不一会春和殿的宫女们匆匆赶来,将灵药接回殿中。

    侯玄演神清气爽,这一刻感觉自己跟个圣佛一样,无欲无求的十分厉害。在儒家的观念里,他这是进入了贤者时间。

    “老子的四大奇兵一出,管教准噶尔稳定的比江南百姓还温驯。”

    潜象营毕竟是特务机构,指望他们大规模出动,管制一片区域是不可能的。侯玄演还有其他主意,这一营人马,让他自己想想都觉得发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