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北上伐清 > 第五百四十六章 误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好贤是不相信陈明杰会赶出伤天害理的事的,所以他的儿子一哭诉,李好贤就信了三分。

    “御史道这群劣货,欺负人欺负到我们火字营头上来了!”

    陈新良一看此事有戏,齐国公故旧遍天下,再加上和当今圣上的关系亲密,由他出面何愁不能保住自己爹的性命。

    李好贤气的脸红耳赤,陈新良趁势说道:“国公爷明断,只求保住我爹爹性命,其他的我们都不违抗,只求父子家人有命团聚。”

    “放屁,陈明杰为北伐流热血,抛头颅,到头来就为了苟活?我倒要去问问御史道,谁给的他们这个胆子。”

    李好贤不是这么莽撞的人,但是涉及到自己的爱将,再加上他从心底还认为如今的陈明杰还是那个战阵上英勇无畏的武将,所以并不怀疑陈新良说谎。

    不甘心曾经的旧部受此大辱,齐国公连夜带人直奔都察院左都御史曾亨应的府邸,到了大门外李好贤亲自上前捶门。

    曾府的门子睡眼朦胧,听到声响大吃一惊,赶紧问道:“什么人?”

    李好贤身边的随从高声道:“是齐国公,快开门。”

    天子脚下,谁敢到自己的府前闹事,门子如何不信,赶紧拿起木头开门。

    李好贤来势汹汹,门子吓得不敢说话,一溜烟跑到后院报信去了。

    曾亨应正在后院睡觉,听到齐国公深夜造访,披着一件衣服就出来了。

    “奇怪,本官和齐国公没有什么交情,这么晚找我所为何事?”

    曾夫人笑道:“老爷出去问问不就知道了,他是一个国公,来找我们,难道还是坏事不成。是不是有谁家的小子,看上咱们闺女了,请动齐国公说亲来了。”

    曾亨应晃着手指,笑了笑:“你呀你,净想好事,齐国公那种身份,怎么可能来为咱们女儿说亲。”

    穿戴好衣服,曾亨应来到客堂,隔着老远也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笑呵呵地进来问道:“国公大驾光临,不知道所为何事?”

    “你自己不知道么?”

    李好贤身材魁梧,沉声说话十分骇人,不过曾亨应也不是个怕事的人,他自己行为端正,从不招惹事端,就算是国公也不能欺负到自己头上吧。

    曾亨应脸色一变,正色道:“国公,有事说事,您为何而来,下官怎能得知。”

    曾亨应此人,也是一根硬骨头,当年在江西曾亨应让其弟曾和应带著父亲到福建避难,曾亨应自己与艾南英和抚州知府揭重熙谋守城。

    若不是侯玄演从荆襄鏖战,阻止了清兵继续南下,挽救了江西无数义士的性命。

    在后世的历史上,曾亨应和自己的三儿子曾筠一起兵败被抓,对儿子说:“勉之!一日千秋,毋自负”。

    儿子曾筠说:“好!”

    父子先后不屈而死,其弟曾和应跳井自尽,曾轼同时死难。顺治元年清兵包围曾家村,抓获三百余人,全部处死。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因为齐国公的身份,就对他卑躬屈膝。

    李好贤站起身来,怒目道:“我来问你,陈明杰犯了什么罪,要你们将他抓捕下狱。”

    曾亨应梗着脖子,吹胡子瞪眼地说道:“他有什么罪,下官没有必要跟国公汇报吧?不如去问一问圣上。”

    李好贤只当他不敢说,更加为下属痛心,脸色稍微缓和说道:“曾大人,陈明杰是北伐有功之人,你的手下是不是有什么失察的地方,错将他抓了起来。”

    “下关还是那句话,无可奉告!”

    李好贤聚力一拍,将曾府的客堂内的椅子扶手拍断,曾亨应屹然不惧。

    “好!你等着,我明天就去陛下面前奏明此事,希望你还能这么硬气。”

    “不送!”

    大晚上的被人砸门叫起来,不想是这样的事,曾亨应心情可想而知。其实要是李好贤态度好一点,他可能会把案情稍微透漏一点,但是这两个人都是急性子、硬骨头,谁都不肯让步,于是就出现了现在这个不欢而散的局面。

    第二天一早,侯玄演刚刚起床,昨夜宿在周玉洁的殿中去了去火气,一大早神清气爽的,心里的烦躁刚刚平息。

    小李子察言观色,见他没有前几天脸色难看了,在一旁说道:“陛下,齐国公在外面求见。”

    “老李找朕?能有什么事,让他进来吧。”

    李好贤跟着宦官来到殿中,见侯玄演坐在桌案前,正端着一个碗喝粥。皇帝的一条腿踩在旁边的凳子上,用膝盖撑着手臂,实在说不上严肃。

    弯腰抱拳,李好贤道:“陛下。”

    “啥事?”把空碗交给身边的宫女,侯玄演抬起头来问道。

    “陛下,臣有冤,求陛下为臣做主。”

    侯玄演大感惊奇,忙道:“你还有冤?这天下除了朕谁敢欺负你,快说来听听,就当让朕解个闷,开心一下。”

    李好贤无心和皇帝扯皮逗趣,红着脸说道:“臣不为自己鸣冤,臣为北伐死难的火字营弟兄鸣冤,这江山是谁打下来的,他们现在又受到了什么待遇?”

    侯玄演脸色一暗,忍着怒气,沉声道:“陈明杰?”

    “陛下圣明,就是他。”

    侯玄演拿起桌子上还未来得及收拾的碗,往地上狠劲一摔,骂道:“谁打下来的?是老子打下来的,你有疑问么?”

    这一嗓子嘶吼到破音,吓得殿内的宦官宫女齐齐跪倒,李好贤楞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皇帝发这么大的脾气。

    侯玄演这几天的火气,瞬间又被调动起来,他可不知道李好贤是被陈新良蒙蔽了,还以为他明知道陈明杰犯的罪,还来恃功自傲。

    越想越气,但是念及旧情,又不想处置李好贤,侯玄演只觉得失望至极。

    没想到自己的心腹,都有这种想法,更加让他觉得寒心。

    侯玄演喘着粗气,怒火攻心半天,还是狠不下心来收拾他,眼皮一抹低声道:“你滚吧,朕现在不想看到你。”

    声音不带一丝情感,李好贤听完之后心里莫名的难受

    “陛下”

    “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