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最牛锦衣卫 > 第502章 我就是不回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502章我就是不回去

    本来齐美伦和黄陵路的事情就闹得沸沸扬扬的,二人的事情成了杭州城茶余饭后讨论的热点。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黄陵路竟然被小舅子齐美耀杀了。

    黄陵路一死,立刻引爆了整个杭州城。尤其是对闽中元等人来说,黄陵路活着的时候,什么也感觉不到,可黄陵路一死,他们才发现问题有多大。杭州城内一直暗流涌动,苏立言为首的新势力和闽中元为首的旧势力一直相互对峙,陷入一种微妙的僵局之中,而黄陵路这位不显山不露水的人,很可能会成为打破僵局的关键人物。

    不得不说这对黄陵路来说,非常的讽刺,活着的时候没人把他当回事,结果成了死人后反而成了最重要的人。黄陵路的死讯传出来后,杭州府衙便立刻派人将黄陵路在外边的宅子围了起来。第一个抵达现场的不是别人,正是黄陵路的相好小水仙儿,据他描述,黄陵路满身是血的躺在榻上,而卧房靠门的地方则躺着昏迷不醒的齐美耀,当时齐美耀手中握着一把染血短刀。

    现场跟小水仙儿描述的一模一样,尤其是齐美耀手中的那把刀,简直成了铁证。黄永山经常生黄陵路的气,可再生气,这也是自己的亲儿子啊。事情发生后,黄永山整个人处在了半癫狂状态,带着黄家仆人堵住了齐家门口,逼着齐蓓虎出来给个说法。齐蓓虎头疼得很,一边要想办法保住亲儿子,一边还要应付黄永山,同时还要兼顾布政使司和运盐司的态度。

    齐蓓虎头疼,闽中元更头疼,本来这个年过得就够糟心的了,有着愁不完的事情,结果又出事儿了。黄陵路这一死,齐家和黄家勉强维持的关系就有着破裂的危险,更要命的是,嫌疑犯居然是齐美耀,齐家和黄家这对各怀心机的亲家,恐怕要反目成仇了。齐家和黄家能成为官方大盐商,全都是因为他们在浙江生意场上影响力大,资金雄厚,若是这两家闹出问题,运盐司的官盐份额和盐商势力就要重新洗牌了。

    如果放在平时,闽中元丝毫不会担心,但现在不一样,如今整个浙江商户可全都憋着一股劲儿对付苏立言呢,而齐家和黄家则掌握了大部分砂石和木材生意。这个时候,如果齐家或者黄家倒向苏立言,那布政使司之前所做的努力可就要大打折扣了。

    思索了良久,也找不到半点头绪,因为根本没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布政使司这边要么帮齐家要么帮黄家,想让两家都满意,那几乎是不可能的。正在犯愁的时候,方东离的轿子停在了布政使司门口,他很快就找到了闽中元。喝口热茶暖暖身子,方东离满脸苦涩道,“闵大人,现在可如何是好黄永山刚刚找到了本官,让咱们替他主持公道。可是齐蓓虎也发牢骚,这可怎么办”

    怎么办要是知道怎么办,我还用发愁闽中元想了想,最后叹了口气,“为今之计,就是尽快查清本案,依法办事儿。在这件事儿上,咱们最好是不偏不倚。本官现在就想知道,黄陵路到底是不是齐美耀杀的”

    “这”方东离微微愣神,好像之前根本没考虑过这事儿,“哎,我的闵大人,现在最要命的是黄永山就认准是齐美耀杀人了。”

    闽中元无奈的点了点头,“思来想去,恐怕只有将此案移交到按察司了,让杭州府处理这个案子,不合适啊”闽中元抬手拍了拍额头,杭州地界有点门路的都知道知府衙门的情况,从同知汪旭到通判魏训煌全都是布政使司的人,知府何正文几乎就是个摆设。让知府衙门处理这个案子,无论什么样的结果,恐怕都会让人觉得里边有猫腻。

    方东离一脸凝重的皱起了眉头,“闵大人,这样做真的可以么咱们把这个烫手山芋扔给按察司,对方会接手而且,闵大人,你不觉得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过巧合了么刚刚有人散播齐美伦和黄陵路的事情,紧接着黄陵路就被杀了。”

    “你的意思是说黄陵路的死跟苏立言有关系”说完话,闽中元就苦笑着摇了摇头,“应该不会的,苏立言此人虽说胆大妄为了些,还不至于如此草菅人命。算了,现在先把这个烫手山芋扔给按察司吧,众目睽睽之下,本官倒要看看苏立言如何化解这个难题。”

    很快,黄陵路的案子就被调到了按察司,让陶甑等人纳闷不已的是,暂时代理按察司事务的张紫涵很爽快的接下了这个烫手山芋。春节之前,杭州百姓全都盯着这个案子呢,大家都想知道按察司会如何处理此案。接下案子后,张紫涵发下话,直接将杀人嫌疑犯齐美耀转到了杭州锦衣卫大牢,不审不问。

    杭州百姓傻了眼,闽中元等人更是有点回不过味儿来,接了案子不审不问,张大小姐在搞什么鬼闽中元心里着急,于是派人去按察司催促一番,很快去按察司的人就回来了。

    “闵大人,下官问了下情况,也说此案关系重大,不得拖延,可张小姐说苏立言不在杭州,别人又不肯接手此案,只能等着苏立言回来后再审这个案子了”

    闽中元和于承泽等人彻底懵逼了,因为严格上来说,张大小姐并没有错。按察司接下案子一点问题都没有,地方上的大案要案归按察司,可审案子就不一样了。审案必须是按察司官员,张小姐可不是按察司的人,而其他人呢,像颜枣、陶甑这些人,明知道这是个烫手山芋,谁会往上凑人家张小姐说的很清楚了,你们把烫手山芋往按察司扔,出于职责,按察司没法推脱,但苏大人现在不在杭州城,你们说怎么办

    没辙了,为了不让张大小姐使出拖字诀,按察使司一封公文快马加鞭送往温州府。总之,苏立言,你别再温州呆着了,赶紧回来干活。

    温州行馆,苏瞻一边烤火,一边听冯子珊说些温州当地的民间趣事。正聊得开心呢,丫头青媞捏着一封信进了屋,“公子,小姐,刚刚布政使司送来了一封信,说是加急公文。”

    苏公子顿时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布政使司给本公子送加急公文,还真是有趣。萧绮月拆开信,凑在苏瞻身边,二人仔仔细细的看着公文,粗略了读了一遍,萧绮月忍不住笑出声来,“哟,我说布政使司为何要给你送加急公文,这是要你回去接烫手山芋呢。不过,也还是有好事情的,黄陵路这一死,倒是给了我们机会。哦,我的公子爷,你跟我说句实话,黄陵路是不是你派人弄死的”

    “咳咳绮月,你这说的叫什么话本官哦,本公子有那么没底线么放心吧,黄陵路的死跟我可没有半点关系。至于布政使司的要求嘛,呵呵,去他娘的吧。”

    苏公子少有的爆了句粗口,萧绮月黛眉微挑,捏着那封公文扔进了火盆中,转眼间一封公文化成了灰。闽中元是看不到这一幕的,如果知道苏立言这样对待布政使司的公文,非气炸了不可。

    苏瞻一脸不屑,回杭州今年是不可能回杭州的,明年上元节之前,哪也不去,就在温州待着。闽中元那些人净想美事。之前逼着他苏某人离开杭州,现在又喊着别人回来,扯什么王八犊子呢这又不是爱情买卖,你想要就要,想分开就分开呢

    “绮月,帮我写封信,就说本公子突发心疾,命在旦夕,赶不得路,按察司若有紧急情况,交由大小姐处理。哦,别忘了,告诉大小姐一声,要看好家里的拖把。”

    很快,两封书信快马加鞭送回了杭州城,同一天时间,闽中元和张紫涵收到了信。看完信后,张紫涵眉宇间堆着笑,闽中元却是一脸愁容,仿佛吃了三斤死苍蝇。

    心疾,神特么心疾,扯谎不能找个靠谱点的理由知道苏立言会耍无赖,可鬼知道这家伙居然这么无耻。不过,苏立言已经明说了,紧急公务暂由张小姐处理,哼哼,这下不能再推脱了吧

    根本不用闽中元提醒,张大小姐很快就对案子展开了调查。虽然还不是两口子,但张紫涵和苏瞻心有灵犀,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不过大小姐还是很清楚“拖把”二字是何意思的。拖把嘛,自然是用来拖地的,不过往干净拖,还是往脏里拖,那就是大小姐说了算了。

    张大小姐是对案子展开了调查,可实际上施展的还是拖字诀,而且她还亲自去了一趟千户所大牢,让金发碧眼的苏伦和艾米扔给齐美耀两把拖把。两把拖把放在牢门两侧,一把干净无比,一把黑乎乎的。齐美耀整个人都蒙圈了,张大小姐这是什么意思啊。

    两把拖把一直放在大牢里,张紫涵亲口嘱咐过,没她的命令谁也不准动拖把。傍晚时分,齐蓓虎来到千户所看望齐美耀。来到大牢,第一眼看到的不是齐美耀,而是拖把,齐蓓虎急匆匆的走到牢门前,一脸焦急的冲齐美耀问道“你这个孽子,告诉老夫,黄陵路到底是不是你杀的”

    齐美耀揉了揉脑袋,露出了茫然之色,“爹,孩儿也不是太清楚啊。昨天心里不舒服,找地方多了些酒,后来气不过,便想找黄陵路理论一番,好让他写封休书。当时喝的迷迷糊糊的,有些记不清楚,只记得打了一架,再醒来的时候,就这样了”

    “你你可真糊涂”齐蓓虎气的直跳脚,不过他心里也叹了口气,看情况,黄陵路八成就是儿子齐美耀弄死的,这事儿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刚想离开,眼角又瞥到了两把拖把,他忍不住问道,“拖把是怎么回事儿”

    “我也不知道啊,张大小姐来过一趟,留下两把拖把就走了”

    “拖把是张大小姐留下来的”齐蓓虎眉头一挑,心中变得复杂无比。齐美耀看不懂其中的意思,但他齐蓓虎却看得懂。张大小姐这是在传递一个信息啊,按察司最近一段时间会拖着这个案子,但具体是将齐美耀往死里拖,还是往活里拖,那就要看齐蓓虎的态度了。

    绕来绕去,齐蓓虎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一边是权力倾轧,一边是亲儿子的命,到底该如何选择齐蓓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千户所的,回到家中后,他便将自己关进了书房。齐蓓虎相信,黄永山一定也面临着同样的难题。不同的是黄永山想要杀人,而他齐蓓虎想要保人。

    倒向苏大人,就代表着和浙江固有势力决裂,一旦苏立言倒台,海运司垮掉,齐家将彻底没落,永无翻身之日。可不倒向苏大人,那么儿子齐美耀将是死路一条。每每闭上眼睛,脑海中总会闪现过那两把拖把。一把干净,代表了生,一把漆黑,代表了死。

    短短时间内,齐蓓虎仿佛苍老了许多岁。齐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家里哪还有半点年味儿戌时中旬,齐蓓虎将齐夫人等家眷喊到了屋中,看着家人,他满脸苦涩的说道“如今张大小姐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要么我们齐家倒向海运司,要么舍了老三的命。你们都说说吧,我们齐家该怎么做”

    齐美隆十指交叉,认真地问道“爹,我们如果倒向海运司,按察司真的能保住老三的命么”

    “这一点应该没什么问题,以张大小姐的手段,保住老三的命应该不成问题的”齐蓓虎面露苦笑,像他们这种地方商户,在百姓眼中,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可在那些真正的权贵手中,不过是任人揉捏的蚂蚁罢了。

    “爹,那我们还有别的选择么而且,孩儿一直觉得,跟海运司合作,未必不是好事,或许,是我们齐家的机会呢。”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阅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