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最牛锦衣卫 > 第604章 锦衣卫老套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604章锦衣卫老套路

    虽然表面上看,曹东亮无所顾忌,可是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曹东亮并没想过真的开战,朝廷几千兵马突然在登州城外大打出手,这就不是笑话,而是耻辱了。曹东亮敢下这种命令,就是瞅准了皇家舰队不敢乱来。这可是都指挥司兵马,奉了上边的命令来的,可不是船舶司大营,更不是登州水师,一旦跟都指挥司兵马动手,性质就变了。

    正常情况下,曹东亮这么想也没有错,可是他碰上了不按套路出牌的苏大人。更何况所有的军事行动都是张紫涵一手安排的,以张大小姐的脾性,断然不会受都指挥司的气的。曹东亮一声令下,付明亮便主动请缨担当先锋。之前吃了窝囊气,这次一定要报复回来,皇家舰队,你们等着。

    张紫涵并没有回城,她站在城外钟楼之上,?望者城外的兵马,看到曹东亮果断带着都指挥司兵马朝城门方向前进,她的眉头也紧紧地蹙了起来。放下千里镜,神色清冷的抬起了手,“打旗语,好好教训下曹东亮,把都指挥司的兵马赶出去。”

    一场战事不可避免,张紫涵也不会再躲避。虽然身为女儿身,但在决断力上,她丝毫不输给苏瞻。旗语很快打出,而此时驻扎在于柳坡上的赢漫文也变得严肃起来。埋伏在于柳坡上的舰队士兵开始缓缓下山,盾牌在前,后边是刀兵与弓弩手,而在最后方,则是舰队进攻威力最大的炮兵。

    十几门火炮对准了北面,随时都可以提供火力支援。整齐的队列,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都指挥司兵马很快就留意到出了问题,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曹东亮皱紧眉头,挺直身子朝那边看去,只见那里出现一片蓝色的流云,他们如铺天盖地的海浪,夹着恢弘的气势逼了过来。

    蓝色罩甲,红缨盔,这是皇家舰队的兵马。看到这群彪悍的士兵,曹东亮心中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这就是真正的精兵么?他们动作整齐划一,盾牌挡在前方,犹如一条直线,整个阵型很紧凑,离着好远,就感觉到他们身上传来一股彪悍之气。那种无形的压力,只有战场上无数次厮杀才能具备的。

    付明亮心神一凛,调转马头来到曹东亮旁边,“大哥,这就是皇家舰队陆战兵,领头的那个叫赢漫文,之前就是吃了这个女人的亏!”

    赢漫文的兵马最终停了下来,与都指挥司兵马隔着百丈距离,“曹将军,我皇家舰队奉命接手登州港,其他兵马不得驻扎登州,还望曹将军领兵后撤,不要给自己惹麻烦!”

    本来看赢漫文一个漂亮女子,曹东亮还有几分恻隐之心的,听到这番话,心里一股无名火腾腾往上窜。这里可是山东,是山东布政司和都指挥司的地盘,什么时候轮到海运司撒野了?更何况自己人多势众,就算战斗力比不上皇家舰队,但这般不给面子,是不是太瞧不起人了?皇家舰队奉命接手登州港?可笑,奉的是哪门子命令?一介女子领兵,上来就威胁人,真要是怕了的话,那我曹某人以后还不成官场笑柄了?

    “赢将军,席大人被人毒杀于登州衙门,城内生乱,本将军奉命进城维持城内秩序,有何不可?难道我都指挥司兵马如何调动,还要经过你的允许不成?”

    “曹将军这样说,那就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赢漫文打马慢慢回归本阵,盾牌重新合上,弓弩手也全部对准了对面的都指挥司兵马。

    看到这个架势,曹东亮气的脸都青了,头一次见到这样谈判的。一言不合就调头,谈生意还有个砍价还价过程呢。又是盾牌又是弓弩的,显得你们装备精良,还是咋滴?吓唬谁呢?我曹某人还真就不信了,你们还真敢痛下杀手?

    曹东亮哼了哼,干脆扭过头去。他算准了皇家舰队那边的人不敢动手了,这可是几千人的大战,搞不好会牵扯到上万人。战端一开,必然死伤无数,那个赢漫文担得起这个责任么?这个时候谁先动手谁不占理。曹东亮觉得,若是换做自己是赢漫文的话,绝对不会下命令开战的。

    一旦开战,最后一定要有人担责任,人家苏立言和张紫涵背靠大树好乘凉,其他人可就没这么好的命了。你赢漫文一个小小的百户,敢下这种命令?不怕死无葬身之地?

    正因为有这种想法,曹东亮命令部队继续朝着登州城前进,将侧翼完完整整的暴露了出来,完全处在不设防的状态。曹东亮这种行为,别说付明亮吃惊了,就连对面的赢漫文都有些懵。

    钟楼上,张紫涵看着城外的动静,看着看着嘴角就露出一丝微笑。曹东亮啊曹东亮,你是真没跟赢漫文打过交道啊,那个女人就是饿二愣子,能以常理推之么?天下间,包括造反在内,就没有这个女人不敢干的事情。

    正如张紫涵所想,赢漫文惊得都合不拢嘴了,她指着对面的人,不可思议道:“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个曹东亮在玩什么鬼把戏?”

    副百户姚力拱拱手,脸上满是苦笑,“赢将军,估摸着曹东亮是觉得咱们不敢动手的,毕竟这可是天大的事情,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除了当年先帝南下意外,咱们大明朝兵马已经几十年没有出这种乱子了!”

    “咯咯,说到底,就是姓曹的瞧不起本小姐,觉得本小姐没胆子呗?”赢漫文气的柳眉倒竖,拔出腰刀,朝着后边吼了起来,“传令下去,给我开炮,弓弩手无差别射击.....”

    赢漫文可一点都不怕担责任,朝廷要是问责,本小姐就躲回景宁群山里去,朝廷能奈我何?从出生到现在,就没有本小姐不敢干的事情。有赢漫文在前边撑着,后边的火炮很快开始发威了,一发发炮弹上膛,眨眼的功夫就轰了出去。

    都指挥司兵马在曹东亮的带领下不断前进,他们离着登州城越来越近,突然一阵巨响传来,队伍中烟尘滚滚,浓浓的黑雾弥漫开来,夹杂着烤焦的味道。一声声闷雷般的巨响在耳边炸起,一时间人吼马嘶,伴随着无数残肢断臂,紧接着整齐的队形也乱了套。

    曹东亮懵了,他怔怔的望着硝烟弥漫的战场,那里有一个士兵在地上攀爬者,地上拖出一道红红的血印子,他的下半身被炸没了。几乎是瞬间的功夫,方圆几里地的地方仿佛成了一座地狱,到处是凄厉的惨状。好可怕的杀人利器,这就是皇家舰队的新式火炮么?

    可.....可那个赢漫文为什么敢真的下令开炮,她为什么敢这样做?疯子,这个疯女人!炮声未停,箭雨也随之而来,都指挥司兵马本来就处在不设防的状态,一连串的打击覆盖下来,他们哪里受得了,如同看到野狼的羊群,四处乱窜。越是如此,伤亡就越大,此时别提组织起有效抵抗了,能不能捡回一条命都是问题。

    终于,有人开始跪地求饶,因为所有的信心都被打崩溃了。炮声终于停了下来,皇家舰队大军以整齐的队列慢慢挤压过来,一路上横扫都指挥司残兵,降者无数。

    曹东亮和付明亮的战马受惊之下,将他们从马背上甩了下来,二人弄得灰头土脸的。没有了战马,二人抵抗一番也成了俘虏中的一员。看着满地尸体,一片狼藉,曹东亮浑身打着哆嗦,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皇家舰队的人太狠了,大家都是朝廷兵马啊,竟然下得了手。

    “赢漫文......你个臭女人,你们会遭报应的,一定会遭报应的,瞧瞧你们干的好事,这些可怜的兄弟啊.....呜呜呜.....我曹东亮对不住你们啊!”

    不到一个时辰的战斗,炮火覆盖再加上弓弩齐发,死伤将近四百人,不可谓不惨重。赢漫文又何尝愿意这样做?她的心情也不好,毫无胜利的喜悦,听到曹东亮的话,她快走两步,揪住曹东亮的衣襟,啪啪就是两巴掌。

    “姓曹的,之前就警告过你了,让你别逼我们,可是你就是不听,是你把这些人往死路上带的。要怪,只能怪你,是你的自大害死了他们,你个王八蛋,再敢乱吼乱叫,弄死你!”

    “你敢!我可是都指挥佥事,你们无权问责,老子告你们!”曹东亮一边怒吼,一边流泪,嘴唇已经咬出了血。此时他脸上黑不溜秋,披头散发,就像一个疯子。

    赢漫文冷冷一笑,告我?有本事就去告,要是能告倒本小姐算你能耐,什么朝廷,什么兵部,还管不到本小姐头上。心里有气,将曹东亮和付明亮踹到在地后,又补了几脚。

    张紫涵蹙着眉头远远看着,并没有急着露面。城外的动静闹得这么大,登州城早已经被惊坏了,老百姓们全都慌了神,这个时候不宜再闹下去了。仔细想了想,对随从耳语几句,那随从就急匆匆的离开了钟楼。

    约有一刻钟时间后,赢漫文正忙着让人打扫战场归拢尸体,就看到铁虎带着十几名锦衣卫神情严肃的走了过来。

    铁虎来到俘虏群里,很快找到了曹东亮和付明亮,从腰间拿出腰牌,冷硬道:“曹东亮、付明亮,你二人涉嫌跟逆党合谋,害死席大人,现在奉命将你们捉拿归案!”

    逆党?一听到这两个字,曹东亮和付明亮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他娘的,苏立言这是要恶人先告状,把黑锅往他们胶东二亮头上扣啊。

    此次战事,伤亡几百人,这种惊天的责任,谁能担得起?最后一定要有人背黑锅。皇家舰队那边先动的手,无论怎么说,皇家舰队都不占理。可要是跟逆党扯上关系,那就是另一会事儿了。

    “你们这是污蔑.....王八蛋......你们这群王八蛋......谁敢?我看你们谁敢.......”

    铁虎二话不说,刀柄狠狠地砸在曹东亮嘴角上,直接将对方砸倒在地,“是不是污蔑,调查完了就知道了,来人,把他们带走!”

    “不......我们是冤枉的.....你们这是栽赃陷害!”付明亮瞪着眼珠子,可还是被四名锦衣卫拖着往外走去。此时付明亮心中满满的后悔,明知道那个苏立言是个狠角色了,干嘛还陪着曹东亮回来?谁都知道苏立言玩的是栽赃陷害,可只要苏立言把这事情做成铁案,谁能拿他怎么滴?

    锦衣卫是干嘛的?锦衣卫栽赃陷害的事情可没少干,但凡落到锦衣卫手中的人,有几个能活着出来的?

    下令开炮炮轰都指挥司大军的事情都干得出来了,还有苏立言不敢干的事情么?一时间,付明亮觉得自己前途渺茫,这条命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锦衣卫办事是有套路的,但凡栽赃陷害,有没有搞到证据另说,锦衣卫一定是先把人弄死再说,给你来个死无对证。大明朝怎么就出了苏立言这么个玩意儿?朝廷大员不说,还兼着锦衣卫的职司,苏立言仗着锦衣卫三个字,干了多少事情了?

    曹东亮和付明亮如同死狗一般,被扔到了一间破屋子里,很快二人就见到了在登州搞风搞雨的苏瞻。此时,苏瞻神色严肃,毫无喜色。看到苏瞻,曹东亮从地上爬起来,黑着脸阴森森的问道:“苏立言.....你到底想干嘛?别忘了,曹某可是山东都指挥佥事!”

    “没想干嘛,城外伤亡那么多人,总要有人担责任的,苏某是不愿意担着个责任的,那么只能由你们来担了!你瞪眼睛做什么?有什么问题?”

    “你.....你如此罔顾法度,胆大妄为.....你不讲道理......”

    “道理?”苏瞻仿佛听到了很可笑的事情,他咧开嘴冷笑起来,“本公子跟你们讲道理,你们听么?更何况,本公子是谁?本公子是锦衣卫千户.....我堂堂锦衣卫千户,需要跟你们讲道理么?要是遇事跟你讲道理,我还当这个锦衣卫千户做什么?”

    懵了,彻底懵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