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都市小说 > 同桌凶猛 > 第一章、鞋跟先生!
    骄阳似火,要把世间万物给烤化了一般。

    整座城市被钢铁水泥给包裹的密不透风,身体四周就像是缠绕了一层看不见摸不着的丝网,粘稠恶心,撕扯不掉。

    陈述身穿白衣黑裤,踏着温州百年名店纯手工打造的黑蜻蜓皮鞋昂首挺胸走在正午烈日下面,身轻如燕脚步如飞,感觉整条街上的少女老妇眼神都聚集在自己的身上。

    身后传来女孩子地娇呼声音:帅哥,你的东西掉了。

    搭讪!

    一定是搭讪!

    这样的套路陈述在小说电影里面见多了。

    陈腐!狗血!俗不可耐!

    飘然转身,沉声问道:”什么?”

    女孩子手里举着一样黑色物体,问道:“帅哥,这是你的鞋跟吗?”

    “送给你了。”陈述落荒而逃。

    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天

    他和她次初见面

    她举着那只皮鞋后跟

    就像是头顶的阳光一样刺眼

    “哎-------”女孩子错愕片刻,挥舞着手里的鞋跟对着陈述的背影出声高喊:“你的鞋跟------”

    -----------

    有很多事情,别人不提醒你根本就不会注意。譬如「你长胖了」,「闺蜜说你坏话」以及掉了鞋跟。

    不得不说,少了一只鞋跟的皮鞋确实不利于行走。陈述很想学电视里面的那些女主角,鞋跟掉了之后就把两只鞋子都脱下来拎在手上,露出光洁白皙的小脚丫在地上奔跑,即妖娆又可爱。

    可是,想到他今天穿的袜子一只是黑色的,一只是蓝色的。黑色的那只前面还破了一个大窟窿探出两只脚趾头鬼鬼祟祟的四处打量------便放弃了这种诱人的想法。

    高一脚低一脚的回到租住的出租屋,发现衣柜里面的衣服和化妆台上的东西大半消失,就像是和原来的世界一分为二,切割的干干净净。饭桌上留下一封信,陈述没有打开便丢进了垃圾桶。

    早就预料到的结局,就连悲伤都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甩掉鞋子,蹬去袜子,脱了衣服,陈述就冲进了卫生间洗澡。

    换了干净的短衫短裤,神清气爽的坐在桌子前享受刚刚提回来的青椒盖饭。

    一大口吞下去,鸡蛋的香味和青椒的辛辣塞满了口腔,从味蕾里面分泌出一种叫做充实的感觉。刚才自己的身体空荡荡的,魂魄像是星尘一样在太空漂泊,居无定所。

    陈述大口大口的往嘴里扒饭,囫囵咀嚼两下就吞咽下去,然后再继续扒饭------

    “噗--------”

    饭粒从鼻腔里面呛出来,然后陈述便剧烈的咳喇起来。

    咳的死去活来,咳的撕心裂肺,咳的胆汁都要喷涌出来。

    等到咳喇停止,抬起头时,眼眶湿润,脸上早已布满泪水。

    “辣椒------”陈述拼命的仰着脸,不想让泪水滑落。“真辣!”

    ---------

    鼻孔里喷出去的米饭都落在了盘子里,饭是吃不下去了,陈述把餐食收拾一番,便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坐在了书桌前。

    书桌就是之前的饭桌,摆饭的时候是饭桌,摆书的时候就是书桌。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尽的,毕竟他们平时也不怎么挑剔。

    陈述打开稿纸,想要接着写自己已经写了大半年的故事。

    但是,沉吟良久,却不知如何下笔。

    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去想,可是脑海里还是不停的浮现那些相处的细节。或许,那些画面早就刻进了骨血,成为他身体的一部份。

    “陈述,我喜欢你!”

    “你的鼻子又大又圆,跟猪鼻子一样,我以后就叫你猪头-----”

    “陈述,我们蜜月旅行去巴黎好不好?要不就去佛罗伦萨-------”

    --------

    陈述的眼眶又红了,看着这空荡荡的屋子,喃喃自语:“做人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呢?”

    陈述又跑到洗手间洗了把脸,出来之后已经恢复了平静。

    他捡起笔,认认真真的在白纸上写下:

    今天是来到花城的两年零九十一天。

    今天是和凌晨恋爱的第五年零十七天。

    今天走掉了鞋跟,今天-----第一次失恋。

    ----------

    陈述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枕头边的手机铃声响起。

    陈述一把捉过手机按下接听键,声音温柔的问道:“喂------”

    “陈述------”汤大海的声音明显停顿了一下,然后便大喊大叫起来:“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吓死宝宝了。”

    “有话快说,没话快滚。”陈述现在心情不好,心情不好的人在自己的好朋友面前是有各种特权的。譬如可以蛮不讲理大喊大叫,可以大骂脏话,可以吃饭不埋单,可以喝醉了吐他家一地------

    “你在哪呢?过来唱歌。”汤大海对着话筒喊道:“如意也在。老地方,317。”

    不给陈述任何回应时间,便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陈述捧着电话有点儿纠结。

    去?我失恋了,我已经躺下了,我不想出门,我不想坐车,我不想见任何人-------

    不去?大海已经订好包厢,如意已经赶过去和他汇合,我失恋了,我心情不好,我想喝酒,我想唱歌,我想拉着朋友一起骂那个狠心的女人-------

    去?还是不去?

    这是个问题。

    “啪!”

    陈述一巴掌抽在自己脸上。

    这个问题不是问题,自己的星座才是问题。

    该死的天秤!

    明珠是花城一家比较有名的豪华ktv,以陈述那点儿工资收入以及李如意的半失业状态是不可能消费起的。但是在富三代兼花城著名情感电台节目主持人汤大少嘴里就变成了「总觉得少了一丝文化的味道」。

    服务员帮忙推开317大门的时候,汤大少正和一个黑长白的妹子深情款款的唱《相思风雨中》。黑发长腿肤白,汤大少独爱这一款。独自喝酒的花美男李如意对着他举了举酒瓶。李如意一如既往的喝啤酒不喜欢用杯子,直接用瓶。

    陈述正准备坐到李如意身边去,音乐却在「人海里漂浮辗转却是梦」的阶段停止了。

    穿着花格子衬衫的汤大少对着陈述招了招手,笑着喊道:“陈述,你总算来了------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我认识,这是琪琪。”陈述扫了一眼那个姑娘,出声说道。

    “不是琪琪。”汤大少的表情有些尴尬。

    “-----是绒绒,我想起来了-----上次一起在海珠桥下撸过串------”

    “不是绒绒------”汤大少脸色大变。

    陈述认真的看了一眼姑娘,终于放弃了这项艰难的工作,说道:“行吧,你来介绍------以你的答案为准。”

    “我叫格格。”没想到姑娘主动站了起来,朝着陈述伸出了手。“陈述你好,常常听汤少说起你-----说你是他最好的兄弟------”

    陈述和格格握了握手,说道:“他说我准没好话。”

    “还真是好话呢。他说陈述才华横溢,大学时就写得一手好文章。李如意貌比潘安,以后一定能够成为汤姆克鲁斯那样的国际巨星。只有他无才又无貌,只有钱-------”

    格格说完这番话之后掩嘴咯咯的笑,陈述和李如意对视一眼,都有种想要把汤大少人道毁灭的冲动。

    他们俩也想拥有蝙蝠侠的这种独特技能。

    汤大少拉着陈述在自己身边坐下,亲自动手为他倒了杯啤酒,苦笑说道:“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凌晨给我打电话我也不能拒绝不是,接电话前我又不知道你们俩分手了,我还得恭恭敬敬叫嫂子,但是你也不能棒打鸳鸯啊-----我和格格是真爱,你故意在她面前说出我前面几任女朋友的名字,万一她误会我是个渣男怎么办?”

    “误会?”陈述冷笑不已。

    “好吧好吧,不说我的爱情了-----还是说说你的爱情吧-----”汤大少心虚的赶紧转移话题。“你和凌晨怎么回事?”

    “她和你说过什么?”陈述将杯子里的酒一干而尽,闷声问道。

    “她说和你分手了,非常担心你的状态,怕你自己一个人想不开,所以让我帮忙照看着你-------”汤大少咧嘴傻笑起来,说道:“你看看,人家凌晨虽然不要你了,但是分手也分的干净敞亮,离开的时候还在担心你一个人想不开寻短见------”

    “你站哪边?”陈述冷冷地问。

    “但是,这仍然掩盖不了她嫌贫爱富爱慕虚荣的事实------啊?多少年了?你们俩在一起多少年了?大学四年,毕业两年,我是眼睁睁的看着你们俩走过来的------你有哪一点配不上她?你有哪一点配不上她?”

    “都配不上。”陈述说道。

    汤大少愣了愣,说道:“你也不要妄自菲薄,刚刚出来工作的大学生,又能有多大的成就呢?她不也一样------”

    “但是她长得好看。”

    “这倒是------”汤大少轻轻叹息。又眼睛瞪圆,很是生气的说道:“我在帮你说话,你又开始护着她?你们已经分手了,你不能还像是以前一样。”

    “---------”陈述沉默。是啊,他们已经分手了,再像以前那样护着她,不许别人说她一个字的不好,那就是「逾越」。

    做人要本份啊!

    “你要先有一个立场,有立场才有朋友。不然我都不知道往哪边站。”

    “不用站了。”陈述再一次举起酒杯。“我们已经一刀两断,从此以后老死不相往来。来,喝酒。”

    “喝酒喝酒,今天不醉不归。”汤大少搂着陈述,端起酒杯和他重重地碰在一起。

    陈述抹了一把嘴唇,说道:“我去给你们唱首歌。”

    汤大少一把拉住陈述,可怜兮兮的问道:“要不-----咱们还是喝酒吧?”

    “不,我要唱一首《你好毒》送给凌晨。”

    坐在点歌台面前的格格顺手帮忙点了《你好毒》,陈述从李如意手里抢过话筒就开始嘶吼起来。

    “怎么办?”闷葫芦李如意看着陈述唱歌时狰狞的面孔,小声问道。

    “想办法让他多喝酒------酒喝多了,就没功夫唱歌了。”

    “----------”

    ---------

    喝酒。唱歌。

    唱歌。喝酒。

    和汤大海一杯杯的干,和李如意一瓶瓶的吹。

    唱《一生有你》,唱《如果这都不算爱》,算《只想一生跟你走》,还唱了《一千个伤心的理由》------

    汤大海从外面回来,小声在陈述耳边说道:“刚才看到大明星孔溪了-----就在咱们隔壁,要不要带你过去打声招呼?你不是在写那个飞行员的剧本吗?把你的本子给她看看?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情场失意的人,事业就一定会得意起来。”

    “谁说的?”

    汤大少歪着脖子想了半天,气急败坏地说道:“你管它谁说的------你听清楚我的话没有?我和东正的栗总认识,拉着你去敬杯酒,你借机和孔溪勾搭一下?”

    “注意你的用词-----文化人之间的寒暄叫做艺术交流。”

    “好好好,我们去艺术交流一下------”汤大海端起酒杯,说道:“兄弟,改变人生的机会到了。”

    “不去。”陈述说道,又从李如意手里抢下了话筒。

    “--------”

    陈述感觉包厢里太压抑沉闷,让他有种有想将自已撕裂的冲动。

    跑到洗手间里吐了一通,踉踉呛呛的重新走回来。

    推开包厢大门,陈述突然间有些傻眼。

    包厢里面的人一个也不认识。

    用力的眨了眨眼睛,仍然一个也不认识------

    自己的包厢是317,现在自己所在的包厢号是----371。

    走错包厢了!

    陈述的意外闯入,让包厢里面所有人的视线都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我-------”陈述想要道歉,然后转身离开。

    “你总算来了。”人群中间,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跳了起来,快速上前搂住陈述的胳膊,娇嗔说道:“都等你大半天了------在隔壁喝多了吧?走,我送你回去。”

    说完,便扶着陈述朝着包厢外面走去。

    “哎,孔溪-----”有人起身想劝。

    “下次约。”女孩子说话的时候,还不忘朝着包厢里面的人群挥了挥手。

    陈述迷迷糊糊的,一直被女孩子架到明珠门口,被凉风一吹,这才稍微清醒了一些,看着女孩子说道:“我好像不认识你。”

    “可是我认识你啊。”女孩子巧笑嫣然。“鞋跟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