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都市小说 > 同桌凶猛 > 第三章、恨是野兽!
    “告诉大家一个秘密。”将手头的案子讨论完毕,陈述合上面前的笔记本电脑,扫视「雷霆组」的三名组员,笑着说道:“凌晨是我女朋友。”

    “哇,咱们华美传媒的一枝花啊,没想到竟然落在了陈组的手里。”小梦最先惊呼出声,九零后小姑娘的肢体语言丰富,无论遇到任何事情都喜欢大呼小叫。

    “天啊,我的梦中情人。”猴子候小龙捧着脸悲呼出声。“我还想着找机会向凌美人发起进攻呢,没想到这朵鲜花就——就插进了陈组这只大花瓶里。”

    “恭喜陈组!陈组这个时候告诉我们这个秘密,不会是准备要请我们吃喜糖吧?”以逻辑慎密著称的朱楷模笑眯眯的打量着陈述,笑着问道。

    听了朱楷模的分析,所有人的视线瞬间再次聚集到陈述的脸上,八卦之火熊熊燃烧,期待着他对这个问题的回应。

    “我失恋了。”陈述表情平静,好像在说一桩无伤大雅又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说道:“她和总经理王信好上了。”

    “嘶!”这是猴子倒吸冷气的声音。

    小梦的眼神四处打量,担心总经理王信突然间就站在她背后一般,小声问道:“陈组,你这是——是不是中间有什么误会?”

    朱楷模低头把玩着手里的铅笔,不言不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种涉及到公司高层的狗血事件,老好人是不会发出任何声响的。

    “所以——”陈述的视线再一次依依从三人的脸上掠过,说道:“相逢一场,也算是缘分。在此向大家告别,希望我们后会有期。”

    “陈组,你要辞职?”

    “陈组,你不要走啊——就算分手了,公司也不是没有其它的美女,天涯何处无芳草——之前大家不知道你有女朋友,公司好多女孩子偷偷喜欢你,还没来得及告白呢——”

    陈述笑笑,说道:“散会。”——

    陈述叩响总经理办公室房门时,竟然是王信自己开门,而他的女朋友——不,前女友凌晨作为王信的秘书却不知所踪。

    王信对着陈述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

    裁剪合身的浅灰色西装,雪白立挺的衬衣,棕色皮鞋擦拭的锃亮,袖扣闪闪发光,头发纹丝不乱,标准的英伦海归范。

    而且,王信的父亲王誉老先生是华美的创始人,业界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输给这样的对手,陈述无话可说,只想动手打人——抽自己两耳光。

    为什么要爱上那个女人?

    “茶?还是咖啡?”王信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微微仰脸打量着陈述,出声问道。

    “不用了。”陈述将辞职信放到王信面前的办公桌上,说道:“我来辞职。”

    “我知道。”王信说道。

    陈述眼神微凛,心中戾气更重。

    刚刚才向小组的三名组员道别,只不过去收了几个快递打包了一下花草,就有人跑到王信这里来打小报告了。

    朝九晚十二的加班情谊啊,就这么——不值一提?

    都说人走茶凉,人还没走呢,就开始砸杯子了。

    “坐吧。”王信指了指面前的职员谈话椅,笑着说道:“咱们也算是有缘,你觉得呢?”

    陈述的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说道:“这缘分可不浅,怕是我经历了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修来的。”

    “我知道你很生气。”王信说道:“但是,这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没想过要改变别人,只想着要改变自己。”

    “你主动告别大家凌晨是你的女朋友?”

    “不错。”陈述说道。“以前公司有规定,不能有办公室爱情。所以我们保守秘密。现在我要离开了,自然就没有这个必要了。”

    “你这样会让凌晨很难堪。当然,也包括我。”

    “相爱的人连这点儿困难都不愿意面对?这点儿牺牲都不愿意承担?”陈述的眼睛血红,脸上的嘲讽意味也越来越浓。“我公布出事实真相,你就说这会让你难堪——你做为公司高层抢走员工的女朋友,这就是无耻了吧?”

    “两情相悦而已。我可不会用强。如果凌晨不同意,我能够勉强?”

    “好一个两情相悦。”陈述冷笑出声。“既然如此,我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也算是成全了你们的爱情不是?你能够和我的前女友两情相悦,又怎么能够保证以后不和其它的女人们两情两悦?”

    陈述刻意把「们」字咬得很重,心想这样会不会让他尴尬一点儿?

    结果对方脸色如常,反而自己心里有一些小尴尬。

    “你是在保护凌晨?怕我始乱终弃?”

    “力量微薄,让您见笑了。”

    王信裂嘴笑笑,问道:“今后有什么打算?”

    陈述被气乐了,说道:“这算是——现任对前任的爱心关怀?接下来是不是要找个地方把酒言欢了?”

    王信摇了摇头,说道:“你知道我今年多少岁吗?”

    “三十四。”陈述说道。“整个华美都知道的事情,小姑娘们眼里的钻石王老五——没想到却落在了我女朋友——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前女友凌晨的手里。你说我是不是应该与有荣焉?”

    “你呢?”王信并不在意陈述言辞刻薄,镇定自若的问道。可能是觉得有些无趣,还端起面前的咖啡悠哉的抿了一口。“你多大?”

    “二十四。”陈述说道。

    “我比你长十岁。”王信说道。

    “这有什么好骄傲的?”陈述忍不住反击,反击完了又有些后悔。

    进来之前,他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建设。不要生气,不要骂人,不能打人——气越大,输越惨。情绪越糟糕,姿势越狼狈。

    天秤座的座右铭是什么?优雅从容。

    “这还真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王信捧着茶杯,笑呵呵的看着陈述,说道:“大十岁啊,要比你多吃十年饭,多见十年世面。多了十年的人脉和财富的积累——更何况,处在我这样的位置上,所见所闻更不是现在的你所能够相比拟的。我这么说,你可以理解吧?”

    “理解。”陈述点了点头。做为花城三大传媒巨头之一华美集团的少东家,他吃的是陈述吃不起的,他见的是陈述够不着的,他走的是陈述走不了的,他所拥有的是陈述做梦都不敢想像的。

    “凌晨是一个好女孩儿,聪明、上进、善解人意,当然,最重要的是她很漂亮——记得你们俩是同一批入职华美的。凌晨刚刚做我的秘书时,还不会绘图软件。因为我交代的一项工作任务,她两天两夜不眠不休,从网路上通过教学视频自学了绘图技术,在我要求的时间范围内完美的完成了工作。”

    “还有一次她跟我去参加应酬,因为客人是法国人,她没办法回应客人的赞美,结果用两年时间学会了法语和日语,现在无论在任何场合都能够游刃有余对答如流。”

    “还有商务礼仪,衣衫妆容,这些都没有人来教导她,都是她细心揣摩,无师自通——她做为我的秘书,我很省心。她成为我的女人,我很开心。”

    “她只告诉你自己两天两夜不眠不休学会了绘图软件,有没有告诉你我两天两夜不眠不休的在旁边陪着她?饿了给她做面片汤,渴了给她倒热水。那个时候正是冬天,出租屋里没有暖气,空调不能加热——我怕她冻着,把唯一一床被子裹在她身上,给她换了两天热水袋。”

    “她告诉你用两年时间学会了法语和日语,有没有告诉你这两年我每周风雨无阻的接送她去补习班?我们俩的薪水只够一个人的补习班学费,所以,她在补习班里面跟着老师学的时候,我去隔壁的图书馆看书自学——”

    “还有被你称赞的衣衫妆容商务礼仪——有钱的话,谁不会花钱呢?为了给她买一支不会脱色的口红,所以我中午只能吃五块钱的盒饭。为了让她穿上时尚有质感的衣服,我一年到头只能穿优衣库爆款——她聪明上进,是为了好好为你工作。我勤俭努力,只是因为我想让她过上更好的生活。你听到我说这些,是不是心里也觉得很感动?”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我的意思是说——这样的女孩子理应享受更好的生活。”王信眉头微拧,主动出声打破了平静,说道:“更何况我带着她吃遍了山珍海味,住惯了星级酒店的套房——怕是她很难再回去了。也回不去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陈述点头。他能不明白吗?不再和自己一起吃街边的麻辣烫,嫌弃自己打包回来的烧烤不健康,埋怨出租屋里没有浴缸让她每天忙碌回来不能泡一个热水澡——

    他早就明白了。

    “有些距离,不是十年八年的努力就能够到达或者缩短的。”王信接着做自己的思想工作。“虽然你到华美表现的也很不错,入职第一年就主导了一个案子,并且得以升职成为小组组长——可是,你知不知道,我们公司十几个部门,每个部门又有好几个小组?就算你十年八年后能够达到我这样的成就,满足女孩子所有的要求——那个时候凌晨多少岁?三十三岁。你愿意让她等你十年?”

    “不愿意。”陈述点了点头,说道:“所以,好好照顾她,不要辜负——那个聪明上进善解人意的好女孩儿。”

    “你不恨她?”王信饶有兴致的看着陈述,问道。

    “不恨。”陈述心脏猛地一痛,就像是被锋利的刀子狠狠插入,痛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良久,良久,他才轻轻摇头,说道:“毕竟,她爱我的时候——是真的爱我。”

    “——我有点喜欢上你了。”王信看着眼眶湿润却强忍悲伤不让自己失控的陈述,出声说道。

    “你配不上我。”陈述说道。

    他推开椅子站了起来,说道:“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等等。”王信从抽屉里取出一个信封,说道:“这是你这个月的薪水——以及离职补偿。”

    陈述接过厚实的信封,从里面数出一部份钱出来,“我应得的,我拿走——这是我主动辞职,所以,公司不需要给我任何补偿。”

    他把仍然饱满的信封丢到桌子上,对着王信摆了摆手,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伸手拉门的时候,忍不住朝着洗手间方向看了一眼。

    砰!

    厚实的木门重重地关上。

    王信等到陈述离开,看着桌子上的信封轻轻叹息。

    他放下咖啡杯,走过去拉开洗手间的房门,看着蹲在地上无声痛哭的制服美女,柔声说道:“是不是觉得——其实自己做错了选择?”

    女人抹了一把眼泪,倔强的昂起脑袋,咬牙说道:“有人选择爱情,有人选择生活——我只不过选择了后者而已。有错吗?”

    “挺不错的年轻人。”王信轻轻摇头,说道:“可惜了。”

    “可惜什么?”

    “可惜——太年轻了。”

    “你想怎么样?”

    “他不恨你,自然就恨我——”王信轻轻摇头,笑着说道:“心中的恨意总需要有一个发泄口——恨是野兽,要塞进笼子里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