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都市小说 > 同桌凶猛 > 第七章、幕后黑手!
    陈述点了一碗豆腐脑,没让加糖,加了一大勺子胡辣汤。又要了两根炸的金黄焦脆的油条和两个大肉包子,刚刚把一大盘子食物端过去坐下,朱楷模就坐在了他的对面。

    陈述不闻不问,低头喝豆腐脑。豆腐的清香配SH带的辛辣,丝丝滑滑的进入口腔,让人身体的每一根汗毛都要情不自禁的跟着舌尖跳起舞来。

    “陈先生,有事好商量。你要怎么样才肯收手?”朱楷模看着大口吃喝的陈述,自己却是半分食欲都没有。王信把这样一个任务交到自己手上时,他便意识到这不是什么好差事。只是想到倘若能够圆满解决问题,便能够得到王信的信任和好感。就算受点儿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

    “收手?”陈述抬头看了朱楷模一眼,说道:“收什么手?”

    “陈述……先生,我们已经能够确定,那些信息是你泄漏出去的,他们正拿着你提供的那些东西在微博上面胡说八道抹黑张蜀的形象,这一点,凌晨也能够证实……”

    “她证实?她用什么证实?”

    “凌晨说过,你的说话风格包括使用文字符号的习惯,她都非常熟悉。”

    “——”

    这就是歌词里面唱的曾经最爱的人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吧?没有愤恨,只有伤感。

    “陈先生——”朱楷模出声打断了陈述的沉思。

    “好吧,你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陈述说道。他担心对方偷偷录音,不会主动跳出来承认自己和这件事情有什么关联。

    工作两年,这点儿职场陷阱还是懂得跳过的。

    朱楷模虽然心有不满,知道这家伙属于明知故问,却也无可奈何,只得重新把事情始末给讲了一遍。

    “陈述,你也清楚,公司这两年待你不薄——因为张蜀那件事情,你还立了大功一下子就提升成为咱们雷霆组组长——”

    “是啊,公司待我不薄,不仅提升我做组长,就连我女朋友也给提升起来成为老板娘——”

    “——”

    “所以,有事说事,别和我打感情牌。”陈述一锤定音的说道。

    “明白。明白。”朱楷模擦拭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有种刚才跟着陈述跑了十圈的疲惫感。“所以,首先我们要达成一个共识,那些信息是你传播出去的吗?”

    “我的手机丢了。”陈述说道。“应该是有人捡到我的手机,发现了那些没来得及删除的信息——”

    “手机丢了?”

    “丢了。”

    “手机怎么会丢了呢?”

    “我想丢就丢,关你什么事?连一个活人都能走丢了,更何况是一部手机?”

    “他们不是需要解锁密码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万一他们瞎猜猜中了呢?”

    “好的,这些不重要。你能够帮忙联系那些人吗?那个叫做「娱乐圈大风暴」的微博主以及他身后的操纵者。”

    看到陈述再次低头吃饭,朱楷模赶紧说道:“当然,在此之前,你也可以提出自己的要求。”

    “第一,向我道歉。就华美集团诬蔑我品行不端收受合作方回扣的行为在全行业向我公开道歉。”陈述说道。

    “好的,华美会就此事公开发表声明。”

    “不,我说的是王信。”

    “陈述,你知道这不可能……”

    陈述不理,咔嚓一口咬下大截油条在嘴里咀嚼着。腮帮隆起,给人一种看起来气呼鼓鼓的感觉。

    “陈述,你应该清楚,这一条太苛刻了。倘若王总答应了你的这个要求,在全行业面前向你道歉,王总以后还如何在行业立足?谈判也总要有个底线不是?我们很有诚意而来,你也要适当表示自己的诚意。”

    “王总到处往我身上泼脏水的时候,想过我如何在全行业人面前立足了吗?”

    “可是,王总是华美的总经理,也是咱们集团的太子爷,你让他那种身份的人做这种事情——”

    “你是想要和我说王总身份高贵,他可以用这种肮脏手段对付我,我却不能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是吧?”

    “你可以在其它方面来弥补自己的损失……譬如,金钱?”

    “王总缺钱吗?”陈述问道。

    “当然不缺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王总的来头,他能缺钱吗?所以,你尽管……”

    “所以说-……我不要钱。我就要他道歉。”陈述打断朱楷模的吹捧,斩钉截铁的说道:“他缺什么,我才要什么。王总缺德,我就要他的德行。”

    “这个我答应不了。”

    “那就不用谈了。”陈述说道。“麻烦你让一让好不好?毕竟,你坐在我对面,真的很影响我的食欲。”

    “陈述,做人不要太过份了,毕竟咱们同事一场……”

    啪!

    陈述一巴掌把手里的筷子拍在桌子上。

    “同事一场?同事一场在我还没有离开就跑到王信那里告密?”陈述眼神凶狠的盯着朱楷模,恶声说道。

    “哦,你是说告诉王总你说他撬走你女朋友的事情啊?怎么?难道我说错了什么吗?不是你当着我们的面说王总抢了你的女人?不是你说你要辞职?反正你都要走了,再给我们这些力图上进的老家伙做一点儿贡献有什么不好?毕竟,这就是办公室生存智慧啊。”朱楷模说着说着就乐了起来,说道:“你走了之后,王总就让我接任你的位置成为雷霆组组长。这也有你一份功劳啊。所以,陈述啊,我真得好好请你吃一顿饭。”

    “你看看……你比我无耻多了。”陈述笑着说道。

    “哪有什么好人啊?当初张蜀那桩事情不是你一手操办的?不是你做出来的解决方案?结果呢?现在反而要用那些证据来毁了张蜀,你又是什么好人?陈述,你小子的心毒着呢。所以,咱们俩也就别谈无耻不无耻的问题了。还是好好的来解决问题吧。”

    “我在华美做了不少公关案例,知道我为何拿张蜀开刀吗?”陈述凝声问道。

    “为什么?”

    “因为他自私又小气。”陈述说道。“方案确实是我做的,但是,公司按照方案严格执行了吗?醉驾肇事是会影响艺人形象,可是,倘若艺人有勇气站出来接受罪责,保证以后不会再犯,反而让公众和粉丝觉得他敢做敢为。著名歌手藏锋锐不是就做过这样的事情吗?结果呢?他的形象不仅仅没有垮掉,反而成为娱乐圈的一股清流,让公众和粉丝更敬重其人品……”

    “还有,当时我说除了给受害者支付医疗费用之外,另外赔偿家属二十万误工费和精神损失费,张蜀只让他的小女朋友垫付了两万块钱的住院费。张蜀不愿意去探望患者,假装这件事情和他完全没有关系,他那位小女朋友也消失不见踪迹。最后还是我要求公司出了十万块钱暂时把事情给压了下来。”

    “我春节时去看望过受害者,他仍然受腿伤影响而无法工作。整个家庭都陷入困境。我找张蜀说过此事,希望他能私底下给予一些补偿,张蜀当面呵斥了我一通。所以,我的第二个条件就是,让张蜀赔偿受害者家属一百万。毕竟,那么长的时间过去了,总要有些利息不是?”

    “陈述,你这是狮子大开口啊?”

    “不,我这是对狮子大开口。既然你们想要谈判,那就按照我的要求来。”

    “你以为自己就把我们给吃死了?你以为我们完全没有任何反制之道?”朱楷模笑容狰狞。“原本我们为了张蜀的个人形象,想要息事宁人,私下就把事情给解决了。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也休怪我们不客气了。”朱楷模从随身携带的手提包里提出几份合同递了过来,说道:“这几份媒体采购合同是你签署的吧?”

    陈述扫了一眼,说道:“不错。”

    作为雷霆组组长的时候,确实有权力寻找最合适的媒体资源。这些合同也确实签署上了他的大名。甚至下属找来的一些合作伙伴,他觉得可用的话也同样需要批准签字。

    “经过公司法务部门核实,这些合同都有收受贿赂问题。”朱楷模嘿嘿笑着,出声说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这次不愿意放过张蜀一马,你们就会把我丢进局子里?”

    “聪明。”朱楷模笑着拍手。“陈述啊陈述,你也不是毛头小子了,怎么还是不懂鸡蛋不要碰石头的道理?你是从华美走出去的,只要华美愿意,分分钟就能够把你给丢进去关上几年。想要证据?那不是分分钟的事情。所以,这件事情是不是就这么了结了?”

    “现在听听我提出的第三个条件。”陈述根本不在意朱楷模的威胁,出声问道:“”让张蜀休息一年,一年之内不许接任何通告。”

    “陈述,你疯了?”朱楷模破口大骂。“你有没有听清楚我说的话?如果你想把张蜀毁了,我们就把你毁了。”

    “好啊。”陈述把筷子放到餐盘里面,抽出纸巾轻轻的擦拭着嘴巴。“用一个一无所有的陈述,换一个当红艺人张蜀,我不亏。”

    “陈述……”

    “你们可以拒绝。”

    朱楷模双眼死死地瞪着陈述,陈述却视若惘闻,大口大口的啃着包子。

    可是,朱楷模却从他的身上看出了决绝和视死如归的味道。是啊,他现在一无所有了,又在那种情况下被迫离开公司,倘若当真破罐子破摔宁愿自己身陷险境也要狠狠地咬上华美一口……

    终于,朱楷模率先气俀,说道:“稍等,我需要向上面请示一下。”

    “随意。”陈述无所谓的模样。“和张蜀能够给公司创造的价值相比,我相信王总会做出符合他利益的选择。不过,电话接通了要让我和王总说几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