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都市小说 > 同桌凶猛 > 第八章、没有问题!
    华美集团总部。总经理办公室。

    王信、许斌、张明远围坐在一起说话聊天,秘书凌晨和李欣出去为所有人端来了刚刚打磨好的咖啡。

    王信是英国帝国理工商学院的毕业生,在英国生活多年,习惯了那边的饮食和生活习惯。别人一杯黑咖啡都睡不着,他每天喝上几杯都跟没事人一般。倒是对中国人喜欢的茶不感兴趣,说是喝到嘴里寡淡无味。

    王信接过凌晨亲手递过来的咖啡,用银制的汤勺轻轻的搅拌着,无论任何时候,他都保持着优雅精致让人无可挑剔的礼仪,看着坐在面前的许斌等人说道:“你们尝尝,这是我最喜欢的科特佩咖啡。科特佩是墨西哥最传统、品质最好的咖啡产区,也因其丰富的产量和受欢迎程度被称为墨西哥的「咖啡之城」,科特佩咖啡也被认为是世上最好的咖啡之一。”

    “王总的咖啡可不是谁都能喝上的。”张明远笑呵呵的说道,很是享受的抿了一口,说道:“不过,和这杯咖啡相比,我最钦佩的还是咱们王总的心境。遇到这大的事情,还跟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苏适有首词是怎么写的来着?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呤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就是。不管多大的风多大的浪,咱们王总就当是闲庭信步。”许斌也在旁边跟着附和。

    “你们见过渔民捕鱼用的网吗?”

    “怎么?那网有什么讲究不成?”许斌笑着问道。

    “渔夫捕鱼用的鱼网一般网眼都特别大,那些达不到标准的小鱼小虾也就在提网的时候漏下去,这样避免对那一块海域赶尽杀绝,来年开海的时候无鱼可捉,渔民生活难以为继。”王信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出声说道。

    “王总的意思是说……那个陈述就是咱们故意漏掉的小鱼小虾?”

    “不。”王信摇头。“我们本来以为他是一只蚯蚓,没想到却是一条有毒的海蛇。我们以前的鱼网网眼太大了,把他漏了出去。”

    “都怪我。”张明远连忙做认错检讨:“是我太纵容他了,要是我之前对他要求苛刻一些就好了……也怪任光明非要把他提到雷霆组组长这个位置。”

    “算了,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王信摆了摆手,说道:“事情很快就解决了。”

    “王总觉得陈述一定会答应我们的和解条件?”李欣不确定的问道。她给张蜀打电话的时候说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将此事解决,倘若陈述那边不肯和解的话,怕是这事态还要更加严重了。

    毕竟,现在已经有一些其它的大V号和新闻娱乐媒体开始转发这件事情了。若不是他们压着不让上热搜的话,怕是早就转得世人皆知了。那个时候,怕是有关部门都不得不迫于舆论压力找上门来调查张蜀肇事逃逸案。

    这样一来,就等于是彻底的把张蜀给毁了。

    “当然会答应了。”张明远冷笑出声。“朱楷模以前是陈述的下属,他带过去的那些文件都是陈述亲笔签字的,倘若就连雷霆组的几名组员以及合作公司那边都站出来指证陈述收受贿赂,强行要求合作方按照比例给予一定的回扣……他就不怕自己把自己折腾到局子里?”

    “再说,陈述是个聪明人,他被公司开除,无非就是心有不甘,想要拿点迁散费而已——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对咱们王总来说还是问题吗?”

    “不过,此事确实给我们提了一个醒。”王信看着张明远和许斌,说道:“这像是陈述这个级别的公司职员,已经掌握了艺人足够多的信息,这些人公司是要重点关注的——无论是签署保密合同还是其它的手段,务必让他们严严实实的闭上嘴巴。我不希望公司再出现另外一个陈述。”

    “是,王总,我这就去和公司法务商量看看如何操办此事。”张明远立即表态。

    “我这边也会特别注意——并不是所有人都像陈述那样是白眼狼。”许斌也沉声说道。

    “等到此事了结……”王信看了一眼在旁边帮忙收拾文件的凌晨,后面的话终究没有说出来。

    陈述,你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吗?

    正在这时,王信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铃声响起。

    王信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笑着说道:“楷模那边应该谈妥了,打来电话汇报结果。”

    “来,让大家一起听听楷模带来的好消息。”张明远笑着说道。

    王信点了点头,便按下了免提键。这样一来,朱楷模的声音整个办公室的人都能够听见了。

    “我是王信。”王信出声说道。

    “王总,陈述想要和你通话。”朱楷模小声汇报。

    王信的眼神微凛,很是不满的看了张明远一眼。朱楷模是张明远的人,是他一手将他提拔起来成为新的雷霆组组长的。派他去和陈述谈判一是因为他对陈述的性格比较了解,另外也是因为他老成持重,公司有对他能力考核的意思。

    没想到的是,出去了这么大半天,直到事情还没有了结。而且,那个疯子竟然还要直接和自己对话——他说要对话就对话啊?他是个什么东西?

    张明远接受到了王信眼神里的威胁信息,心里不安,心想还是要把朱楷模这个家伙给拿掉才行。这次办的事情实在是很不漂亮啊。

    “让他说。”王信声音轻飘飘的说道。他深谙人性,越是表现的这般云淡风轻,越是给予对方一种不受重视的感觉。他喜欢这般居高临下的审视别人,仿若上帝。

    “第一,我要王总公开向我道歉。”那头的声音已经更换,显然,电话到了陈述的手里。“不是华美传媒,而是以王信的名义公开向我道歉。有没有问题?”

    “陈述你别太过份了,这对你没有好处……”

    “陈述,你小子也有把柄落在我们手上,信不信我们把你送进去?”——

    王信还没有回答,旁边的张明远和许斌就忍不住跳出来反击。

    “有没有问题?”陈述加重了语气,再次问道。

    “没有问题。”王信看了张明远和许斌一眼,沉声说道。

    “第二,我要华美赔偿张蜀肇事的受害者一百万,有没有问题?”

    “一百万?一个民工伤了条腿就值一百万?一百万都能够买你的命了……”

    “这个陈述简直疯了,王总,咱们不能答应他……”——

    “没有问题。”王信握着咖啡杯的手青筋暴露,特意让人从欧洲带回来的精致骨瓷被他握得咯吱咯吱作响。

    “第三,让张蜀休息一年,暂停任何通告。有没有问题?”

    “陈述,你疯了?”张明远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把抓起桌子上的手机,怒声吼道:“你不要得寸进尺。你知道一年时间对艺人来说代表着什么吗?你知不知道一年时间公司要损失多少钱?陈述,我告诉你,你这是敲诈勒索,我们报警你立即就被捉起来你信不信?”

    “既然你们知道一年时间对艺人来说代表着什么,那就更应该知道一生时间对艺人来说代表着什么——”电话那头传来陈述轻蔑的笑声。“你们要报警啊?那就赶紧报吧,你们知道报警电话吧?”

    “………”

    软硬不吃!

    无耻混蛋!

    凌晨从张明远手里接过手机,轻声唤道:“陈述,何必把事情搞成这样,大家有事好商量……”

    “你是谁?”

    “凌晨。”

    “哦,不认识。”对面的声音很平静,平静的就像是风拂过麦浪,海水拍打脚丫。好像发生过什么,却又像是什么事情没有发生。

    “……”

    凌晨握着手机,眼眶瞬间湿润。

    原来,当一个男人彻底的放下时,是这般的疼痛。

    王信放下手里的咖啡杯,轻轻拍拍凌晨的肩膀,从她手里接过手机。

    “前两条我可以答应你,第三条不行。”

    “哦。那你们就准备报警吧。”陈述说道。“我的油条凉了,就不和你们多说什么了。”

    “陈述……”王信对着话筒喊道。

    “有……没……有……问……题?”陈述再次问道。平平静静,但是字字如刀。

    “没有问题。”王信嘶声说道。

    眼眶血红,就像是一头受伤的恶狼。

    第三次说出「没有问题」这四个字,仿佛身体的力量全部被抽空。

    电话那头的人就像是一个高明的魔法师,轻而易举就抽走你的灵魂,将人击打的溃不成军。

    挂断电话,王信失魂落魄的跌坐在椅子上,双眼死死的盯着手里的手机,就像是那里面随时都有可能爬出来一个噬人心肝的恶魔。

    “王总,你怎么能……怎么能答应他这样的条件?”张明远同样的呆若木鸡,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王信。

    “倘若威胁有用的话,朱楷模需要打来这个电话吗?”王信反问。

    “………”

    “威胁没用的话,我们手头上还有什么筹码可以平息事端?”

    “……”

    喀嚓——

    王信狠狠地将手机砸在地上,摔的粉碎。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凌晨痛哭出声——

    朱楷模看着坐在对面的陈述,就像是看着一个魔鬼。

    电话虽然到了陈述的手里,但是递过去之前刻意开了免提,这样他才能够听清楚总部那边的指示和对这件事情的态度。上面接受这三个苛刻至极的条件,他自然也就接受。上面不接受的话,他和陈述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张蜀再红,那也是张蜀,又不是他朱楷模。

    从头到尾的听完两人的对话,没什么交锋,也没什么激烈的争执。

    甚至陈述在说话的间隙还喝了一口豆腐脑,那是碗底残留的最后一点点豆腐脑,盛起来都不够一勺子,不知道陈述是因为口渴还是不想浪费,竟然将它刮起来塞进嘴巴里吃了个干净。

    陈述只是简单又强硬的提出自己的三个要求,一个比一个艰难,一个比一个苛刻,但是,让朱楷模摔破眼镜的是……王信全部都接受了。

    “没有问题……”朱楷模声音干涩的说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到王信的影响,他也跟着说出了这四个带有诅咒的字眼。“既然公司已经答应了你的所有要求,那么这件事情……是不是就此结束?”

    “结束?”

    “公司同意接受你的这三个要求,王总会以信息有误为由在业界对你发出道歉声明,赔偿给受害者的一百万今天就会到帐,张蜀……我们也会做通他的工作让他暂停工作一年,他最近太累了,也恰好需要一个假期……所以,是不是此事就此平息?”

    “你看看。”陈述的筷子头敲了敲白瓷大碗。“王总可是个聪明人呐。让他道歉声明写的诚挚一些,发布之前最好先给我审核一下,我也好帮他改改错别字什么的。”

    说完,陈述起身,大步朝着学校食堂外面走去。

    “陈述,江湖路远,终会再见——出手如此狠辣,你就不怕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陈述突然间站定。

    “突然间想起来,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做为出卖我的代价,我让你抽自己两耳光,有没有问题?”

    “这不可能……”

    “交易取消。”

    陈述不再停留,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啪!

    朱楷模双眼血红,右手无比凶狠的一巴掌抽在自己脸上。

    啪!

    反手又是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