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都市小说 > 同桌凶猛 > 第九章、大阴谋家!
    “观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这里是FM91.1《花城夜未眠》节目,我是你们的情感顾问汤汤,今天我们聊一聊「爱情」这个话题。世间当真有矢志不渝的爱情吗?感情重要还是金钱重要?真正的爱情会受到金钱的影响吗?我有一个朋友,他最近饱受情伤的折磨,相恋了七年的女朋友和他分手了……”

    嗡……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主持人拿走手机看了一眼,上面只有一行小字:敢说我的事灭了你。

    主持人把屏幕合上,嘴上却不曾停歇,说道:“仓颉造字十万个,唯有情字最伤人。在我们这群死党每日陪他喝酒消愁的时候,也不由得会在心里产生这样的问题:爱是什么?是喜欢?是陪伴?倘若喜欢和陪伴都是可以替代的呢?喜欢用名车豪宅旅游追星来替代,陪伴用朋友知己书籍影视游戏来替代。那么,这世间是不是就再也没有爱情?再也不需要爱情?”

    “这也是现代社会单身的人越来越多,单身的年龄层越来越大的原因。若是对爱情再无期待,这该是多么悲伤的一件事情?所以,亲爱的听众朋友们,请你们说出自己的爱情,说出自己的故事,来温暖我,以及我那位因为失恋而伤心欲绝的朋友的内心……让我们相信,爱一直在,只是在路上。好的,我们来接听第一位朋友的电话……”

    节目结束,汤大少扯掉头上的耳麦,拿出手机看了看,上面又有好几条信息。

    “汤汤,节目结束我们一起去喝晚茶好不好?我找到一家很好吃的粤茶餐厅,你一定会喜欢的。”

    “老公,我好想你,你有好几天没有约我了。”

    “汤大海,你这个人渣,我们完了。去死吧。”

    ……

    汤大少看一条删一条,翻到陈述的信息时,嘴角不由得咧了开来:哟,这铁公鸡竟然要请宵夜了。不容易啊。不知道表姐在不在?

    汤大海走出播音室的时候,助理小燃端着咖啡过来,一脸仰慕的模样,说道:“海哥,你要的咖啡。今天累坏了吧?一会儿我请你去吃宵夜?还是洗个脚按摩放松一下?”

    汤大海接过咖啡,笑着说道:“对不起小燃妹妹,哥哥今天已经有约了……下回我请你吃大餐。”

    “好的海哥,我们可说定了哦。”

    直到汤大海走远,小燃还站在原地双眼放光的看着他高大的背影。

    “小燃,你又在对汤大少犯花痴了?”统稿李兵走过来问道。

    “哪有……”

    “汤大少的作风,你又不是不清楚?他的女性朋友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换女朋友的速度和换衣服的速度一样快,上次我听到台长问他为什么那么快就换女朋友,你知道他是怎么回答的吗?”

    “怎么回答的?”

    “他说这个女朋友和今天穿的衣服不搭……”

    “哼,那是因为他没有找到真爱……”小美冷冷瞥了李兵一眼,踩着高跟鞋咯咯咯的离开。

    “哎——我这是为了你好,你别到时候跑到我面前哭我告诉你……”

    “不用你管。”远处传来女孩子骄傲的声音。

    汤大海是花城主持界的一个奇迹,或者说一朵奇葩。

    本身是著名儿童食品公司福星集团的少东家,在父亲汤迎城的强势授意下,大学四年读的是经济管理,却对经济管理丝毫不感兴趣,跟着一群同学鼓捣起了学校的广播站,自己兼职站长把学校的广播站搞得有声有色,远近闻名。

    毕业之后,拒绝父亲要将他送出国外深造的要求,直接跑到南方广播电台应聘成功。

    或许是担心自己干不好这行就只能回去接受几十亿资产的家族生意,汤大少从助理主播干起,现在变成了南方广播电台拥有独立情感节目《花城夜未眠》的金牌主播。这个节目也是由他一手策划,并且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在整个珠三角打响名头。

    提起主持界汤汤的大名,那在整个花城的痴男怨女当中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有多少个伤心的夜晚,你听着汤汤的声音喝酒?

    又有多少个下雨的夜晚,你听着汤汤的声音入眠?

    可是,汤汤做的越成功,汤迎城就觉得越是丢脸。父子俩人的关系越来越僵,现在近乎到了见面不相识的地步了。

    有一回汤大少被邀请去主持一场政府的商业活动,他的父亲汤迎城做为嘉宾出席。由始至终,汤迎城没有和汤汤说过一句话或者有过一个眼神的接触。活动还没结束就匆匆离开了。

    可是,这并不影响汤汤受听众朋友的喜爱……以及频繁的更换女朋友。

    汤大海开着他的野马飙到海珠桥下的时候,陈述和李如意已经坐在熟悉的小摊前撸串喝酒。

    汤大海看着地上的啤酒灌,痛心疾首的指着两人大加鞭伐:“你们有没有人性有没有人性?我拒绝了无数长腿妹子的邀约跑来跟你们到这桥墩子下面撸串,结果你们都不等我?有没有把我福星集团汤大少放在眼里?有没有把我花城著名情感节目主持人汤汤放在眼里?”

    “没有。”陈述说道。

    李如意不说话,「砰」地一声拉开一听啤酒丢过去,然后自己也开了一听和汤大少的酒瓶碰了碰,咕嘟咕嘟的就一口气干掉了。

    这就是李如意的喝酒风格。他喝酒的时候,就是一瓶瓶的吹。不喝的时候,证明他已经喝好了……

    汤大海接过啤酒灌了一口,说道:“还是如意对我好。”

    “你把我的故事做成你节目的素材,还好意思说我对你不好?”陈述冷冷的瞥着汤大少。

    “我说的不是你,我不是说的很清楚嘛,我那个朋友和失恋七年的女朋友分手了,你和凌晨才五年……哎哟,那可是比你伤的重多了,都三个月了,到现在还躺在床上起不来。”

    “三个月还躺在床上起不来,那不是失恋,是截肢吧?我还真是挺好奇的,你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

    “陈二虎。”

    “……还是我本家兄弟。最近姓陈的失恋的人可真不少啊。”

    “可不是嘛,所以我要在节目中找到你们失恋的缘由,是爱情变淡,还是金钱混蛋……”

    “找到了吗?”

    “没有。我再好好找找。你别着急。找到了我第一时间告诉你。”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在节目上爆出我失恋的事……你说我怎么就和一个主持人成为朋友呢?”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人家还劝我千万别和作家编剧做朋友呢,你说过的每一句话做过的第一件事情都有可能成为他们的写作素材。结果呢?哥们害怕过吗?”

    “合着咱们是互相利用是吧?”

    “是互相成就。你一非著名作家说话要严谨。”汤大少翘起的兰花指指了指李如意,说道:“你别看李如意整天不声不响的,跟个闷葫芦一样,但是他是个戏疯子……演起戏来比谁都疯。他跟咱们在一起,一直在默默地观察和学习。有朝一日,定会大发光彩。”

    “喝酒。”李如意举瓶,觉得这俩个人话有点多。都是大老爷们的,好好喝酒不就得了,用得着嘴巴叨叨叨的说个不停?

    “……”

    汤大海撕了一条烤鱿鱼塞进嘴里咀嚼,说道:“说吧,你今天找我和如意出来肯定不只是喝酒这么简单。你那边的事情解决了?”

    “解决了。”陈述点了点头。“算是暂时解决了吧。”

    “什么情况?”汤大海关切的问道,就连李如意也一脸关心的看了过来。

    他们俩都知道陈述失恋,又因为失恋辞职,这还不算,还被整个媒体行业封杀,满身污水走投无路-……

    这才短短一天的时间,他就把所有事情都料理清楚了?

    于是,陈述便把事情的起因发展以及最终的结果向汤大海李如意讲述了一遍。他知道这两个死党虽然嘴上不说,其实心里还是很担心自己的状况的。所以,事情处理完后他第一时间就约俩人出来撸串喝酒。

    汤大海大乐,拍着桌子喊道:“痛快。恶人就应该有恶人磨。对付这样的人,就应该有这样的手段。陈述干的漂亮。”

    “陈述不是坏人。”李如意出声纠正。

    “谁说陈述是坏人了?”汤大海立即改口,“陈述是我们的好兄弟。也就是陈述脑瓜子灵活,像是如意你怕是直接被这些人给坑死了。”

    “我本来就被坑死了。”李如意轻轻叹息。李如意形象极佳,戏也不错,还没从上戏毕业就签给了一家艺人经纪公司,结果和公司上层发生了激烈的矛盾冲突直接雪藏。所以李如意才一直处于半失业状态,每次喝酒都是第一个赶到的人。

    毕竟,闲啊!

    当然,说一个影视明星「闲」其实和骂人也没什么区别了。

    “要不,咱们和那个公司打官司?想办法把合约给解了?”汤大海劝道。

    “是啊。”陈述也劝。“还有八年时间。人生能有几个八年?”

    “不用了。”李如意一如既往的拒绝。“解约需要赔偿他们一个天文数字的违约金,他们没有给我赚钱,反而还要赔给他们钱。”

    “不需要你掏钱,我来。我让公司法务帮你解决,你获得自由身,以后赚钱还我就好。”

    李如意还是坚定拒绝,说道:“他们欺负我,然后我为了摆脱他们再给他们一大笔钱?这种事情我不干。”

    “李如意……”汤大海把啤酒罐拍在桌子上,说道:“何必和那种小人斗个不停?我帮你解决合约问题,你出来后痛痛快快的去演戏,去赚钱……活人还能被尿憋死?我相信你的实力,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大红大紫。等到你火了,连本带利一起还给我不成?”

    “不成。”李如意还是摇头。“演技好也不一定火。”

    “……”

    “哈哈哈……”

    陈述忍不住乐了起来。

    李如意话少性子倔,用汤大少的话来说就是「这是茅坑里面一块臭石头」。还说他以前并不知道茅坑里面的臭石头到底是什么样,见到李如意之后脑海里面一下子就有了清晰的认知。

    汤大海满脸火气,怒气冲冲的瞪了陈述一眼,指着陈述和李如意说道:“陈述你还有脸笑?你觉得我很好笑?你和李如意有什么区别?我说你们俩是怎么回事儿?兄弟之间用得着这么客气?你们有困难的时候,我出手拉你们一把怎么了?你们一个个的把我推那么远干什么?”

    “只要我一个电话,我就能够给陈述重新安排一份工作。只要我愿意出面,我们家的法务团队就能够帮如意搞定合约问题……我是谁?我是福星集团的汤大少啊。你们俩用得着这样死撑?你们不难受?你们不难受我看着都难受。”

    “大海……”陈述拍拍汤大少的肩膀,想要劝他息怒。

    “别喊我大海,搞得咱们很亲密似的。怎么说的来着?最难偿还的是人情。我的命是你们俩救回来的,所以……这人情我一直还不上了是吧?你们就存心让我愧疚,存心让我不痛快是吧?”

    “……”

    “我们是应该反思一下。”陈述和李如意彼此对视一眼,然后陈述指着李如意说道:“李如意的事情比较严重,大好青春不容磋砣……人老色衰怕是就没办法在娱乐圈立足了。不然这样,你先帮如意把合约问题给解决了?”

    “陈述的事情比较着急,还是先帮他解决吧。”李如意不紧不慢的押了一口啤酒,

    “我要和你们绝交。”汤大海悲声喊道。

    陈述并不是因为男人的尊严之类的原因拒绝汤大少的帮助,实在是因为……职业不对口。陈述大学四年学的是新闻传播,毕业之后也一直在传媒集团的媒体公关部工作。

    汤大少找他父亲帮忙,就是把他安排到福星集团的公关部或者企划部工作,也有可能是去集团内刊部。一个儿童食品企业,他去了能干什么?一杯清茶一份报纸打发一天的时间,等到月底拿工资?

    陈述不愿意去过那样的生活。

    他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他有自己想要成就的事业。

    倘若他接受了那样的安排,不就更加证明离开了自己的凌晨「有先见之明」吗?

    陈述不想向凌晨证明什么,他想向那些真正关心着自己爱着自己的人证明……陈述是好样的。

    李如意之所以拒绝汤大少的援助,倒确实是因为面子上挂不住。李如意最好面子,属于我们经常说的「宁肯饿死也不吃嗟来之食」的那种狠人。倘若他不是太好面子,倘若他愿意做出妥协,人生际遇也不会是今天这般。公司的资源早就砸到他身上把他给捧红了。

    也正是因为太过骄傲,所以李如意不愿意向公司低头,更不愿意汤大少为了帮自己解约而赔偿公司那么一大笔钱。

    可是,陈述和李如意心里都非常清楚,无论汤大少是要帮助陈述安排一份工作还是帮助李如意解除合同,最终都要求到他父亲那里……他不曾因为自己的人生而向父亲低头,却要因为朋友的事业而向父亲哀求?

    这是陈述和李如意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虽然他们俩人也无数次的劝过李如意辞掉赚不了多少钱的播音主持,回去继承福星集团事业就像是电视里面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样每日带着一帮狗奴才吃香的喝辣的走到大街上去调戏良家妇女……

    陈述和李如意都已经当面拍着胸膛保证他们不介意做狗大少身边的狗奴才。

    什么叫做兄弟?将心比心的才叫兄弟。

    看到自己实在说服不了这两个家伙,汤大少也懒得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看着陈述问道:“既然事情已经完美解决了,王信也在行业内向你公开道歉了,你是不是又可以重新去找工作了?”

    “没有那么乐观。”陈述摇头。“王信向我道歉,只是会说受到下面人的蒙蔽或者信息有误……可是,那些真正用人的企业,难道就当真相信这样一句解释吗?”

    “什么意思?公开道歉都不行?”

    “知道我们为什么经常说「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一样」这句话吗?”陈述问道。

    “为什么?”汤大少懒得去想,直接去问。

    “因为都没办法收回来。”陈述说道。“他骂我,可能所有人都相信了。但是,他道歉,大家却将信将疑……以为我们之间又达成了什么协议。我用什么事情逼迫他做出这样的选择,所以他只能替我隐瞒我吃了回扣的事实。归根结底,他们还是会认为我吃了回扣,不然怎么就离开了华美呢?”

    “什么?”汤大少瞪大眼睛,生气的叫道:“这样都不行?你明明知道不行,为何还要接受他们的条件?”

    “见好就收。”

    汤大少一脸狐疑的盯着陈述,小声问道:“你当真收人回扣了?”

    “滚一边去。”陈述破口大骂:“我怎么可能干这种事情?我之所以愿意合解,不是因为朱楷模拿出来的那几份文件……而是因为我在华美呆了太长时间,也经历了太多案子。倘若他们当真想做再栽脏陷害我,或者我下面的几个人一起站出来指证我,那就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了。有些事情,是没办法向外人说清楚的。就是从头到脚查你一遍,也能让你脱一层皮。”

    “没有就好,我就说嘛,我们述儿不是这种人。”汤大少哈哈大笑。“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

    “什么?”陈述问道。

    “你怎么确定……他们一定愿意和你达成那样的协议?万一他们不愿意接受你的三个条件呢?万一他们铁了心要把你丢进局子里去呢?”

    陈述看着汤大少,笑着问道:“你觉得我现在还有什么值得在意的东西吗?”

    汤大少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他们也是这么认为的。”陈述笑着说道。“所以,这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子的道理。我敢赌,他们不敢。”

    “阴谋家……”汤大少指着陈述的鼻子:“你们这些读书好的……一个个都是大阴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