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都市小说 > 同桌凶猛 > 第二十五章、第一局,我赢了!
    清晨。东正大楼。

    陈述走进东正大楼的时候,看到骆杰正站在电梯口等电梯。骆杰虽然背景深厚,但是作为企划部的经理还是尽职尽责的。至少没有像其它有背景的高层那般迟到早退,把工作当作儿戏一般。想来就来,不想来就十天半月的不见人影儿。

    陈述快步走了过去,满脸笑意地打着打招呼:“骆总监,早啊。”

    “陈副总监早。”骆杰看到陈述,就像是不小心踩到了一脚狗屎,刚才的好心情一下子就消失殆尽。

    “骆总监身居高位,日理万机,每天还那么早来公司上班……实在是让我们这些做下属的钦佩不已。有骆总监在,何愁企划部不欣欣向荣?”

    “陈副总监……电梯来了。”骆杰一时没想到如何去反击陈述,恰好电梯落下,他便率先走了进去。

    陈述赶紧跟上,笑着说道:“骆总监,我们一起……骆总监,我想一会儿和你沟通一下咱们企划部工作分工的问题。”

    骆杰抬腕看了看表,说道:“我上午还有些工作要处理,再约时间吧。”

    “那下午呢?”

    “下午有个会议。”

    “我明白了。”陈述点头。

    电梯到了,骆杰走在前面带路,陈述紧随其后。

    进入企划部楼层,陈述习惯性的和每一位遇到的同事说「早」。

    看到陈述跟在骆杰身边,谁敢回应他的问候啊?胆子大的报以一个礼貌不失尴尬的笑脸,胆小的就跟兔子见了鹰一般的恨不得躲进地洞里。

    看到大家的反应,骆杰在心里冷笑不已。心想,你小子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刚刚入职就敢和自己掰手腕,真是不自量力……

    又想起昨天晚上和白起源的聚餐情景,骆杰更是心情太好。

    “看你还能在企划部呆多久……”骆杰在心里想道。“你连白起源都得罪了,还想在东正混下去?”

    “骆总监……”陈述出声喊道。

    “什么事情?”骆杰正准备推开自己的办公室门,听到陈述的话停了下来。

    “我想给你提一个小小的意见。”陈述说道。

    “嗯?意见?什么意见?”骆杰有点懵。这小子又要使什么坏招?

    经过昨天一整天的「深入」接触,骆杰对陈述的人品性格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他得到的结论就是……这个小子不是个善茬。

    他不是一个轻易能够被折服的人,也不是一个轻易肯吃亏的人。

    这样的人,必须要想办法弄走。

    “是这样的,虽然我是第二天来咱们企划部上班,但是,根据我的观察,还是发现了企划部的一点小小的问题……”陈述笑呵呵的说道。

    “什么意思?”骆杰眼神冰冷的盯着他,出声问道。

    “我是觉得,咱们是影视传媒公司,应该营造轻松活泼的工作氛围,让每一名职员都能够舒适惬意的在这里工作生活。”陈述出声说道:“刚才一路走来,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和骆总监打招呼说早安,看到骆总监都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我和他们打招呼他们也不敢作出回应……我在想,是不是因为骆总监过于严肃,让咱们企划部的同事对你心生畏惧,所以才不敢和你打招呼的?”

    陈述一脸情真意切的模样,看着骆杰说道:“骆总监,你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轻松一些?活泼一些?现在不是提倡互联网思维和互联办公嘛。那些IT公司的职员都在公司里养猫养狗养植物的,还有人把自己的座位改造成夏威夷海滩……咱们这些做领导的,是不是也应当以身作则?”

    骆杰瞪大眼睛盯着陈述。

    这样不要脸的话你也说得出来?

    让我反思一下自己?轻松一些?活泼一些?

    只是因为大家不敢回应你的问候,不敢与你有任何接触,所以你就把这盆脏水泼到我的身上?

    骆杰习惯性的扶了扶镜框,背对办公室房门看着陈述,说道:“难道这不是陈副总监的问题吗?”

    “我的问题?”陈述一脸迷惑的模样,「极度认真」的审视了一番自己,说道:“我没有问题啊。以前在华美的时候,大家都非常喜欢我。每次的不记名投票,我还是集团最受欢迎的男职员之一呢。”

    “可是,我听说的事实可不是这样……听说陈副总监是被华美辞退的?”

    “没有的事。”陈述一脸淡然的模样,笃定说道:“是我自己辞职不做的。华美那边上升通道太过狭窄,还是东正这边更适合我一些……刚刚进来就给予我企划部副总监这样一个重要的职位,这是对我的能力和人品极其认可啊。士为知已者死,我一定好好留下来为东正效力。”

    骆杰明白,他这番话是想告诉自己,别使那些小手段。他既然来了,就不会走。

    “我也没有问题。”骆杰冷笑出声:“以前你没来的时候,大家都相处融洽。”

    “骆总监没有问题就好……”陈述一幅放下心事的模样,说道:“我才刚刚来东正一天,看事情不够全面。如果有什么说得不对的地方,骆总监多多谅解。毕竟,大家也都是为了工作嘛。”

    “理解。我不会把这些小事放在心上。”骆杰准备结束和陈述的对话。他觉得自己和他每多说一句话,寿命就会减少一秒。这种事是小事,说这个事的就是个彻彻底底的「小人」了。

    他都不会放在心上。

    “谢谢总监。”陈述笑着说道:“我知道总监最近工作繁忙,就不用把为我聚餐的事情挂在心上了……总监今天晚上要继续加班吧?”

    “——”

    这个问题就让骆杰没办法回答了。

    若说今天晚上不用加班了,那是不是要为了他举办一场聚餐?毕竟,这是公司针对新入职员的欢迎仪式。

    若是不想给他举办这个欢迎仪式,是不是仍然要带着职员加班——自己被困在公司不说,就连其它的企划部同事也对自己这个领导有意见吧?

    再说,加一天班没事,加两天班没事,三天四天呢?何时是个头啊?

    哪有职员喜欢一直逼迫着他们加班的领导?

    沉吟良久,骆杰正要张嘴说话,陈述却抢先开口,说道:“看来今天晚上骆总监还要加班了。骆总监太辛苦,我就不打扰你了。”

    看到陈述转身进入自己办公室的身影,骆杰脸色阴沉的都能拧出水来

    “这是报复。”骆杰在心里想道。

    “报复自己昨天当众落他的面子……”

    “报复自己让所有人加班而取消应有的新职员欢迎意识…….”

    “也报复自己不给他分配办公室,甚至直到现在还不给他明确的分配工作,让他成为企划部的透明人……”

    是时候要解决这些问题了。

    可是,骆杰又心有不甘啊。

    原本是要把这个桀骜不驯的时候给赶走,要是什么都给他了,他还会离开吗?

    再说,刚才自己明明想说的是「今天晚上不加班」的,是你自己把我的退路给封死了。害得我今天晚上又得带着整个企划部职员加班。

    想到刚才在办公室门口又被这小子给阴了一记,骆杰脸上就火辣辣的疼痛。

    那么多年了,几时吃过这样的大亏?

    “林奇这个废物,为何招来这么一个怪物?”骆杰没能在陈述那里讨到便宜,就把怒火发泄到了负责人事的林奇身上了——

    陈述找了块抹布,自己动手将办公室里面的桌椅擦拭过一遍。他这个人在企划部是透明的,他的办公室自然也是透明的。

    忙活一番,窗明几净。心情也跟着那些灰尘的消失而明媚了几分。

    陈述自个儿给自己泡了杯龙井,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滚滚珠江,心情也逐渐的平复起来。

    “必须要打开一个突破口。”陈述在心里想道。

    昨天被晾了一天,他可以接受。

    今天再被那样晾一天,恐怕就不是那么好受了。

    整个公司的人都在忙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责,而他作为企划部的副总监,整个部门的二把手,没有工作划分,没有主管项目,没有人来向你汇报或者请示,甚至连原本安排好的同事聚餐都取消了,你连一个和大家熟悉和互相认识的场合都没有……被所有人推开,就像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局外人一般。

    长期下去,不说威信扫地,怕是自己都觉得了无生趣。

    若是搁在以前,或许陈述觉得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里干得不开心,他换一个开心的地方去就好了。

    但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反而激发起了他骨子里的傲气。

    “你们越不想让我好过,我就偏偏过得好好的——”

    同理可证,你们越是想要把我赶走,我就偏偏的想方设法留下来。

    今天和骆杰的争执并不明智,但是,他必须要逼迫骆杰表明一个态度。

    无论这个态度是什么,他都不能再接着做一个透明人。

    正在这时,桌子上的座机电话响了起来。

    陈述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的号码,嘴角浮现一抹欣慰的笑意:“第一局,我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