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都市小说 > 同桌凶猛 > 第四十四章、《虫儿飞》!
    “校风校纪?”孔溪一脸迷惑,出声问道:“检查校风校纪不是应该在课堂上检查吗?为何要这个时间跑到操场上来检查?这里才有几个学生?检查什么?”

    “有些课堂上不能做的事情,在操场上可以做。”陈述说道。原本学校并没有这种操作,操场嘛,不就是给学生自由活动的地方。溜溜圈、跑跑步、弹着吉它唱着歌,喝着啤酒吹捧着班花……可是,有些学生活动的内容太少儿不宜。而且那些少儿不宜的活动场景被人拍了照片,影响极其恶劣。

    于是,学校便组织学生会不定时抽检,避免再有类似事件发生。

    陈述和凌晨来过那么多次,也不过只是遇到了一次检查。

    和孔溪才来这么一次,就被人给逮住了。

    “什么事情课堂上不能做,操场上可以做?”孔溪问道。

    这个话题差点儿把陈述给难住了,幸亏他才华横竖都溢,心思敏捷,指着操场中间围成圈圈的人群,出声说道:“弹吉它。”

    孔溪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扑闪,一脸懵懂的问道:“既然操场可以做,为何学生会又要来检查校风校纪?”

    “……可能是因为他们唱的太难听了,被人投诉扰民吧。”

    “噢。”孔溪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啊。”

    “我还以为他们在操场里面做什么让人羞羞的事情呢。”孔溪说道。

    “……”

    俩人说话间,几名学生会干事已经打着手电筒走了过来。

    一道强光朝着俩人脸上照了过来,陈述立即出声喊道:“干什么呢?把人眼睛都照瞎了。”

    强光打在脸上的一刹那间,出现了一张如花似玉的妖艳俏脸。

    黑暗中突然间出现这样一张夺人心魄的脸,给人一种山精鬼魅行走人间的荒谬感和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那名学生会干事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轰」地一下子在身体里面炸裂开来,然后大脑一片空白。

    只是,在陈述的呵斥下,手里的电筒还是下意识的调整了方向,不敢再对着陈述和孔溪的脸猛照,而是将电筒的光束照向地面。

    “不要照人的眼睛。”一名学生会干部出声提醒。

    “明白。”众人纷纷答应。

    学生们还是非常好说话的,也知道自己手里的电筒光束会给人的眼睛带来强烈的不适感。

    “早些回去休息吧。”学生会干事笑嘿嘿地看着陈述,走过来拍拍陈述的肩膀,在他的耳朵边小声说道:“友情提醒,有些事情这里不可以做啊。学校门口新开了家白云宾馆,物美价廉,里面的条件还是不错的……”

    “过来人啊。”陈述笑着说道。

    “那可不……”学生会干事摆了摆手,说道:“赶紧去吧,晚了就没房间了。走了。”

    说完,一群人便朝着操场外围的阶梯看台走了过去,那里是重灾区域。

    等到学生会干事们走远,孔溪伸出一根手指头捅了捅陈述的胳膊,问道:“他鬼鬼祟祟的在你耳朵边说什么呢?”

    “他说让我们早点回去,一会儿就该锁门了。”

    孔溪大怒,生气的说道:“胡说,他明明说的是门口新开了家白云宾馆,物美价廉……”

    “……”

    陈述真是对这个女人极度无语,说道:“你都听到了,为什么还要问我?”

    “我就是想试探一下你这个人诚实不诚实。”孔溪说道。“哼哼,陈述同学,没想到你的人品大大的有问题啊。”

    “……”

    出现了学生会检查校风校纪这件事情,陈述便想结束这次的校园参观送孔溪大小姐回去。毕竟,孔溪大小姐名声太外,而且长得又太好看,带她行走校园就跟背着一个炸药包上战场一般的危险。

    陈述想赶紧把这个炸药包给卸下来。

    他还要赶回去成名呢。

    “咱们回去吧,可能一会儿就要锁门了。”陈述劝道。

    孔溪抬腕看了看表,说道:“陈总监,你以为我没有读过大学啊?现在还不到十点钟,学校怎么可能锁门?不行,我晚上吃多了,还得继续散步消食。不然晚上吃的肉都长到肚子上,你负责啊?”

    “肉长你身上,我能负什么责。”陈述苦笑,说道:“好吧,那我们再转半个小时。”

    “陈总监,你忘记谁是大腿了吧?我说回去才能回去。”

    “……”——

    “孔溪。”那名用手电筒照陈述孔溪面部的学生会干事突然间惊叫出声。

    “罗杨,你鬼叫什么?吓死我了。”一名学生们干事很是不满的说道。

    “刚才那个女孩子是孔溪。”罗杨满脸激动的模样,说道:“我说怎么看起来那么眼熟,原来她是大明星孔溪。”

    “你想多了吧?孔溪怎么可能跑到咱们学校操场来?”

    “就是,你不要见到一个漂亮的姑娘就以为是孔溪……知道你是孔溪的粉丝行了吧……”

    “不过那个姑娘确实挺漂亮的,那小子哪个学院的?不是咱们理工学院的吧?”

    “真的是孔溪。”罗杨生气的说道。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在电筒的照耀下,迅速在搜索框里面输入「孔溪」的名字。

    很快的,网页上便出现了海量孔溪的照片。

    罗杨点开图片页面,指着那些照片说道:“你们看看,是不是?是不是?”

    “卧槽……还真的是……”

    “我看到了,就是孔溪。当时心里还有些怀疑……想着孔溪怎么可能到咱们学校呢。”

    “走,去找孔溪要个签名……”——

    孔溪来了。

    几人也不去检查校风校纪了,转身便朝着刚才遇到孔溪的位置跑了过去。

    陈述原本想要把孔溪送回去,孔溪不走,陈述只好赶紧把她带到其它的地方。刚才被那名学生手里的电筒给照了个正着,虽然自己及时阻止,却也不敢保证那些学生有没有看到孔溪的真实面孔。若是他们突然间杀一个回马枪,怕是就不好摆脱了。

    “那里是什么地方?”孔溪指着一间亮着灯的教室问道。

    “那里是音乐教室。”陈述说道。“听到没有?还有钢琴声音呢。”

    “我们去看看。”孔溪双眼放光,拉着陈述的衣袖就要往音乐教室跑去。

    “不好吧。灯开着,还有钢琴声音,怕是有人在练琴。”

    “没事的,要是里面有人的话,我们就在外面看一眼好了。”孔溪说道。

    两人跑到门口的时候,恰好看到一个女生打着电话从音乐教室里面走出来。因为正在和电话那头的人发生激烈的争吵,也只是扫了陈述和孔溪一眼便远去了。

    教室里面灯光闪亮,摆在那里的钢琴就连琴盖都没有盖上。

    孔溪跑到钢琴前坐下,伸出嫩白纤细的手指头欢快的在上面按了一圈。

    哆来咪发梭拉西哆……

    “音质还不错。”孔溪笑着说道。她小脸微仰看向陈述,问道:“你喜欢听什么曲子?”

    “你懂弹琴?”

    “我懂的东西多着呢。”

    “我不懂。”陈述苦笑,说道:“我比较熟悉一些的就是贝多芬的《月光》和《春之声圆舞曲》……以前我有一部波导手机的来电音乐就设置的是这首曲子,只要有人给我打电话我就能够听一段。”

    “那就弹一首《春之声圆舞曲》给你听。”孔溪说道。

    她转过身去,端正的坐在钢琴前面。

    稍微酝酿,那流敞的乐章便如流水一般涌进了陈述的耳朵。伸出手来,仿佛能够捕捉到那些可爱的小精灵。

    弹琴时的孔溪专业沉浸,优雅又饱含激情。

    一曲结束,仿佛将陈述给拉到了大学时的那些欢快时光。

    当然,还有凌晨……

    孔溪看到陈述眼神里的那抹哀伤,小嘴微嘟,发出轻轻的冷哼声音。

    心有不悦,亦不愿说话,再一次转过身去,挺直脊背,双手猛地按在了那黑白空格上面去。

    黑黑的天空低垂

    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虫儿飞

    你在思念谁——

    一曲结束,孔溪转身看向陈述,问道:“知道这首曲子的名字吗?”

    陈述咧嘴傻笑,说道:“当然知道了。这是《虫儿飞》,哪个小孩子没有听过?”

    “你是什么时候听过的?”孔溪问道。

    “经常听啊。”陈述说道:“有时候大街上都能够听到,我现在晚上睡觉前,都会放这首曲子用来催眠,连续听几遍眼睛就睁不开了。”

    “我是问你第一次听这首歌是在什么时候?是在什么地方?”孔溪问道。

    陈述想了想,说道:“小时候听的,那时候有一部电影非常火,名字叫做《风云雄霸天下》,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这部电影的录像带,就聚集在朋友家里一起看。在电影里面,聂风和孔溪来到剑冢,背着孔慈在萤火中穿棱,两个人在剑冢中间看萤火虫。”

    “后来,孔慈在与聂风成亲之后死去,聂风来到破败的剑冢,眼前浮现起当时二人一起看萤火虫的场景,电影里面的音乐响起来时,小伙伴们全都哭得稀里哗啦的。你说也是奇怪,那时候我们还那么小,又不懂这些情啊爱啊的,怎么就会触景生情的跟着一起哇哇大哭呢?”

    孔溪翻了个白眼,说道:“有些人就是活到八十岁,也不懂这些情啊爱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