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仙子请自重 > 第三百八十五章 那堵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边秦弈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去哪了。

    当初万道仙宫和蓬莱剑阁约定的切磋,他并不知道约定的场地在谁家宗门,或者是另寻第三方就像当初大欢喜寺之战一样。

    如今被别家凑热闹掺和成了乾宗大比,那就更不知道在哪了。

    那还是回万道仙宫一趟先?

    不知师姐回来没有……

    秦弈摸了摸戒指里的仙宫身份牌,心知师姐没回来。

    仙宫身份牌含有传信作用,当然不是跟打电话一样直接通话,而是有个大致的定位效果,你云游在外,宗门想要找你的时候可以大致知道你的位置,于是往这个方向施法传信,到你范围内你自然能感知到宗门术法的波动,便可主动去接收信息。

    大部分宗门都有个类似的联络方法。

    不想让人打扰的时候,这个定位效果你可以自己屏蔽掉,这只是很简单的手段,所以没有人知道师姐在哪里。但秦弈的可没有屏蔽,要是师姐回来了,仙宫肯定有人通知自己的……

    然而这么久了,渺无音讯。

    正这么想着,侧方就扑棱棱飞来一只纸鹤。

    感受着纸鹤上明显的万道仙宫气息,秦弈伸手一招。纸鹤仿佛也感应到他身上的仙宫身份牌气息,很听话地落在他手里。

    如果没有仙宫身份牌,纸鹤被其他人拦截,会立即自毁并且让发信者感知。这一套也是大部分宗门都在用的通讯方式了,除非你是神游万里自由传音的大佬,否则一般都要有这么一个媒介。

    当初明河传信师门也是用这么一只纸鹤,秦弈自己向仙宫汇报玄阴宗事宜的时候也是这么干的。

    当然也不是很靠谱,所以如果是不能让外人知道的绝密消息,那还是派人传信稳妥一点,这种术法传信只是日常方便。

    纸鹤上信息规格一般如下:“此信发给秦弈,若其他同门意外拦截,继续释放即可。”

    然后就是正文:“你说和蓬莱剑阁比武的话,你在天涯海角都要通知你,现在通知你啦,十二月十二日,东海之外,焚天岛。收到术返。”

    术返,逆此传信术法,把纸鹤送回去,以示“收到”。

    秦弈送回了纸鹤,对程程一摊手。

    程程一直好奇地看他操作,觉得有点意思,她妖城没这套,看来也可以建一套类似的通讯系统。

    “十二月十二日,还有近一个月呢。”秦弈问她:“这里飞东海也不远,不要这么久。有什么想法么?”

    程程抱着他的手臂:“那当然是游山玩水几天再说啊!”

    这只没见过世面的小狐狸,对外界的一切都有浓郁的兴趣。秦弈捏捏她的脸蛋,落下云头。

    这里只是一座野外山林,光是山林模样就和裂谷下面的模板不同,植物科目都有很大的差别。程程好奇地一路看着,问道:“你说世上到底有多少物种?”

    秦弈道:“数之不尽吧。”

    事实上他也很多东西没见过,在地球上就没见过多少东西,何况这个世界与地球并不一样。

    程程叹道:“造化真是神奇,如果一切都是一个造化之神创造,他该多有想象力?”

    秦弈想起叶别情的画卷,看似山川河流日月星辰什么都有,实际上还欠缺了很多,世间造化根本不是一个人能穷极想象画出来的。他最多只能添加类于此世的各种元素,当那画界真有灵,也需要亿万年的自我演变,才可能逐步补齐所有。

    “一个造物主,是开创不出一个世界玄奇的。天地自然的演变本身才是造化,蕴含着人所无法想象的力量。”秦弈有感而发:“人们求道,根本还是为了求知吧。探索天地奥秘,于是近于道。”

    “人求道也许是,妖修行只为了强。”程程若有所思:“看来我以后也不能抱有太多妖修的思维去修炼这个人身,否则必有所障。”

    秦弈笑道:“而你一旦能够融合不同的修行体系,可能会更强。”

    “分脉合流之术能越阶,本意或许就是如此吧。”程程道:“很有可能妖修到了后期阶段,也需要去体悟一些别的东西,所谓殊途同……”

    话音未落,两人的脸色都忽然变了。

    “好浓的血腥气!”秦弈豁然取出狼牙棒。

    “好浓的血腥气!”天上也传来惊怒声,有流光落下。

    两人抬头一看,还是个熟人。

    太朴子……这回不止他一个人,身后还跟了一群师兄弟纷纷降落,云端仿佛还有一个大能,安静地坐在上方。

    灵云宗参加大比的团队?

    见到秦弈两人,太朴子也愣了一下:“挥棒子道友,你也出裂谷了?”

    “是,此非叙旧时,先去看看前面怎么回事?”秦弈快速提棒冲上前,拐过山脚,紧紧皱起了眉头。

    似是一支商队,早已车仰马翻,十余人尽数横死当场。有一只老虎……已经半化人形,正在地上啃噬尸体。

    场面上血流成河,断肢残臂四处可见。

    听到人声接近,虎妖转过头,面目狰狞,血盆大口中还叼着一只人手。

    “孽畜!”半空中灵云宗众人勃然大怒,集体祭剑,光芒呼啸而过,那虎妖连个吼声都没来得及发,就死无全尸。

    一个半残破的妖丹掉落在地,太朴子随手收了,愤然道:“妖怪霍乱人间,好好的大乾都被搞得乱七八糟!天下大乱,和这些孽畜脱不开关系!”

    程程看着地上的惨状,低声叹了口气,欲言又止。

    妖怪吃人,被人杀了,这没什么好说的。虽然她内心是认为这种未开化的妖只能算野性本能,对它而言就是吃肉而已,不是存心吃人……但这个没什么可辩解,在人类角度当然是斩妖除魔,不杀留着过年?

    就算秦弈也是立刻会杀妖的,单论这件事,没什么好说。

    只不过太朴子这个语气里透露出来的意思让程程听得很不舒服。

    大乾国乱,人吃人的事到处可见,在他们眼里视而不见就算了,反而把锅全扣在妖怪身上了……大乾为什么乱,是皇帝问题也好,是大欢喜寺问题也好,还是大乾根子烂了也好,你甚至说和秦弈有关系都说得过去,和妖怪有什么关系?

    可太朴子他们这锅扣得就如此理所当然。

    这并不是有意甩锅,毕竟有意扣锅对太朴子一点意义也没有。

    这只不过是心中成见所致。程程很快想到了夜翎对人间的态度,可见人间那种偏见与疏离,对当时尚幼的夜翎造成的心理阴影。

    那是一堵人心中的墙,根本推不倒的。

    “人类话本里的世界好玩,那是因为他们是人。可是师父,你不是。”

    程程隐隐能够想到,大乾国乱,血煞四起,自然妖孽滋生,接下去可能还会见到不少。这个“蜜月”,可能真未必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