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仙子请自重 > 第四百零九章 所学即法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场中秦弈手中转着笛子把玩,笑道:“太一宗没人的话,麻烦下一场。”

    太一宗三人默默离开,没说什么。

    他们其实还算有人,因为按规则每个人输三场才算失去资格,并且三场不能和同一个对手打。

    三个人齐齐输在秦弈手里,只算是一起输了一次。加上之前闲云曾经输给过楚剑天和尹一盅,这里出局的只有闲云一个。

    但他们比彻底出局还丢脸。

    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一挑三,还在数息之间干净利落地完败,就算接下去有脸上台,怕都没脸跟其他对手再较量了。

    秦弈完全无视太一宗弟子愤恨的目光,连太一宗带队长辈的凌厉眼神都视若无睹,悠悠取出他的“饮不尽”酒葫芦,仰头灌了一口酒:“还有哪位同道要来赐教?”

    和李青君问话一模一样,连语气都一样,但气氛已经不一样了。

    楚剑天哈哈一笑:“我来。”

    秦弈看他御剑飞来,笑道:“这回我真的要说,你打不过我。”

    “约好的事怎么能不算数?”楚剑天笑道:“你说的,不以修为取胜,只印证剑道?”

    “不错。”秦弈问道:“你有什么不伤和气的主意?”

    “都不用武器就是了,我用双指为剑,你看着办。”

    秦弈笑道:“来。”

    楚剑天神色严肃起来,并指而出,直取秦弈眉心。

    明明只是一双手指,却有尖锐的剑啸鸣响,刺骨的剑气扑面而来。

    秦弈横掌一切,剑气截断,继而屈指为节,敲在楚剑天双指上。

    楚剑天双指变动,斜挑咽喉。秦弈屈指成拳,锤在他的手腕。

    楚剑天飞退,退在半途,骤然折返,如同退潮重来,剑势从小巧变成了狂啸!

    秦弈收拳,出击!

    “铛!”

    明明是拳指相接,却爆出了金铁交鸣的声响,继而剑芒暴涨,拳罡如束,再度对冲,爆起一阵乱石飞散。

    围观者凡是看得懂武道变化的,个个如痴如醉。

    李青君很是惊奇:“他不是抡棒子砸的么,为什么小巧变化也这么精?”

    程程忍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那厮跟一个手臂伸长都没他小指长的小器灵打架,居然能打得有模有样,你说他会不会小巧变化……

    场中楚剑天微退数步,抱拳道:“受教了。”

    秦弈也抱拳:“承让。”

    在许多不懂武道的人根本都没看出胜负的情况下,楚剑天哈哈一笑,洒然离场,颇有风采,看得其他宗门里颇有些女弟子目光闪闪。

    秦弈也觉得蓬莱剑阁的兄台们根本没必要在自家宗门吊死,外面还怕没芳草?白衣长剑的冷酷潇洒,知不知道多少人好这口啊,真是一群笨蛋。

    “姓秦的,我无极门也和你切磋切磋小巧变化。”一名书生模样的翩然到了秦弈面前,摇着扇子上下打量秦弈,目光里有些挑衅之意:“可敢应战?”

    秦弈嗤声一笑:“楚兄是我朋友,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近我身?”

    书生顿时色变,没想到刚刚还客客气气和楚剑天比试的秦弈,脸色变得这么快。

    秦弈根本没打算跟这些人假惺惺的客气,事态很明显,除了蓬莱剑阁保持中立之外,其他宗门都涉嫌集体联合针对万道仙宫。人家都欺上门来了,还客气个屁?

    所谓小巧变化,和自己朋友玩玩还行,和不知底细的敌人玩,天知道会被怎么阴?指头里夹了什么法宝都未必看得出来,陪他玩才叫脑残。

    “秦弈。”书生的脸色也板了下去:“为人处世,还是谦退些好,须知人外有人。”

    秦弈打量了他一阵,笑道:“腾云六层?确实藏龙卧虎。”

    “知道就好。”书生漠然道:“须知天下之大……”

    秦弈打断道:“好了我知道了,让你们宗三个人也一起来吧。”

    书生:“!!!”

    无极门集体起立,怒道:“秦弈,你不要太嚣张!”

    “不知道是我嚣张呢,还是盯着我的师兄车轮般挑战的你们过分。”秦弈冷笑:“废话少说,你们是不敢?”

    世事只要有一个开头,就很容易有第二次。

    原先还觉得三个打一个很丢人,自从太一宗三个下场全败之后,别人三个齐出似乎就不那么奇怪了。

    很快便是三个无极门书生团团围着秦弈,神色凝重。

    秦弈微微一笑。

    他刚才观战,当然不是看着玩的,一直都在观察所有对手的战法。

    这个无极门像是把五行术法作为硬功夫用,类似于天霜拳寒冰掌这类的东西,作为主要伤害的不是真气不是罡气,是五行之力,而攻击模式又有武修的灵活。其实挺有意思的,若是一般情况秦弈可能会想好好和他们切磋印证一番,但眼下没有这种兴致。

    三个书生身形交错,纵身扑来。

    秦弈斜踏半步。

    光是这半步,场边无极门长辈便心中微跳。

    他们三个人,是暗合某种阵法的,可秦弈这半步,就切在了阵法最薄弱点上。

    而与此同时,一个书生身后忽然灼热起来。

    场边有人急喊:“火!听风师兄你身后有火!”

    朱雀祭火,继承了之前方寸祭火的偷袭,又有朱雀之炎的炽热,那听风如何防得住?

    就在他手忙脚乱应付背上骤然冒起的火,三人的阵型已经尽破无遗。

    秦弈再度斜踏一步,错开了一拳一掌,忽然抬起笛子,作势欲吹。

    三人早有防备地护起了听觉五感,连神魂之护都用上了,以抗魔音。

    结果笛子都没到秦弈嘴边,声音就已经出来了——他只需要按孔就可以发声,却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一点。

    这回不是共鸣,不是摄魂……

    是物理。

    《天崩》!

    结阵之时绝对能共同扛下的音波攻击,在这阵法零散、手忙脚乱之时,就像被镰刀无情扫过,只能各自为战。

    那个正在应付朱雀祭火的听风,连反应时间都没有,就被狂暴的音波卷得浑身破破烂烂,倒栽而出。

    腾云六层的那个书生倒还扛住了,抽身飞退。但下一刻就见到秦弈欺近了他另一个师弟,笛子出现在他的眉心。

    “笛子其实也可以做武器的。”依稀听见秦弈的声音。

    “砰!”又一个书生倒栽而出。

    场面上徒留那个腾云六层的书生,这时候才有时间祭出法宝。不是大家不想一开始就用法宝,主要是三个打一个还抢先动用法宝,实在太丢人了,第一反应不会这么玩。

    可事实证明,你不抢先动用法宝,就很可能连祭出法宝的机会都没有。

    因为秦弈所学,本身就是法宝。

    一个腾云巅峰的宝剑型法宝,直接锁定了秦弈。

    秦弈气定神闲地道:“下一次你们大概会记得,出场就先用法宝,别傻乎乎的了。”

    随着话音,忽然消失不见。

    隐形术。

    那法宝的锁定忽然失去了目标,书生很快感应到秦弈所在,调整了法宝锁定,可就是这么一点点的时间差,已有狂暴的音波席卷而来。

    《天崩》,化群攻为单体,集音波于一束。

    “锵!”

    法宝崩裂,书生倒栽而出。

    秦弈现出了身形,如影随形地跟了上去。

    书生在倒飞之中,眼里现出厉色,衣袖中已经多了一个小巧的袖箭类法宝。

    秦弈却忽然出现在他身边:“嗨!”

    书生跟见了鬼一样,扭腰就要射出袖箭,秦弈已经先发制人,一脚踹在他腰间。

    “咚”!

    书生栽进了台边乱岩,再也一动不动。

    全场目瞪口呆。

    这是在……早有准备的情况下,结着阵法、动着法宝、备着暗算,居然还是被他干净利落地一个打了三个?

    秦弈静立当场,慢慢道:“还有哪位同道,要来指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