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仙子请自重 > 第七十三章 收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骷髅被烧成灰烬,兄妹俩相顾无言。

    无论是巫法可能存在的其余篇章,还是妖王乘黄,这两个方法都只能说尽人事,完全没个底。

    “哥哥也别太忧虑,你已经尽力了。”夜翎安慰道:“殿下知道了,也不会怪哥哥的。”

    “倒不是怕谁责怪,是担忧青君的处境。”秦弈轻叹道:“南离现在的状况是很严重的,我都不敢推演,如果我空手而归会是什么结局。”

    夜翎道:“那哥哥就跟我一起进妖城。”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大眼睛里似乎有一丝喜色,秦弈看出她的小小心思,揉揉她的脑袋:“磨刀不误砍柴工。妖城不是什么善地,不能太信任那只苍鹰的说法,我们还是得做好准备再去。”

    夜翎奇道:“什么准备?”

    “自身的实力永远是最佳的准备啊。”秦弈道:“这次我们的收获是很大的,应该消化一下再去。”

    夜翎便拿出药瓶:“血精在这里。”

    “你留着吧。这妖血之精是助你突破凝丹期用的,不是现在。”秦弈转头打量了一下石屋,沉吟道:“不出意外的话,这里应该有炼丹之所。你先好好消化一下蛟龙血脉,我去炼一炉血莲丹。”

    夜翎抬头看着秦弈,眼神有点小复杂。

    妖血之精,其实才是那炼妖阵真正的意义所在,那是凝聚了数不尽的妖怪之血,仅仅提炼出这么一滴精髓,原本该是助那只血蛟从化形巅峰踏入凝丹期用的。这东西若是拿到妖城,不知道多少妖怪梦寐以求,价值无法估量。

    而对于一位精通炼丹的“方士”而言,作用当然不仅仅是给妖怪突破的,可以用上的用途实在太多了。可秦弈连看都不看,默认就给她用的。

    事实上直到现在为止,此行的好东西都是她消受。妖蟒血脉涤身,妖血之精留存,即使是秦弈现在要炼的血莲丹,也肯定有她的一份。秦弈自己所得与她相比,实在太少了。

    而秦弈却一脸的天经地义。

    她没多说什么,抽了抽鼻子,低声道:“那我去修行了。”

    夜翎知道自己这样接连突破,基础不牢。而且妖血涤身的过程是被动的,自己还没来得及好好进行过修行引导,将血脉混融。秦弈说得没有错,这个时候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事就是先修行。

    修行每强一分,在妖城说话的声音都能更响亮一分。

    妖的世界,没有人类那么多道德与规则,妖怪的世界最适应的,从来都是丛林法则。

    …………

    石屋很大,有不少区室,夜翎随便挑了一间进去修行,秦弈便也打算去找找药材室或者炼丹室什么的。

    此时地上的火熄了,骨灰之中一抹玉色十分显眼。秦弈捡起一看,是枚戒指。

    他有些惊奇,夜翎的火可不是凡火,把骷髅烧成灰都用不了多少时候,这戒指居然能在夜翎的火里丝毫无损,材质很特别啊……

    流苏的声音传来:“芥子纳须弥,这是储物戒。”

    秦弈眼神骤亮。

    早就觉得身上各种药瓶符纸很不方便了,刚刚得到的桃子放身上都搞得怀里鼓囊囊的,他心中早都不止念叨过一次仙侠玄幻世界人手一个的储物戒了……

    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这蹲在鸟不拉屎的荒山上的巫师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东西!

    流苏感应了一阵,笑道:“这戒指没有禁制,无妨。你用我教你的意念传输之法,试着把精神探入戒指里看看。”

    秦弈试着送入意念。

    戒指里的状况纤毫毕现。

    大约也就一立方米的空间,没多大,里面空空荡荡,只有一个东西躺在角落,显得十分醒目。

    那是一块用骨头雕成的令牌。

    秦弈心念一动,令牌就到了手里,仔细一看,上面雕刻着一个狰狞的虎形,獠牙毕露。

    “这什么玩意?”翻来覆去看不出这令牌有什么法力存在,不知道干什么用的。一个随身储物戒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么个废玩意……

    “他随身应该都是一些巫蛊法器,之前的战斗中用得弹尽粮绝了吧。”流苏道:“这令牌说不定是身份之属……”

    秦弈怔了一怔,若有所悟。

    这是一个荒山,往西是地图标注的险地,不知详情。往东就是妖城。

    这个巫师肯定不敢进妖城,也没有实力进西方险地。他独处荒山,资源匮乏,哪里来的各种布阵材料,哪里来的摄魂精金,哪里来的储物戒指?

    必然有人在背后支持他。

    要么就是西方险地里的某人让他打头阵,为了破妖城。

    要么就是妖城里的某一个妖王在暗中支持他……总之不会是乘黄,这巫师对乘黄的恶意满满,还想挑拨自己去对付乘黄呢。

    无论是哪一种,都可以作为给妖王乘黄的见面礼。

    秦弈戴上戒指,把令牌收了起来。

    被这个戒指一提醒,他倒也不急着进去找药材室了,便在废墟里翻了一圈,看看还有什么漏网之鱼。

    很快就看见了墙角躺着一面镜子,镜面已经破裂。

    “神视之镜,这不是巫法,是修士炼器。”流苏来了点兴致:“只要预作布置,就可以从镜中看见你布置好的方位发生的一切,这是给神识还未能外放修士们用的,处于洞府也可监视洞外,对你来说也正合用。这破损还可以修复,留着。”

    这便是为什么巫师独处山巅也能准确把握山上发生的一切,还能把桃子准确地往夜翎头上飞。秦弈也觉得很有用,也收了起来,再度找了一圈,只能看见很多被损毁的阵石,可以想象这一战的激烈程度,真不知道这位打上门的强者到底多猛。

    “这强者……”秦弈掂着一块裂成七八瓣的阵石,沉吟片刻,忽然道:“你觉得会不会就是乘黄?”

    流苏“嗯”了一声:“很有可能。这巫师在它眼皮子底下大肆杀戮妖怪,还满腔恶意想炼它,换了是我的话可不能忍。”

    秦弈犹豫片刻,又道:“不管是不是乘黄,你觉得……这人会不会是程程?”

    老实说秦弈怀疑这事很久了,程程从山上掉下来那时间,应该差不多就是仇家上门和巫师大打出手的时候,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流苏显然也在考虑这事儿,便道:“确实很巧,但我不能确认。如果真的是这位强者和巫师打得两败俱伤,导致实力暂失,那么程程必然带着严重伤势才对。可她没伤,反而是一脸从山上滚落造成的血痕。”

    秦弈沉吟片刻,摇了摇头,显然也很费解,这不符合常理。

    “算了,等进妖城再见到程程的面,应该就知道了……”秦弈绕了一圈,再没什么发现,便往里面走,想找找药材室。

    随手推开一间房门,扑面的热度呛得他后退了一步。流苏的声音已然响起:“巫祝祭火……秦弈,这或许是你此行最大的收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