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异世丹帝 > 第364章立场与角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64章立场与角度!

    东方白不知该不该出手相助,他们属于个人恩怨,更牵扯情之一字。孰对孰错,谁又能分得清楚?

    认真相论,其实陆有旗才是最可怜之人。未婚妻跟人跑了,头上一顶绿油油的帽子,此乃大辱,永远摘不掉的帽子。

    到了至今仍未娶妻,孤零零一个人。人都老了,还未找另一半,可见他的一生何其之苦。

    唉!人生最难懂的便是情爱!

    说不清道不明!像此等情况,陆有旗的恨是对是错?千人千口,说法不一而已。

    ……

    魏不才紧急走过去,将老伴扶起关切道:“老婆子,你没事吧。”

    “咳咳咳!没事!不才,你听我说,等会你带儿子快走。咱俩不是师兄的对手,留在这都要死!”老太太虚弱道。

    “不!我不会走!”魏不才坚定道。

    “听我的,快走!”

    “老伴,咱过了半辈子了,年轻时我没有放弃你,一把年纪了仍旧不会放弃。”

    “你只想着咱俩,儿子呢?他是我们的骨肉,是老魏家的血脉。我身为人妇,身为人母,魏家的媳妇,不论哪一样都要保全儿子的性命。”老太太深明大义,时刻挂念着儿子的安危。

    以前魏大虎根本不是人,但身为母亲,她放不下!

    “娘!”魏大虎此时跑了过来,一下跪倒在地,神情焦急,“你怎么了?是不是那个老混蛋将您打伤了?伤在了那里?”

    “大虎,快跟着你爹走,不要管娘,不然来不及了。”

    “不!以前是儿子不孝,现在绝不会丢下你不管。”

    “不才,快带儿子走!”

    一家人生死离别,看的旁人心酸难受,很不是滋味。

    陆有旗哈哈狂笑,极尽嚣张,些许疯狂,“走?你们一个别想走!统统死在这吧。”

    说完,陆有旗再度出手,身法快如闪电,犹如雷霆之势。魏不才见状,被迫无奈,起身相迎。

    “砰!”

    毫无悬念,魏不才根本不是对手。自从隐居之后,他基本放弃了玄功,极少修炼,怎会是道玄境的敌手?

    “爹!”魏大虎顾不暇接跑了过去,内心焦急万分。

    “都给老夫去死吧!”陆有旗再度出手,准备先杀掉一个再说。

    道玄高手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旁人难以看清。

    “住手吧!”一道淡然声音响起,紧接着轰隆隆一片声响。

    东方白犹豫之下出手了!他不知该不该出手,也不知出手对不对!他们之间的恩怨不关自己的事,但他不想老两口就这么死在自己眼前。

    两老口人很好,起码对自己很好,相处时间不长,却很舒心。

    他们之间的恩怨归他们的,但两位老人对自己如何,自身心中有一把衡量的尺子,清清楚楚。

    “恕老夫眼拙,没想到你竟是位玄功高手。”陆有旗倒退三步谨慎道。

    “比之真正的高手还差的远。”东方白谦虚道:“这位前辈,你收手吧!就算杀了他们一家三口,又能如何?又有什么用?事情已经发生了,谁也改变不了”

    东方白的话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既然绿帽子戴了,那就戴着吧……

    “你们之间的恩恩怨怨,我没有话语权。但你杀了他们真的能开心?真的能够释怀?一辈子过去了一多半,还有什么想不开的。”

    “恨也好,妒也罢,情这个东西谁能说得准?谁又能控制的住?身不由己!”

    “假如老大娘当年没有选择跟魏不才私奔,而选择了和你成亲。但她心中已有心上人,你觉得她会幸福吗?”

    “答案是不会!和一个不爱的人度过一生,她不会幸福,只有强颜欢笑。”

    东方白摇晃一把折扇,在原地轻轻走动,神色风轻云淡,口气淡淡无奇,一切自然浑成。

    “她甘愿放弃荣华富贵,甘愿放弃一切,也愿跟着心上人过苦日子,其中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你改变不了她的心,也改动不了她的情。”

    “今天你还放不掉所谓的仇恨,说明你从未爱过她。所谓的爱,不过是自私而已。”

    好一番长篇大论,不知道的还以为东方白历经感情沧桑的老手。不过站在某些角度想想,也有一定道理。

    陆有旗沉思一会,猛然抬起头,“不!一派胡言!她既是我的未婚妻,那便是我的人,许了人家还跟别人私奔,就是不守妇道,罪该万死!”

    ……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陆有旗心中的执念很深,同样,恨也从未减弱。

    几十年来,或许他一直活在仇恨中,所有才有这么大的怨念。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恶人,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坏人,只是每个人看待事情不一样,造成的结果也不一样。

    也可以说每个人站立的角度不同,自然思考也不一样。

    换做东方白遇到这样的事,或许他也会和陆有旗一样,恨意不断,仇恨不减。

    这就是所谓的立场和角色的不同。

    “前辈,你怎样才能解恨?”东方白皱眉问道。

    “杀!”

    “除了杀之外呢?”

    “没有了!”

    “这样说来,毫无余地了?”

    “没有!”陆有旗不耐烦摆摆手,“给你一次机会,要么你让开,要么咱们不死不休。”

    “两老口对本少有恩,我不想看着他们死在我面前!”东方白坚定道,同时也算作一个决定。

    “那别怪老夫不客气了!”

    “请赐教!”

    “哼!给脸不要脸,看招!”陆有旗抽出身上的利剑出手了,动手便是杀气腾腾,杀意凌然。

    刚才的一掌,他深知少年的厉害,万万不敢大意。别到时轻视对手,反被其所伤。

    东方白仍旧一把折扇,叮的一声,两人瞬间对战在一起。一动手便是风云变色,周围飞沙走石。

    在两人周围各自形成一道护体之气,一白一紫格外耀眼。

    魏大虎将两位老人扶起带到一旁,一双眼眸睁大,神色之中透露出不可思议。

    他从小到大没见过这么刺激的场面,更未见过所谓的玄功高手。

    想想之前对东方白的胡搅蛮缠,觉得十分可笑。自己在他面前不过是一只蚂蚁,一只随时可以踩死的臭虫,还妄想在他手中骗钱。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