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六百九十六章 语言的艺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屈阳明道:“学术上的问题自然要交给专业的人士去论证,当年韩大川院士在世的时候,陆百渊院士就已经在研发天影系统,韩大川院士生前从未在这方面提出过质疑,即便是在他去世之后,韩院长接替他负责研发工作,也没有提出过任何的异议。”

    张弛道:“当时不告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可能人家一直都在搜集证据呢。”

    屈阳明道:“有件事你必须要知道,韩家兄妹都是华裔,他们的出发点有待商榷。”

    张弛道:“您是怀疑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屈阳明道:“也没那么严重,不过这件事最好还是能和平解决,搞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张弛想起自己这次过来的主要目的,趁机道:“屈院,过去五维脑域赞助的生命场系统还在使用吗?”

    屈阳明道:“出了那么多事,怎么可能再用,已经封存了,只剩下硬件罢了,所有的软件程式都被删除,那是韩院长的要求,学院不能拒绝。”

    张弛道:“能不能把虚拟头盔借我一个,我留着打游戏用。”这理由实在是太牵强了,不过张弛认为老屈不会拒绝。

    屈阳明并没有产生怀疑,当下就批了个条子,让他找周兴旺去拿,学院的库房也是周兴旺在负责。

    张弛拿了批条离开后又找到了周兴旺,周兴旺看了看条子,带他去了地下库房,生命场系统的硬件是五维脑域提供的,可离开软件程式的硬件就是一堆废品。

    张弛就拿了一个虚拟头盔,这头盔比起他家里那个稍嫌笨重,看起来跟摩托车头盔似的。

    骑着摩托车离开学院的时候,中途接到沈嘉伟的电话,沈嘉伟有事找他帮忙,听说张弛就在学院,约他在学校篮球馆见面。

    张弛来到篮球馆前,看到沈嘉伟已经在大门口等着他了,穿着一身球衣,手里还拎着个双肩包,估计是打球去了,这货自从失恋之后,就化悲愤为动力,多半精力都投入到运动中了。

    张弛道:“你今儿没上课啊?”

    沈嘉伟道:“体育课。”

    张弛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就快十一点了。

    “找我啥事啊?电话里不能说?”

    沈嘉伟笑了起来:“我请你吃饭。”

    张弛道:“这么好啊,你丫是不是有求于我?”

    沈嘉伟道:“有阵子没吃食堂了吧,最近咱们这食堂伙食改进不少,走吧,我带你尝尝。”

    “够抠门的,咱们门口那家桃林餐厅不错,还是出去吃吧。”

    “得嘞,听你的。”

    沈嘉伟上了张弛的摩托车,两人去了桃林餐厅,抵达那里的时候还早,饭店里还没上客人,沈嘉伟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拿起菜单递给张弛,张弛让他点。

    “什么事啊,赶紧说,我吃得也安心点。”

    沈嘉伟道:“是这样,你还记得菁英社吗?”

    张弛点了点头,当然记得,菁英社还是他发起的,只不过当时搞得轰轰烈烈,可自从成立之后,学院的事情就接连不断,现在他们已经成了学院的最后一届,张弛也没多少兴趣了,他现在的学分也积攒得差不多了,老屈私下对他表示,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给他发毕业证,也就是说他的大学生涯随时可以结束。

    沈嘉伟道:“菁英社雷声大雨点小,现在应名存实亡了。”

    张弛笑道:“当时就是为了恶心学生会那帮人的,想想也是任性,怎么?你还想将菁英社发扬光大?”

    沈嘉伟摇了摇头道:“不是这事儿,那个爱黛儿。”

    张弛道:“怎么了?”

    “我妈最近在张罗一个盛典,想邀请她助阵,我琢磨着你有关系啊,要不你跟她联络联络。”

    张弛道:“你还真找错人了,我跟她没什么联络,齐冰倒是经常跟她联络,可感情归感情,人家一国际巨星……”

    沈嘉伟道:“我明白,出场费方面都好说,随行就市,肯定不会让她吃亏。”

    “什么时候?”

    “跨年啊!”

    张弛算了算距离年底还有近两个月呢,这准备也够早的,不过人家国际巨星档期繁忙,提前联系也是应该的,本想给齐冰打个电话,可想想最早介绍爱黛儿认识的是芮芙,还是找芮芙最恰当,于是决定还是联系一下芮芙。

    电话打过去没人接,又用威信联系了一下,这下芮芙接了,电话中打了个哈欠道:“你什么毛病啊,才几点就吵醒我?”

    张弛这才知道她身在欧洲,应该睡得正香呢。

    张弛笑道:“不好意思,真不知道你在睡觉。”

    芮芙道:“你这人没礼貌惯了,找我有事?对了,你没事不会想起来找我。”

    张大仙人呵呵笑了一声道:“是有点小事,旁边没其他人吧?”

    一句话把芮芙给惹火了:“你有毛病啊,我跟谁睡和你有关系吗?”

    声音有点大,沈嘉伟都听到了,强忍着笑,他也见过那个洋妞,总觉得跟张弛不清不楚的,可张弛从没承认过。

    张弛有求于人,觍着笑脸道:“没关系,当然没关系,我就是随口一问,关心你嘛。”

    “说吧,什么事?”

    张弛把沈嘉伟刚说的事情讲了一遍,芮芙听完叹了口气道:“你又不是不认识,而且你那个女朋友不是跟她也成了好朋友,业务上的事情你们私下联系就是,何必麻烦我?”

    “吃水不忘挖井人,我们中华礼仪之邦,忘本的事儿不能干。”

    芮芙道:“好话都让你给说了,行,我帮你问问,不过,你是不是又欠我一个人情?”

    张弛笑道:“等你什么时候过来,我还你就是。”

    芮芙道:“你想怎么还我这个人情?”

    “你想我怎么还你这个人情?”

    “要不你陪我睡觉!”

    张大仙人有点尴尬:“这……”虽然要求不高,可咱也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吧。

    芮芙咯咯笑了起来:“你想得美,没那么便宜的事儿,等着吧!”

    张弛挂上电话,看到沈嘉伟支棱着耳朵在一旁偷听,瞪了这货一眼道:“你丫偷听我电话!”

    沈嘉伟乐呵呵道:“这么大声还要偷听,哥们,够意思,为了我你都牺牲色相了。”

    张弛道:“我打算把你给牺牲了。”

    沈嘉伟道:“其实那个芮芙长得不错。”

    张弛望着沈嘉伟。

    沈嘉伟赶紧解释道:“我对她没念想,但凡是你的女人我正眼都不看,一丁点邪念都不会有。”

    “我跟她没有你想像的那种关系,人还不能有几个异性朋友了。”

    沈嘉伟点了点头道:“可以有,但是我听说异性朋友是不存在的。”

    “庸俗!”张大仙人端起啤酒咣咣咣灌了一杯,抬头看到有几个熟人走了过来,却是学生会的那帮人。

    薛明亮许婉秋都在、洪思成和马志红也在其中,这洪思成过去是宿管部的委员跟张弛接过梁子,不过洪思成如今已经毕业了,他本想保研,可因为此前招惹张弛的事儿受了点影响,再加上他本身成绩也不出色,所以直接选择了就业,工作待遇还算不错,今天返校办事,顺便请学生会的一些干部吃饭。

    薛明亮几人本来提议食堂的,可洪思成在食堂挨过打,所以造成了心理阴影,是他提出要来校外吃,生怕遇到张弛那帮人,没想到冤家路窄,来到外面又遇上了,洪思成看到张弛顿时傻了眼。

    沈嘉伟见到许婉秋也有些尴尬,两人分手之后,就一直彼此回避,今天又遇上了,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低下头去。

    沈嘉伟能装着视而不见,张弛不能装,马志红是当初将他引入学生会的贵人,许婉秋又是齐冰的闺蜜,张弛笑着挥了挥手道:“这么巧啊,你们也来吃饭啊?”

    许婉秋明显瘦了不少,她温婉笑了笑道:“是啊,真巧!”眼睛看了沈嘉伟一眼,沈嘉伟还是低着头,许婉秋的目光中流露出些许失望。

    张弛道:“要不一起吧,我们这也刚刚开始。”

    洪思成见到张弛跟老鼠见到猫似的,连话都不敢说,朝薛明亮看了看。

    薛明亮笑道:“不了……”

    许婉秋却道:“好啊!”

    两人的回答截然相反,沈嘉伟听到许婉秋的话抬起头来,两人目光相遇,都想向对方露出微笑,可表情管控明显有些问题,笑得有些不自然。

    马志红从中打圆场道:“那就一起呗。”

    张弛道:“嘉伟请客。”

    沈嘉伟赶紧点了点头道:“我请客!”他让服务员给换了个包间,又重新点了菜。

    薛明亮和洪思成都是吃过张弛的亏,薛明亮毕竟是学生会会长,在大面上做得还不错,他今年也四年级了,明年就面临毕业,也没必要和张弛这种能人结怨,主动搭讪道:“张弛,最近都没在学校见到你。”

    张弛点了点头道:“我们学院相对特殊,外出见习的时间比较多。”

    薛明亮道:“我听说你们这一届是新世界学院最后一届学生了?”

    张弛道:“第一届也是最后一届,以后都是单独建校了,搞得我们也稀里糊涂的,不过还好还是水木的正式毕业生,修满学分就发毕业证,我学分快修满了。”

    马志红赞道:“你可真有本事,人家四年才能读完,你一年多点就能毕业了。”

    张弛笑道:“朝里有人好做官,什么事都得靠关系,我学院关系硬啊。”反正吹牛逼也不用交税。

    许婉秋道:“张弛,你这话可不能乱说,搞得好像学校随便能开后门似的,这方面可没有关系可讲。”

    沈嘉伟道:“张弛是凭实力。”

    张弛看了洪思成一眼,洪思成很尴尬,又把目光垂落下去,张弛主动跟他喝了杯酒:“洪师兄,喝一个呗。”

    洪思成赶紧端起杯子,这货是个暴力份子,端晚了万一惹火了他,保不齐这杯酒就泼自己脸上了。

    张弛喝干了这杯酒道:“你现在哪儿高就啊?”

    洪思成挤出一个笑容道:“登峰集团。”

    薛明亮道:“他现在厉害了,刚去登峰集团就得到了重用,西汇城那边的项目就是他在负责。”

    洪思成学土木的,他赶紧道:“什么厉害啊,我也不是负责人,我就在那边负责现场的工程,刚去都得下基层锻炼,跟建筑工人一样。”

    张弛向沈嘉伟道:“登峰集团是赵登峰家的吗?”

    沈嘉伟点了点头道:“就是他们家的,赵登峰不是你小弟嘛,你跟他说一声给咱们师兄升职加薪呗。”一句话把洪思成内心吓得一哆嗦,本以为进了大集团大公司,可没想到集团老总的儿子就是张弛的小弟,如果这话从张弛嘴里说出来他可以不信,可沈嘉伟说出来可信度就很高了,别说升职加薪了,不给自己穿小鞋就万幸。

    洪思成可愁坏了,今儿真是倒霉催的,怎么遇到这一位了,也怪自己多嘴,没事把工作单位说出来干啥?这不是没事找事吗?他慌忙道:“不用打招呼,不用打招呼,我就想踏踏实实从基层干起,人家要是对我的实力认可早晚都会给我升职加薪,如果我没那个本事,打招呼也没用。”

    张弛笑道:“洪师兄境界不低啊,毕竟是走入社会了,比我们这帮校园里的学生强的没边了。”

    洪思成道:“谬赞了,你才厉害,咱们整个水木学生自主创业的就数你最成功的。”

    张弛道:“我那叫什么成功,就是跟朋友合伙开了俩饭店,咱们学校搞高科技创业的大有人在,我这个说出去都丢人。”

    许婉秋道:“齐冰可是把你当成骄傲。”

    张弛道:“那是她给我长脸,说实话,我在水木上学以来最大的成就就是追到了她。”

    沈嘉伟和许婉秋对他们两人之间的恋爱经过是清楚的,要说他们两人齐冰还是主动的一方,张弛这么说话充分表现了他对齐冰的尊重,沈嘉伟暗忖我怎么就不会说这种话。许婉秋暗想,要是沈嘉伟能有张弛这么贴心该有多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