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三国之武魂通天 > 第一百七十八章制度不可挑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不疑看着典韦阴冷道“人被劫到了何处?”

    典韦还没有回话,一身伤痕的巴图鲁提着难楼从外面快速走了进来“主公,前来劫持的人是我师傅天狼尊者,一人双马,速度极快。

    他是三次雷劫的武道强者,若非这些时日我修为快到了二次雷劫,怕是已经被斩杀了。”

    巴图鲁看着秦不疑,目光充满了期待。

    去卑的眼神也是灼灼,渴望和期待,还有一些疑虑。

    “主公,求求你救救我家少主,蹋顿狼子野心,将少主抓回去后,一定会血祭骷髅魔神的。”

    难楼气息奄奄,满脸祈求。

    秦不疑挥手一点,吉祥天飞了出来,挥手一洒,一道金光将两个人笼罩住。

    “主公,楼班水北是乌桓少主,这件事情是乌桓自己的事情,我们不应该插手。

    而且楼班水北已经被抓住了半晌,想追也来不及了,主公不如接见乌桓使者,谋取更大的好处。”

    贾逵扫了下巴图鲁和难楼冷冷道。

    他一直看不上这些胡人,心中始终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其实大殿上许多人都看不起这些胡人,对他们也有些提防。

    他这次被重用,也有了士为知己者死的效忠之心,尤其是虎牢关会盟,秦不疑救下了袁隗家人,让他在士林中受到了褒奖,连带着贾逵也改变了自己以往的看法。

    徐庶和沮授互相看了一眼,心中也赞同贾逵的话,但是他们却没有言语,而是让这贾逵率先出手。

    贾逵的话让巴图鲁和难楼的心中一沉,匈奴去卑也有些黯然。

    正如贾逵所说,现在想追已经来不及了。

    难楼不愿意放弃,不住的叩头道“主公,血祭还需要数日的时间,求主公救救我家少主!”

    贾逵再次出声喝道“难道要为了救一人而出动数万将士么?”

    秦不疑扫了下贾逵,伸手制止两人的争论。

    贾逵的言论是晋阳众人的心思,秦不疑扫了下众人后,便明白了许多,沮授和徐庶怕也是这种心思,否则也该上前劝阻了。

    当下神色冷清道“今日晋阳城是谁值守?”

    典韦上前道“主公,楼班水北是在外巡视的时候被掳掠而走!”

    “嗯,宣乌桓的使者进来,我正好看看蹋顿派出了何人?”

    听到这里,去卑和巴图鲁的眼神顿时一黯,退缩在一侧,没有在言语。

    而大殿中一些武将看向他们的眼神也满是戏谑。

    胡人和汉人的分别在如今还是很明显的,尤其是许多汉将对这些匈奴和乌桓降卒很不满意。

    见到主公没有理睬他们,也都暗自发笑。

    秦不疑闭目沉思,等待使者前来,不到片刻的时候,两个乌桓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秦侯爷,我家大汗愿意赠送三千匹战马,作为这次冒犯的赔罪,希望秦侯爷日后不要插手我乌桓的事情!”

    使者神色极为恭敬。

    秦不疑打了一个哈欠道“若是我不愿意呢?”

    旁边矮一点的使者不卑不亢道“我乌桓有披甲之士三十万,随时可从草原南下。

    并州牧周围还有公孙瓒和韩馥,若是再有我乌桓大军,小小并州瞬间可灭!”

    “你说什么?”

    “狂妄!”殿堂中的众人顿时怒吼连连,全都愤怒的吼道。

    秦不疑眯眼看了下两人淡淡道“我已经派遣军队前去追击了,但愿你们接应的军队不会让我失望!”

    秦不疑的话一开口,所有人的脸色大变,这两个使者脸色更是难看,咬牙切齿道“好!好,秦侯既然要孤注一掷,那就不要失望!”

    徐庶此时跳了出来,看着两个乌桓使者喝道“你们两人回去告诉蹋顿,楼班水北是我并州牧的国人简军中校尉,乖乖将他送还,否则便是和整个并州为敌。”

    听到徐庶的话,两个使者一头雾水,却阴沉道“什么狗屁国人,并州用这么不入流的借口,就是嘲弄我乌桓。

    大汉已经乱了,草原的英雄已经兴起,但愿你们不会后悔!”

    这两个使者拂袖而去。

    在两个使者离开后,贾逵的脸色微微一变,再次劝谏道“主公是否真的派遣士兵可?

    乌桓的两个使者没有说错,他们真的有三十万青壮,一旦南下,对我并州极为不利。”

    秦不疑看了下贾逵道“我已经派遣八百陌刀卫追击,现在应该出了三十里,军令既下,断无收回的命令。

    兵部传讯给广武城的田大壮,让其派遣龙鳞甲接应!”

    贾逵还准备劝谏,沮授轻轻摇了摇头。

    而下面的难楼砰砰的叩头道“多谢主公,多谢主公!”

    去卑更是激动道“主公,我也愿意率领亲卫前去追击!”

    秦不疑阴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众人离开大殿,贾逵有些不满的看着沮授道“沮公为何阻拦我劝谏?

    主公的行为太过冒险了。

    如今晋阳城中可有数万的世家大族子弟。

    虎牢关会盟的时候,主公救下了袁隗大人的妇人和子女,受到天下士人的褒奖,加上他大汉驸马的身份,日后前来并州的士族会越来越多。

    我们必须站在士子的角度争取到主公的重用。

    主不可因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主公这次定然是因为乌桓人冒犯而发怒,事后定会后悔。

    我们若不劝谏,日后主公醒悟,反而会怪罪我们的。”

    沮授看着贾逵缓缓道“梁道,我原本也如同你这般想法。

    只是徐庶的话却给我提了醒,主公发怒不是因为受到了冒犯,而是因为乌桓人在挑战主公的三等民制。

    主公是要借助这次的机会告诉所有人,三等民制不可撼动,只要成为国人,即便是胡人也会享受到应有的权力。”

    沮授说道这里,心中也有些懊恼,这次是自己大意了,让徐庶抢了先机。

    或许随着士族越来越多,自己的角度也站在了士族上。

    贾逵顿时愣住了,他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从世家大族的角度来看,三等民制就是挑战和瓦解士族的制度,应该被废除的。

    沮授看着发愣的贾逵道“梁道,不要因为年龄而小看了主公,更不可因为出身小觑了主公。

    你若是不明白主公的可怕之处,就将心中最敬畏的人数倍之,那就是真正的主公。”

    贾逵看着离开的沮授,微微发愣道“数倍之?”

    想到这里,贾逵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眼神一颤,快速离开。

    而此时靠近草原边缘的一座山林内,天狼尊者看着地上躺着的楼班水北阴沉笑道“你以为躲进汉人的城池,就可以逃脱了?汉人不会在意你的?”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