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剑履山河 > 第1章 只差一秒的冠军!
    “让我们恭喜来自美洲的神刀选手查理,3:2击败来自华夏的太白选手楚言,夺得本次剑荡八荒1V1世界总冠军……”

    电视里,转播着昨晚进行的最后一场剑荡决赛,酒吧里所有客人看得聚精会神,哪怕已经看过一次,还是会为比赛过程而感到惊讶。

    “这个楚言真是垃圾,会不会玩太白?解控一直不肯交,被人连到死……”

    “三亚王,哈哈哈!”

    “唉,怎么又是美洲登顶?华夏那么多职业选手,就没有一个打得过查理么?”

    “职业克制还输了,这个家伙怎么还有脸继续打职业?退役吧!”

    靠近吧台的角落,在桌上堆积的密集酒瓶后,楚言眼中满是沧桑,面无表情地听着酒吧里人们的讨论,一口一口地往嘴里灌着烈酒。

    他叫楚言,游戏名也叫楚言,是一位《天刀》的职业选手,电视上,那个昨晚输掉了决赛的太白选手,就是他了。

    《天刀》是一款一经推出,便火遍全球的虚拟武侠网游,在这里面,玩家可以体验到全球第一的99%拟真度游戏,还能尝试华夏传统的飞檐走壁轻剑快马纵横天下的潇洒快意。

    游戏火热,自然催生出了职业联赛。不同于几十年前那种落后的俱乐部制度,虚拟时代的职业联赛,没有俱乐部,也无需万里迢迢奔赴线下参加比赛。每一个选手,只需要在家登陆自己的虚拟舱,就可以在千万玩家的注视下,进行一场职业级别的战斗。

    剑荡八荒,是《天刀》的最高级别世界总决赛,也是世界最受关注的赛事,远远超过虚拟世界杯及虚拟奥运会的关注度。剑荡共分为3V3团队竞技与1V1个人竞技两种模式,但最受观众瞩目的,还是最能体现个人英雄主义的1V1赛事。

    他是楚言,剑荡S1赛季冒头出世的太白天才,开创出“天峰九云剑”,也是被其他玩家称为“独孤九剑”打法的绝世天才,出道就拿下了堪称传奇的战绩。那一年,他只输给了来自韩服赛区的飞科,拿到了1V1亚军。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他传奇的开始,没成想这竟是巅峰。

    从那之后,楚言每一年都被视为夺冠热门,却每一年都倒在决赛的比武场上,沦为冠军的背景板。

    从S1的亚军,到S2的亚军,这是他拿的第三个亚军……

    整整三个赛季,华夏赛区一直没有拿过一次冠军,这是所有华夏玩家心里的一根刺,也是楚言最大的压力来源。

    所有人都在期待他的表现,而他却只能一次又一次的令支持者感到失望。

    “三亚王?”

    楚言放下酒瓶,只觉得这个称号是那么的讽刺:“呵……”

    无论什么比赛,所有人的关注点,永远只会放在第一的身上。至于第二是谁,会有人去关注么?

    三亚王的称号,与其说是对楚言三年逐梦的总结,倒不如说是刻在他身上最残忍的伤疤。

    “去NMD亚军,我要夺冠啊!”

    喊着喊着,楚言就忍不住泪如雨下。

    如果,查理最后一刀没有打出暴击,让他成功拖到下一秒,他的刷新技能CD结束,那这个冠军,就不存在悬念了。

    可惜,一切没有如果。

    仿佛天命如此,明明格挡了最致命的一刀伤害,却没想到查理转身冲他一笑,打出了那令他感到绝望的一击。

    他依稀记得,那个时候,他技能全部打空,内息全无,就连翻滚躲避也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还剩0.9秒就能调息完毕的刷新技能—烟霞满天,接受命运的主宰……

    只要烟霞满天CD冷却完毕,他就可以释放这个技能,刷新所有太白技能(除烟霞满天)的CD。

    想想就明白,那个时候,他和查理状态几乎一致。查理最后击杀他,用的只是平A!可见,那时候查理自己所有的技能,也进入了CD。如果他转好了刷新技能,立马就能反打一套带走血量本就不多的查理,而查理几乎没有任何机会反抗。

    命运仿佛就是那么离奇,这是楚言距离冠军最近的一次,也是最远的一次……

    0.9秒的技能冷却时间,仿若天堑之隔,他在这边,冠军在对面。

    烈酒灼喉,醉意逐渐上涌,已经陷入神志不清的楚言,仿佛回忆起了那个依旧温婉的身影,站在漫天风雪的太白剑坪之上,向第一次接触游戏的他,传授太白PK技巧……

    “婉儿……”

    “傻瓜!平A是云台三落,那就是要打三下的,第三下有击飞效果!”

    “燕回朝阳是解控技能,我们都叫它后跳,你不要……诶!刚准备提醒你不要乱放解控……”

    “无痕剑意是太白核心技能,经脉调成七杀可以强化天峰五云剑,造成四倍伤害,还可以破除敌方技能……”

    “你说烟霞满天啊……这个技能是神技!你知道为什么太白的技能伤害加成全游戏最低么?因为太白可以刷新所有技能的CD啊……”

    思绪飘飞,楚言仿佛想起曾经不知在哪看过的一句话,轻声呢喃道:“燕回解得了控制,却解不开羁绊。无痕破得了招式,却破不除宿命。烟霞刷新得了技能,却刷新不回时光……婉儿,我好想你……”

    嘭!

    突然发出的声响惊动了酒吧里陷入讨论的男男女女,众人将目光投向楚言所在的方向,发现是有人醉酒倒地将空酒瓶不慎带落地上摔碎之后,笑了笑便不再关注。

    又醉倒一个,也不知道结账没有……

    送酒的服务生暗自一叹,上前准备扶起这位客人,刚走到桌前,立刻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

    满是玻璃渣的地板上,此刻猩红一片,那位倒地的客人,目光呆滞地瞪大双眼,脖颈处血流如注。

    不是客人醉倒了误将酒瓶打碎,而是酒瓶打碎了这位客人才醉倒在地!

    摔碎的酒瓶残渣有多锋利?

    服务生迅速反应过来,发出刺耳的尖叫,闻讯赶来的调酒师与其他客人迅速拨打了急救电话,只可惜有人蹲下身手指放在楚言鼻孔前探了探,然后摇了摇头。

    “没救了……”

    其他客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眼神充满怜悯地看向已无声息的楚言。

    酒吧里昏暗的灯光下,有人似乎辨认出了什么,充满犹豫地说道:“诶,这个人……长的有点像那个剑荡亚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