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 > 第404章说是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梦蝶前世是个孤儿,对那种可有可无的关系她从不留恋,但是表面却不显露。

  毕竟前世在职场摸爬滚打了两年,也有一颗八面玲珑的心。

  再往前走,碰到了陈子谦的一群小弟。

  那群小弟见到白梦蝶很是惊讶,问:“你怎么还在县城?”

  “嗯呐。”白梦蝶敷衍的点了一下头,并没解释。

  其中有个小弟摸了摸鼻子,问:“我们老大呢,他现在也在县城吧。”

  白梦蝶往身后指了指:“他现在在雅园那里,你们现在去那里应该能够碰到他。”

  那群小弟立刻加快了脚步往雅园走去。

  白梦蝶边走边留意着街边的店铺,看见了红粉佳人的招牌。

  这正是陈子谦告诉她海妈妈女装店的店名。

  白梦蝶停下脚步,往店铺里张望。

  看见有一个四十多岁画着浓妆的女人正在招待顾客。

  那个女人和海涛有几分神似,猜想她就是海妈妈。

  白梦蝶正要往红粉佳人走去,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白梦蝶回头看到了肖大伟,不禁有几分意外。

  肖大伟几步就跑到了她的跟前,脸上的笑灿烂得好像天上的太阳。

  他惊喜道:“今天上午你来学校我就一直想和你说上两句话,可就是没机会,没想到现在居然碰见你了!”

  白梦蝶浅笑:“班长大人想跟我说什么,我洗耳恭听。”

  一向举止大方的肖大伟有点不好意思抓了抓脑袋:“我就是想要你的联系方式。”

  说完这句,他期待的看着白梦蝶,又补充道:“我不想和你失去联系。”

  白梦蝶嘴角仍然挂着浅淡的微笑,把自家的电话号码和她的QQ号码全都给了他。

  然后道:“我们家没电脑,我一时半会加不了你QQ好友,不过我有机会就一定会加你的。

  你有急事打我家的电话,百分之百能够找得到我。”

  肖大伟认真的记下她的联系方式,然后和她聊了两句便走了。

  白梦蝶看着他走远的背影,心想,一切和原书一样,到最后,肖大伟也没有勇气向她告白。

  不过这样也好,他要真告白了,她还不知怎么拒绝他。

  毕竟他那么好,她不忍让他难过。

  白梦蝶去了红粉佳人服装店。

  恰好店里一个顾客都没有,海妈妈见白梦蝶进来了,忙热情的迎了上去。

  又是夸白梦蝶长得漂亮,又是拿起一件裙子上她身上比划,说她穿在身上肯定好看,一个劲的怂恿她试试。

  白梦蝶在心里想,自从她瘦下来后就很漂亮,身材比例也好,该细的地方细,该饱满的地方饱满。

  别说海妈妈手里这条裙子了,哪怕给她披一条麻袋,她也能穿出高定的感觉。

  白梦蝶几次三番想说明自己的来意,都被海妈妈抢了话。

  她只好闭嘴,默默的等着海妈妈说完。

  海妈妈启动三寸不烂之舌,说得口干舌燥,推销自己店里的衣服,可是白梦蝶一点反应都没有。

  海妈妈泄气了,知道不是真心买衣服的。

  闭了嘴,把手里拎着的几件裙子依旧挂回到挂衣架上,不想再搭理白梦蝶了。

  白梦蝶这才得以开口:“阿姨,你好,请问你是海涛的妈妈吗?”

  海妈妈斜睨着她:“我是,你是谁?”

  “我是海涛的同学。”白梦蝶见海妈妈在垫起脚尖整理挂在墙上的一件衣服。

  可是个子有点偏矮,怎么也够不到那件衣服,她走过去,帮她把那件衣服整理好。

  海妈妈见白梦蝶这么有眼色,对她生出了几分好感,和气道:“你是我儿子的同学?你找我有啥事?”

  白梦蝶浅笑着问:“阿姨知不知道海涛在期末考试前被记过的事。”

  “记过?”海妈妈一听这话立刻张大了眼睛:“从来没听涛涛在家里说过这事,他究竟为了啥被学校记过了?”

  白梦蝶便把海涛和白洁早恋,并且有不雅行为而被学校记过的事说给海妈妈听。

  除此之外,连白洁利用海涛、骗海涛的钱,全都一桩桩一件件说给海妈妈听。

  末了,道:“听说海涛转到湖大附中读书了?”

  海妈妈戒备的看着白梦蝶,她毕竟是个有些人生阅历的中年女人,知道来说是非者必是是非人。

  她好不容易对白梦蝶产生的那点好感已经消失殆尽了。

  冰冷的问:“你打听这个干嘛?”

  虽然海涛的学习成绩不错,但是他户籍不在江城,进湖大附中是找了好多门路违规进去的。

  如果有人举报,说不定教育局会让湖大附中把她儿子遣回原学校,那不是花钱花力白折腾吗?

  所以海妈妈不想跟白梦蝶聊这个话题。

  “不干什么。”白梦蝶微微一笑:“我只是想告诉阿姨,白洁也转学去了湖大附中。”

  然后翩然离去,留下海妈妈站在原地陷入了沉思。

  白梦蝶走出不远就看见石磊芝兰玉树的站在一棵树下。

  她小跑着过去,问:“就你一个人,陈子谦呢?”

  “跟他小弟在一起。”石磊答道,然后问,“海涛妈妈啥反应?”

  白梦蝶想了想,道:“既震惊又好像不太相信。”

  石磊道:“她要是不相信,那你不是白忙活了?”

  白梦蝶点头:“有可能,不过我总得尽力不是?尽人事,听天命。”

  兄妹两个回到雅园时,陈子谦的那群小弟已经走了。

  三个人开车回到了城里。

  田春芳见他们回乡下一趟,拖了这么多花生大米回来,很是发愁,出租屋完全没地方堆放,只能放在白梦蝶和石磊的房间。

  陈子谦和石磊一起把东西扛到家里,然后一屁股坐在客厅的凳子上对着电扇吹。

  石磊下楼买了两瓶冰冻汽水和一瓶常温汽水上来,大家一人一瓶,那瓶常温的当然给了白梦蝶。

  陈子谦是在白梦蝶家里蹭完晚饭才回家。

  陈爷爷一见他就问转学手续办好了没。

  陈子谦在他身边坐下,把手里的文件袋扔在他面前的茶几上:“办好了,只用把这些文件交给湖大附中就能办入学手续了。”

  陈爷爷才要去拿那个文件袋,就听见方映月边下楼梯边问:“子谦,你要转到湖大附中?怎么事先没跟我说?”

  “跟你说了啊。”陈子谦淡淡道。

  江映月走到他跟前:“你就那么提了一下,就没下文了,我以为你又不转学了,你却又背着我转学了。

  你想转学我也不说你,可为什么要去湖大附中上学,比湖大附中好的学校多了去,非要去那所学校读书!”

  说到这里,江映月猛地顿悟:“因为你那个同学所以才要去湖大附中读书的?”

  陈子谦有些心烦的微蹙了眉:“妈,你能别瞎猜吗?”

  陈爷爷也在一旁道:“子谦想要去湖大附中读书,还不是因为那是重点中学离家里近,这你也瞎想!”

  江映月疑神疑鬼的打量了陈子谦好久,还是不太相信他的话。

  海妈妈在自己的服装店一直忙到晚上9:00才打烊。

  拖着精疲力尽的身子回到家里,看到海涛父子俩正在看电视,气不打一处出。

  她在外面辛苦挣钱,这父子俩倒好,全在家里享受。

  海妈妈脸一垮,问海爸爸:“你不在城里好好盯着生意,咋回来了?”

  海爸爸知道老婆一向强势、脾气大,因此尽量忍让。

  “我这不是想你们了吗,所以开车回来住一晚。”

  其实他这段时间回来的比以往频繁是因为把白莲花当外室养在城里,心里对发妻多少有些愧疚。

  毕竟和他同甘共苦的是发妻,给他生养孩子,赡养老人的也是发妻,他却背着她在外偷腥,良心难安。

  所以才隔三差五往家跑,安抚发妻。

  以免海妈妈发现端倪,闹得家宅不宁,他老婆向来不是省油的灯。

  海爸爸一边说着话,一边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一盘冰镇西瓜,讨好的让海妈妈吃。

  今天生意不太好,再加上白梦蝶告诉她的那些事,海妈妈心里烦燥,哪吃得进东西?

  对着海爸爸狂吼:“吃吃吃,你一天到晚就只记得个吃,肥得像头猪你还吃!家里啥事你都不操心!”

  海爸爸被她吼的有点懵,过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当即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他现在好歹也是个事业有成的老板,特别在这小县城里,他也算得上风云人物。

  人家谁见了他不带着谄笑,就自己的老婆,从来不尊重他,总是对他大呼小叫,把他骂得跟龟孙子似的。

  不是因为这只母老虎不够温柔,他会在外面偷吃吗?

  海爸爸没有跟海妈妈争吵,只是一声不吭的把那盘西瓜重重的放在茶几上。

  海涛说了一句:“你们不吃我吃。”拿起一块西瓜稀里哗啦吃了起来,

  海妈妈更不高兴了,瞪着海爸爸:“你这是摆脸色给我看?!”

  海爸爸黑着脸道:“是你先摆脸色给我看的,我好心好意拿西瓜你吃,你却吼我!”

  海妈妈也意识到自己理亏了,但她强势惯了,要她认错,那是不可能的。

  因此直接跳过这个话题,犀利的盯着海涛:“你是不是被学校记过处分了?”

  海涛一听这话,吓得手里的西瓜差点都拿不稳了。

  他在学校记过的事一直瞒着父母,所以在办理转学手续时,他特意自告奋勇自己办理,就是怕海爸爸替他办理转学手续时发现他记过处分的事。

  海涛佯装镇定的问:“你听谁说的?”

  海妈妈故意诈他:“我听你班主任说的。”

  海涛信以为真,只得老老实实的承认,他的确被学校记过了。

  海爸爸在旁边听得一愣一愣的,也忘了生海妈妈的气了,垮着脸问:“你为啥会被学校记过?”

  海涛支支吾吾、避重就轻地承认了他和白洁恋爱被学校记过,但只字不提他和白洁已经偷吃了好几次禁果的事。

  海爸爸不由得暗暗锁紧了眉毛,白洁不是白莲花的闺女吗,她怎么会和自己的儿子搞到一起去了?

  他跟白莲花,儿子跟白洁……这……这关系让人头疼!

  回头让白莲花跟白洁说说,别和海涛处朋友了。

  海妈妈一听居然是真的,脸顿时就黑了,盘问道:“那个白洁是不是经常骗你的钱,还利用你为她冲锋陷阵,把你当枪使?”

  记过在档案里有记录,即便海涛想说谎也说不了,因为一查档案就真相大白。

  可是给白洁钱,心甘情愿的让她当枪使,这些事只要他和白洁不说,就死无对证。

  因此海涛死也不承认白洁骗了他的钱,还经常把他当炮灰。

  他要保护好白洁,才不负她一片深情,她可是把少女宝贵的第一次给了他。

  但海妈妈为人精明,不会因为海涛不承认她就相信了他。

  她冷冷的命令:“把你所有的压岁钱还有零花钱都拿出来给我检查!”

  每年过年,她夫妻两个少说也要给海涛上千块钱的压岁钱,再加上他外公舅舅他们给的,他手上积蓄应该不少。

  海涛顿时石化,他所有的积蓄已经分几次全都给了白洁,手上哪还剩一分钱?

  这不是要露馅了吗?

  他眼珠转了转,有了主意,嗫嚅道:“我的确被人骗了钱,但骗我钱的人不是白洁,而是白梦蝶。”

  海涛知道他妈为人彪悍,有人骗走她儿子的钱,她肯定会闹上门去的。

  那就让她闹到白梦蝶家里去好了,谁叫那个贱人联合陈子谦整他!

  海妈妈没想到又扯出个白梦蝶来,问:“白梦蝶住哪里?你告诉我,我明天就去找她,居然敢骗我儿子的钱,我让她怎么吃进去怎么给我吐出来!”

  海涛挠了挠头:“他们一家现在搬到城里了,具体住哪里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她乡下爷爷奶奶的地址。”

  海妈妈显得特别杀伐果断:“那把她爷爷奶奶的地址告诉我,我去问问那两个老东西,他们是怎么教育晚辈的!”

  海涛便把白老爷子家的住址告诉了海妈妈。

  海妈妈牢牢记住,然后又板着脸问:“是你让你爸把白洁转到湖大附中去的吗?”

  虽然白梦蝶没有明说白洁进湖大附中跟海涛有关系。

  但她特意提到白洁也进了湖大附中,里面蕴含的意思不言而喻。

  不过海涛没那么大的本事把白洁弄到湖大附中去,所以海妈妈才怀疑是海涛通过他爸爸把白洁弄到湖大附中的。

  海爸爸登时变了脸色。

  海爸爸不是别人,正是海八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