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白夜之前 > 第二章 我能听见......也能看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

  作为一个没有人类常规认知的官府背景以及财阀背景的普通青年徐来。

  能和官府签订一份聘用合同,并非只是运气。

  那是在几个月前、第一次记录工作的时候,徐来就已经注意到了。

  犯人是一个入室抢劫犯,险些伤人性命,至少那些官差口中是这么说的。

  对于他这个完全零基础的新人临时工,是不应该有机会去给犯人做笔录的,更何况是一个抢劫犯,险些伤了人性命的那种。

  做笔录的期间并没有其余的异常,犯人也异常的配合。但从审讯室出来之后,徐来能清晰的感觉到四周官差对他的异样眼光,好似刚完成了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异样。

  这样的事情,持续了三个月,先后六次笔录经历。

  一直到第七次的时候,这股异样彻底的显现出来。

  ......

  这一次,做笔录的只有徐来一个人,负责审讯的官差迟到了,或者说压根就没有安排。

  徐来望了望监控,工作灯亮着,不晓得镜头那边是否有人正在盯着自己。

  这是否是什么测试吗?

  又或者还有别的什么意图?

  总之,一切都没有那么简单。

  徐来平复了一下心中尚未升起的紧张心情,只管按照平常工作流程即可。哪怕只是自己一个人......

  毕竟已经六次了。

  只要不是傻子,依葫芦画瓢也是够了,更何况能考上研一,算不上天才,但学习能力也超过了一般人的水平。

  在犯人没有到来之前,徐来尽可能平静的做着笔录前的准备工作。

  笔,纸,貌似没什么可以再准备了。

  不!

  为什么今天的会是钢笔?

  和前六次笔录另一处不同就是书写笔更换了。

  带着疑惑,徐来将钢笔在纸上划了两下,没有出水,仔细检查,是新的,尚未注入墨水。

  本能的打开墨水盒准备给钢笔来点墨水的时候,就是在打开墨水盒的瞬间,徐来嗅到了墨水盒中一丝并不是那么明显的异样。

  “墨水有问题?”

  墨臭味中夹杂着血腥味?

  仔细一看,墨水的表层竟然还漂着半片羽毛?

  莫非是加了什么飞禽的血?

  墨水已经将羽毛染得分辨不出原来的样子。

  那么它所存在的意义,暂时不得而知。

  “这果然不是一次简单的笔录......”

  徐来再度看了看监视器的镜头,仿佛看到了监视器那端也正在瞧着自己的那双眼睛,不,甚至不止一双。

  伴随着门外的脚步声传来,半敞着的门被推开,一个犯人被两个警察近乎是以抬的方式抬到了徐来对面的椅子上,然后铐了起来。

  犯人名叫冯登,一个猥琐惯犯。

  从已有的资料上所知,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局子。

  并且这一次犯案,距离他上次从局子里放出去的时间仅隔了十一天而已。

  习惯性犯罪到这种程度,这种人就不应该再放出来。

  但这只是徐来的想法,毕竟法也有他顾及不到的地方,但也有他不得已的地方。

  就如同,昔日他去一位大学同学家做客。

  闲聊到游戏以外的新闻时,无意中提到了这几件逐渐增多的“QJ”案件。

  都一致觉得此类案件,官府判刑判得着实有些轻了,应该严惩,甚至是死刑。

  就在这时,同学他那位连初中都没有毕业的母亲端了一盘水果到我们这里。

  放到我们跟前,准备离开时,随口叹息了一句:

  “那是在给人留一条活路......”

  “留什么活路?”

  同学嫌弃的说道:“那种人就应该杀之而后快。”

  起初徐来也是这样想的,但后来,他似乎明白了那位母亲背后的意思——

  并非是给犯人留活路,而是给受害人留活路。

  倘若明知是死罪,那么犯人岂还只是QJ那么简单???

  不得不感叹那位母亲对世事认知,远超过自己这一堆年轻人。

  更加感叹,这世上有很多事情都很难两全的......

  ......

  “你知不知道坐过牢的人是会被人看不起的?”

  徐来原本只需要认真的按照流程走就是了,可不知为何,有些话,他想当着这位猥亵惯犯的面,质问出来:

  “那你知不知道即便是在号里面,也是分等级的?猥亵儿童及妇女,那都是要睡在马桶边的......”

  徐来尽量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至少表面上看起来他是依旧的平静。

  但对面那位也依旧平静.....

  他平静的盯着徐来,两双眼睛直勾勾的看过来,就像是能用眼光直接穿透了肉体,注视到灵魂一般。

  那枯瘦苍黄的面孔,不知道是多少年营养不良积累下来方才造成的。瘦弱得如同饿鬼一般的面孔。

  那双眼睛依靠着那平静的眼神仿佛在告诉徐来:“年轻人,你很紧张......对吗?”

  不~!

  是真的有声音在说话!

  但不是眼前的这个人渣!

  那是谁?

  “又或者说......你在恐惧什么?”

  那声音又一次响起,徐来四下去寻找声音的来源,它在审讯室里面飘荡着。

  “言语的力量越重,往往代表着内心的恐惧就越深。”

  随着再次响起,徐来确定源头就是冯登的方向。

  但并非是从他的口中,而是从他的身体里面。

  他的眼神从一开始的平静变得狰狞起来,血丝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爬满他的眼球。

  他目光死死的锁定在徐来的声音,未开口,但是那声音却再度响起:

  “你的眼神告诉我......你能听见,那么你能看见吗?”

  奸笑声从冯登的身体里面冒出来,声音渐渐占据了整个审讯室。

  每个人身上都有恐惧,很多人终其一生都再试图克服这些恐惧。

  徐来注视着眼前那个仿佛已经断定气势已经压过自己一头的冯登以及他身后正逐渐浓郁,并且显现出来的黑影。

  屋内没有光,但黑影却渐渐清晰起来。

  仿佛是从冯登身体里面钻出来,正试图脱离他的肉体,降临这个世上。

  “如你所说,他已经是一个惯犯......数次犯案,官府不会再轻饶他了。”

  “我也是时候该寻一个新的居所了,我看你就很不错......”

  “哟!心跳加速了?更恐惧了吗?放心......我下手很快,无痛的那种......”

  黑影带着他绝对的自信朝着徐来的方向扑了过来。

  咫尺之隔的距离,本该不会再有什么变故。

  但世事无常.....

  这四个字即便是放在不同次元的两个生灵身上也是存在的。

  “呲啦”一声。

  像是烧红的铁板上突然泼上了一盆冷水。

  滋滋滋的声音极其的清脆。

  徐来手中不知何时多了那个有问题的墨水盒。

  里面的墨水所剩无多。

  原本已经扑到空中的黑影被黑墨水泼了之后,瞬间僵住,重重摔到了桌子上。

  像是出了问题的显示屏一般。

  那黑影不断闪烁着,一会儿是一个没穿衣服的猥琐男形象,一会儿是一个通体黑色的影子......以高频率转换着。

  痛苦随着墨水渗透到了他的身体当中,使得他再没有反抗的能力。

  徐来起身,那乱跳的心跳声还在加速,他还在紧张......

  他缓缓低下头,在靠近黑影耳朵的位置停下,轻声的告诉他:

  “我能听见......也能看见!”

  他顿了顿,又说了一句:

  “心跳得快,并不代表我在怕你......毕竟肉体不可能随时都听从灵魂的命令。”

  ......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鬼”这个字眼已经很少有人在提起。

  没有人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谈论这些,就算是私下里也没有人愿意动不动出现在自己嘴边。

  就像是香烟一样,成为了违禁品。

  然而越是违禁的东西......

  越是容易激起人们对他的好奇。

  有了好奇,就会忍不住做出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当然对于已经犯了错的人,自然不介意再多那么一点小错。

  “可恶!他们竟然骗我!说你是新人!说你是头一次面对鬼魂!”

  “我是第一次啊!还有,鬼魂是违禁词,我们更愿意称呼为灵体。”

  “灵体!知道什么是灵吗?你晓不晓得这个世界的灵气早就被遏止了......”

  “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你说得每一句话,我都会记录下来!”

  手速近乎完美的和语速同步。

  说完,写完的瞬间。

  徐来抬头看着眼前这个惯犯。

  具体一点,他看的是攀附在冯登后背上那团黑影。

  他卷缩在那里。

  被那掺着血的墨汁泼了一脸之后,面部出现了腐烂,好似那瓶墨汁是浓度极高的腐蚀性液体。

  徐来好奇的摸了一滴刚才不小心洒落在桌子上的墨汁,除了夹杂着一点血腥味之外。

  并没有腐蚀性液体的气味。

  “是公鸡血!”

  冯登身后盘旋的黑影说道:“非常老土的办法。”

  “公鸡血能对付灵体?”

  徐来好奇的盯着它,它叽叽笑了几声:“这才几年......他们就把你们全部洗脑了......不止公鸡血,还有黑狗血,还有柳枝和桃木......这些都是我们鬼最忌讳的东西......”

  那一刻。

  徐来不得不承认。

  他想继续听下去。

  因为这陌生的知识点,除了违背他对这个世界的常规认识之外,竟然让他有一种确切存在的感觉。

  它说得这些应该都是真的!!!

  徐来心里这般想到。

  只是由不得他继续细问,审讯室外进来的两名警察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冯登试图挣扎。

  那黑影也在试图挣扎。

  只是那两个戴着手套警察很轻易的便制服了它们。

  挣脱不得的它只能嘶吼:

  “世道变了!你们都被骗了!你们都被蒙骗了!”

  ......

  除了那两个警察之外,他们身边似乎还有一人。

  像是他们的长官。

  他对徐来微微一笑:“小兄弟胆识不错,一般新人早就吓得逃走了。”

  这是在夸自己吗?

  徐来也只是微微笑了一下。

  那长官再度说道:“事情还没有结束,你得在这里稍微再等一会儿。”

  很快他就离开了......

  几分钟后。

  走进来一个女人。

  她坐在冯登之前被审讯的位置。

  但她不是像冯登那样被审讯者,而是和徐来一般的审讯者。

  此刻她要审讯的对象正是徐来。

  “希望你能好好配合,因为这关系到你是否能尽快转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