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白夜之前 > 第五章 地府不在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

  “我是不是撑不了多久了?”

  收音机前,徐来在那里自言自语着。

  他似乎等待着它的回复。

  一个收音机怎么可能会回答他的问题。

  同样的。

  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时代,竟然连收音机的存在都已经忘了。

  等了许久。

  不知是几分钟,还是几小时。

  期间,徐来咳嗽愈加厉害。

  随着咳出来的痰逐渐血红色。

  他已经打算放弃继续等下去。

  然而所有的故事总是会出现这样一个时机——当你打算放弃的时候,转折来了。

  “想要活命,就得搏命!”

  那一刻,他没有预想时的激动。

  反倒是很平静的坐在那里,盯着那终于开始颤抖的指针。

  “那我应该怎么去做?”

  又是片刻的宁静。

  收音机里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

  “你有勇气去揭开这个世界的骗局吗?”

  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骗局?

  什么样的骗局?

  类似有人坚信地平说,说地球是圆的是航天局捏造的谎言。

  类似有人坚信外星人,说人类极有可能就是外星人的产物。

  类似有人坚信神鬼论,说人这一生所遇到所做的都是因果。

  徐来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有,或者没有。

  “我只想活命!”

  对!

  这是他唯一在乎的事情。

  ......

  收回心神。

  徐来望着眼前这位逐渐现了身的灵体。

  圆领大袖,下施横襕为裳,腰间有襞积。

  衣料选择考究,而且梳妆也很特别,梳着大方额,还用剪纸装饰头发,身上抹香,足履绣花。

  ......

  仔细打量了片刻,徐来心中知了一些根底。

  “宋朝人?”

  徐来瞧着中年男身后的黑影。

  面目不显,难以瞧见神色。

  徐来言语一句后,他也不见回答。

  徐来只好继续说道:“不知阁下是大宋哪年人士?”

  “政和七年,亡于战场。”

  “据我所知,政和七年,貌似没什么大战。”

  “刁民造反,我随将军前去平乱,遭了埋伏,乱箭穿心。”

  “那阁下死的还是挺惨的.......”

  徐来继续思考着。

  “政和七年,应该是宋徽宗年间,根据历史记载...并无大规模农民起义....”

  “我怎么记得宋徽宗的时候有什么水泊梁山造反啊?”

  “那好像是再晚些年的事情。”

  “那么一个当兵的是如何有机会学到降龙十八掌的呢?”

  徐来在那里自言自语着。

  不单是中年男,监视器另一端李队长等人看来徐来就像是一个已经出现症状,只是没有尚未确诊的精神病人。

  李队长身边两个警察依旧在小声议论着:

  “这人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看上去就有点不正常,病怏怏的,你瞧那脸色,没有丁点血色。”

  “要是稍微有点精神,这长相也挺招人欢喜的。”

  “仔细盯着。”

  李队长见着两人的话题越扯越远,当即提醒:“只要他一有什么异样举动,立刻采取行动。”

  “他身子骨这么弱,能有什么举动?”

  “身子骨弱,你没发现他进去之后,要比前面几位亢奋的多吗?”

  这一点,所有人都觉得很奇怪。

  他们虽然没有进去,单单是站在门口,便已经难以忍受审讯室里传出来的寒意了。

  这位倒是,就像是冬天抱着暖炉,夏天吹着空调一般惬意。

  ......

  “倘若可以,我想亲眼见识一下阁下所说的降龙十八掌!”

  徐来很真诚的的说道:

  “毕竟这样的机会并不多,说不定这就是最后一次。”

  中年人盯着徐来。

  这年轻人所表现出来的真诚是他头一次见到。

  自从他苏醒过来。

  自从他脱离了黑渊,再度回到这个世间。

  借助着这具长相低劣的躯体与现今的世人接触,所能感受到的......皆是虚伪,狂妄,无知,冷漠以及迷茫。

  面前这个年轻人是他头一次瞧见的异类。

  看似面带微笑,实则在隐藏自己真实心理。

  明明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眼神里却竟是渴望活下去的欲望以及极强的目的性。

  这样的人......

  或许不能利用,但不放去尝试和他合作,或者交换。

  “你放我出去......”

  他终于开口。

  “你说什么?”

  徐来表情疑惑的看着他。

  “只要你能想办法放我出去,我不仅可以给你展示一下你想要看到的降龙十八掌,甚至本将身上仅有的三招降龙十八掌也可以尽数传授给你。”

  徐来微笑着:“阁下的话,我真的不明白哎......”

  说这话时,他的眼角瞥向了监视器。

  中年男也跟着瞧了一眼:

  “放心,我已经用灵体特有的寒气,将这器物的声源封锁了。”

  徐来面带着微笑:“看来阁下在这个时代,还是学到了不少东西啊!”

  中年男再度问道:“你可决定好了。正如你所言,机会只有一次,错过后......这一生都未必能再遇到。”

  徐来的笑容还在,不过言语中却多了一丝下定决心的意思:

  “你会演戏吗?”

  就在中年男还在疑惑之时......

  徐来的脚尖一抬,那整张桌子直接被踢翻,朝着中年男砸去!

  中年男身后那黑影立时一喝:

  “大胆!”

  挥手一掌打来。

  掌力强横,伴随着龙吟,整间屋子里空气都有明显被压缩的痕迹。

  朝着徐来呼啸而来......

  然而在外人看来。

  徐来只是和嫌犯对面坐着,除了将桌子踢翻,再没有多余的动作。

  本来以为要刺激到嫌犯的李队长,正准备从监控器前移步到审讯室的时候,他瞧见嫌犯只是面目狰狞的坐在那里。

  虽然面目青筋暴起,却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行动。

  他犹豫了!

  也就是在他犹豫的时候,那张被徐来踢翻的桌子在他的注视下,缓缓升到了半空中。

  竟被挣脱了手铐的中年男一掌拍成了稀碎。

  他惊了。

  一身冷汗顺着后背流进了裤子里。

  又是一个激灵。

  回过神,急忙朝着审讯室冲进去。

  连同着他腰间的配枪也一并拔了出来。

  没等到他制止里面的打斗。

  那审讯室里面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中年男被徐来死死的压在地上。

  徐来好奇的盯着李队长手上的配枪:“按规矩,你们这里不应该配枪吧?”

  “上头新改的规矩,我这个级别的可以在登记之后......”李队长解释完,然后盯着依旧在试图挣扎的中年男。

  一脸抱怨的走过去:“都跟你说了,不要刺激他,你就是不听。”

  不仅不听,徐来竟然还在继续刺激着。

  “亢龙有悔、飞龙在天、见龙在田。就这三招吗?我还以为是完整版的降龙十八掌呢!”

  一脸不屑的表情,故意露给了中年男:“失望啊!”

  李队长见着中年男脸上凶狠的表情再度浓郁起来,急忙劝阻道:

  “他情绪不稳定!我警告你说话注意点!”

  他有些火了。

  只是来不及发火。

  外面已经败下阵来的前三位竟然一股脑的走了进来。

  “妙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用激将法呢?”

  “老糊涂啦!竟然连这种手段都想不起来了......”

  “别废话了,快给这孩子搭把手。”

  和尚,木匠,老太婆三人同时出手。

  行动利索。

  各自按住了中年男的四肢,以及几处重要穴位。

  那中年男剧烈的挣扎着,却像是被牢牢扣住了一般,丝毫挣脱不开。只听那和尚说道:“准备往生......”

  “往生?”徐来瞧了瞧和尚一脸认真的样子,忍不住笑道:“大师,难道您不知道地府早在三年前就已经消失了吗?”

  三人愣住!

  李队长却是一脸茫然。

  前后折腾了半小时。

  最终决策的方案,是木匠临时用黄布玻璃瓶做了一个收魂的器皿,将中年男身体里面抽出来的灵体注入其中,封了起来。

  接过器皿的李队长,很熟悉流程:

  “不多说,不多问。”

  “但你可以多想想!”

  徐来笑道,转而看着收服灵体之后,已然精疲力尽的和尚三人正坐在审讯室外面的长椅上休息。

  他走出审讯室,路过门外办公桌前的女警身边时,瞧着全程专注着抖音,丝毫不在乎身边发生了什么的女警。

  “少刷点抖音吧!”

  徐来忍不住叹息了一声:“正是因为世上有太多像你们这样沉溺在网络中的人,才导致整个世道都变了.......”

  女警听出了徐来言语中的责怪。

  但她不解。

  虽然想问,只是徐来已经准备离开。

  临走时,不忘了和僧人,老道,以及神婆相继打了一声招呼。

  “多谢三位前辈相助!”

  礼数算得上是周全。

  倒是让三人挺是欣慰。

  “这年头能遇到这样一个礼数周全的年轻人不容易了。”

  眼下之意,似乎又把女警连同着其余年轻警察也一并给责怪了。

  他们的表情更加的难看了。

  随后,李队长将三人临时薪酬结了之后,三人和徐来打了一声招呼便离开了。

  “收容所的人什么时候到?”

  “说是晚上到,他们那边业务繁忙,人手支不开!”

  李队长看着还在小心翼翼抱着器皿的徐来,忍不住提醒道:“你怎么老是喜欢抱着这东西?”

  “不知道为啥虽然冷冰冰的,但抱着还挺舒服。”李徐来笑呵呵的看着李队长。

  李队长又问了一句:“你为啥每次来了新人,都会跟他们说一遍,地府消失的事儿呢?”

  徐来继续笑呵呵的说:“你知道在你冲进屋子之前,他问了一个什么问题吗?”

  李队长问道:“什么问题?”

  徐来说:“他好奇外面那些人手里面拿着那个小小方盒子是什么东西,他醒来之后,就发现这世道所有人都喜欢抱着那玩意整天低着头。”

  李队长:“他在好奇手机?”

  徐来点点头。

  徐来将笔录再度认真修改一遍,方才过去十分钟。

  徐来望着窗外渐渐昏沉下来的天空,心中计算着:“二十分钟后,天应该黑了吧......”

  “如今是寒冬、天黑的早,用不了二十分钟!”

  李队长回答,已然忘记了之前,他还在询问徐来为什么总是跟人提及地府消失一事。

  即使徐来特意提醒:“你刚才的问题,我好像还没有回答......”

  李队长疑惑的看着徐来:“我问了什么?”

  徐来道:“收容所的人什么时候到?”

  李队长:“最快也得一个小时。”

  徐来点点头,将封印着灵体的罐子交到李队长手里面。

  李队长刚一接手,就像是触碰到一个大冰块一样,刺得双手一疼。差点摔在了地上。

  不由得好奇,徐来抱着这么久,是怎么受得了的。

  那至于徐来则是转过身,最后又瞧了一眼所里面,全程对审讯室里发生的怪事充耳不闻,只顾低头沉溺在手机上的那些年轻警察。

  眉头完全不受控制的皱起,嘴角也是禁不住的再叹息:

  “毁了下一代,就能毁了这个国家的未来......是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