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白夜之前 > 第七章 这就是所谓的真相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我没有高颜值的外表,没有可以挥霍的资本,也没人喜欢我年,我就是想漫无目的的走走,努力的攒点小钱,然后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徐来望着那燃烧的汽车,在为他选择的苟活,自私,自利做最后的辩白。

    没错!

    曾经的我们都言不畏生死。

    但直至死亡真正降临

    我们方才知道,最怕死的往往是当初大喊自己什么都不怕的人。

    “只要能活着做这些事,又算得了什么!我管你们怎么看待我”

    三年前的爆炸事件没能要了徐来的性命。

    在所有人眼里,成为了植物人的他能再度醒来,是奇迹。

    可是这奇迹背后是否隐藏着什么秘密。

    只有他自己清楚。

    雪开始下得大了。

    四周寒气越来越浓。

    也就是在这种四下无人的环境下,徐来方才敢大声的咳嗽。

    这一次,他咳出来没有痰。

    只有血。

    像是打开了阀门一样。

    血不断被他咳出来。

    这样的痛楚,从他醒来之后,就伴随着直至现在。

    病情越来越重。

    但医院的仪器却完查不出他到底有什么异样。

    只是叮嘱他多注意身体,说这是身体素质差。

    差到吐血吗?

    徐来可不相信这种解释。

    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生命就像是一盏即将熄灭油灯一般。

    时间不多了。

    但他却始终找不到解决办法。

    直至不久前,一个奇怪包裹寄到了他的宿舍。

    这是他醒来后的两年多里,第一次收到包裹。

    许久没有收到包裹的他都忘记该如何拆包裹。

    制止被包裹上缠着塑料胶带给勒到手,方才想起应该用简单剪开。

    呵呵。

    有点可笑。

    打开包裹之后,更是想笑出来。

    “这是什么?”

    一个奇怪的物件摆在自己面前。

    像是电子产品,带着天线,一眼看上去就是很落后的样子。

    因为没有一点智能的痕迹。

    是什么?

    是谁送的?

    这些迷惑让他尝试着打开这个仪器。

    最终在无意间点到了开关按钮之后,他听到里面传来的沙沙的声音。

    是广播!

    他知道广播。

    但第一次瞧见这种破旧的仪器也能播放广播。

    好在这仪器操作不难。

    很快他便掌握了诀窍。

    也是很快就发现了这仪器的问题

    当指针指向某一个区域的时候,它会颤抖,里面传来奇怪的广播内容。

    “真相?你想了解到这个世界的真相吗?”

    听到这严重标题党的广播,徐来立刻就调换频道。

    只是当他将指针转到别的区域时,偶尔也会传来刚才广播的后续。

    闲来无聊的他做了一下记录。

    指针颤抖,会出现那段奇怪的广播。

    可具体会在哪个区域,完是随机的。

    教导处打来的电话,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放下那奇怪机器,接通电话。

    很快就挂断了电话。

    不是他决定的。

    因为对方只是冰冷的通知他申请助学奖学金的事情被驳回了。

    他很清楚自己现在身体状况

    几乎没有他能胜任的工作。

    助学奖学金是他最后的机会。

    如今也落空了。

    当沮丧和无奈逐渐浓郁起来的。

    那尚且没有关掉的仪器,指针再度颤抖了一下。

    它里面发出来的声音很冰冷,但是它所说的内容却给了徐来希望:

    “现在为您播报一条招聘信息由于近期业务繁忙,城南市南区江南街派出所现对外招收数名记录员,要求如下”

    很庆幸徐来符合每一项要求。

    然后,他成为了那处派出所的记录员。

    再然后成为了61号档案室十一号柜的管理员。

    如今,随算不得过上富足生活,毕竟公职人员的收入有限。

    倒是再不用为学费和一日三餐发愁了。

    他眼神复杂的盯着那奇怪的仪器。

    不久后,他得知这东西叫做收音机。

    一个早就过时的上世纪的科技产物。

    也是它告诉徐来。

    他唯一活命的机会,就在12月24日,晚七点十三分,出现在汽贸街十字路口的那辆黑色轿车里。

    火还在继续的燃烧着。

    徐来不在乎收音机高频率广播的那句:“世界的真相是什么?”

    他只在乎如何活下去。

    提起箱子。

    他动手前,那若隐若现的负罪感随着他抓到机会的那一刻,开始逐渐的变淡。

    相信很快就会消失。

    然而就在他转身欲走时,这个世界的真相悄然向他揭开。

    即使他并不愿意面对,因为他不愿意多管闲事。

    “啪啪啪”

    他被身后火海中的声音吸引,转过身一瞧,那原本已经不醒人事的周平竟然踹开了已经坏掉的车门。

    车门是凹陷进去的,被他轻松一脚就给踢开了。并且整个的脱离了已经被火海包围的轿车。

    他随手将那踢掉的车门扔到一边。

    一脸不耐烦的看着四周,目光落在了徐来身上。

    那白色的面具下,他瞧不清楚对方是谁?

    但却感觉到此刻对方的震惊以及听到对方嘴边喃喃而来的一句:

    “这就是真相???”

    周平扭动了一下脖子,角度诡异,但却十分有效。

    部分身体机能似乎就在这两下之间恢复了。

    “打劫收容所的车,你小子胆子挺大啊!”

    周平忽觉得手指有些活动不便,抬手一看,方才瞧见手指上的皮肤大面积破开,露出了皮肤底下包裹着的蓝色血肉。

    下意识的又摸了摸自己的脸庞,竟然也有被破坏掉了一大片。

    即使不用照镜子,周平都已经能想象到自己此刻的样子到底是什么样子。

    “啊~~~臭小子,你知道这一身皮囊有多贵吗?”

    言语中有愤怒!

    也有杀气!

    周平转身看着葬身在火海中,不醒人事的两个组员。

    竟略带叹息的说道:

    “这种死法倒算是仁慈,起码对你们人类来说,感觉不到痛苦的死亡也是一种好的结局。”

    “你到底是什么人?”

    徐来心底压制的震惊,疑惑,和恐惧正逐渐的张开。

    即使是收容所的精英,只要还是人类,就不可能在这种撞击和灼烧下,还能有活命的机会。

    更何况,他亲眼瞧见了某些本不该他这个普通人瞧见的画面。

    他震惊的看着周平那被烧坏皮肤之下,隐藏的蓝色皮肤和血肉。

    那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蓝色怪物。

    不是这个星球出现过的任何一种生物。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再次发问,称呼从“人”转变到了“东西”。

    周平笑着。

    笑容扭曲。

    比那他破烂的脸还要慎人。

    “你不是第一个这样问的,自然也不是最后一个!”

    “我的答案永远只有一个!”

    “我们是比你们人类更”

    只是未等到周平把话讲完,子弹从徐来的口袋里面飞来,虽然没有命中致命部位,但打在肩膀的子弹还是阻断了他的回答。

    子弹在肩膀上咬了一个洞,却并没有穿透。

    蓝色血肉被打烂后,流淌出来自然也是蓝色的血液。

    周平瞧了一眼徐来。

    他已经直接把口袋里面藏匿的枪暴露出来。

    对准了自己,接连开枪。

    一梭子子弹,尽数打在了周平的身上。

    这应该是徐来准备后手,多半也是他最不愿意使用的方法。

    他本可以顺着对方的话,得知那所谓的真相。

    但比起了解那些,他更不愿意放弃任何活命的机会。

    趁着对方满脸骄傲自负,夸夸而言的时候。

    他选择开枪。

    因为人在骄傲的时候,警惕性也是最低的。

    因为他的枪法很烂,没有一处打在了致命的地方。

    而且他的手在抖。

    不是因为恐惧,而是他的手没有太多力气能撑住每一次子弹打出时,枪械爆发出来的后坐力。

    有那么两三下,子弹差点都偏离了目标。

    好在他咬牙撑住,方才让所有子弹都落在了周平身上。

    周平再度倒下。

    但徐来明白,这应该只是将对方打昏了过去。

    他还会再度站起。

    他走过去,想要最后再确定一眼眼前这蓝色血肉的人形怪物到底是什么东西。

    只是当他瞧见这蓝色血肉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着子弹咬出来的伤口时。

    他心中不由得一惊。

    身体本能的转了一个方向,疯狂的跑到了箱子边。

    提起箱子,就朝着一旁的草丛里面钻了进去。

    他最终知道了真相。

    而且还是在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

    至于结果

    留给他的只剩下逃跑这一个选择。

    不能直接回寝室。

    他望了望四周,不远处有一片废弃的烂尾楼。

    二十一层。

    希望能在那里躲过一劫。

    他提着箱子,当即往那里冲了过去。

    而在另外一边。

    被枪打昏的周平。

    蓝色血肉像是排毒一般,在修复的同时,将钻进身体里的子弹一一排出。

    再度醒来。

    他看着身后不远处还在燃烧的汽车,暂时没有发现警车和消防车的踪迹。

    “蠢啊!真以为撞到这档子事儿,你还能逃得了吗?”

    他起了身。

    蓝色血肉虽然可以修复伤势,却不能修复自己已经烂掉的,包裹在身外的人类皮肤。

    这一切得等到他回去之后,才能处理。

    不过眼下

    他得去追捕袭击他的家伙了。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他抢走了封印着灵体的箱子,他就必须要夺回来。

    更何况,他还杀了自己的两个组员。

    两者加成。

    让他当场击杀对方的理由更充分了。

    天空中雪花又铺了一片。

    但依旧没能彻底遮住徐来逃走的踪迹。

    周平看着满地的雪,忍不住叹息:

    “雪是个好东西啊!可惜只能在这个星球瞧见”

    顺着踪迹,他不慌不忙的钻进了草丛,朝着徐来逃走的方向追赶过去。

    经过一道岔口的时候。

    脚印不见了。

    有明显被处理过的痕迹。

    “遮掩踪迹吗?”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

    一条是宽阔的大道,一条则是通向一栋废弃的烂尾楼。

    “要是我,就选择这里。”

    他径直的朝着烂尾楼走去。

    走进了烂尾楼。

    里面是漆黑一片。

    不过空气中残留着一丝丝血腥味。

    “可要藏好哦”

    他的声音不大。

    但在这样环境当中,声音就像是经过了放大处理一般,片刻间便传遍了这栋楼的每一个角落。

    他缓缓走进楼梯。

    脚步一步步朝着楼上逼近。

    大约是十三楼的位置。

    他朝上走了一步,却又折返回来。

    他能清晰辨别出空气中气味浓度。

    “就在这里吗?”

    楼层里面转角很多。

    但空气中血腥味浓郁的地方,却只有一个。

    他不慌不忙的走过去。

    那是一个直角的转弯。

    他能想象到一个面露恐慌的年轻人,此刻正蜷缩在那里,手里面握着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棍棒武器,等待着自己探头的瞬间,然后击打过来。

    “好俗的桥段!”

    但他还是将头探了出去。

    连子弹都伤不了他,更何况一根破木棍呢!

    然而

    让他意外的时候。

    依靠着辨别气味浓度确定位置,并没有发现袭击者。

    地板上只是有一滩血。

    很新鲜。

    “既然不在这里,那肯定就在”

    正在他转身朝着身后看去的时候。

    那尚且宽敞的走廊里,凭空出现了一道龙吟声。

    朝着他后背脊骨猛烈的撞击过来!!!

    “亢龙有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