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龙抬头 > 1722 水火不相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南王和春少爷的战斗突然停了下来,大家都很奇怪,也纷纷停下了手,朝着他俩看去。

    ——大家本来就没什么深仇大怨,只是因为立场问题才打起来,酒中仙对自己的徒弟下不了手,河西王也没必要缠着红花娘娘不放。

    我们很明显的可以看到,南王和春少爷都受了伤,南王身上有几道剑伤,血迹斑斑的,春少爷则面色有些惨白,显然挨了几记重拳。

    和我想象中的结局不太一样啊,我以为春少爷会很轻松地干掉南王。

    两人直勾勾地盯着对方,最终是春少爷先开口说话了。

    “没想到……你的实力也有进步。”

    “那是当然。”南王轻笑了下:“你能进步,我当然也能进步,虽然你是师父最宠爱的弟子,我的资质一向也不差啊,是吧。”

    确实,剑神当年走南闯北,才挑了三个资质出众的徒弟,虽然春少爷一向被认为是最优秀的那个,但南王也从来没有停下过脚步。

    我的一颗心顿时砰砰直跳起来,难道南王也到了天玄境第七重境界吗?

    那样的话,实在太好了啊!

    春少爷顿时咬牙切齿地说:“南王,你别得意地太早,我看今天鹿死谁手!”

    “好啊,来吧!”

    说着,春少爷再次撩剑冲去,南王也毫不犹豫地举拳便挡,两人又“叮叮当当”地斗在一起,打得十分激烈。

    其他人一看,也纷纷斗了起来,赵虎、韩晓彤又和老乞丐打了起来,红花娘娘和河西王也打了起来,现场再次变得热闹起来。

    我和程依依二话不说,便想冲上去帮南王一把,但他和春少爷打得实在太激烈了,我们两个看都看不太清,更别提插手了,也是着急的很。

    我们两个插不了手,就寄希望于红花娘娘,她被河西王缠着,我和程依依毫不犹豫,立刻朝着河西王冲了过去。

    河西王一直想抓红花娘娘,但红花娘娘始终不肯让他近身,不断抛出红花搞得他手忙脚乱、应接不暇。我和程依依一冲上去,配合红花娘娘一起,瞬间就把河西王砍翻了。

    开玩笑了,三个天阶上品,还斗不过他一个天玄境一重?

    河西王倒在地上的刹那,还大叫着:“你们不要阻碍我执行公务,将来干不掉乔戈尔,没法跟魏老交代,你们负责任吗?”

    真的,我当时都气笑了,我说:“你哪来的底气,觉得自己是在执行公务?”

    河西王说:“干掉乔戈尔的主力是春少爷,保证春少爷的安全就是我的任务、我的使命!”

    靠,春少爷到底怎么给他洗脑的,来到东洋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回去得让古老头给他加大剂量了!

    我也没空跟河西王斗嘴皮子,立刻叫了红花娘娘一声:“妈!”

    “明白!”

    红花娘娘二话不说,立刻朝着春少爷挥洒出去一把红花。

    红花娘娘的暗器功夫不敢说已臻化境,起码也是登峰造极,得到了剑神的真传,无论准度还是精度,都是一等一的。这一把红花洒过去,春少爷都不得不防,迅速用剑击落的同时,自然也就挡不住南王了,南王狠狠一拳打在他的胸口,春少爷的身体就像断了线的风筝,直接飞了出去。

    我担心南王不忍心下重手,春少爷一会儿又卷土重来,便趁着这个机会,迅速使出凝气决,凌空朝着春少爷斩了一刀,源力顺着刀尖激射出去,正砍在春少爷的脊背上。

    就那么一瞬间,春少爷的脊背便皮开肉绽。

    前胸、后背同时受伤,即便是春少爷,也忍不住“啊”的一声惨叫,接着痛苦万分地倒在地上。

    这一招是我的杀手锏,轻易不会使出来的,不能让人知道我会这个,毕竟“御气伤人”是天玄境的标配,级别越高杀伤力才越强,罗子殇和河西王都不太行。

    就连程依依都不知道!

    所以可想而知,我这一刀斩出来后,所有人都诧异地看向我,各个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老乞丐更是张口结舌、目瞪口呆。

    当然,因为春少爷的事更重要,大家也来不及问我什么,纷纷冲向了春少爷。

    红花娘娘跑得最快,因为她最愤怒,她冲上去,一脚踩住春少爷的肩膀,回头说道:“南王,来杀了他!”

    南王慢悠悠地走了过去。

    春少爷既然已经败了,其他人也就不打了,酒中仙和赵虎、程依依都停了手,朝着春少爷这边看来。

    春少爷受了很重的伤,南王那拳和我那刀都没手下留情,此刻的春少爷面无血色、气喘吁吁,但是一双眼睛仍旧仇恨地盯着南王。

    南王走了过去,弯下腰去狠狠扇了春少爷一个耳光。

    春少爷顿时更加怒了,身体不断地挣扎着,可惜被红花娘娘踩着,站不起来。

    “你他妈的要杀就杀!”春少爷咆哮着:“别给我来这一套!”

    红花娘娘也沉沉道:“是啊南王,杀掉他算了,不用这么侮辱他了。”

    南王看向红花娘娘,说道:“你真忍心让我杀了他么?”

    红花娘娘的嘴巴动了想,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没说出来,隔了一会儿才沉沉道:“我一直把春少爷当亲人,但他做了太多过分的事,就是我也没办法维护他了,而且他要杀你,就算你杀了他,也是理所应当。”

    红花娘娘这番话说到我心坎儿上了。

    平心而论,春少爷也做过不少好事,之前还对付上原飞鸟,帮我拿下东帝。但是这人性格比较扭曲,只要涉及南王,就会变得凶狠残酷,南王是我父亲,我肯定站南王啊。

    所以我也立刻说道:“爸,别跟他废话,把他杀了吧!”

    就连春少爷都是这么想的,他冲南王嘶声吼道:“杀了我!”

    南王却认认真真地对红花娘娘说道:“他不会杀我的,我太了解他了,如果刚才是我输了,他也不会对我下杀手的,最多把我弄残或是弄废……”

    “放你妈的屁!”春少爷怒气冲冲地道:“如果是我赢了,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你!”

    “好啊,你试试看。”

    南王蹲下身子,举起春少爷的手,将春少爷手里的剑对准自己喉咙。

    “来,杀了我。”

    南王这一举动当然吓坏了所有人,我们的一颗心都提到喉咙眼了。

    “爸!”

    我震惊地叫着,想扑过去,但南王冲我一伸手。

    “不用过来。”

    我站在原地不敢动了,生怕一个不小心,春少爷真的下了杀手。

    红花娘娘也很紧张地看着二人。

    “动手啊。”南王对春少爷说:“你不是一直想杀了我吗,现在就给你这个机会。”

    春少爷的眼神发狠,似乎下一秒就能杀了南王,杀人对他来说实在是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几十年来死在他手上的不计其数。

    但是他的眼神虽然凶狠,握剑的手却在颤抖,顶着南王喉咙的剑,迟迟都没有刺下去。

    “你下不了手的。”

    南王放开了春少爷的手,春少爷的手也随之无力地垂倒在地,长剑“当啷”一声,清脆而又刺耳。

    南王盘腿坐在春少爷的身前,说道:“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张桌子上吃过饭,一个被窝里睡过觉,说到底能有多大的仇呢。因为杜鹃,你是恨我不假,恨不得杀了我,也因此积累了不少仇怨,这些年来我们无数次能杀了对方,不还是始终下不了手么?

    之前在凤凰山上,你一剑挑断我七根心脉,不还是留了一根么?在景山上,萨姆差点要了我命,关键时刻不也是你帮我挡了一拳?来到东洋,你出卖我,让乔戈尔的人把我抓了,你和你的兄弟虽然逃了,临走前不也故意喊了一句:‘南王,你等着吧,我会来救你的!’就因为你这句话,乔戈尔自始至终没杀我们,就是等着你来救呢……别人不懂,我却懂的,你就是不想我死,好歹是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和亲哥俩还有什么区别?”

    春少爷没有说话,把头扭到一边去了。

    我也听得大为感慨,他俩本来能成为很好的兄弟,因为争风吃醋毁了这段兄弟情义。

    南王又叹了一口气:“春少爷,我是很想和你合作的,但是看你这个状态,八成是不行了。算了,你走吧,我一个人对付乔戈尔!我也没什么想说的,你别来捣乱就可以了,实在想斗等回华夏再说。”

    春少爷还是没说话,似乎是默认了。

    南王回头看了一眼酒中仙。

    酒中仙立刻会意,冲上来扶起了春少爷,老乞丐和河西王也努力地站了起来。

    自始至终,春少爷这干人什么都没有说,败军之将还有什么好说,互相搀扶着慢慢离开了。看着他们的背影,我也挺感慨的,本来能一起干乔戈尔……这又是何必呢,唉!

    南王和春少爷,真是水火不相容啊,哪怕暂时的融合也会很快分开。

    南王盯着他们的背影,同样沉沉说道:“接下来,要靠咱们自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